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跳到目錄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血可以怎樣拯救你的生命?

可以代替輸血的各項優質選擇

可以代替輸血的各項優質選擇

你也許覺得,‘輸血的確有危險,但有其他任何優質的選擇嗎?’這是個適切的問題。請留意“優質”這個字詞。

人人,包括耶和華見證人在內,都希望獲得有效的優質醫藥護理。斯蒂芬(Grant E. Steffen)醫生指出兩個重要因素:“優質的醫藥護理應該具有使這種護理達到合法的醫藥目標和非醫藥目標的能力。”(《美國醫學協會雜誌》,1988年7月1日)‘非醫藥的目標’會包括不違反病人的道德觀念或基於聖經的良心在內。—— 使徒行傳15:28, 29

“我們不得不認為,目前有許多接受血成分的病人不但沒有機會得到輸血的益處(病人並不需要血),反而有受到不良影響的重大危險。沒有任何醫生會蓄意要病人接受一種非但沒有幫助,反倒可能有害的治療法。但是醫生若不必要地給病人輸血,情形便正好是這樣。”——《輸血傳染的病毒疾病》,1987年。

我們有合乎法律的有效方法去處理嚴重的醫療難題而無需使用血嗎?值得慶幸的是,答案是肯定的。

雖然大部分外科醫生均聲稱他們惟獨在絶對必需時才給病人輸血,但自從愛滋病開始迅速蔓延以來,醫生使用血的頻度卻急劇下降。《梅奧臨床程序》月刊(1988年9月)的一篇社論説,“這種流行病的少數裨益之一”是它“導致病人和醫生均採用各種方法去避免輸血”。一位血庫辦事人員解釋説:“經歷到改變的乃是:信息的强度,臨床醫生(由於更清楚看出風險所在)對信息的接納以及人們要求考慮其他的選擇。”——《輸血醫學評論》,1989年10月。

請留意有其他的選擇可以採用!我們若研究一下醫生為甚麽要輸血,便可以了解這件事。

紅血球裏的血紅蛋白能够把維持健康和生命所需的氧輸送到身體各處。因此一個人若失去大量的血,將血加以補充可能看來是順理成章的事。通常在每100立方厘米的血中含有大約1415克的血紅蛋白。(量度血濃度的另一個方法是紅細胞壓積,普通的紅細胞壓積大約是百分之45。)一項受人接納的“通則”是,病人的血紅蛋白若在10(或紅細胞壓積百分之30)以下,醫生就會在施外科手術前予以輸血。一本瑞士刊物(Vox Sanguinis, 1987年3月)報導説,“百分之65[麻醉學家]規定病人在接受有選擇性外科手術之前,血紅蛋白要達到10克/分升的水平。”

但在1988年一個討論輸血問題的會議上,佐德(Howard L. Zauder)教授問道,“我們是怎樣獲得這個‘魔術數字’的呢?”他清楚表明:“病原學要求病人在接受麻醉之前有10克血紅蛋白(Hgb)。這項規定的來源始於傳統,十分隱晦,而且不受任何臨床或實驗的證據所支持。”試想想,有數以萬計的病人由於一項‘隱晦而未經證實’的規定而被迫接受輸血!

有些人也許納罕,‘你的血紅蛋白水平若遠低於14仍可以支持下去,為甚麽這個水平被視為正常呢?’原因是,在運送氧方面,你的血液具有很大的後備能力,使你可以作劇烈運動或做吃力的工作。對貧血病人所作的研究甚至透露,“病人的血紅蛋白濃度低至7克/分升,仍然難以察出在工作能力方面有顯著的欠缺。其他的人則只發現功能稍為減弱的迹象。”——《當代輸血慣例》,1987年。

成年人能够適應較低的血紅蛋白水平,兒童又如何?斯托克曼(James A. Stockman III)醫生説:“除了少數例外,早産嬰兒會在出生後一至三個月內經歷到血紅蛋白的減退。……嬰兒的這種情況並不清楚顯示需要輸血。的確,許多嬰孩雖然血紅蛋白的濃度頗低,卻看來能够適應得很好而沒有任何顯著的臨床困難。”——《北美兒科臨床學》,1986年2月。

“有些作者聲稱血紅蛋白的值低到2至2.5克/100毫升仍是可接納的。……一個健康的人如果在一段時期中失血的話,可能失去百分之50的紅血球而差不多完全沒有症狀顯示出來。”——《輸血技術》,1982年。

以上的資料絶不意味到,一個人若在意外或外科手術中大量失血,並不需要採取甚麽補救方法。失血若相當迅速及大量,病人的血壓便會降低,以致可能進入休克狀態。在這種情形之下,所需的主要是止住流血及補充體內的容量。這可以防止休克發生,並且使剩下的紅血球和其他成分繼續流通。

