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照顾病入膏肓的人

照顾病入膏肓的人

 照顾病入膏肓的人

“当我知道妈妈的病是治不好时,我简直没法相信。我非常伤心,很难接受我深爱的妈妈快要死去。”——加拿大的格蕾斯

亲人患了不治之症,亲属朋友都会很难过,甚至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有些人也许犹豫该不该让病人知道实情。有些人怀疑,要看着病人受苦,看着他被病痛折磨得失去尊严,自己究竟会不会受得住。许多人担心,到了病人临终的时候,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

听到亲人身染重病,你该怎样面对?在亲人遭受患难的日子,你可以怎样显出真情,从而给予支持和安慰呢?(箴言17:17

自然反应

亲人得了重病,感到难过是自然反应。医生虽然经常接触垂危的病人,也经常看见病人死去,但目睹病入膏肓的人身心饱受折磨,他们不时也会感到不安,甚至无能为力。

看到亲人饱受病痛煎熬,你可能也难忍心里的悲痛。奥莎住在巴西,她妹妹病入膏肓,奥莎说:“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常常在疼痛中折腾,多么难受!”忠心的男子摩西看到姐姐患了麻风病,也哀求上帝: “上帝啊,求求你!求你医好她!”(民数记12:12,13

耶和华是怜恤人的上帝,他照自己的形像创造人,因此我们看见亲人饱受病痛折磨时会感到悲伤难过。(创世记1:27;以赛亚书63:9)耶和华对人类受苦有什么感觉呢?请想想耶稣的反应就知道了,因为他完美地反映他父亲的品格。(约翰福音14:9)耶稣看到人被病痛折磨,就“动了怜悯的心”。(马太福音20:29-34;马可福音1:40,41)上一篇文章谈到,耶稣的朋友拉撒路死了之后,耶稣看见拉撒路的亲友因拉撒路死去而悲痛欲绝,就十分难过,“不禁掉下泪来”。(约翰福音11:32-35)事实上,圣经把死亡描述为仇敌,并应许不久就不再有疾病和死亡。(哥林多前书15:26;启示录21:3,4

听到亲人病重垂危的坏消息,你可能很想责怪别人,这是可以理解的。玛尔塔·奥尔蒂斯医生写了一篇关于照顾垂危病人的论文,她提出以下的劝告:“不要因为病人的情况责怪任何人,包括医生、护士和你自己。这样做只会令大家的关系紧张,以致不能集中精神做真正重要的事,就是照顾垂危病人的需要。你可以做些什么去帮助亲人面对恶疾,甚至死亡呢?

不要让病情妨碍你对病人的关注

首先,不要着眼于病人日渐衰败的身体或不断改变的容貌,要着眼于病人本身。 你可以怎样做呢?萨拉是护士,她说:“我跟病人一起看他活力充沛时的照片,留心听他忆述自己的经历。这让我记得他的生平事迹和他做过的事,而不是只着眼于他目前的情况。”

安-凯瑟琳也是护士,让她说说自己怎样没有让病人的情况妨碍她关注病人:“我注视着病人的眼睛,同时集中精神改善他的情况。”《照顾临终的人——怎样给他们希望、安慰和爱》(英语)说:“看见亲人因患病或意外而容貌不断改变,感到不安是很普遍的事。在这些情况下,最好是注视着他那双永远不变的眼睛,棕色也好、绿色也好、蓝色也好。”

要这样做,我们必须有自制力和决心。乔治是基督徒会众的监督,他经常探访那些病入膏肓的人,他说:“我们对朋友的爱必须胜过对疾病的恐惧。”如果你把注意力集中在病人身上而不是他的病,这对你和患病的亲人都有好处。伊冯娜曾照顾患了癌症的孩童,她说:“你意识到自己能够帮助病人保持尊严,就不会在意他的身体越来越差。”

要敏于聆听

对于探望病重垂危的人,即使是自己深爱的人,人们可能有点犹豫。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担心,看见病人的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安-凯瑟琳最近照顾一个垂危的朋友,她指出就是不说话也有好处。她说:“安慰不是只用言语来表达的,我们的表情、态度、一举一动都可以发挥安慰作用。拉把椅子在床边坐下;靠近他握住他的手;他说出自己的感觉时,我们没有忍住眼泪,都一一表明我们关心他。”

你的亲人很可能需要倾诉,需要坦诚地跟你谈谈。可是,病人往往看出你会感到不安,所以不敢谈论严肃的个人问题。家人和怀着好意的朋友可能也避免谈论病人关注的问题,甚至不让他知道自己的病情。隐瞒真相会有什么结果呢?一个经常接触临终病人的医生说,隐瞒真相,“病人就会失去一个宝贵的机会,学会接受自己的病,并跟人谈论自己的情况”。因此,只要病人愿意,就应该让他坦诚地谈论自己的情况,甚至谈及自己可能会死去。

