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跳到目錄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2014耶和華見證人年鑑》

 塞拉利昂​和​幾內亞

1945年至1990年 “帶領很多人歸義”——但以理書12:3(第三部分)

1945年至1990年 “帶領很多人歸義”——但以理書12:3(第三部分)

抵抗“薄洛會”

在​科因杜​附近​的​一​個​村莊,有些​男子​在​學習​聖經​並​經常​參加​聚會,他們​成​了​基西族​宗教​領袖​的​第​一​批​攻擊​對象。跟​大多數​基西族​男子​一樣,他們​原本​屬於​薄洛會,一​個​熱衷​於​行​通靈術​的​神秘​社團。基列​畢業​並​在​塞拉利昂​服務​過​的​特派​傳道員​詹姆斯·門薩​説:“這些​聖經​學生​不​肯​參加​跟​邪靈​有關​的​儀式,薄洛會​的​頭目​憤怒​若​狂。他​和​手下​毆打​他們,偷​走​他們​的​財物,焚燒​他們​的​房子,又​用​鎖鏈​把​他們​鎖​起來,丟​在​叢林​裏​想​要​餓​死​他們。大酋長​也​慫恿​薄洛會​的​人​繼續​迫害​行動。雖然​這樣,這些​聖經​學生​卻​毫​不​動搖。”

科因杜​的​弟兄​報​了​警,薄洛會​的​頭目、他​的​同黨​和​大酋長​被​抓​了​起來,受​到​審判​和​嚴厲​的​懲處,大酋長​被​暫停​職務​差不多​一​年。這​次​勝訴​廣​為​人​知,令​很​多​對​聖經​感​興趣​的​人​勇氣​大​增,前​來​參加​聚會。 後來,大酋長​的​態度​改變​了,開始​對​真理​產生​興趣。當​他​所在​的​地區​舉行​分區​大會​時,他​還​為​前​來​參加​大會​的​弟兄​姊妹​提供​住宿​的​地方,甚至​捐​出​一​隻​肥大​的​母牛。

薄洛會​有些​領袖​試圖​用​另​一​個​方法​攻擊​見證人,就是​狡詐​地“以​法令​謀害​人”。(詩篇​94:20)薄洛會​裏​一些​從政​的​人​向​議會​提交​議案,想​要​禁止​耶和華見證人​的​活動。查爾斯·查普爾​説:“但​大酋長​起來​維護​我們,告訴​議會​他​跟​我們​學​聖經​有​兩​年​了,説​我們​的​組織​在​政治​方面​嚴守​中立,又​教育​人,提升​人們​的​道德​水平。大酋長​更​公開​表示​希望​成為​我們​的​一分子。議會​裏​還​有​另​一​個​人​曾​跟​我們​學​過​聖經,也​贊同​他,最後​議案​被​撤銷​了。”

他們​嘲弄​他​説:“讓​上帝​給​你​飯​吃​吧!”

那些​脫離​神秘​社團​的​人​都​受​到​家人​猛烈​反對。科因杜​有​個​十幾​歲​的​年輕人​叫​喬納森·塞盧,家​中​四​代​都​是​物神​祭司,而​他​本來​也​在​受訓​做​祭司。他​開始​學​聖經​後,就​拒絕​參加​跟​邪靈​有關​的​儀式,丟掉​祭品。他​的​家人​猛烈​反對​他,不​讓​他​上學,他​去​聚會​就​不​給​他​飯​吃。他們​嘲弄​他​説:“讓​上帝​給​你​飯​吃​吧!”但​喬納森​毫​不​動搖。他​不但​沒有​捱​餓,還​學​會​讀寫。後來,他​成為​正規​先驅,更​開心​地​看​到​母親​接受​了​真理。

國​內​其他​地區​的​發展

1960​年,許多​地方​都​有​會眾,甚至​偏遠​地區​也​有​小組,例如​在​博城、弗里敦、基斯、科因杜、隆薩、 馬布拉卡、馬克尼、莫揚巴、洛科港、滑鐵盧​和​遠​在​北方​的​卡巴拉。那​年,塞拉利昂​傳道員​的​人數​從​182​急​增​到​282。許多​特別​先驅​從​加納​和​尼日利亞​來​到​塞拉利昂,強化​人數​日​增​的​會眾。

對​聖經​感​興趣​的​人​大多​來​自​兩​個​族群:住​在​弗里敦​一帶​的​克里奧爾人​和​住​在​東部​省份​的​基西族。隨​着​好消息​繼續​傳播,其他​族群​也​開始​響應​真理,包括​庫蘭科族、林姆巴族、北方​的​滕內族、南方​的​門德族​和​其他​族群。

1961​年,弗里敦​東​會眾​把​他們​的​王國聚會所​呈獻​給​上帝。後來,科因杜​會眾​又​呈獻​了​用​泥磚​建​成、有​300​個​座位​的​王國聚會所,這個​聚會所​也​可以​用​來​做​大會堂。沒​多​久,40​個​長老​參加​了​塞拉利昂​首屆​王國​職務​訓練班。在​這​不​平凡​的​一​年​快要​結束​的​時候,弟兄​們​又​積極​參與​向​公眾​分發《聖經​新世界​譯本》的​運動,取得​了​很​好​的​成果。

1961​年,在​塞拉利昂​舉辦​的​王國​職務​訓練班,威廉·努希(後排,正中),查爾斯·查普爾(中​排,右​二),蕾瓦·查普爾(前排,右​三)

耶和華​顯然​賜​福​給​他​的​子民。1962​年​7​月​28​日,萬國聖經研究會,即​耶和華見證人​在​許多​國家​設立​的​法人​團體,向​塞拉利昂​政府​註冊,成為​受​認可​的​宗教​團體。

