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四福音值得相信吗

四福音值得相信吗

“这些著作取得极大的成功。它们成为一些制作成本高昂的电影……和畅销书的灵感来源。……它们受到某些基督教派所采纳,并导致一些宗教团体和阴谋论的出现。”——巴西的一份新闻杂志(SUPER INTERESSANTE)

是什么引起人们这么大的兴趣呢?这本杂志报道的,是一些伪造的福音书、使徒书信和伪称来自上帝的启示所掀起的热潮。这些著作是在20世纪中期,于埃及的哈马迪村和其他地方被发现的,人们一般称这类著作为“新约外典”或“诺斯替教著作”。 *

教会阴谋隐瞒真相吗?

在我们这个年代,圣经和正统的宗教常常受到质疑。在这样的气氛下,外典和诺斯替教的著作看来很能迎合人们的口味,这些作品甚至大大影响了许多人对耶稣基督的道理及对基督教的看法。一份杂志说:“《多马福音》和其他外典吸引了社会上的某一群人,这些人渴求属灵的事,但对宗教没有信心,他们的数目在现今正与日俱增。”有人数过,单是在巴西,“就起码有30个团体以外典作为信仰的根据”。

这些著作被发现之后,许多人都对一个关于天主教会的阴谋论很感兴趣。有人认为,天主教会在公元4世纪阴谋隐瞒关于耶稣的真相,于是禁止外典中某些跟耶稣有关的记载曝光,而今天我们在圣经读到的四福音,也在当时被教会窜改了。宗教系教授伊莱恩·帕吉尔斯说:“现在我们 开始看出,今天人们所说的基督教信仰和传统,所根据的其实只是一小部分经挑选出来的资料来源。”

在帕吉尔斯等学者眼中,基督教信仰不该惟独建基于圣经,而应该还有其他的根据,例如外典。英国广播公司(BBC)有一个名为“圣经解码”的节目,其中的一集“抹大拉的马利亚”指出,外典描述末大拉(抹大拉)人马利亚“有份教导其他门徒和提供属灵指引。她不是一个普通门徒,而是使徒中的使徒 ”。谈到外典作者笔下的末大拉人马利亚,胡安·阿里亚斯在巴西的《圣保罗州报》中写道:“今天,所有证据都显示,由耶稣创立的早期基督教在本质上是一项‘女权运动’。地方教会最初都设于妇女家中,而女性也被委任为教士和主教。”

现在,很多人对外典的重视程度,看来远远高于圣经。这就引起了几个重要的问题:外典应该是基督教信仰的根据之一吗?当外典的主张,跟圣经中一些清晰的道理有冲突时,我们应该相信圣经还是外典呢?真的有人在4世纪查禁外典并窜改四福音的内容,企图删去关于耶稣、末大拉人马利亚和其他人的重要史实吗?要找出答案,我们就要留意四福音之一的约翰福音。

约翰福音提供的证据

20世纪初,人们在埃及发现了一份珍贵的约翰福音抄本的残片,现称《赖兰兹纸莎草纸残片457号》(P52),当中包含了现代圣经中的约翰福音18:31-33,37,38。这份残片是现存最古老的《希腊语经卷》抄本的残片,目前收藏于英国曼彻斯特的约翰·赖兰兹图书馆。很多学者相信,这份残片抄写于公元125年,跟约翰死亡的日期相距仅约四分之一世纪。令人惊讶的是,残片的内容跟后来的抄本几乎完全一样。一份年代如此久远的约翰福音抄本,竟然在那么早之前就流传到埃及,也就是发现残片的地方,这足以证明约翰福音确实是在公元1世纪写成,而且一如圣经所说,是由约翰本人亲自执笔的。换句话说,约翰福音是一个目击证人的证言。

另一方面,“新约外典”却全都是在公元2世纪或以后才写成的,成书的日子距离书中描述的事多达一个世纪或更久。有些专家声称“新约外典”是根据一些年代更早的著作和传统信仰撰写的,但是他们未能提出证据。既然这样,你认为谁更值得相信呢?是目击证人的证言,还是事情发生 一个世纪后的人所说的话?答案可说是显而易见。 *

