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墨西哥的原住民听见好消息

墨西哥的原住民听见好消息

 墨西哥的原住民听见好消息

在2002年11月10日,一群墨西哥原住民称为米塞人,在圣米格尔-克萨尔特佩克镇聚集起来。这个镇位于景色优美的瓦哈卡州南部。他们在那里聚集,是要出席耶和华见证人的区域大会。那天上午的节目中,最精彩的部分就是一出圣经戏剧。

观众听到圣经戏剧的第一句话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戏剧竟然是用自己母语演出的,这真是意想不到的福分!顿时,雷鸣般的掌声响起,许多人不禁热泪盈眶。戏剧结束后,观众纷纷表达感激之情。有人说:“这是我第一次听得懂戏剧的内容,我真是太感动了!”还有人说:“耶和华让我听到用自己语言演出的戏剧,就算我现在死了,也没什么遗憾。”

为了帮助原住民明白王国的好消息,墨西哥的耶和华见证人付出了不少心血,用米塞语演出的圣经戏剧就是他们努力的成果。(马太福音24:14;28:19,20

耶和华垂听了他们的祷告

墨西哥有600多万原住民,所说的语言多达62种,足以组成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其中15种语言分别都有超过10万人使用。有100多万原住民不懂西班牙语,即墨西哥的官方语言。至于懂西班牙语的原住民,如果能用母语学习圣经,对真理的了解就会更深刻。(使徒行传2:6;22:2)有些原住民虽然学习圣经真理已经多年,也坚持不懈地参加聚会,但对真理的了解还是很有限。他们一直向上帝祷告,祈求能用自己的语言学习圣经。

为了实现他们多年的心愿,耶和华见证人的墨西哥分部办事处在1999年,开始为不同族裔的原住民安排用母语举行的聚会,并成立了不同语言的翻译小组。到了2000年,区域大会的圣经戏剧率先用马雅语演出,后来又用其他原住民的语言演出。

下一步就是着手翻译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的圣经书刊。最先被翻译的是《永远在地上享受生命!》,这本册子已译成瓦维语、马雅语、马萨特克语、托托纳克语、策尔塔尔语和佐齐尔语。后来,有更多圣经书刊被翻译成原住民的语言,包括定期出版的马雅语《王国传道月报》。有些书刊还被灌录成盒式录音带。分部因应原住民的需要,用《专心 写读》帮助他们学会读书写字。圣经书刊现在以15种原住民的语言发行,将来还会有更多。

“竭尽全力”

翻译工作,绝不容易。其一,用原住民语言发行的图书报刊少之又少,要找本辞典更是难上加难。其二,有些原住民语言又有多种不同的方言。例如,单是萨波特克语就至少有五种方言。这些方言的分歧很大,甚至来自不同地区的萨波特克人彼此都听不懂对方的话。

此外,一种语言要是没有既定的标准,翻译员就得自定标准了。他们要作多番研究查考,经过多次磋商才能定出语言标准。难怪许多翻译员起初都跟瓦维语翻译小组的艾莉达深有同感。她说:“当我应邀到耶和华见证人的墨西哥分部办事处做翻译工作时,我真是又开心又担心!”

翻译员还要学会操作电脑,懂得如何安排工作,不断提升翻译技巧。由此可见,翻译工作着实不容易。他们对此有何感想呢?马雅语翻译小组的格洛丽亚说:“我们有幸把圣经书刊翻译成自己的母语马雅语,心中的喜悦是言语无法形容的。”翻译部一位监督评论说:“翻译员很想有自己语言的圣经书刊。他们受这种强烈的愿望所推动,竭尽全力去克服一切困难。”这样做值得吗?

“谢谢你,耶和华!”

耶和华不断赐福给原住民地区的工作,这是有目共睹的。例如,在2001年,参加耶稣受难纪念聚会的人中,说米塞语的见证人只有223人,但出席的人数竟多达1674人,是见证人数目的七倍半!

由于用母语学习圣经,有些人一开始就能正确地理解上帝的话语。米尔娜回想当初没有马雅语聚会时的情形,说:“我读了圣经三个月就受浸。我只知道自己应该受浸,但老实说,当时我对真理的了解还很肤浅。这可能是因为自己的母语是马雅语,加上我对西班牙语的认识又很有限。结果,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能对真理有确切的了解。”现在,米尔娜和丈夫都是马雅语翻译小组的成员,他们为此感到欣幸。

对会众的所有人来说,收到自己母语的书刊是再兴奋不过的事。一个新近参加聚会的女子,一看见新发行的佐齐尔语版《永远在地上享受生命!》,就禁不住把册子拥在怀里,高声欢呼:“谢谢你,耶和华!”报告显示:圣经学生的进步比以往快得多,不久 就能符合资格受浸;一些停止了传道的基督徒已恢复传道;现在,许多基督徒弟兄都觉得可以胜任会众的职责了。住户都乐于接受用他们母语发行的圣经书刊,比以往更愿意跟耶和华见证人学习圣经。

一次,一个姊妹到学生家里主持圣经研究,但学生不在家,应门的是学生的丈夫。姊妹本想把册子里的一些话念给他听,他却说:“我什么也不想听。”姊妹于是用托托纳克语告诉他,册子是用他们的母语发行的。一听到姊妹这样说,他就把长椅子拉过来,然后坐下。姊妹把册子的内容念给他听时,他不住地说:“说得对,是啊,说得对。”这个男子已开始参加基督徒的聚会。

