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他“在耶和华面前,渐渐长大”

他“在耶和华面前,渐渐长大”

 信心的典范

他“在耶和华面前,渐渐长大”

此刻,撒母耳定睛看着他面前的民众。他们因为听从撒母耳的召集,所以从以色列各地来到吉甲。按现代历法来说,此时大概是五、六月,旱季早已来临。麦田里金灿灿的一片,差不多可以收割了。在过去几十年,撒母耳一直忠心事奉上帝,于以色列人当中担任先知兼审判官。这天,来到撒母耳面前的 民众都鸦雀无声。撒母耳要说什么,才能令这些人知错呢?

以色列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所犯的罪多么严重。他们坚持要撒母耳立一个人作王统治他们,却看不出提出这样的要求就等于不要耶和华做他们的王。以色列人确实大大藐视了他们的上帝耶和华和上帝的先知!撒母耳到底要怎样做,才能使他们悔改呢?

撒母耳开始发言了。他对民众说:“我已经年老发白”。撒母耳满头的华发,无疑使他的话更有分量。接着,他又说:“我自幼就已经带领你们,直到今天。”(撒母耳记上11:14,15;12:2)虽然撒母耳已经老了,但他从没有忘记自己的年轻岁月,童年时的往事依旧历历在目。他在成长期间所作的正确选择,使他能够一生爱戴耶和华和保持对上帝的信心。

尽管身边的人大都对上帝没有信心,毫不忠贞,但撒母耳仍然一生不断巩固自己对上帝的信心。今天,我们也是生活在一个不信而腐败的世界里,要在这样的环境中建立对上帝的信心,同样不是易事。现在,让我们从撒母耳的童年时说起,看看我们可以怎样学习他的好榜样。

小孩撒母耳“侍立在耶和华面前”

撒母耳有一个很不平凡的童年。他断奶后不久,大概在四岁光景,就离开位于拉玛的家,到了30多公里以外的示罗,并终其一生在耶和华的圣幕里服务。为什么呢?因为他的父母以利加拿和哈拿把他献了给耶和华,让他以一种特别的方式事奉上帝,那就是终生做离俗人。 *这是不是说,撒母耳的父母都不爱他,甚至抛弃了他呢?

绝对不是。撒母耳的父母知道儿子在示罗会得到很好的照顾。首先,撒母耳既然常常留在大祭司以利身边,以利无疑会确保撒母耳获得适当的照顾。此外,那里也有不少妇女帮忙做一些跟圣幕有关的工作,而她们的工作显然是受到督导的。(出埃及记38:8

哈拿和以利加拿从没有把撒母耳置诸脑后。撒母耳是他们深爱的头生子,而他的出生也是上帝垂听祷告的明证。在撒母耳出生之前,哈拿曾经祈求上帝赐她一个儿子,还承诺自己果真能生下儿子,就会把他献给上帝,让他终生为上帝服务。撒母耳到了示罗后,哈拿年年都去探望他,而且每次都会带一件新做的无袖外袍给他,让他在圣幕里工作时穿。父母每次来看他的时候,小撒母耳肯定都会非常 高兴,而他父母无疑也会教他要珍惜在圣幕事奉耶和华的殊荣。父母的谆谆劝勉,必定令小撒母耳受到很大的鼓励。

哈拿和以利加拿的榜样很值得现今的父母们学习。今天,很多父母都只专注于满足孩子的物质需要,却忽略了他们的属灵需要。撒母耳的父母就很不同,他们最重视的是属灵的事。他们的价值观大大影响了撒母耳,使他长大后也成为一个爱戴上帝的人。(箴言22:6

撒母耳长大一点后,很可能常常登上示罗四周的山冈,并从山上俯瞰示罗和城下的山谷。当他居高临下看到耶和华的圣幕时,想必感到十分喜悦和自豪。这个大约在400年前由摩西亲自督导建造的圣幕,是个多么神圣的地方啊! *可知道,在整个世界里,惟有示罗的圣幕才是从事正确崇拜的中心呢。

撒母耳还是孩童的时候,就已经很喜爱圣幕了。在后来他自己所写的记载中,他说:“那时候,撒母耳还是个小孩,穿着细麻圣褂,侍立在耶和华面前。”(撒母耳记上2:18)细麻圣褂是一件剪裁简单的无袖外衣,人们让他穿上这件衣服,显然是为了标明撒母耳是在圣幕里工作的,是祭司的助手。虽然撒母耳不是祭司家族的人,但他可以在圣幕里做一些工作,例如在早上开圣幕院子的门和侍候年迈的以利,而撒母耳无疑也很喜爱这些服务机会。但是没多久,圣幕里就发生了一些很坏的事情,令天真纯洁的他感到十分不安。

出污泥而不染

撒母耳年纪还小,就亲眼看见了一些非常邪恶和腐败的事。以利有两个儿子,叫何弗尼和非尼哈。撒母耳的记载写道:“以利的两个儿子是无赖汉,不敬重耶和华”。(撒母耳记上2:12)这节经文的前后两部分是有因果关系的。经文说,何弗尼和非尼哈被称为“无赖汉”(在原语中也有卑鄙小人的意思),因为他们完全不尊重耶和华。他们没有把上帝的正义标准和要求放在眼内,因此犯下许多不同的恶行。

