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跳到目錄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痛失親者

有這樣的感覺是正常的嗎?

有這樣的感覺是正常的嗎?

​一​位​痛​失​親者​的​人​寫​道​:“​在​英國​,​我​自​幼​便​受​到​教導​不要​在​公開​地方​表露​自己​的​感情​。​我​還​記得​,​每​逢​我​被​弄​痛​了​,​我​那​曾經​是​軍人​的​父親​就​咬緊牙根​對​我​説​,‘​不許​你​哭​!’​我​無法​記得​哪個​時候​母親​吻​過​或​擁抱​過​我們​孩子​中​的​任何​一​個​(​家​裏​有​四​個​孩子​)。​我​在​56​歲​那​年​目睹​父親​去世​。​我​感覺​自己​有​很​大​損失​。​可是​,​起初​我​卻​哭​不​出來​。”

​在​有些​文化​裏​,​人們​慣於​公開​表露​自己​的​感情​。​不論​他們​快樂​抑或​憂傷​,​別人​都​知道​他們​的​感覺​如何​。​在​另​一​方面​,​世上​有些​地方​,​特別​在​北歐​和​英國​,​一般​人​,​尤其​是​男子​,​自​幼​便​學​會​壓抑​自己​的​感情​,​不​將​自己​的​感覺​流露​出來​。​他們​喜歡​保持​鎮定​,​不​動​聲色​。​但是​,​你​若​有​親者​去世​,​表達​自己​的​悲痛​是​不對​的​嗎​?​聖經​的​主張​如何​?

​聖經​裏​哭泣​的​人​

​聖經​是​由​一些​生活​在​地中海​東部​地區​的​希伯來人​寫​的​。​希伯來人​是​個​富​於​表情​的​民族​,​而​聖經​就​含有​許多​公開​表露​個人​悲傷​的​例子​。​大衛​王​曾​為​他​的​兒子​暗嫩​被​殺​而​哀傷​。​事實​上​,他“​號咷​痛哭​”。(​撒母耳記下​13:28-39,《​新譯​》)​大衛​的​逆子​押沙龍​曾​試圖​篡奪​他​的​王位​,​但​大衛​卻​甚至​為​押沙龍​的​死亡​而​悲痛​不已​。​聖經​的​記載​告訴​我們​:“​[​大衛​]​王​就​心裏​傷​慟​,​上​城​門樓​去​哀哭​,​一面​走​一面​説​:‘​我​兒​押沙龍​啊​!​我​兒​,​我​兒​押沙龍​啊​!​我​恨不得​替​你​死​,​押沙龍​啊​,​我​兒​!​我​兒​!’”(​撒母耳記下​18:33)​大衛​像​任何​正常​的​父親​一樣​表示​傷痛​。​作​父母​的​時常​寧願​自己​能夠​替​兒女​死​去​就​好​了​!​孩子​比​父母​先​逝​看​來​是​絕​不​自然​的​事​。

​耶穌​對​他​的​摯友​拉撒路​之​死​有​甚麼​反應​呢​?​他​行​近​拉撒路​的​墳墓​時​,​禁不住​哭​起來​。(​約翰福音​11:30-38)​後來​,​抹大拉​的​馬利亞​在​行​近​耶穌​的​墳墓​時​也​哭​起來​。(​約翰福音​20:11-16)​許多​世人​由於​對​死者​的​情形​沒有​基於​聖經​的​清楚​了解​,​所以​在​親者​去世​時常​會​傷痛​ ​欲​絕​。​誠然​,​基督徒​明白​聖經​的​復活​希望​,​因此​不​會​悲傷​過度​。​但是​,​既然​人​有​正常​的​感情​,​真正​基督徒​雖然​懷​有​復活​的​希望​,​也​會​為​親者​去世​而​悲痛​。——​帖撒羅尼迦前書​4:13,14