在尤卡坦州,一个姊妹的丈夫反对真理,有时还在她聚会回家后打她。聚会开始用马雅语举行之后,这个姊妹决定邀请丈夫参加。他竟然应邀出席,还表示很欣赏聚会的内容。现在他经常参加聚会,并且跟见证人学习圣经。当然,他再也不打妻子了。

一个说托托纳克语的男子告诉两个见证人,他从不祷告,因为一个天主教神父曾跟他说,天主只听西班牙语的祷告。既然如此,他只好付钱请神父为托托纳克人代祷。 见证人向他解释,上帝垂听任何语言的祷告,并送了他一本册子,是用托托纳克语发行的。他满怀喜乐地接受了。(历代志下6:32,33;诗篇65:2

“你讲得真好”

看见原住民地区有这么好的增长,许多王国传道员都大受激励,努力学习一种原住民语言,或改进自己说原住民语言的能力。一位分区监督正努力这样做。他奉派探访普埃布拉州北部的五群纳瓦特尔语会众。他说:“当我用纳瓦特尔语演讲时,以往常在聚会里打瞌睡的孩子,现在都精神奕奕,留心聆听。一次聚会结束后,一个四岁男孩上前来用纳瓦特尔语对我说:‘你讲得真好!’我觉得自己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真的,说原住民语言的地区“已经发白了,可以收割庄稼了”,所有参与收割的人都深受鼓舞。(约翰福音4:35)负责组织不同翻译小组的弟兄罗伯托总结说:“能够听到用自己母语表达的真理,并且明白其中的含意,弟兄姊妹无不深受感动,喜极而泣。这么感人的情景,实在叫我难忘。想到这些,我就不禁哽咽起来。”毫无疑问,帮助诚心正意的原住民拥护上帝的王国,必令耶和华的心大大欢喜。(箴言27:11

[第10,11页 的附栏]

认识一些翻译员

● “在我记忆中,是父母教导我认识真理的。但可悲的是,在我11岁的时候,爸爸离开了基督徒会众。两年之后,妈妈也撇下我们五个孩子走了。身为老大的我,尽管仍处于求学时期,却不得不兼负起母亲的职责。

“虽然会众的弟兄姊妹对我们爱护有加,无微不至,但这段日子还是很难熬的。有的时候,我甚至纳闷:‘为什么这些事偏偏发生在我身上?我还这么年轻!’惟独靠着耶和华的帮助,我才能熬过来。中学毕业以后,我成为全时传道员,这给我很大的帮助。纳瓦特尔语翻译小组成立的时候,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

“现在,爸爸已经回到会众的怀抱,弟弟妹妹也都事奉耶和华。不畏种种艰辛而对耶和华保持忠心,的确是值得的!耶和华给了我家极大的福分。”——阿莉西亚

● “上课的时候,一个同学做了一个有关生命起源的报告。我错过了那堂课,很担心不能通过考试,于是就请那个同学再讲一次给我听。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为什么人会死去。她送了我一本《创造》书 *,并提出圣经研究的安排,我都接受了。我认识了造物主的旨意,知道他深爱世人,心里大受感动。

“我从学校毕业的时候,本来有机会成为双语语文教师,教西班牙语和佐齐尔语。但那样一来,我就要搬到很远的地方去住,由于周末也要上课,我会经常错过基督徒的聚会。于是,我就改行做了砌砖工人。家父不是耶和华见证人,自然对我这个决定大表不满。我做先驱的时候,分部成立了佐齐尔语翻译小组。我心受激励,很想为翻译小组尽一分绵力。

“我看出,弟兄姊妹可以读到自己母语的圣经书刊,无不感到高兴,因为他们觉得受到重视。这为我带来很大的满足感。我能够参与翻译圣经书刊的工作,实在是莫大的殊荣。”——温贝托

● “我六岁的时候,妈妈离开了我们。在我的少年时期,爸爸开始跟耶和华见证人学习圣经。一天,一个姊妹鼓励我跟她学习圣经,包括讨论圣经对年轻人所提出的劝告。对于一个没有妈妈的少年来说,这正是我所需要的,而我也在15岁那年受了浸。

“1999年,有些恶人为了抢占我父亲的土地,就把他杀了。对我来讲,这真是晴天霹雳。我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变得很消沉,简直活不下去了。尽管如此,我还是继续向耶和华祷告,求他赐力量给我。分区监督和他的妻子给予我很大的鼓励。不久以后,我就做了正规先驱。

“有一次,我留意到一些托托纳克人,仅仅为了听一个用他们母语发表的演讲,就不惜徒步走了6个小时。虽然这个演讲只持续了20分钟,而聚会的其他节目都是用他们听不懂的西班牙语举行的,他们却毫不介意。因此,当分部邀请我加入托托纳克语翻译小组时,我心里又激动又兴奋。

“以前我常常对父亲说,我梦想有朝一日能在耶和华见证人的分部办事处服务。他告诉我,像我那样年轻的单身姊妹很难梦想成真。等到父亲复活以后,发现我能够在耶和华见证人的分部工作,把圣经书刊翻译成我们的语言,他会是多么高兴啊!”——伊迪丝

[脚注]

^ 28段 全名《生命——从何而来?进化抑或创造?》,耶和华见证人在1985年出版。

[第9页的图片]

佐齐尔语翻译小组的成员正在讨论一个难译的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