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圣经存留至今,殊不容易

圣经存留至今,殊不容易

圣经是世上分发得最多最广的书,至今已分发了约莫48亿本。仅在2007年,全球就印制了超过6460万本。相比之下,同年最畅销的小说,初版的印刷量在美国也不过是1200万本。

圣经在成为世界上印刷量最多的书之前,经历过许多灾劫。纵观历史,圣经曾受人禁止,遭人焚烧,不少人为了翻译圣经而受到迫害,甚至杀身成仁。可是,圣经要存留下来,最大的威胁并不是突如其来的迫害浪潮,而是缓慢得多的腐烂过程。为什么这样说呢?

圣经包含66本小书,最古老的部分于3000多年前由以色列人执笔写成。执笔者和抄写圣经的人,都是把上帝启示的信息写在纸莎草纸和皮革等容易腐烂的材料上。到目前为止,人们尚未发现任何圣经原稿,却找到成千上万的圣经抄本和抄本的残片,所涵盖的篇幅有多有少。约翰福音的一份残片,抄写的年份距离使徒约翰写成这部福音书的日子,只是相差几十年。

“《希伯来语经卷》[《旧约》]的抄本都抄写得非常准确,希腊语和拉丁语的古典文学作品绝不能相媲美。”——胡利奥·巴雷拉教授

圣经抄本能够存留至今,为什么殊不容易?现在我们读到的圣经,能否准确地保留执笔者原本记录下来的信息呢?

其他的古代文字记录有什么遭遇?

在古代以色列人周围的民族也写下了不少文字记录,我们如果知道这些文字记录有什么遭遇,就会看出圣经得以存留下来,实在难能可贵。在公元前第一个千年,跟以色列人比邻的腓尼基人善于从事海上贸易,他们不但把腓尼基字母传遍地中海一带,还把大量的纸莎草纸由埃及带到说希腊语的地区,从中赚取利润。尽管如此,《国家地理杂志》(英语)却这样谈及腓尼基人:“他们大都在容易腐烂的纸莎草纸上书写,所写下的文字记录已经化为乌有。据说腓尼基人有不少文学作品,但全都在很久之前就消失了。今天,我们主要是通过他们的敌人那些含有偏见的记载,才能知道他们的事。”

古埃及的文字记录又怎样呢?很多人都知道埃及人在庙宇墙壁和其他地方刻上或绘上的象形文字。此外,他们也因发明了纸莎草纸这种书写材料而闻名。不过,谈到埃及的纸莎草纸文字记录,埃及古物学家肯尼恩·基钦说:“公元前大约3000年至希腊-罗马时期的纸莎草纸文字记录,大概百分之99都已经不存在了。”

 古罗马的纸莎草纸文字记录又怎样呢?《古罗马纸莎草纸军事记录》(英语)说,罗马士兵看来每年支薪三次,每次都会有纸莎草纸的收条。据估计,从奥古斯都(公元前27年-公元14年在位)到戴克里先(公元284年-305年在位)执政的约莫300年期间,军队总共发出了2亿2500万张支薪收条。有多少张收条存留到现在呢?字迹仍可辨认的只有两张。

为什么古代的纸莎草纸文字记录,能存留下来的那么少呢?因为古代常用的书写材料,例如纸莎草纸和皮革,在潮湿的气候之下很快腐烂。《综合圣经辞典》(英语)说:“由于这样的气候,这段时期[公元前第一个千年]的纸莎草纸文字记录,只有在干燥沙漠里的洞穴或沙漠中其他隐蔽的地方,才有可能保存下来。”

圣经抄本又怎样呢?

圣经各经卷原本也是写在一些容易腐烂的材料上,跟腓尼基人、埃及人和罗马人所用的材料显然没有分别。那为什么圣经能存留至今并成为世上印刷量最多的书呢?詹姆斯·库格尔教授道出了一个原因,就是圣经的原稿被人抄写了“许多、许多次,有些抄本甚至抄写于圣经成书的时期”。

现在我们读到的圣经译本,跟圣经古抄本的内容有多接近呢?胡利奥·巴雷拉教授属于一个研究和出版《死海书卷》的专家小组,他说:“《希伯来语经卷》的抄本都抄写得非常准确,希腊语和拉丁语的古典文学作品绝不能相媲美。”备受尊重的学者弗雷德里克·布鲁斯说:“有大量证据显示,现在我们读到的《新约》跟原本写下的内容一样,许多古典著作虽然在这方面望尘莫及,却从未受人质疑。”他又说:“假如《新约》是一部非宗教性质的丛书,人们大抵不会质疑它的现代版本是跟原文相同的。”圣经的确是一本独一无二的书,你有没有拨出时间每天阅读圣经呢?(彼得前书1:24,25

存留至今的《希伯来语经卷》(《旧约》)抄本和抄本残片约有6000份,《希腊语经卷》(《新约》)就约有5000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