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为福音浪迹天涯

为福音浪迹天涯

 为福音浪迹天涯

据说,乔治·博罗18岁已懂得12种语言。两年后,他已能翻译20种语言,文笔“潇洒典雅”。

1833年,这位旷世奇才应邀前往伦敦,接受英国国内外圣经协会的面试。博罗当时30岁,虽然付不起路费,却不甘放弃如此难得的机会,竟徒步从家乡诺里奇出发,走了180公里前往伦敦,全程只用了28小时!

圣经协会给他一个艰巨的任务:六个月内学会满语,也就是当时中国某些地区通用的语言。博罗向协会要求一本语法书,但会方只能给他一部满语的《马太福音》,以及一部满语法语对照的词典。尽管如此,不到十九个星期,伦敦的圣经协会已收到他的信,说他“凭着上帝的帮助”已经“精通满语”了。更不可思议的是,据说在同一段时期里,他竟修订了《路加福音》的纳瓦特尔语(一种墨西哥土话)译本。

圣经满语译本

满族人所用的文字,是仿照回纥(或称回鹘)式蒙古文的字母创制而成的。17世纪,这种文字成为中国朝廷所用的文字。虽然后来使用满语的人越来越少,英国国内外圣经协会仍然渴望发行圣经的满语译本。1822年,协会曾拨款印制550本《马太福音》。译者是俄国外交部的斯捷潘·利波夫特索夫,曾在中国居住20年。译本在圣彼得堡印刷,但分发了没多少部,余下的就给一场洪水浸坏了。

不久,《希腊语经卷》其余部分的翻译工作展开了。1834年,一份古老的圣经抄本被发现,其中包含《希伯来语经卷》的大部分经文,许多人因此对圣经的兴趣大增。谁能担起重任,不但修订已有的圣经满语译本,还把其余经卷译成满语呢?英国国内外圣经协会选上了乔治·博罗,要求他尽快完成这个任务。

前往俄罗斯

博罗到了圣彼得堡后,就埋头深造满语,务求能校对和修正圣经的译文。翻译圣经到底是艰苦的工作,有时候他更要一 天用上13小时协助制作印版。这部《新约》出版后赢得好评,有人更形容满语译本是“一部瑰丽的东方典籍”。1835年,译本印行了一千本。博罗本来打算把译本运进中国去分发,却遭俄国政府反对,因为恐怕满清政府会认为那是有害的传教活动,以致损害两国的友好关系。俄国政府表明,就算他身上“只有一部圣经满语译本”,也不准他跨越中俄边界。

事隔十年,译本才有少量分发出去。到了1859年,满汉对照的马太福音及马可福音译本面世。但到了那个年头,懂满语的人都宁愿用汉语了,因此把圣经全书翻成满语的计划就不了了之。事实上,当时满语已是一种垂死的语言,快要被汉语取回主导的地位。1912年,民国成立,两种语言的主次地位正式逆转。

前往伊比利亚半岛

完成任务后,乔治·博罗返回伦敦。翻译满语圣经的经验令他深感鼓舞。1835年,他接获另一个任务。照后来他自己的说法,他的任务是去葡萄牙和西班牙“了解民情,看看老百姓对基督教真理的接受程度有多高”。由于政局不稳、社会动荡,在这两个国家,英国国内外圣经协会只在少数地区展开工作。博罗很喜欢在葡萄牙的乡间跟人谈论圣经。但过了不久,由于许多人对宗教反应冷淡,他就转往西班牙去。

在西班牙却是另一种情况。由于博罗会说吉普赛语,他很快就跟当地的吉普赛人建立了友谊。到了西班牙后不久,他着手把《新约》译成吉塔诺语,那是西班牙吉普赛人所说的一种方言。翻译期间,他请了两个吉普赛妇女做他的助手,听他用西班牙语读出经文,然后由她们用吉塔诺语译出来。在过程中,他学到吉普赛语中许多惯用语的正确用法。经过一番努力,《路加福音》的单行本在1838年的春季面世。一个主教有感而发地说:“他可以用吉普赛语令全西班牙归信天主。”

较早之前,乔治·博罗接获了另一个任务,就是物色“一个胜任的人去把圣经翻译成巴斯克语”。这个工作最后落在奥泰萨医生身上。据博罗形容,奥泰萨医生是个“精通巴斯克语”的人,而博罗说自己对这种语言只有一点认识。1838年,巴斯克语的《路加福音》面世,这也是西班牙首个巴斯克语圣经译本。

博罗热切渴望把真理之光带给平民百姓, 不惜为此长途跋涉,甚至经常冒生命危险深入乡村地区,向贫民分发圣经。他希望帮助平民摆脱宗教上的无知,破除迷信的枷锁。他率直地指出购买赎罪券是徒劳的,而且用以下一类的话去唤醒乡民:“上帝既然是良善的,又怎会准许人买卖罪过呢?”可是,圣经协会恐怕他这样抨击传统信仰,会令协会的活动受禁止,于是吩咐他专注于分发圣经。

博罗的另一个愿望,是出版西班牙语的一个《新约》译本,但剔除其中的天主教教理附注。虽然西班牙的总理反对这件事,并形容这样的译本是害人不浅的“歪书”,但博罗最终仍得到有关方面的口头批准。获得批准后,博罗在马德里开设了一个书库去售卖这个西班牙语《新约》译本,却因此激化了宗教领袖和政府跟他的矛盾。当局把他囚禁了12天。博罗不服上诉,当局却只叫他静静地离开。但他清楚知道,当局囚禁他是不合法的,于是援引使徒保罗的事例,坚持不肯离开,直到正式洗脱罪名后才罢休。(使徒行传16:37

1840年,热心为圣经协会工作的博罗离开西班牙。协会的工作报告说:“过去五年,差不多有一万四千部圣经在西班牙分发出去。”博罗对此有很大的功劳。他总结自己在西班牙的工作,说:“这段日子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

乔治·博罗有一本著作,称为《圣经在西班牙》,1842年出版,至今仍在印行。内容是他游历各国的经过,文字生动活泼,一出版即广受欢迎。在书中,他说自己是“为福音浪迹天涯的人”,又说:“我喜欢深入崎岖的山岭,寻访隐僻的角落,用我自己的方式跟人谈论基督。”

乔治·博罗对圣经的翻译和分发都满腔热诚,为后来的人奠下了良好的根基。他能参与这么有意义的工作,是多么大的荣幸!

[第29页的地图]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乔治·博罗为了翻译和分发圣经,足迹遍及:(1)英格兰;(2)俄罗斯;(3)葡萄牙;(4)西班牙

[鸣谢]

Mountain High Maps® Copyright © 1997 Digital Wisdom, Inc.

[第28页的图片]

《约翰福音》满语译本,1835年出版。图见约翰福音的头几句,文字自左而右直写

[鸣谢]

From the book The Bible of Every Land, 1860

[第27页的图片鸣谢]

From the book The Life of George Borrow by Clement K. Shorter, 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