上帝的律法对于祭司的职责和祭司在圣幕献祭的方式,都有明确的规定。这些规定不是无关痛痒的,因为献给上帝的祭物预表上帝为了宽恕人的罪而安排的赎价。人惟有得到上帝恕罪,才能蒙上帝视为洁净,从而获得上帝的赐福和指引。可是,何弗尼和非尼哈却大大藐视那些献给耶和华的祭物,而其他祭司也学了他们俩的坏榜样。 *

年幼的撒母耳看见祭司们这样滥用职权,肯定会很吃惊,但问题持续了一段时间仍没有得到解决。撒母耳见到一个又一个贫穷卑微、饱受压迫的人来到圣幕,他们一心盼望从正确崇拜获得安慰和力量,但最终却大受伤害和羞辱。当撒母耳知道何弗尼和非尼哈也藐视耶和华为性道德所定的律法,跟在圣幕服务的妇人苟合时,他会怎么想呢?(撒母耳记上2:22)也许他很希望以利出手纠正这些问题。

要处理这些越来越严重的问题,以利最是责无旁贷。身为大祭司,他必须为圣幕里发生的事负责;身为父亲,他也有责任纠正犯过的儿子,更何况他儿子所做的事既伤害自己,也 伤害了他们的许多同胞。然而,这两方面的责任以利都没有好好履行,他只是稍微责备两个儿子就算了。(撒母耳记上2:23-25)何弗尼和非尼哈其实须要一些严厉得多的管教。要知道,他们所犯的都是死罪啊!

由于事态十分严重,耶和华派了一个使者(一个名字不详的先知),去向以利宣布一个措辞强烈的判决。耶和华斥责以利尊重儿子过于尊重他,并预告以利的两个儿子会在同一天死亡,而以利的家族也会遭受灾祸,甚至会丧失当祭司的殊荣。接获上帝的信息后,以利和他的家人有没有悔改呢?从圣经的记载,我们看不出他们有任何悔意。(撒母耳记上2:27-3:1

撒母耳生活在这样一个腐败的环境中,他有没有学坏呢?这段记载虽然几乎尽是坏人坏事,但当中也穿插了一些关于撒母耳的事,描述他怎样渐渐长大,成为一个受上帝喜悦的孩子。这些描述撒母耳的话,仿佛一道道穿透黑暗的阳光,令人欣喜。正如上文引述撒母耳记上2:18说,小孩撒母耳忠心地“侍立在耶和华面前”。他小小年纪,就已经专心事奉上帝了。至于同一章第21节所描述的,就令人感到更温馨。经文说:“孩童撒母耳在耶和华面前,渐渐长大。”随着撒母耳不断成长,他跟天父的关系也越发牢固。这种关系给予他很大的力量,使他能够抵抗一切腐败的影响。

当时,撒母耳其实大可以这么想:既然大祭司和他的儿子都做坏事,那么我也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然而,撒母耳并没有这样的想法。没错,就算别人做不对的事,就算身居要职的人其身不正,我们也不该认为自己可以跟着犯罪。今天,许多年轻的基督徒都效法撒母耳。即使身边的人有不当的行为,他们仍努力跟天父保持亲密的关系,“在耶和华面前,渐渐长大”。

撒母耳所作的选择对他有什么影响呢?圣经说:“孩童撒母耳日渐长大,耶和华和人都越发喜爱他。”(撒母耳记上2:26)经文显示,许多人都很喜爱撒母耳。虽然不一定所有人都那么喜欢他,但起码他所重视的人会喜爱他。最重要的是,耶和华也珍爱这个忠贞的小男孩。至于撒母耳,他必定深信上帝会纠正所有在圣幕发生的恶事。不过,他或许也曾思量上帝会在什么时候采取行动。

“请说吧,仆人恭听”

一天夜里,撒母耳心中的疑问终于得到解答。事情发生在凌晨时分,天还没亮,圣幕里那高大的灯台上,火光仍在闪烁。在这个寂静的时刻,撒母耳忽然听见有一个声音呼唤他的名字。他以为是以利喊他,就从床上起来,“跑到以利那里”。当时以利已经很老,眼睛也差不多全瞎了。小撒母耳或许鞋也没穿,就光着脚跑到以利身边,看他有什么需要。想到撒母耳还是那么尊敬和关心以利,不是令人动容吗?没错,以利是犯了很严重的罪过,但他毕竟仍是耶和华的大祭司啊。(撒母耳记上3:2-5

撒母耳叫醒以利,对他说:“你呼唤我,我在这里。”以利却说自己没有呼唤过他,并叫他回去睡觉。可是,那个声音一次又一次地呼唤撒母耳,撒母耳就一再跑去找以利。最后,以利明白是什么原因了。在那段日子,耶和华很少向以色列人传达异象或预言,这显然跟当时在圣幕发生的事有关。不过以利很清楚,是耶和华再次向以色列人说话了,而这次竟然是向这个小男孩!以利叫撒母耳回去睡觉,并告诉他如果再次听见有人喊他,就该怎样回应。撒母耳照着以利的话做了。很快他又再听见有声音对他说:“撒母耳!撒母耳!”撒母耳回应说:“请说吧,仆人恭听。”(撒母耳记上3:1,5-10

