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虽两度丧偶一生仍快乐满足

虽两度丧偶一生仍快乐满足

 人物生平

虽两度丧偶一生仍快乐满足

奥德丽·海德自述

我已在全时的岗位上工作超过了63年,其中59年是在耶和华见证人的总部度过的。回顾一生,我活得既快乐又满足。诚然,我也有过痛苦的经历,看见第一个丈夫受癌病折磨而死,第二个丈夫又饱受早老性痴呆病所煎熬。尽管经历忧患,我却喜欢告诉你,我是怎样生活得快乐满足的。

我在哈克斯滕附近的农场长大。哈克斯滕是个小镇,坐落于科罗拉多州东北部的草原,跟内布拉斯加州很接近。爸爸奥里莱·莫克和妈妈尼娜生了六个孩子,我排行第五。在1913至1920年期间,拉塞尔、伟恩、克拉拉和娅迪丝先后出生,我在1921年出生,而柯蒂斯则在1925年出生。

1913年,妈妈成为圣经研究者(耶和华见证人的旧称),后来其余的家人也成为信徒。

幸福的童年

爸爸的思想很先进,乐于接受新事物。我们的农场建筑物每座都有电灯,这样的情形在当时是十分罕见的。我们饲养的禽畜包括鸡和牛,所以我们可以享有农场的各种出产,例如鸡蛋、牛奶、奶油和黄油。我们种植草莓和马铃薯,也种植小麦和玉米。犁田的时候,马是我们的好帮手。

爸爸认为,我们每个孩子都该养成勤恳 工作的习惯。我还未入学,爸爸就训练我在田里干活。我还记得在夏天的炽热阳光下拿着锄头在田里除草的滋味。我看着一行行长长的田垄,心里想:“唉,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到田垄的尽头!”我热得汗如雨下,又被蜜蜂刺痛。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可怜,因为看见其他孩子无须像我们那样刻苦工作。但现在回想起来,我很感激爸爸给我们的训练,使我们成为勤恳的人。

我们每个孩子都要负责不同的工作。娅迪丝挤牛奶挤得比我好,我于是就负责清洗马厩,清理马粪。要做的工作虽然很多,但我们也有开心玩耍的时候。我和娅迪丝加入了当地的垒球队。我有时做投手,有时做三垒手,而娅迪丝则做一垒手。

在清朗无云的晚上,原野的上空繁星点点,分外美丽。繁星密布的天幕常常使我想起造物主耶和华。我当时虽然年纪很小,却经常想起诗篇147:4的话:“他[耶和华]数算星辰的数目,一一点名呼召。”在这许许多多清朗的晚上,爱犬贾奇会伏在我的大腿上,陪伴着我。下午时分,我喜欢坐在屋外的门廊上观赏青葱的麦田。清风吹过,麦浪滚滚,在阳光照射下闪耀着银光。

妈妈的优良榜样

妈妈是个贤妻良母,爸爸是一家之主。妈妈教导我们要敬重爸爸。1939年,爸爸也成为耶和华见证人。他很疼我们,他虽然要我们经常劳动,但我们知道他是因为不想宠坏我们。冬天的时候,爸爸时常把两匹马套在雪橇上,让我们玩雪橇去。我们一边乘着雪橇,一边欣赏闪闪发亮的雪花,真是无比的乐事!

不过,小时候教导我们认识真理的却是妈妈。我们从小就学到要爱戴上帝和服从圣经的教训,也知道上帝的名字叫耶和华,他是生命的源头。(诗篇36:9;83:18)妈妈也告诉我们,上帝给我们生活上的指引是要使我们得益,而不是要剥夺我们的生活乐趣。(以赛亚书48:17)她也经常提醒我们有一项特别任务必须执行,就是耶稣吩咐门徒要做的工作。耶稣说:“这王国的好消息会传遍普天下,对所有国族作见证;到时终结就会来到。”(马太福音24:14

小时候,我放学回家时如果不见妈妈, 就会四处找她。当我约莫六七岁的时候,有一次,我在谷仓找到妈妈,后来天开始下起雨来,而且下得很大,我们于是躲到谷仓的上层去,那里是存放干草的。我问妈妈,上帝是不是要再降下大洪水。她坚定地对我说,上帝应许再不会用洪水毁灭人。我还记得,当地不时有龙卷风吹袭,为了躲避龙卷风,我们曾多次跑到地下室去。

我未出生时,妈妈已开始传道。传道员会先到我家聚集,然后才出发做传道。他们都有希望到天上去,与基督在一起。对妈妈来说,挨家逐户传道一点也不容易,但她爱上帝,因而克服了这方面的困难。1969年11月24日,妈妈忠贞地行完她的人生旅程,享年84岁。妈妈临终时,我在她耳边低声地说:“妈妈,你可以到天上跟你的朋友见面了。”能够在这个时刻陪着她、鼓励她,叫我深感欣慰!她柔弱地说:“你真是我的好孩子。”