​哭​還是​不​哭​

​今日​我們​的​反應​又​如何​?​你​發覺​表露​自己​的​感情​十分​困難​,​或​令​你​尷尬​嗎​?​在​這​件​事​上​,​一般​顧問​提​出​甚麼​建議​?​他們​的​現代​觀點​時常​只是​與​聖經​古代​受​感示​的​智慧​不謀而合​而已​。​他們​主張​人​應當​表達​而​非​壓抑​自己​所​懷​的​悲傷​。​這​使​我們​想​起​聖經​裏​古代​一些​忠心​的​人物​,​例如​約伯​、​大衛​、​耶利米​,​都​曾​表達​自己​內心​的​悲痛​。​他們​絕​沒有​抑制​自己​的​感受​。​因此​,​避免​與​別人​接觸​是​不​智​的​。(​箴言​18:1)​當然​,​在​不​同​的​文化​中​,​人們​以​ ​不​同​的​方式​表達​悲痛​;​此外​,​事情​也​視​當地​流行​的​宗教​信仰​而​定​。 *

​如果​你​想​哭​又​怎樣​?​人​生來​就​會​哭泣​。​哭泣​乃​是​人​之​常情​。​請​再​一​次​想想​拉撒路​死時​的​情形​。​當時​耶穌​“​心裏​悲歎​……​[​就​]​哭​了​”。(​約翰福音​11:33,35)​因此​,​親者​去世​時​,​哭泣​乃​是​自然​的​反應​。

​親者​去世​時​,​悲痛​哭泣​是​正常​的​

​一​位​名叫​安妮​的​母親​的​經歷​足以​支持​這​種​看法​。​她​那​年幼​的​女兒​蕾切爾​死​於​嬰兒猝死綜合症​。​她​的​丈夫​評論​説​:“​令​人​感覺​意外​的​是​,​我​和​安妮​在​舉行​葬禮​時​都​沒有​哭​。​別​的​人​卻​個個​都​泣不成聲​。”​安妮​回應​丈夫​的​評論​説​:“​當時​我們​的確​沒有​哭​,​但​後來​我​卻​為​我們​兩​個​人​哭​夠​了​。​真正​的​打擊​在​悲劇​過去​了​之後​,​當​我​終於​單獨​一​個​人​在​家​裏​時​,​才​悄然​來​到​。​我​哭​了​一​整​天​。​但​我​相信​這​對​我​頗​有​幫助​。​我​哭​完​之後​,​感覺​好​得​多​了​。​我​無法​不​為​失去​小​寶貝​而​悲傷​。​我​真​的​相信​,​你​應當​讓​悲痛​的​人​盡情​哭泣​。​雖然​別人​説​‘​不要​哭​了​’​是​個​自然​的​反應​,​這樣​的​話​其實​對​悲傷​的​人​並​沒有​甚麼​真正​幫助​。”

​有些​人​的​反應​

​有些​人​痛​失​親者​時​有​甚麼​反應​呢​?​請​考慮​一下​朱厄妮塔​的​事例​。​她​深​知​失去​一​個​嬰孩​是​甚麼​滋味​。​她​曾經​五​次​流產​,​但​現在​又​懷孕​了​。​後來​她​由於​汽車​失事​入院​留醫​,​可以​了解​的​是​,​她​感覺​十分​擔心​。​兩​週​之後​,​她​的​產痛​開始​——​但​較​預產期​早​得​多​。​此後​不久​,​小​瓦妮莎​出生​了​——​僅​兩​磅​多​一點。​朱厄妮塔​回想​説​:“​我​興奮​得​不得了​,​我​終於​是​個​母親​了​!”

​但​她​的​快樂​卻​十分​短暫​。​四​天​之後​,​瓦妮莎​ ​夭折​了​。​朱厄妮塔​回憶​説​:“​我​感覺​十分​空虛​。​我​失去​了​做​母親​的​機會​。​我​覺得​自己​有​所​缺欠​。​我​回​到​家​裏​,​看見​我們​為​瓦妮莎​所​預備​的​房間​和​我​為​她​買​的​小​內衣​,​不免​感到​心​痛​。​接着​的​兩三​個​月​,​我​再三​回想​她​出生​的​那​天​。​我​不​想​跟​任何​人​有​任何​接觸​。”