耶和华终于在示罗找到一个愿意听从他的仆人了。撒母耳终其一生都听从上帝的吩咐,你也一样吗?我们不须等到有从天上来的 声音在夜里向我们说话,才有机会听从上帝的吩咐。今天,我们仿佛时时刻刻都能听见上帝的声音,因为我们已经有了上帝的整套话语,也就是圣经全书。我们越努力听从上帝的吩咐,对上帝的信心就会越坚牢。而这也是撒母耳对上帝那么有信心的原因。

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成了撒母耳生命中的一个里程碑。从那天开始,撒母耳成为上帝的先知和代言人,这使他能够更直接地认识耶和华。耶和华吩咐撒母耳向以利传达一个信息,就是他快要执行他对以利一家所作的判决。起初,撒母耳不敢把这个信息告诉以利,但最后他还是鼓起勇气对以利说了。以利听过之后,只好表示服从上帝的判决。没过多久,耶和华所预告的事一一应验。以色列人跟非利士人开战,何弗尼和非尼哈于同一天在战场上被杀。至于以利,他听到上帝的约柜被敌人夺去,就当场倒地身亡。(撒母耳记上3:10-18;4:1-18

另一方面,在以色列地,有越来越多人知道撒母耳是上帝的忠心先知。圣经说:“耶和华与他同在,使他所说的[预言]没有一句落空。”(撒母耳记上3:19

“撒母耳呼求耶和华”

既然如此,以色列人有没有跟从撒母耳的榜样,像他那样重视跟耶和华的关系,并忠贞地事奉上帝呢?很可惜,他们没有。一段日子之后,他们甚至希望像其他国族的人那样,由凡人来作王统治他们,而不是只有先知为他们决事断案。撒母耳服从耶和华的指示,答应了人民的这个要求。不过,他必须让以色列人知道,他们犯下的是弥天大罪,因为他们所弃绝的其实不是撒母耳,而是耶和华!因此,撒母耳召集人民来到吉甲。

 现在,让我们再次回到那个令人屏息的时刻,看看已经是老人的撒母耳怎样对来到吉甲的民众说话。撒母耳先是忆述自己如何一生对上帝保持忠义,然后圣经说他“呼求耶和华”,祈求上帝使天空打雷降雨。(撒母耳记上12:17,18

在旱季打雷降雨?这可是前所未闻的事呢!假如民众中有任何人怀疑撒母耳的呼求会否得到回应,甚至暗暗嘲笑撒母耳,他们很快就会知道自己错了。忽然间,天空变得乌云密布,风猛烈地吹,把田里的麦子都压低了。天上开始传来轰隆轰隆、震耳欲聋的雷声,雨也哗啦哗啦地降下来。民众有什么反应?圣经说,他们“就非常惧怕耶和华和撒母耳”。他们终于看出自己大大得罪了耶和华。(撒母耳记上12:18,19

令这群叛逆的以色列人知错的不是撒母耳,而是耶和华上帝。撒母耳从年幼到年老,都一直信从他的上帝,而耶和华也为此而奖赏他。耶和华从没有改变,今天他仍然帮助那些像撒母耳那样对他有信心的人。

[脚注]

^ 8段 起誓做离俗人的以色列人要接受一些限制,例如不喝酒和不剪头发和胡须。大多数离俗人都只会起誓离俗一段时间,但也有一小部分是终生做离俗人的,比如参孙、撒母耳和施浸者约翰。

^ 12段 基本来说,圣幕只是一个用长方形的木框架搭起来的帐幕,但用来制造圣幕的都是一些十分上乘的物料,例如海豹皮、绣上美丽图案的布,以及包上金子或银子的贵重木材。圣幕坐落在一个长方形的院子里,院子中还有一个触目的祭坛,用来焚烧祭牲。后来,人们很可能在圣幕周围加设了一些厢房,供祭司使用。撒母耳晚上应该就是睡在这些厢房里。

^ 16段 根据这段记载,当时的祭司做了两件藐视祭物的事。首先,律法规定祭牲的哪些部位会归给祭司做食物。(申命记18:3)但在示罗的圣幕,那些邪恶的祭司自行定下一个很不同的规矩。他们会叫侍役把一个大叉随意插进正在煮祭肉的烹调锅中,插上来的不论是什么部位的好肉,他们都会拿走。另外,每当有人把祭牲带到祭坛前,准备把祭牲的脂肪放到坛上焚烧献给耶和华,邪恶的祭司也会叫侍役去威逼献祭的人,要他们交出还未献祭的生肉。(利未记3:3-5;撒母耳记上2:13-17

[第17页的图片]

撒母耳鼓起勇气,忠贞地向以利传达耶和华的判决

[第18页的图片]

撒母耳怀着信心祈求耶和华使天空打雷降雨,耶和华就应允他的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