全时服务

1939年,拉塞尔成为先驱(即耶和华见证人的全时传道员),在俄克拉何马州和内布拉斯加州传道。1944年,他应邀到纽约布鲁克林耶和华见证人的总部(又称伯特利)服务。1941年9月20日,我也加入了先驱的行列,在科罗拉多州、堪萨斯州和内布拉斯加州一带地区传道。多年的先驱生活给我莫大的喜乐,我不仅可以帮助人认识耶和华,也学会去信赖他。

大约在拉塞尔做先驱的时候,伟恩重返校园,到美国东岸念大学。在此之前,伟恩曾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他受邀加入伯特利,在纽约伊萨卡市的王国农场服务了好一段日子。王国农场除了为农场不多的成员提供食物外,还供应食物给布鲁克林大约200个伯特利成员。伟恩在1988年去世,他把自己的才干和经验都献出来为耶和华服务。

姐姐娅迪丝跟詹姆斯·克恩结婚,婚后有五个孩子。她在1997年去世。另一个姐姐克拉拉仍然忠贞地事奉耶和华。我度假时也经常到科罗拉多州去探望她。20世纪40年代中期,弟弟柯蒂斯也加入了布鲁克林的伯特利。他负责用货车运送货物和农产品往来王国农场。柯蒂斯从没结婚,在1971年去世。

我的愿望——伯特利服务

早些时候,哥哥们加入了伯特利,而我也渴望参与这项服务。后来我获邀到伯特利工作,我认为这跟哥哥们的优良榜样大有关系。由于我从妈妈那里听到上帝组织的历史,加上目睹圣经的预言在末世获得应验,这一切有助于我养成到伯特利服务的心愿。 我在祷告里向耶和华承诺,如果他让我在伯特利服务,我会永远留在那里,除非要履行基于圣经的责任。

我在1945年6月20日抵达伯特利,奉派当家务员。每天要做的工作包括打扫13个房间和铺好26张床;此外,我还负责擦洗走廊、楼梯和窗户。这些工作都需要大量的体力。每天工作时,我不断提醒自己:“是的,我虽然做得很累,不过我已在伯特利,在上帝的家啊!”

我在伯特利工作的初期碰到一件很尴尬的事。我在乡间长大,从没听过有一种小升降机(英语直译是“沉默服务员”)是在楼层间运送饭菜的。有一天我工作时,接到一个电话说:“麻烦你把‘沉默服务员’送下来,好吗?”说完就把线挂了。由于来不及问个清楚,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但我想起在我工作的楼层里,有个弟兄是当服务员的。于是我跑去敲他的房门,说:“厨房有事找你,请你下去一趟。”

与内森·诺尔结婚

自20世纪20年代,伯特利成员如果打算结婚,就必须离开伯特利,往其他地方为王国服务。到20世纪50年代初,一些在伯特利服务多年的成员获准在婚后留下来服务。当时内森·诺尔负责督导全球的王国工作。他开始对我表示爱慕之情时,我心里想:“这个人肯定会留在伯特利的!”

由于内森负责督导耶和华见证人在全球的活动,工作十分繁重。所以当内森向我求婚时,他很坦率地跟我谈到一些问题,要我先考虑清楚才作决定。那段日子,内森时常要探访世界各地见证人的分部,一去往往就是几个星期。他告诉我,我们有时要分开一段长时间。

年轻时,我曾憧憬在暖和的春天举行婚礼,然后在夏威夷这气候宜人的太平洋群岛欢度蜜月。然而,我与内森却在寒冬结婚,婚期是1953年1月31日星期六。当天下午,我们前往寒冷的新泽西州度蜜月,然后在接着的星期一就返回工作岗位。直到一个星期后,我们才有机会度假,过了七天蜜月假期。

一位勤恳的爱侣

内森在1923年加入伯特利,那时候他18岁。一些资深的成员如约瑟夫·卢述福和罗伯特·马丁给予内森许多优良的训练。当时 卢述福弟兄负责督导全球的传道工作,马丁弟兄则负责督导出版部的工作。1932年9月,马丁弟兄去世,内森接任出版部监督职务。1933年,卢述福弟兄带同内森到欧洲各分部探访。当卢述福弟兄在1942年1月去世时,内森被委任去督导耶和华见证人在全球的工作。