《赖兰兹纸莎草纸残片457号》(P52),约翰福音的残片,抄成于公元2世纪,距离原稿写成的日子只有二三十年

些人声称,教会为了不让耶稣的一些生平事迹曝光而窜改了四福音,这又是不是真的呢?有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有人改动了四福音,例如约翰福音的内容,企图歪曲历史呢?要知道答案,我们必须留意现代圣经的一个主要底本,就是于4世纪抄成的《梵蒂冈抄本1209号》。假如现代的圣经含有人们在4世纪所作的改动,这样的改动也该在这个抄本中出现。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有另一个抄本可供对照,那就是抄成于公元175年至225年的《博德默尔纸莎草纸残片14,15号》(P75),这份抄本含有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的大部分内容。据专家说,这份抄本的内容跟《梵蒂冈抄本1209号》非常接近。那就是说,四福音没有被人作过明显的改动,《梵蒂冈抄本1209号》就是证据。

另一方面,我们没有书面或其他方面的证据,可以证明约翰福音或圣经的其他福音书在4世纪被人窜改过。剑桥大学的彼得·黑德博士研究过于埃及的俄克喜林库斯出土的一些圣经抄本残片,他说:“总的来说,这些抄本证实了那些重要的安色尔字体[一种从4世纪开始使用、字体较大的大写字母]抄本的真确性,而现代圣经的校勘底本就是以这些重要的安色尔字体抄本为依据的。对于《新约》在早期的流传过程之中,内容曾否被改动,我们没有任何发现能够带来崭新的看法。”

结论如何?

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这四本属于圣经正典的福音书,最迟在2世纪中期已经受各地的基督徒所接纳。塔提安于公元160年至175年编写的《四福音合参》,为当时各地的基督徒广泛采用,这部作品只根据圣经的四福音编写,而没有参考任何一本诺斯替教的“福音书”。(请看 “支持四福音的早期证据”一栏)此外,请也留意2世纪末的教父伊里奈乌的话。他说,圣经必须有四本福音书,就像大地有四极,而风也有四个主要风向一样。虽然他的比喻有点牵强,但从他的话可以看出,当时属于圣经正典的福音书只有四本。

以上提到的事实证明了什么呢?那就是,我们今天的《希腊语经卷》及当中的四福音,从2世纪直到现在,绝大部分的内容都没有改变过。我们也找不到有力的证据, 可以证明有人曾在4世纪窜改圣经,或查禁任何由上帝启示的经卷。圣经学者布鲁斯·梅茨格尔说:“到了2世纪末……各群信徒分散各地,背景截然不同,然而,除了地中海一带的信徒非常一致地接纳《新约》的大部分经卷为正典,其他地区的信徒,不论是西至英国还是东抵美索不达米亚的信徒,情况也都一样。”

使徒保罗和使徒彼得都热心拥护圣经的真理。他们二人曾用强烈的措辞,提醒其他信徒不要接受或相信那些并非由使徒传授的道理。例如,保罗对提摩太说:“提摩太啊,要守护你所受的信托,避开亵渎神圣的虚妄言谈和伪称‘知识’的矛盾论调。有些人卖弄这样的知识,就偏离了信仰。”彼得也说:“我们从前把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力量和临在告诉你们,不是依据乖巧捏造的无稽之谈,而是因为亲眼见过他的威严。”(提摩太前书6:20,21;彼得后书1:16

许久以前,以赛亚先知受上帝启示,说:“草必枯萎,花必凋谢,我们上帝的话却万世长存。”(以赛亚书40:8)我们可以像以赛亚一样,深信启示人写下圣经的上帝,必定会确保圣经的内容历久不变,使“各种各样的人都可以得救,确切认识真理”。(提摩太前书2:4

^ 3段 “诺斯替教”是一个倡导哲学思想的宗教,于公元2世纪出现。在希腊语原文,“诺斯替”一词可以指“奥秘知识”,而译作“外典”的希腊语词就含有“小心地隐藏”之意。所谓的“诺斯替教著作”和“新约外典”,指的是那些模仿《希腊语经卷》正典中的福音书、使徒行传、书信和其他受上帝启示的经卷,但都是伪作,不属于圣经的正典。

^ 11段 存留下来的外典抄本数量很少,这是人们很难证明外典的可信性的另一原因。例如,《抹大拉的马利亚福音》只有三份残片存留至今,其中两份比较小,较长的一份也只有原抄本的一半左右,这几份抄本的内容也有明显的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