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圣经​真理​改变​人​的​一生

圣经中清晰合理的解释深深地打动了我

圣经中清晰合理的解释深深地打动了我
  • 出生​年份:1948​年

  • 国家:匈牙利

  • 认识​真理​前:渴望​找​到​人生​重要​问题​的​答案

我​的​成长​背景:

我​在​匈牙利​的​塞克什白堡​出生。这个​城市​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在​二战​期间​饱受​战火​蹂躏。战后​那些​可怕​的​景象,到​今天​我​仍然​记得。

我​是​外公​外婆​带​大​的。我​很​想念​他们,特别​是​我​的​外婆​伊丽莎白。在​她​的​影响​下,我​从小​就​很​相信​上帝。从​三​岁​起,每​天​晚上​我​都​跟​外婆​一起​念​主祷文。不过,我​到​了​差不多​三十​岁​才​真正​明白​这个​祷告​是​什么​意思。

小时候,爸爸​妈妈​为了​多​挣​些​钱​买​一​个​像样​的​房子,白天​晚上​都​要​工作。这样,照顾​我​的​责任​就​交​给​了​外公​外婆。不过,我们​全​家​还是​会​两​周​一​次​在​星期六​聚​起来​吃​顿​饭。我​真​的​很​怀念​那​段​美好​的​时光。

1958​年,父母​的​愿望​实现​了。他们​买​了​一​个​房子,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就​能​一起​生活​了。能​住​在​爸​妈​身边​我​真​是​太​高兴​了!但​谁​也​没有​想​到,我们​搬​进​新家​才​六​个​月,爸爸​就​因​癌症​去世,快乐​的​日子​就​这样​突然​终止​了。

我​伤心​极​了。我​还​记得​当时​我​向​上帝​祷告​说:“上帝​啊,我​一直​求​你​救​我​的​爸爸。你​为什么​不​听​我​的​祷告?我​真​的​很​需要​他!”我​渴望​知道​爸爸​到底​去​了​哪里,我​想:“他​上​了​天堂​吗?还是,他​已经​不​存在​了,永远​消失​了​呢?”我​真​的​很​羡慕​那些​有​爸爸​的​孩子。

有​很​多​年​的​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去​墓地,跪​在​爸爸​的​墓​前,向​上帝​祷告​说:“上帝​啊,求求​你​告诉​我,我​爸爸​在​哪里​呢?”我​也​恳求​上帝​让​我​明白​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13​岁​那​年,我​开始​学习​德语。我​想,德语​的​著作​那么​多,题材​又​那么​丰富,说不定​我​能​在​里面​找​到​我​要​的​答案。1967​年​我​去​了​当时​属于​东德​的​耶拿​读书。我​读​了 很​多​德语​的​哲学​著作,特别​是​探讨​人生​意义​的​书。虽然​我​觉得​有些​解释​挺​有​道理,但是​我​始终​没​能​找​到​满意​的​答案。我​还是​继续​祷告,求​上帝​让​我​找​到​答案。

圣经​对​我​的​影响:

1970​年,我​回​到​匈牙利,在​那里​认识​了​露丝,后来​我们​结​了​婚。那​时候​匈牙利​由​共产党​执政。婚后​不久,我们​就​悄悄​地​逃​到​了​奥地利。我们​希望​最终​能​移民​到​澳大利亚​的​悉尼,就是​我​舅舅​住​的​地方。

我​很​快​就​在​奥地利​找​到​了​工作。有​一​天,一​个​同事​告诉​我,圣经​能​解答​我​的​所有​疑问。他​给​了​我​两​本​圣经​书刊。我​很​快​就​把​两​本​书​看​完​了,但​还​觉得​不够,于是​写​信​给​这些​书​的​出版者​耶和华见证人,索取​更​多​书刊。

我们​结婚​刚​满​一​周年​的​那​天,有​一​个​年轻​的​奥地利人​来​找​我​和​露丝。这个​传道员​带​来​了​我​想​要​的​书刊,并​提议​和​我​一起​学习​圣经,我​同意​了。我们​夫妻​俩​很​喜欢​学习​圣经,所以​每​周​学习​两​次,每​次​大约​四​个​小时。

我​从​耶和华见证人​那里​学​到​很​多​圣经​知识,这​让​我​十分​兴奋。他们​在​我​的​匈牙利语​圣经​里​找​到​上帝​的​名字​耶和华,并​指​给​我​看,那​时​我​真​的​很​惊讶。我​上​了​教堂​27​年,却​从​没有​听​过​上帝​的​名字。此外,圣经​中​清晰​合理​的​解释​也​深深​地​打动​了​我。例如,圣经​说​死​去​的​人​就​好像​在​沉睡​一样,是​毫无​知觉​的。(传道书​9:5,10;约翰福音​11:11-15)我​还​从​圣经​学​到,在​应许​的​新世界​里,“不​再​有​死亡”。(启示录​21:3,4)到​那​时候,“义人​和​不义​的​人​都​要​复活”。我​很​希望​能够​和​爸爸​在​新世界​里​团聚。(使徒行传​24:15

露丝​也​很​投入​地​学习​圣经,我们​俩​进步​得​很​快,只​用​了​两​个​月​就​读​完​了​圣经​课本!我们​参加​耶和华见证人​在​王国聚会所​举行​的​所有​聚会,他们​团结​友爱、乐于助人,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约翰福音​13:34,35

1976​年,我​和​露丝​获得​批准,可以​移民​澳大利亚。我们​到​了​以后​就​马上​联系​当地​的​耶和华见证人。他们​待​我们​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样,让​我们​感觉​很​温暖。1978​年,我们​都​做​了​耶和华见证人。

我​的​福分:

那些​困扰​我​多​年​的​问题,我​终于​找​到​答案​了。随​着​跟​耶和华​的​友谊​不断​加深,我​看​出​自己​找​到​了​世上​最好​的​父亲,就是​天父​耶和华。(雅各书​4:8)另外,我​将来​也​有​机会​在​新世界​里​跟​我​爸爸​重​聚,这​也​让​我​十分​兴奋。(约翰福音​5:28,29

我​和​露丝​很​想​帮助​亲友​和​家乡​的​人​认识​耶和华,于是​在​1989​年​搬​回​老家​匈牙利。我们​很​荣幸​能够​帮助​几百​人​学习​圣经。其中​有​70​多​人,还​有​我​亲爱​的​妈妈,都​加入​了​我们​这个​基督徒​大家庭,一起​事奉​耶和华。

我​一直​祷告​求问​上帝,过​了​17​年​才​找​到​让​我​满意​的​答案。现在​又​过​了​39​年,我​仍​在​祷告,不过​今天​我​会​对​上帝​说:“感谢​您,亲爱​的​天父,谢谢​您​回应​了​我​小时候​的​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