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圣经问题选析

圣经问题选析

 圣经问题选析

既然圣经执笔者在遣词造句方面各有风格,圣经真的可以说是上帝用圣灵启示的吗?

证据显示,受上帝任用写圣经的人不是鹦鹉学舌般把资料一字不差地记下来而已。圣经告诉我们,“上帝呼出”的启示录是通过天使“用象征”传达给使徒约翰的。然后,“约翰为自己看见的一切事作见证,叙述上帝所赐的话和耶稣基督所作的见证”。(启示录1:1,2)由于“圣灵临到[字面意思是‘在灵里’]”,约翰“置身于主的日子”,并且听见有声音说:“你所看见的,要写在书卷上”。(启示录1:10,11)因此,上帝显然容许圣经执笔者动脑筋选词造句去描述他们看见的异象,认为这是好的。(哈巴谷书2:2)不过,耶和华总是给予执笔者适当的指挥和引导,好使最终写下来的话不但真实准确,还能配合上帝的旨意。(箴言30:5,6传道书12:9,10显示,执笔者自己也要付出努力去思考,搜寻,整理,才能用“可喜的言词”和“正确的字眼写下真理”。(参看路加福音1:1-4

这说明了为什么圣经有不同的写作风格,以及经文的用语看来反映了执笔者各自的背景。上帝拣选某个执笔者写某一卷书,一个因素可能是他本身的资格。上帝也可能预先给执笔者训练,好实现自己的特定旨意。

以下例子可以说明圣经执笔者有各自的写作风格。马太曾经是收税人,所以常常记下具体的数字和金额。(马太福音17:27;26:15;27:3)另一方面,“亲爱的医生”路加(歌罗西书4:14)所用的独特字眼则反映出医学背景。(路加福音4:38;5:12;16:20

就算执笔者有时说“耶和华有话”晓谕他,得知上帝宣告的“信息”,内容也可能不是一字一句地传给他,而是使他的脑海出现关于上帝旨意的景象,好使他后来用言词表达出来。圣经执笔者有时说“看见”(而不是“听见”)“信息”,也许就是指上帝用景象传达他的旨意。(以赛亚书13:1;弥迦书1:1;哈巴谷书1:1;2:1,2

由此可见,耶和华用来写圣经的人配合圣灵的作用,乐意顺从上帝的引导(以赛亚书50:4,5),渴望知道上帝的旨意和指引(以赛亚书26:9)。在很多事例上,他们希望达到某些目标(路加福音1:1-4)或处理某个明显的问题(哥林多前书1:10,11;5:1;7:1),上帝就指引他们,好使他们所写的与他的旨意一致,跟他所定意的一样(箴言16:9)。执笔者都是属灵的人,他们的心灵和头脑都敏于听从上帝的旨意,“有基督的思想”,因此不会写下人的智慧,也不会像假先知那样说自己“心里的异象”。(哥林多前书2:13-16;耶利米书23:16;以西结书13:2,3,17

对圣经执笔者来说,圣灵所产生的“能力各有不同”。(哥林多前书12:6)不少资料都是人可以获得的,有些还是书面材料,例如世系记录和某些历史记载。(路加福音1:3;3:23-38;民数记21:14,15;列王纪上14:19,29;列王纪下15:31;24:5)上帝的圣灵会发挥作用,防止错误的资料记在圣经上,并且引导执笔者挑选正确的资料。显然,就算某些人所说的话后来收录在圣经里,也不表示这些话全都是上帝启示的。不过,这些资料的确在圣灵指引下被挑选 为圣经的一部分,并且准确地记载下来 。(见创世记3:4,5;约伯记42:3;马太福音16:21-23)这样,上帝在他的话语里保存的史实能够说明:人听从他的话,遵行他的旨意,就会有什么好结果;人不认识上帝的正义之道,思想言行无视上帝,就会有什么下场。另一方面,地球在人类出现以前的历史(创世记1:1-26)、天上所发生的事(约伯记1:6-12和其他经文)、预言,以及关于上帝的旨意和教义的启示,都不能单靠人类自己得知,必须靠上帝的圣灵用超自然的方式传达给执笔者。执笔者可能从自己的人生经验知道不少道理,他也可能学习并应用已经写成的圣经,从而学到更多智慧。可是,他仍然需要上帝的圣灵发挥作用,才能确保写下来的要言隽语和明智忠告都具备上帝话语的资格,“是活的,是有力量的……甚至心里的意念和打算都能辨明”。(希伯来书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