在​幾內亞​展開​傳道​工作

現在​來​看看​鄰國​幾內亞(舊稱​法屬​幾內亞)的​情況。1958​年​之前,幾​個​弟兄​路過​當地​時​曾​簡單​地​向​一些 ​人​作​過​見證,但​傳道​工作​受​到​當時​的​法國​殖民​政府​反對。1958​年,機會​之​門​打開​了,幾內亞​宣布​脫離​法國​的​統治,成為​一​個​獨立​的​共和國。

同年​較​後​時期,三十​歲​出頭、來​自​達荷美(現​稱​貝寧)講​法語​的​弟兄​曼努埃爾·迪奧戈,開始​在​弗里亞鎮​一​個​鋁土​礦場​工作,弗里亞​在​首都​科納克里​以​北​約​80​公里(50​英里)。曼努埃爾​很​想​在​這個​未​開發​地區​傳道,於是​寫​信​給​法國​分部​索取​刊物,又​請求​派​特別​先驅​前​來​協助。他​在​信​的​結尾​説:“這裏​有​很​多 人​對​聖經​感​興趣,我​求​耶和華​令​這裏​的​傳道​工作​有​成果。”

法國​分部​回信​鼓勵​曼努埃爾,又​請​他​盡量​留​在​幾內亞,時間​越​長​越​好。分部​也​派​了​一​個​特別​先驅​來​探訪​他,在​傳道​方面​訓練​他。曼努埃爾​大​受​激勵,一直​留​在​弗里亞​熱心​傳道,直到​1968​年​去世​為止。

1960​年,海外​特訪​監督​威爾弗雷德·古奇​探訪​科納克里,發現​還​有​兩​個​非洲​弟兄​在​那裏​傳道。古奇​弟兄​建議,由​塞拉利昂​分部​代替​法國​分部​督導​幾內亞​的​工作。這個​安排​自​1961​年​3​月​1​日​開始。一​個​月​後,幾內亞​第​一​群​會眾​就​在​科納克里​成立。

屬靈​的​光​照​進​雨林

上帝​王國​的​好消息​也​傳​到​幾內亞​南部。基西族人​法拉·邦多​從​利比里亞​回​到​家鄉​福代杜,福代杜​在​蓋凱杜​西面​13​公里(8​英里)。他​把《從​樂園​的​失落​到​樂園​的​復​得》這​本​書​帶​回去,雖然​不​識字,卻​能夠​用​書​中​的​插圖​向​族人​講解​聖經。邦多​弟兄​憶述:“許多​人​都​談論​這​本​書,叫​這​本​書​做‘亞當​和​夏娃’書。”

後來,邦多​在​利比里亞​受​了​浸,還​做​了​特別​先驅。每​個​月​他​都​去​福代杜​兩​次,教​一​個​大約​有​30​人​的​小組​學​聖經。不久,同​是​基西族​的​特別​先驅​博博爾·塞塞​從​利比里亞​來,跟​邦多​一起​工作。兩​人​又​在​蓋凱杜​建立​了​一​個​小組,後來​福代杜​和​蓋凱杜​的​小組​都​成為​會眾。

 隨​着​越來越​多​基西族人​成為​耶和華見證人,當地​的​族長​開始​注意​到​他們​的​好​品行。見證人​工作​勤奮,為人​忠實,使​村民​更​和睦。因此,當​弟兄​請求​批准​在​福代杜​建造​王國聚會所​時,族長​們​馬上​給​了​他們​一​塊​地,有​3萬​平方米(8​英畝)。這樣,幾內亞​第​一​個​王國聚會所​就​於​1964​年​初​建​成​了。

首都​局勢​不​穩

當時,首都​科納克里​的​情勢​有些​不妙。由於​政局​不​穩,政府​官員​開始​懷疑​外國人。四​個​來​自​基列​的​特派​傳道員​不但​得​不​到​永久​簽證,還​被​驅逐​出境。兩​個​加納​弟兄​受​到​不​實​指控​而​被​捕,囚​了​差不多​兩​個​月。

他們​獲釋​後,其中​一​個​弟兄​埃馬紐埃爾·阿武蘇​-​安薩​不久​又​再次​被​捕,被​囚​在​一​個​環境​惡劣​的​牢房​裏。他​在​骯髒​不堪​的​囚室​裏​寫​道:“我​的​靈性​很​健康,但​身體​卻​不​好,持續​發燒。雖然​這樣,我​還​能​傳道。上​個​月,我​傳​了​67​個​小時,有​兩​個​聖經​學生​開始​跟​我​一起​傳道。”後來​其中​一​個​接受​了​真理。五​個​月​後,阿武蘇​-​安薩​弟兄​獲釋,被​驅逐​到​塞拉利昂。科納克里​只​剩​下​一​個​傳道員。

1969​年,政局​穩定​下來,一些​特別​先驅​來​到​科納克里。他們​得到​政府​批准​建造​王國聚會所,並​可以​在​聚會所​外​掛​上​牌子。沒​多​久,就​有​大約​30​個​對​聖經​感​興趣​的​人​經常​參加​聚會。

 起初,由於​有​可能​被​捕,弟兄​們​傳道​時​都​很​謹慎。隨​着​時間​過去,他們​漸漸​放​開​膽量,向​更​多​人​傳道。1973​年,這​群​人數​不​多​的​會眾​分發​了​6000​份​傳單。後來,傳道員​更​開始​去​辦公室​和​商業​中心​分發​雜誌。漸漸​地,政府​官員​和​公眾​都​開始​了解​並​欣賞​我們​的​工作。1993​年​12​月​15​日,“幾內亞​耶和華見證人​協會”正式​註冊,這​是​弟兄​們​多​年​來​保持​忍耐​和​堅持​傳道​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