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从阴暗地下室到美丽的阿尔卑斯山

从阴暗地下室到美丽的阿尔卑斯山

 人物生平

从阴暗地下室到美丽的阿尔卑斯山

洛塔尔·瓦尔特口述

在东德阴暗的囚室里熬过三个年头后,我终于获释了。我多么渴望尝到自由的滋味,并跟家人团聚,共享天伦啊!

最出乎意料的,倒是看到六岁的儿子约翰内斯脸上疑惑的表情。不过,在他小小的生命中,确实有一半时间没见过自己的爸爸。对他来说,我就是一个陌生人。

跟儿子不同的是,我从小就在父母的关爱中成长。1928年,我出生在德国的开姆尼茨。我们一家相处融洽,其乐融融。家父从来不掩饰他对宗教的不满。他忆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交战双方的“基督徒”在12月25日彼此祝贺“圣诞快乐”,第二天又打个你死我活。他认为宗教彻头彻尾就是伪善。

希望破灭,信仰建立

幸好我没有经历对宗教的失望。十七岁那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我不用被征召入伍。不过困扰我的问题可真不少,例如:“人为什么互相残杀?谁值得信赖?哪里才能找到真正的和平安全?”后来,我们居住的东德被纳入苏联的政权下。共产理念宣扬公正平等、团结和睦,大受历尽战火蹂躏的人民欢迎。可是, 民众的这个希望很快又幻灭了,只是这次叫他们失望的不是宗教,而是政治。

我的一个舅母是耶和华见证人。正当我心中疑团未释,她向我谈及她的信仰,给了我一本圣经读物,推使我认真把马太福音24章从头到尾看完。这本书的解释合情合理,令人信服,我很快被吸引住了。书中阐明我们的时代是“这个制度的末期”,并指出人间种种难题的根源是什么。(马太福音24:3;启示录12:9

不久,我收到更多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的书刊。作过虔心研究之后,我意识到自己找到了真理,就是我寻求已久的真理!耶稣基督已在1914年登基作王,很快要毁灭一切不敬虔的人和事,并为顺服的人带来幸福。读到这些真理,我简直心花怒放。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是清楚明白赎价的意义,推使我向上帝祷告,恳求宽恕。雅各书4:8的仁爱呼吁令我深受感动:“你们要亲近上帝,上帝就会亲近你们。”

我满腔热诚,跟父母和姐姐谈起刚学到的真理,他们起初都不愿意接受。可是,我的热情并没有消减,我渴望参加一小群见证人在开姆尼茨举行的基督徒聚会。出乎意料,父母和姐姐居然跟我一起参加了第一次聚会!那时是1945年和1946年之间的冬天。后来,一个圣经研究小组在我们居住的哈尔陶建立起来。从那时开始,我的家人就经常参加聚会了。

“我还年轻”

学到宝贵的圣经真理,并经常跟上帝的子民交往,推使我献身给上帝。1946年5月25日,我受了浸。爸妈和姐姐在属灵方面不断进步,并成为见证人,叫我满心欢喜。现在,姐姐仍然是开姆尼茨会众里一个热心的传道员。爸妈一生忠心事奉上帝,直至他们先后在1965年和1986年去世为止。

受浸六个月后,我有幸成为特别先驱,从此开展了人生新的一页。我决心“不论时势顺利不顺利”,也要紧守岗位,为上帝服务。(提摩太后书4:2)不久,新的服务机会来了:德国东部一个偏远地区需要全时传道员。我和另外一个弟兄都提交了申请信,但我还是觉得自己年轻,缺乏经验,难担重任。当时我才十八岁,跟 耶利米很有同感:“耶和华啊,我还年轻,不会说话。”(耶利米书1:6)尽管我疑虑重重,负责的弟兄非常仁慈,还是给了我这个机会。这样,我们就去了勃兰登堡州的一个小镇,叫作贝尔齐希。

在那个地区传道殊不容易,但我倒受到宝贵的训练。后来,镇内好几个有名望的女商人接受了王国信息,成为耶和华见证人。这个小小的农村有着根深蒂固的传统,哪里容得下见证人那些基于圣经的做法和立场!结果,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的教士猛烈反对我们,大肆阻挠我们的传道工作。然而,借着信赖耶和华,向他寻求帮助和指引,我们得以帮助不少人接受真理的信息。

山雨欲来

1948年既为我带来不少福分,也带来意想不到的困难。首先,我获派到鲁多尔施塔特的图林吉亚作先驱。在那里,我结识了许多忠心的弟兄姊妹,跟他们并肩工作是赏心乐事。同年7月,上帝赐我莫大的福分,就是跟埃丽卡·乌曼结为夫妇。埃丽卡是个信心坚定、非常热心的年轻基督徒。从开始参加开姆尼茨会众的聚会时,我就认识她了。婚后,我们在我的老家哈尔陶一起作先驱。后来,埃丽卡才由于健康和其他原因,无法继续全时服务。

对上帝的子民来说,艰难的时期到了。开姆尼茨的劳工部取消了我的口粮配给卡,想逼我放弃传道,去找全时的世俗工作。负责的弟兄尝试用我的例子去争取法律认可,可惜失败了。1950年6月23日,法庭裁定我必须缴纳罚款,否则入狱30天。我们提出上诉,却遭高等法院驳回,结果我被关进了监狱。

这只是迫害风暴来临的前奏。不到一个月,即1950年9月,东德政府制造舆论肆意中伤我们,最后更完全禁止了我们的活动。我们被说成是危险人物,是西方间谍,以从事宗教活动为名,进行“间谍任务”为实。就在禁令颁布的那一天,我的儿子约翰内斯在家里出生了,而我却身在监狱。国家安全局的人不理会助产士的反对,强行闯入我家,要搜查证据以支持他们的指控。当然,他们一无所获。不过,当局安排告密的人混进会众,结果在1953年10月,所有负责的弟兄,包括我在内,都被逮捕了。

囚于阴暗的地下室

弟兄们通通被判有罪,监禁年期三到六年不等。我们被押往茨维考的奥斯特藤堡一个污秽不堪的地下室去,在那里跟其他弟兄关在一起。虽然囚室的环境糟糕透顶,但能跟成熟的弟兄在一起却是一大乐事。没有自由不等于没有灵粮。任凭政府千方百计禁绝我们的书刊,《守望台》却始终 能进入监狱,落到我们手里。这怎么可能呢?