内森有远大的目光,他总是为未来的扩展而作好计划。有些人认为,既然这个制度已余日无多,内森不该这样做。事实上,一位弟兄看见内森好好计划未来的工作,就说:“诺尔弟兄,为什么你还作这些计划呢?难道你不相信末日很快就会来到吗?”内森说:“我相信。但假如末日没有我们想象般那么快来到,我们也可以随时作好准备迎接这个日子。”

内森确信,成立一所训练海外传道员的学校是必要的。因此,1943年2月1日,海外传道员训练学校在王国农场成立。当时我的哥哥伟恩也在那里工作。在为期约五个月的课程里,学员会深入钻研圣经。不过,内森也安排学员有娱乐的时候。训练班举行初期,他会跟学员一起打球。后来他担心会在打球时受伤,影响出席夏天的区域大会,所以就不做球员,改做裁判。外地的学员看见内森做裁判就开心,因为他会公然放宽球赛规则,偏帮他们。

跟随内森到海外探访

后来,我开始跟随内森到海外探访。我很喜欢跟分部的志愿人员和海外传道员一起分享经历。我可以感受到他们无私的爱心和全心全意的精神,同时也了解到他们在当地的工作和日常生活。多年来,我一直收到不少来信感谢我和内森的探访。

当我想起以往探访过的国家时,脑海中就会浮现起许许多多的经历。例如,有一次我们到波兰探访时,有两位姊妹在我面前低声耳语,我于是问:“为什么你们在耳边唧唧咕咕的呢?”她们连声道歉,并告诉我以往波兰政府禁止耶和华见证人的工作期间,当局往往在见证人的家里偷偷装上窃听器,所以她们都习惯低声交谈。

波兰的传道工作受禁期间,阿达赫姊妹也在当地服务。她头发卷曲,额前有刘海。有一次她掀起刘海给我看,我看见她额头有一道深深的疤痕,是被迫害她的人击打所致的。看到弟兄姊妹要忍受这般残酷的迫害,我极为震惊。

除了伯特利外,夏威夷是我最喜爱的地方。1957年,我们在夏威夷希洛市举行大会,那次大会令人难忘,出席人数远远超过当地耶和华见证人的数目,就连希洛市市长也为内森安排了一个欢迎仪式,许多人都送上花环来欢迎我们。

1955年,在德国纽伦堡举行的大会同样振奋人心。举行的场地就是以往希特勒的阅兵场。众所周知,希特勒曾发誓要铲除德国境内的所有耶和华见证人,但现在会场里座无虚席,而且全都是耶和华见证人!我不禁被当时的情景所触动,眼泪夺眶而出。大会的讲台非常大,后面矗立着144根巨型柱子。这个大会的出席人数超过 10万7000人。我坐在讲台上,眼前人山人海,观众席延展到老远的地方去,最后的一排也只是隐隐约约的。

我感受到德国弟兄对耶和华多么忠义,也看出在纳粹政权的迫害下,耶和华怎样扶持他们。这大大激励我们也要下定决心,对耶和华坚守忠义。内森发表了大会最后的演讲。演讲结束时,他向听众挥手道别,听众也挥动手帕向他说再见。球场内顿时手帕舞动,宛如原野上万千鲜艳的花朵。

1974年12月我们探访葡萄牙,这是另一个难忘的经历。我们在里斯本举行大会,这是当地耶和华见证人受到法律认可后首次举行的集会。在此之前,当地的传道工作被禁制了50年之久!我们举行了两次大会,虽然全国的王国传道员只有1万4000人,但出席人数合共4万6000多人!弟兄们说:“现在我们自由了,再不用偷偷聚会了。”我听到他们这样说,顿时感动得流下泪来。

我跟随内森到海外探访期间,不论在飞机上还是在餐馆里,我都喜欢做非正式见证;我也喜欢在街上向人作见证。直到现在,我仍然保持这个习惯。我会随身带着一些圣经书刊,以便随时向人作见证。有一次,我们乘坐的飞机延迟起飞,在等候期间,有个妇人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这使我有机会向她和旁边几个人谈论圣经的真理。忙于从事伯特利的工作和传道工作,令我满心喜乐。

罹患恶疾与临终慰勉

1976年,内森得了癌病。我和其他伯特利成员合力照顾他。尽管他的病情不轻,但当有各地分部的成员到布鲁克林接受训练,我们都会邀请他们一些人到房间来欢聚一下。我记得很多弟兄姊妹曾到来看望我们,包括唐·斯蒂尔和妻子厄尔莲;劳埃德·巴雷和妻子梅尔巴;道格拉斯·格斯特和妻子玛丽;马丁·普辛格和妻子格特鲁德;普赖斯·休斯等等。他们时常跟我们分享他们国家的经历。我特别欣赏一些弟兄在受禁期间的经历和他们不屈不挠的精神。