上帝古代仆人面对死亡威胁的时候,都会向耶和华上帝表达内心的恐惧。例如,希西家王39岁的时候,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也向上帝诉说心里的悲痛。(以赛亚书38:9-12,18-20)同样,患了重病、无法康复的人,看见自己的生命快要结束,他们也需要表达自己的哀伤。他们可能有许多个人目标,例如:到某些地方旅游;结婚和生儿育女;看着孙儿女长大;扩大对上帝的服务,现在这些目标都化为泡影,他们也许感到很灰心。他们或许也担心家人和朋友会因为不知道怎样应对而避开他们。(约伯记19:16-18)他们害怕要受很多苦, 害怕身体机能失控,也害怕弥留之际没有人陪着他们,这些忧虑同样加重了他们的精神负担。

安-凯瑟琳说:“让病人表达自己的看法,不打断他的话,不妄下结论,也不要说他的恐惧是不必要的,这是很重要的,也是知道他的感觉、愿望、恐惧和期望的最好方法。”

认识病人的基本需要

病人的痛苦可能会因为治疗的副作用而加剧,这也许让你感到非常难过,以致忘了病人的基本需要:病人必须自己做决定。

在一些国家,家人也许为了保护病人,不让他知道自己的病况,甚至没有征询病人意见就为他决定采用哪种疗法。在另一些国家,可能出现不同的情况。例如,男护士杰里说:“探病的人有时喜欢站在病床前谈论病人的情况,仿佛他不在那里似的。”无论是哪种情况,这样的做法都是剥夺了病人的尊严。

病人的另一项基本需要是希望。在医疗条件好的国家,找到有效的疗法就意味着有希望。米歇尔的妈妈患癌症而且复发了三次,米歇尔一直支持妈妈,她说:“每次妈妈想试试别的疗法或者咨询其他专家,我就帮忙查找资料。我意识到我要面对现实,但同时要说积极的话。”

要是治疗无望,那又该怎么办呢?不要忘记,病人需要自在地谈论死亡。上文提到的基督徒会众监督乔治说:“让病人知道他快要死去是很重要的,因为这样病人就可以在死去之前作好一些必须的安排。”作好这些安排,病人就会觉得完成了要做的事,不用担心日后加重别人的负担。

诚然,要讨论这些事并不容易。不过,这样坦诚的交谈是一个好机会,让大家能够表达深挚的感情。病人也许想冰释前嫌、忏悔或请求宽恕。这样的交流能将你跟病人的关系提升到新水平,使你们更加亲密。

安慰临终的人

一个人的生命快要结束,你可以怎样安慰他呢?上文提到的奥尔蒂斯医生说:“让病人提出最后的心愿。认真听他说话,尽可能满足他的要求,要是做不到,就要坦诚地告诉他。”

病人在临终时也许很想联络上那些自己最爱的人。乔治说:“要帮助病人跟亲爱的人联络,即使病人没有气力,也可以安排简短的对话。”就算只能打个电话,他们也可以彼此鼓励,还可以一起祷告。加拿大女子克莉斯蒂娜的三个亲人相继死去,她忆述:“他们越接近死亡,就越需要基督徒同工为他们祷告。”

你应该害怕在亲人面前哭泣吗?不应该。如果你流泪,无形中你让临终的人有机会安慰你。《照顾临终的人》这本书说:“受到临终的人安慰是感人至深的经历,安慰别人对临终的人来说是极其重要的。”通过安慰别人,这个长期受到别人关爱的人能够再次看出,自己是个亲爱的朋友、仁爱的父亲或母亲。

 由于环境的缘故,你也许不能在亲人临终的时候留在他身边,这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假如你能够在医院或在家里陪伴病人,要握住他的手直到他死去。病人去世前你可以对他说一些以往很少说的话,表达你对他的关爱。即使病人没有什么反应,也要跟他说再见,告诉他你很爱他和希望在复活的时候跟他重聚。(约伯记14:14,15;使徒行传24:15

要是你能善用这些最后的时刻,你就不会在将来感到遗憾。事实上,日后回想起这些感人的时刻,你可能会大感安慰。因此,要表明自己是个能够“共患难”的真朋友。(箴言17:17

[第27页的精选语句]

要把注意力集中在病人身上而不是他的病,这对你和患病的亲人都有好处

[第29页的附栏或图片]

尊重病人意愿的方法

许多国家都设法维护病人的权益,让垂危病人能够安静而有尊严地死去。一份填妥的《医疗预前指示》是维护病人权益的有效工具。病人可以选择在家里或在临终关怀医院去世,他的权利都会受到尊重。

《医疗预前指示》能发挥以下功用:

• 促进医生和病人亲属的沟通

• 亲属无需为病人作决定,从而减轻了他们的负担

• 可能减少不必要、无效的、副作用极大或很昂贵的疗法

有效的《医疗预前指示》至少包含以下资料:

• 医疗代理人的全名

• 如果病情急转直下,你会接受或拒绝哪些疗法

• 如果有医生知道你的意愿,可能的话,也写下他的名字

[第26页的图片]

集中留意病人的生平事迹,而不是只着眼于病人目前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