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美國​)​一​位​男子​回憶​説​:“​我​的​兒子​喬納森​正在​探訪​幾​哩​外​的​一些​朋友​。​我​的​妻子​華倫天娜​並​不​喜歡​他​到​那裏​去​。​華倫天娜​一向​都​擔心​交通​不​​安全​。​但​喬納森​很​喜歡​電子學​,​而​他​的​朋友​有​一​間​工作坊​,​可以​給​他​一些​實際​經驗​。​當時​我​身​在​紐約​曼哈頓​西區​的​家​裏​,​妻子​則​在​波多黎各​探視​她​的​家人​。‘​喬納森​快​回來​了​,’​我​這樣​想​。​接着​門鈴​響​起​。‘​這​一定​是​他​了​。’​其實​不​是​。​原來​是​警察​和​救​傷​人員​。‘​你​知道​這​張​駕駛​執照​是​誰​的​嗎​?’​警察​問​道​。‘​我​知道​,​是​我​兒子​喬納森​的​。’‘​我們​帶​來​了​壞​消息​。​路​上​發生​了​交通​意外​,……​你​的​兒子​,……​你​的​兒子​在​意外​中​身亡​。’​我​最初​的​反應​是​,‘​這​件​事​不​可能​發生​!’​這個​炸彈​在​我們​心裏​造​成​了​巨大​的​創傷​,​直至​許多​年​後​還​未​復原​。”

‘​我們​帶​來​了​壞​消息​。​路​上​發生​了​交通​意外​,……​你​的​兒子​,……​你​的​兒子​在​意外​中​身亡​。’

 ​巴塞羅那​(​西班牙​)​的​一​位​父親​寫​道​:“​在​1960​年代​,​我們​是​西班牙​一​個​快樂​的​家庭​。​家​裏​有​我​的​妻子​瑪利亞​,​我們​的​三​個​兒女​,​大衛​、​帕基​托​和​伊莎貝爾​。​他們​三​人​的​年齡​分別​是​13​歲​、​11​歲​和​9​歲​。

“​1963​年​3​月​的​一​日​,​帕基​托​從​學校​回來​,​説​頭痛​得​很​厲害​。​我們​對於​他​頭痛​的​成因​茫無頭緒​——​但​不久​就​知道​了​。​三​小時​之後​他​斷​了​氣​。​腦​出血​奪​去​了​他​的​小​生命​。

“​帕基​托​的​夭折​發生​在​30​多​年​前​。​即使​是​這樣​,​直至​今日​我們​還​感到​傷痛​。​父母​若​失去​一​個​兒女​,​就​無法​不​感覺​他們​失去​了​自己​的​一​部分​——​無論​過​了​多少​時間​,​或​他們​有​多少​別​的​兒女​,​都​於​事​無補​。”

 ​以上​兩​個​關於​父母​痛​失​兒女​的​經驗​足以​説明​,​孩子​夭折​可以​造​成​多麼​深長​的​創傷​。​一​位​哲學​博士​説​得​不錯​:“​孩子​去世​通常​比​一​個​較​年長​的​人​去世​造​成​更​大​的​傷痛​,​因為​家人​絕​沒有​想​到​孩子​會​死​去​。……​任何​孩子​的​去世​都​意味着​,​不​少​未來​的​夢想​、​關係​[​兒子​、​媳婦​、​孫兒​孫女​]​,……​和​許多​尚​未​享有​過​的​經驗​,​已​就此​消逝​了​。”​由於​流產​而​失去​胎兒​的​女子​也​可能​經歷​到​這​種​重大​的​失落​之​感​。

​一​位​悲痛​的​妻子​解釋​説​:“​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我​的​丈夫​拉塞爾​在​太平洋區​作​醫療​助手​。​他​曾​目擊​一些​十分​慘烈​的​戰役​。​他​返回​美國​之後​,​轉​而​過​一​種​較​平靜​的​生活​。​他​後來​成為​上帝​話語​的​傳道員​。​他​滿​60​歲​之後​不久​便​有​心臟病​的​症狀​出現​。​他​設法​過​一​種​活躍​的​生活​。​後來​,​在​1988​年​7​月​的​一​天​,​他​心臟病發​去世​。​他​的​去世​對​我​打擊​很​大​。​我​甚至​沒有​機會​跟​他​説​再見​。​他​不僅​是​我​的​丈夫​,​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一同​生活​了​40​年​之​久​。​現在​看​來​我​不​得​不​忍受​一​種​特別​的​寂寞​感覺​了​。”

​在​普世​各​地​,​每​天​都​有​數​以​千​計​的​悲劇​打擊​許多​家庭​,​上述​只是​其中​幾​個​而已​。​正如​大​部分​痛​失​親者​的​人​會​告訴​你​,​每​逢​你​的​孩子​、​丈夫​、​妻子​、​父母​、​朋友​被​死亡​攫​去​,​你​無疑​會​同意​,​死亡​真​的​像​基督教​執筆者​保羅​所​説​一般​是​‘​最後​的​仇敵​’。​人​初次​聽​到​親者​去世​的​噩耗​,​首先​的​自然​反應​時常​是​加以​否認​。“​這​件​事​是​不​可能​發生​的​!​我​實在​無法​相信​。”​正如​我們​在​稍​後​會​讀​到​,​很​多​時​還​有​其他​反應​接踵​出現​。——​哥林多前書​15:25,26,《​新譯​》。

​可是​,​在​我們​考慮​悲痛​這​種​感覺​之前​,​讓​我們​先​回答​一些​重要​的​問題​。​死亡​是否​意味​到​死者​就此​一了百了​呢​?​我們​終​有​一​天​能夠​跟​死​去​的​親者​重​聚​嗎​?