当内森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时,他给了我一些优良劝告,帮助我度过丧偶的日子。他劝慰我说:“我们的婚姻很幸福,许多人都没有这样的福分。”我们得享美满的婚姻,一个因素是,内森是个体贴入微的丈夫。例如在探访时,我们会跟不同的人碰面,他会告诉我说:“奥德丽,有时我没有介绍他们给你认识,是因为我记不起他们的名字。”我很高兴内森预先向我加以解释。

内森提醒我说:“人虽然死去,却有稳确的希望,将来再也不用忍受任何痛苦了。”他勉励我说:“你要向前瞻望,因为奖赏就在前头。我知道你不会忘记以往的日子,但千万不要缅怀过去。时间是可以消除伤痛的,所以不要自怨自艾,你该为过往快乐的日子和种种福分感到开心才对。随着时间过去,你会发觉留在你记忆中的都是美好的。能回忆快乐的事是上帝给我们的恩赐。”内森继续说:“要忙于有意义的工作,献出自己为人服务。这样,你就会觉得人生是快乐的。”1977年6月8日,内森与世长辞。

跟格伦·海德结婚

内森曾说我可以不时回味我们幸福快乐的日子,也可以考虑去过新的生活。因此, 在我转到纽约华基尔的守望台农场工作后,就在1978年,我决定过新的生活,跟格伦·海德结婚。格伦长得很英俊,为人温文尔雅,性情沉静。他未成为耶和华见证人之前,曾在美国海军部服役,美国当时正跟日本交战。

格伦在鱼雷快艇的轮机舱工作。机器的声音损害了他部分的听觉。战后,格伦成为消防员。由于受战时的经历所影响,他多年来常常发噩梦。后来他的秘书向他作见证,他得以认识圣经真理。

1968年,格伦受邀到伯特利服务,奉派在布鲁克林担任消防工作。1975年,守望台农场添置了消防车,他被调往那里工作。后来,格伦不幸患上早老性痴呆病。在我们结婚十年之后,格伦病逝了。

我怎样应付丧夫之痛呢?内森去世前写给我的劝告确是金玉良言,他的话再次给我很大的安慰。他告诉我该怎样面对寡居的日子,我经常把他的话读了又读。直到现在,我仍然喜欢用内森的话去鼓励那些痛失配偶的人。他们也从内森的话得到安慰。内森劝勉我要瞻望未来,他的话使我受用不尽。

弟兄姊妹的宝贵情谊

在伯特利的大家庭里,我结识了许多好朋友。他们使我一生活得既快乐又满足。尤其是埃丝特·洛佩斯,她更是我的挚友。1944年,她成为守望台基列圣经学校第三届毕业生。1950年2月她回到布鲁克林,奉派把圣经书刊翻译成西班牙语。很多时候,当内森在外面探访时,埃丝特就是我最亲密的友伴。她现在也住在守望台农场,身体越来越不好,毕竟她已90多岁了。尽管如此,她仍然受到伯特利很好的照料。

我的家人现在就只有拉塞尔和克拉拉还健在。拉塞尔已超过90岁,仍然在布鲁克林忠心耿耿地服务。他是第一批获准在婚后留在伯特利服务的成员之一。1952年,他跟伯特利同工琴恩·拉尔逊结婚。琴恩的兄弟马克斯在1939年加入伯特利,1942年接替内森成为出版部监督。马克斯继续忙于照料伯特利各种职责,此外,他还要照顾患病的妻子海伦。海伦患了多发性硬化病。

回顾以往,我已经为耶和华全时服务了超过63年,我一生的确是快乐满足的。伯特利已成了我的家,我仍然满怀喜乐地在这里服务。我很感激双亲的培育,从小就训练我们勤恳工作,帮助我们培养为耶和华服务的热望。我的一生确实快乐满足,因为我能够享有弟兄姊妹的宝贵情谊,而且有希望与他们在乐园里一起事奉伟大的创造主,也就是独一的真神耶和华,直到永远。

[第24页的图片]

双亲的结婚照,摄于1912年6月

[第24页的图片]

由左至右:拉塞尔、伟恩、克拉拉、娅迪丝、我和柯蒂斯,摄于1927年

[第25页的图片]

我站在弗朗西丝和芭芭拉之间,摄于1944年当先驱的时候

[第25页的图片]

由左至右:我、埃丝特·洛佩斯和我的嫂嫂琴恩,摄于1951年的伯特利

[第26页的图片]

我、内森和他的父母

[第26页的图片]

我和内森,摄于1955年

[第27页的图片]

我和内森,摄于夏威夷

[第29页的图片]

我和第二个丈夫格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