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就像音乐一样动听

就像音乐一样动听

 来自各地的信——马达加斯加

就像音乐一样动听

我和丈夫被委派到马达加斯加岛执行海外传道工作。出发前的最后一刻,我们跟亲友道别,然后擦去眼泪、挺起胸膛,深信耶和华会让我们在一个合适的地区工作,也会帮助我们成功履行任务。

第一次在马达加斯加出席聚会时的感觉,我们永远也忘不了。主持《守望台》研究班的那个弟兄,好像在指挥一队交响乐团。那时我们只听得懂很少马达加斯加语,但觉得这种语言很动听,就像音乐一样。当时我们想:我们肯定要过很久,才能听明白这种语言吧。

后来有一次,我忽然听懂了一条额外的问题,不经意地把答案说了出来,坐在我旁边的人也听见了,我连忙用手掩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我觉得有点尴尬,但也很兴奋——我终于开始听得懂马达加斯加语了!

在传道工作上,我不但未能为别人树立榜样,反而需要其他人帮忙。弟兄姊妹很有爱心,他们教我怎样讲出一个别人听得懂的引言,以及可以运用哪些经文。

我记得有一天传道的时候,一个孩子朝着我大声地喊:“瓦扎!瓦扎!”那是马达加斯加人一般对外国人的称呼。我们马上加快脚步,生怕其他孩子会被招引过来,跟他一起“唱和”。这时,一个男孩骂那个大声喊叫的孩子,说:“她不是外国人!她会讲我们的话呢!”孩子们说话说得很快,我听不明白,跟我一起的那个马达加斯加姊妹就翻译给我听。我听了以后,感到很高兴。我终于开始对这里有家的感觉了。

不止一次,当我觉得孤单的时候,就 有一只小手悄悄地拉住我的手。低头一看,原来是个对着我微笑的孩子。小孩看见我好像很开心,虽然我还不能跟他流利地沟通。会众里的小朋友真是耶和华所赐的福分。一个叫哈西娜的年轻姊妹成了我的私人翻译,有时候好像只有她才明白我在说什么。当她看见我跟弟兄姊妹说话说得很吃力时,就会过来“拯救”我,向他们解释我想说的话。

后来,我和丈夫所在的会众要一分为二。有些弟兄姊妹把自己的圣经学生转交给其他人,因为那些学生所住的地方属于新会众的传道地区。一个姊妹想把她的一个学生交给我,我有点害怕,再三跟她说我还不行。她说我只要倚靠耶和华就能做得到,然后用柔和、仁慈的目光看着我,并尽量以最浅白的话对我说:别担心,你很快就能够流利地教人圣经了。她的话大大激励了我,我被她说服了。

那个学生有不错的进步。一天我在外面的时候,突然听见她喊我的名字,原来她和丈夫正要去办理婚姻注册手续。她丈夫刚开始学习圣经,夫妇俩都有一些属灵目标,其中包括受浸。看见他们的进步,我感到很快乐,虽然我知道吸引他们的是耶和华,而不是我们。

我们在这个海外传道地区,的确学到许多东西。我们很想念家乡的亲友,常常跟会众的弟兄姊妹谈到他们。现在,弟兄姊妹有时甚至会问起他们的情况,就好像我们把他们也带到这里来了一样。真希望有那么一天,我们在两地的“家人”能够“团聚”,互相认识。

现在,我听马达加斯加人说话还是像在听音乐,但我已经听得懂“歌词”了。但愿有一天,我也能够跟他们同声唱和,而不是只发出一些短促的音调,仿佛吹喇叭一样。耶稣说:“总不要为明天忧虑,明天自然有明天的忧虑。”(马太福音6:34)因此,我们每次都只会学一个“音符”,也就是一个词语。我也会继续努力训练自己的耳朵和脑袋,好能跟很有爱心和耐性的马达加斯加弟兄姊妹一起并肩工作。

[第25页的图片]

跟哈西娜一起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