即使不用全血或血漿也可以補充體內血液的容量。* 有多種不含血的液體是有效的容量擴張劑。最簡單的是鹽溶液,這種液體既價格廉宜,也與人血相容。此外也有一些具有特别性質的液體,例如葡聚糖、尿素交聯明膠和林格氏乳酸鹽溶液。一種較新的容量擴張劑是羥乙基澱粉(HES),“醫生可以放心將其推薦給反對接受血産品的[燒傷]病人。”(《燒傷護理及康復雜誌》,1989年1月/2月)這些液體有顯著的好處。“晶體溶液[例如普通的鹽水和林格氏乳酸鹽溶液]、葡聚糖和HES比較上説來不含毒性,而且價格廉宜,很易獲得,又可以在室温下儲藏,無需試驗相容性,兼且不含有經輸血染病的風險。”——《輸血療法——醫生手册》,1989年。

可是你也許會問,‘既然我需要紅血球將氧運到身體各部,為甚麽不含血的代用液體竟能够發揮功效呢?’正如以上提及,你的身體具有運送氧的後備能力。你若失去部分血液,體內便有些奇妙的彌補作用過程發動。你的心每次搏動會抽送更多血液。既然失去的血已由適當的液體補充,釋稀了的血遂流得更暢順,甚至在細小的血管裏亦然。由於化學變化的結果,有更多氧被釋放到身體的組織裏。這些調整十分有效,只要你有一半紅血球留下來,運送的氧便可能達到正常百分之75的水平。休息的病人只運用血裏所含氧的百分之25。大部分的全身麻醉均會減少身體對氧的需要。

醫生可以怎樣予以幫助?

高明的醫生能够幫助那些由於失血而較少紅血球的病人。一旦補充了血液的容量之後,醫生可以給病人高濃度的氧。這使身體所得的氧供應大增而時常産生令人驚訝的結果。英國的醫生曾以這種方法治療一個婦人,這個病人失血如此嚴重,“以致她的血紅蛋白濃度減至1.8克/分升。醫生[用]高濃度的氧和輸入大量明膠溶液[尿素交聯明膠]……將她成功地醫好。”(《麻醉學》雜誌,1987年1月)報告也説其他嚴重失血的人則在高壓的氧氣房中醫治成功。

在對不輸血的病人施行心臟外科手術方面,心肺機是一項頗大的幫助

醫生也可以幫助病人産生更多紅血球。方法如何?藉着給予含鐵的補劑(注入肌肉或靜脈中),這可以幫助身體以比正常快三至四倍的速度製造紅血球。最近還有另一種幫助也可供採用。腎産生一種稱為紅細胞生成素(EPO)的激素,這種激素可以刺激骨髓産生紅血球。現在已有合成的(人工製造的)EPO可供應用。醫生可能將這種藥給某些貧血病人服食,藉此幫助他們迅速形成補充的紅血球。

甚至在施外科手術期間,技術精良、謹慎盡責的外科醫生和麻醉學家可以採用保存血液的先進方法。精細的外科技術,例如用電烙術將流血減至最少程度,可以發揮極大作用。有時醫生可以將流進傷口的血抽吸、過濾,然後注回血液循環中。#

病人若採用以不含血的液體來發動的心肺機,便可能從這種安排所促成的血液稀釋得益,因為所失的紅血球較少。

“對於將氧輸送到身體組織、傷口的痊愈和血的‘營養價值’,許多較舊的觀念正被人捨棄。醫治耶和華見證人病人的經驗表明,人可以抵受嚴重的貧血。”——《胸外科手術紀事》,1989年3月。

還有其他方法也有所幫助。降低病人的體温以減少他在施外科手術期間的需氧量。採用低血壓麻醉法。運用改善血凝固的治療法。用德斯莫柏利仙(Desmopressin,DDAVP)去減少流血的時間。使用雷射“解剖刀”。隨着醫生和關注的病人均設法避免輸血,你會見到可用的方法越來越多。我們希望你永不致失去大量的血。但你若有這樣的遭遇,很可能技術精良的醫生能够不用輸血而給予你所需的護理,這樣,你便不必冒輸血的許多風險了。

外科手術可以接受──但卻不能用血

今日許多人不願意接受血。為了健康的理由,他們要求獲得見證人主要基於宗教理由而尋求的醫療方法:不含血的優質醫藥護理方法。正如我們留意到,醫生不用血仍可以施行大型外科手術。你若對此有任何懷疑,若干來自醫學刊物的其他證據可以將其徹底消除。