​的確​有​希望​

​聖經​的​執筆者​保羅​向​人​指​出​,​我們​有​希望​擺脫​‘​最後​的​仇敵​’——​死亡​——​而​獲得​舒解​。​他​寫​道​:“​儘​末了​所​毀滅​的​仇敵​就是​死​。”“​他​所​要​毀滅​的​最後​仇敵​就是​死亡​。”(​哥林多前書​15:26,《​現譯​》)​為甚麼​保羅​能夠​這麼​肯定​呢​?​因為​他​受​過​本身​便​曾​從​死​裏​復活​的​耶穌​基督​所​教導​。(​使徒行傳​9:3-19)​由於​這​緣故​,​保羅​能夠​寫​道​:“​死​既是​因​一​人​[​亞當​]​而​來​,​死人​復活​也​是​因​一​人​[​耶穌​基督​]​而​來​。​在​亞當​裏​眾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裏​眾人​也​都​要​復活​。”——​哥林多前書​15:21,22

​有​一​次​耶穌​在​拿因​遇​到​一​位​寡婦​,​見​到​她​的​兒子​剛​去世​,​不禁​大為​難過​。​聖經​的​記載​告訴​我們​:“​[​耶穌​]​將近​[​拿因​]​城門​,​有​一​個​死人​被​抬​出來​。​這​人​是​他​母親​獨生​的​兒子​;​他​母親​又​是​寡婦​。​有​城​裏​的​許多​人​同​着​寡婦​送殯​。​主​看見​那​寡婦​,​就​憐憫​她​,​對​她​説​:‘​不要​哭​!’​於是​進​前​按​着​槓​,​抬​的​人​就​站住​了​。​耶穌​説​:‘​少年人​,​我​吩咐​你​,​起來​!’​那​死人​就​坐​起​,​並且​説話​。​耶穌​便​把​他​交​給​他​母親​。​眾人​都​驚奇​, ​歸​榮耀​與​上帝​,説:‘​有​大​先知​在​我們​中間​興​起來​了​!’​又​説​:‘​上帝​眷顧​了​他​的​百姓​!’”​請​留意​耶穌​怎樣​深​受​憐憫​之​心​所​感動​,​於是​使​寡婦​的​兒子​復活​過來​!​請​想想​這​意味​到​將來​會​有​甚麼​事​發生​!——​路加福音​7:12-16

​當時​耶穌​在​許多​見證人​面前​施行​了​一​宗​令​人​難忘​的​復活​奇迹​。​這​件​事​預示​未來​的​一​場​復活​。​耶穌​在​施行​這個​奇迹​之前​已​預言​到​,​人​將來​會​在​“​新天​”​統治​之​下​在​地上​復活​過來​。​當時​他​説​:“​你們​不要​把​這​事​看​作​希奇​。​時候​要​到​,​凡​在​墳墓​裏​的​,​都​要​聽見​他​的​聲音​,​就​出來​:​行善​的​,​復活​得​生​;​作惡​的​,​復活​定罪​。”——​啟示錄​21:1,3,4;​約翰福音​5:28,29;​彼得後書​3:13

​還​有​其他​的​見證人​也​曾​目擊​復活​發生​,​這​包括​彼得​和​當時​伴隨​耶穌​的​12​使徒​的​其他​幾​位​。​他們​在​加利利海​曾​實際​聽見​耶穌​在​復活​後​對​他們​説話​。​聖經​的​記載​告訴​我們​,“​耶穌​説​:‘​你們​來​吃​早飯​。’​門徒​中​沒有​一​個​敢​問​他​:‘​你​是​誰​?’​因為​知道​是​主​。​耶穌​就​來​拿​餅​和​魚​給​他們​。​耶穌​從​死​裏​復活​以後​,​向​門徒​顯現​,​這​是​第​三​次​。”——​約翰福音​21:12-14

​因此​,​彼得​能夠​懷​着​十足​的​信念​寫​道​:“​願​頌讚​歸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他​曾​照​自己​的​大​憐憫​,​藉​耶穌​基督​從​死​裏​復活​,​重生​了​我們​,​叫​我們​有​活潑​的​盼望​。”——​彼得前書​1:3

​使徒​保羅​表示​他​對​這個​希望​也​堅信​不​疑​,説:“​一切​律法​和​先知​所​記​的​,​我​都​相信​。​我​靠​着​上帝​所​存​的​盼望​,​也​是​他們​自己​所​期待​的​,​就是​義人​和​不義​的​人​都​要​復活​。”——​使徒行傳​24:14,15,《​新譯​》。

​因此​,​千百萬​人​懷​有​穩確​的​希望​,​他們​會​在​地上​再次​與​死​去​的​親者​重​聚​,​但​卻​在​與​現今​截然不同​的​環境​見​到​這個​希望​實現​。​屆時​的​環境​會​怎樣​?​我們​會​在​這​本​冊子​以​“​死者​的​穩確​希望​”​為​題​的​最後​一​章​進一步​詳細​討論​與​死​去​的​親者​重​聚​這個​基於​聖經​的​希望​。

​但是​,​首先​讓​我們​考慮​一下​幾​個​問題​。​你​若​正​由於​痛​失​親者​而​哀傷​,​就​很​可能​也​懷​有​這些​問題​:​為​死者​悲痛​是​正常​的​嗎​?​我​怎樣​才​能​在​生活​上​適應​悲痛​?​別人​可以​怎樣​幫助​我​應付​這個​難題​?​我​可以​怎樣​幫助​其他​痛​失​親者​的​人​?​而​最​主要​的​問題​是​:​關於​死者​所​懷​的​穩確​希望​,​聖經​究竟​有​甚麼​主張​?​我​會​跟​親者​重​聚​嗎​?​在​甚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