​這樣​的​反應​有點​極端​嗎​?​別人​可能​很​難​明白​,​但是​像​朱厄妮塔​那樣​有​過​這​種​慘痛​經驗​的​人​指​出​,​她們​為​早死​的​嬰孩​悲傷​,​跟​為​一​個​活​了​一些​日子​之後​才​夭折​的​孩子​哀傷​沒有​甚麼​差別​。​他們​表示​,​孩子​在​出生​之前​很​久​已​深​受​父母​所​愛​了​。​孩子​跟​母親​有​一​種​特別​的​親密​連繫​。​嬰兒​一旦​死​去​,​母親​感覺​失去​的​乃​是​一​個​真正​的​人​。​這​件​事實​是​別人​需要​明白​的​。

​你​可以​怎樣​受​憤怒​和​罪咎感​所​影響​

​另​一​位​母親​那​六​歲​大​的​兒子​因​先天​心臟病​忽然​死​去​。​她​回憶​當時​她​的​感覺​,説:“​我​經歷​到​一連串​的​反應​——​麻木​、​無法​置信​、​自覺​有​罪​,​以及​對​丈夫​和​醫生​感覺​憤怒​,​因為​他們​未能​及早​察覺​孩子​的​病情​有​多​嚴重​。”

​憤怒​可能​是​悲痛​的​另​一​個​徵兆​。​痛​失​親者​的​人​可能​遷怒​於​醫生​和​護士​,​覺得​他們​應當​作​出​更​大​努力​去​照顧​死者​才​對​。​或者​他們​對​親友​感覺​惱怒​,​因為​後者​看​來​説話​或​行事​不當​。​有些​人​惱怒​去世​的​親者​,​因為​親者​忽視​了​自己​的​健康​。​絲特拉​回憶​説​:“​我​記得​自己​曾​對​丈夫​感覺​惱怒​,​因為​我​深​知情​形​本來​是​可以​避免​的​。​他​的​病情​相當​嚴重​,​但​他​卻​不​理會​醫生​的​警告​。”​失去​親者​的​人​有時​會​因為​死者​所​留​下​的​重擔​而​對​去世​的​人​感覺​惱怒​。

​有些​人​則​由於​惱怒​而​自咎​——​意思​便​是​,​他們​因為​自己​感覺​惱怒​而​責怪​自己​。​另​一些​人​則​將​親者​去世​歸咎​於​自己​。“​如果​我​迫​他​早點​看​醫生​,”“​如果​我​帶​他​看​另​一​個​醫生​,”“​如果​ ​我​留意​使​他​好好​照顧​自己​的​健康​,”​他們​説服​自己​,“​他​就​不​會​去世​了​。”

​孩子​夭折​是​極​大​的​打擊​——​表現​真摯​的​同情​和​體恤​可以​對​父母​大​有​幫助​

​另​一些​人​所​感​的​罪咎​則​不僅​至此​為止​,​特別​是​他們​的​親者​出​乎​意料​地​突然​去世​的​話​。​他們​開始​回想​以往​,​他們​曾​向​死者​發怒​、​與​死者​爭吵​,​或者​覺得​他們​並​沒有​對​死者​盡​自己​的​責任​。

​許多​母親​都​經歷​悠長​的​憂傷​過程​,​這​件​事實​足以​支持​不​少​專家​的​看法​。​他們​認為​,​孩子​的​夭折​對​父母​的​一生​——​特別​以​母親​為​然​——​留​下​了​永久​的​創傷​。

​喪偶​之​痛​

​配偶​去世​是​另​一​項​痛苦​的​經歷​;​特別​是​雙方​若​曾​分享​一​種​非常​活躍​的​生活​,​所​感​的​痛苦​就​越​深​。​這​可能​意味​到​,​他們​一向​分享​的​整個​生活​方式​都​終止​了​;​他們​以前​一同​旅遊​、​工作​、​娛樂​和​互相​依存​,​現在​已​告​結束​了​。

​尤妮斯​解釋​,​她​的​丈夫​突然​心臟病發​去世​時​,​她​有​甚麼​感受​。“​第​一​個​星期​,​我​的​感覺​完全​麻木​,​彷彿​我​成​了​走肉行屍​一般​。​我​甚至​失去​了​味覺​和​嗅覺​。​可是​,​我​的​邏輯感​ ​卻​以​一​種​不​帶​感情​的​方式​繼續​運作​。​由於​醫護人員​對​我​丈夫​施行​急救​時​我​在場​,​我​並​沒有​經歷​通常​那​種​否認​事實​的​徵兆​。​即使​如此​,​我​的確​經歷​一​種​極度​的​挫折感​,​彷彿​我​目擊​一​輛​汽車​掉​落​懸崖​,​我​卻​無力​加以​制止​一般​。”