幼的兒童也行嗎?“雖然外科手術相當複雜,醫生卻以不用血的技術施行了48宗兒童剖心外科手術。”有些兒童細小到只有10.3磅(4.7公斤)。“由於對耶和華見證人所施手術的持續成功,以及輸血帶有導致嚴重併發症的風險,目前我們在施行大部份兒童心臟手術方面均不輸血。”——《循環》月刊,1984年9月。

一篇題名為“對耶和華見證人成員所施四重關節復位大手術”(《矯形外科學評論》,1986年8月)的文章報導一位貧血的病人“雙膝和臀部的骨骼均受到高度破壞”。醫生在施外科手術之前和之後均使用葡聚糖鐵,結果手術十分成功。《英國麻醉學雜誌》(1982年)報導一位52歲的見證人的血紅蛋白水平在10之下。憑着運用低血壓麻醉法以盡量減少失血,她接受了臀部和肩部的全面復位手術。美國亞肯色大學的一組外科醫生也在對見證人施行的一百宗臀骨復位手術中採用這種方法,所有病人均得以復原。該部門的主任教授評論説:“我們從這些(見證人)病人所學到的知識,現在我們將其應用在所有施行全面臀骨復位手術的病人身上。”

有些見證人的良心容許他們接受不用血施行的器官移植。對13宗腎臟移植所作的一項報告説:“一般的結果顯示,腎臟移植可以安全而有效地在大部分耶和華見證人身上施行。”(《移植》雜誌,1988年6月)同樣,甚至成功的心臟移植也曾不用血而施行。

你也許想知道,‘其他類型的無血外科手術又如何?’《醫藥熱線》雜誌(1983年4月/5月)報導,“[在美國州立韋恩大學]耶和華見證人曾接受婦科和産科的大手術而不用輸血。”該刊報導説:“這些手術所導致的死亡和併發症,並不多於用輸血接受類似手術的婦人所經歷的。”該刊接着評論説:“關於所有接受産科和婦科手術的女子是否應當使用血的問題,這項研究的結果可能使我們有理由對此重新檢討一下。”

在德國的格丁根大學醫院,醫生對30個拒絶接受血的病人施普通外科手術。“所産生的併發症無非是接受輸血的病人也可能産生的。……我們不應當對無法輸血一事過度重視,因此,這不應當促使醫生拒絶施行一項必需而又在外科技術上可以做得到的手術。”——Risiko in der Chirurgie, 1987年。

甚至不用血的腦外科手術也曾施行在許多成年人和兒童身上,例如在紐約大學醫藥中心便曾有這樣的手術施行。1989年,神經外科手術組的主任蘭塞霍夫(Joseph Ransohoff)醫生寫道:“顯然在大部分的事例上,病人若由於宗教信仰而反對使用各種血産品,我們均可以避免使用而不致冒很大風險,特别是外科手術若能敏捷施行,而且延續的時間比較短的話。令人頗感興趣的一點是,我時常忘記病人是個見證人,直至他們出院時為了我尊重他們的宗教信仰而向我致謝,才令我想起這件事。”

最後,複雜的心臟和血管外科手術可以不用血而對成人和兒童施行嗎?庫利(Denton A. Cooley)醫生在這方面是個開路先鋒。正如你可以在第27-9頁翻印的醫學文章見到,庫利醫生根據一項較早的分析所作出的結論是,“對耶和華見證人組别的病人施行外科手術,風險率並不顯著比其他人為高。”他在施行了1106宗這樣的手術之後寫道:“在每個事例上,我均能够緊守與病人所作的協定,”意即不使用血。

外科醫生們留意到,耶和華見證人的另一個特色是懷有優良的態度。庫利醫生在198910月寫道:“這些病人的態度堪作模範。他們並不像大部分病人一般對併發症或甚至死亡深感恐懼。他們對自己的信仰及對他們的上帝懷有深刻、恆久的信心。”

這並不是説見證人自稱有權了結自己的生命。相反,他們積極尋求優質的護理,因為他們渴望恢復健康。他們堅信服從上帝就血所定的律法是明智的,這樣的觀點對於不用血的外科手術産生有益的影響。

德國弗賴堡大學外科醫院的教授施洛塞爾(V. Schlosser)醫生評論説:“在這群病人中,施手術前後流血的事例並不高於其他病人,併發症甚至較少。一般耶和華見證人對疾病的這種特别看法對於手術前後的醫療過程産生有益的影響。”——Herz Kreislauf, 1987年8月。


* 見證人不接受含有全血、紅血球、白血球、血小板或血漿的輸血。至於血的細小成分,例如免疫性球蛋白,可參看1990年8月1日《守望台》第29-31頁。

# 關於將血保存下來的各種方法及不含血的體外循環血液的設備,1989年8月1日的《守望台》第29-31頁考慮到與這些事有關的聖經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