​她​有​哭泣​嗎​?“​我​當然​有​。​特別​是​我​從​親友​收​到​許多​慰問卡​,​我​每​讀​一​張​便​禁不住​哭​起來​。​這​幫助​我​應付​一​天​餘下​的​時光​。​但是​別人​屢次​問​我​有​甚麼​感覺​,​就​沒有​甚麼​能​幫助​我​了​。​顯然​我​感到​非常​痛苦​。”

​甚麼​事​幫助​尤妮斯​渡​過​這​段​憂傷​的​時期​呢​?​她​説​:“​雖然​我​自己​不​察覺​,​我​潛意識​地​決定​要​繼續​照常​活​下去​。​可是​,​每​逢​我​想​起​,​我​那​熱愛​生命​的​丈夫​已​不​再​跟​我​一起​享受​生活​的​樂趣​了​,​這​仍然​使​我​感到​傷痛​。”

“​不要​讓​別人​指揮​你​……”

《​道別​——​何​時​及​如何​説​再見​》​一​書​的​作者​提​出​勸告​説​:“​不要​讓​別人​指揮​你​應當​怎樣​行事​或​應當​有​甚麼​感覺​。​每​個​人​感受​悲痛​的​過程​各​有​不​同​。​別人​也許​認為​——​並且​讓​你​知道​他們​認為​——​你​悲傷​過度​或​不夠​悲傷​。​要​原諒​他們​,​恝​然​置​之​。​如果​你​試圖​強迫​自己​適合​別人​或​社會​為​你​定​出​的​模子​,​你​就​會​妨礙​自己​恢復​感情​健康​的​進度​了​。”

​當然​,​不​同​的​人​會​以​不​同​方式​應付​他們​的​傷痛​。​我們​並​非​暗示​一​種​方式​必然​好過​另​一​種​。​可是​,​如果​哀傷​的​人​開始​感到​心灰意冷​,​無法​適應​現實​環境​,​那​就​有​危險​了​。​在​這樣​的​時候​,​他們​可能​需要​富​於​同情心​的​朋友​的​幫助​。​聖經​説​:“​朋友​乃​時常​親愛​,​弟兄​為​患難​而​生​。”​因此​,​不要​害怕​向​別人​求助​和​抒發​自己​的​感受​,​甚至​乎​痛哭​一​場​。——​箴言​17:17

​悲痛​是​對​親者​去世​的​正常​反應​,​因此​,​讓​別人​看見​你​傷心​並​沒有​甚麼​不對​。​但是​還​有些​其他​問題​也​需要​解答​:‘​我​可以​怎樣​在​生活​上​適應​悲痛​呢​?​感覺​憤怒​和​罪咎​是​正常​的​嗎​?​我​可以​怎樣​應付​這些​反應​?​甚麼​可以​幫助​我​忍受​親者​去世​的​傷痛​?’​接着​的​資料​會​回答​這些​以及​其他​問題​。

^ 8段 ​例如​,​尼日利亞​的​約魯巴人​根據​傳統​相信​靈魂​會​轉世投生​。​因此​每​逢​母親​有​一​個​孩子​夭折​,​當事人​只​會​在​一​段​短​時期​表現​極度​的​哀傷​。​正如​一​句​約魯巴​的​俗諺​説​:“​溢​出​的​只是​水​,​葫蘆​並​沒有​打破​。”​在​約魯巴人​看​來​,​這​句​話​的​意思​是​,​盛​水​的​葫蘆​(​母親​)​可以​另​生​一​個​孩子​——​也許​就是​亡兒​轉世投胎​。​耶和華見證人​絕​不​跟從​任何​基於​迷信​的​傳統​。​有​許多​迷信​來​自​認​為​人​有​個​不​死​靈魂​而​會​轉世投胎​的​謬誤​主張​;​這樣​的​主張​是​毫無​聖經​根據​的​。——​傳道書​9:5,10;​以西結書​18: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