被指派到煤矿劳动的弟兄看准机会,就跟外面没有被捕的见证人会合,拿到杂志后就偷偷带进监狱去。凭着机智和巧妙的方法,这些宝贵的灵粮就辗转落到我们手上了。我们是多么渴求这些灵粮啊!体验到耶和华以这种方式照顾和指引我们,叫我大感雀跃、深受鼓励!

1954年年底,我们被转送到托尔高那个臭名远播的监狱。那里的见证人看见我们,都很高兴。在此之前,他们都是凭记忆,不断复习以往读过的《守望台》文章,借此保持灵性健壮。他们多么渴望吸收新的属灵养分!我们既然在茨维考时学到不少真理的知识,现在该是跟他们分享的时候了。虽然我们每天有机会在外面一起步行,但我们是不许跟人说话的。那怎么办呢?我们按着弟兄建议的好办法去做,并凭着耶和华大能的手的保护,每次都能成功,总能互相鼓励。由此看来,我们实在应该趁着有自由,买尽时机去认真学习和沉思圣经的真理。

作出重要抉择

借着上帝的帮助,我们继续坚定不移。1956年年底,不少弟兄获得特赦,叫我们喜出望外。当监狱的大门打开时,我们的欣喜简直难以言喻!那时,我的儿子已经六岁。与妻儿团聚,共享天伦之乐,令我多么兴奋!起初,约翰内斯待我像个陌生人,但父子俩很快就建立起亲密的关系了。

当时,东德的耶和华见证人处境仍然十分艰难。由于人们越来越仇视我们,不理解我们的传道工作和中立的立场,致使我们每天都活在忧惧之中,叫我们寝食难安,心力交瘁。我和埃丽卡为这件事恳切祷告,认真考虑过自己的处境后,觉得有必要搬到别的环境生活,以免弄得身心俱疲。我们希望在自由的环境下继续事奉耶和华,追求属灵的目标。

1957年春天,我们有机会移居西德,于是举家搬到斯图加特去。在那里,传道工作不受禁止,我们也可以跟弟兄公开聚集和来往。弟兄所表现的亲切关怀,实在令我们感动。在海德芬根会众的七年间,我们的儿子开始上学,在灵性上也有很好的进步。1962年9月,我有幸参加在威斯巴登举行的王国职务训练班,得知在德国和瑞士部分地区,很需要操德语的传道员帮忙。弟兄鼓励我一家搬到那些地区服务。

家住阿尔卑斯山

就这样,我们在1963年搬到瑞士定居,被派在布伦嫩一个人数不多的会众服务。布伦嫩就在卢塞恩湖畔,地处阿尔卑斯山脉中部。那里风景秀丽,我们简直像置身乐园。我们要适应瑞士用的德语方言、当地的生活习惯,以及人们的心态和想法。不过,能在这么和平友爱的环境中传道和工作,实在是乐事。我们在布伦嫩住了14年,儿子也在那里长大成人。

1977年,我差不多五十岁的时候,被 邀请到图恩的伯特利服务。我又惊又喜,深知这是莫大的荣幸,就欣然接受了。我和爱妻在伯特利服务的九年期间,是我们基督徒生活和个人灵性成长的重要里程碑。跟当地的弟兄姊妹在图恩和附近地区传道确是赏心乐事。在这里,耶和华“奇妙的作为”随处可见,白雪皑皑、雄伟壮丽的伯尔尼山脉,景致美不胜收。(诗篇9:1

再次搬家

1986年年初,我们被派往瑞士东部的布克斯会众,在一个广大的地区作特别先驱。看来,我们要再次适应不同的生活方式。可是,无论耶和华愿意让我们在哪里服务,我们都乐意接受。我们接受了新的岗位,得蒙上帝大大赐福。有时,我作代理分区监督,探访强化会众。十八年过去了,我们在这个地区传道,积累了不少喜乐的经验。布克斯的会众不断增长,一个漂亮的王国聚会所在五年前落成和举行呈献礼,我们都很高兴能在这里聚集。

耶和华对我们恩重如山、无微不至。我们大半生都用于全时服务,却从来一无所缺。我们看到儿子、儿媳、孙子孙女以及他们的家人都忠心行走耶和华的道,感到心满意足。

回首往事,在事奉耶和华的一生中,“时势顺利不顺利”我们都经历过了。无论身处阴暗的地下室,还是壮丽的阿尔卑斯山,我都决心坚守信仰。我们实在无悔无憾。

[第28页的附栏]

无惧“双重迫害”

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即东德,耶和华见证人曾受到残酷迫害。据统计,超过五千个见证人因为向人传道和严守中立,被关进劳改营和拘留中心。(以赛亚书2:4

他们当中有些人遭到“双重迫害”。其中325人先是被监禁在纳粹集中营和监狱,然后在20世纪50年代又被东德的国家安全局追捕并投入监狱。事实上,有些监狱前身是纳粹集中营,后来成了东德国家安全局的监狱。

从1950年到1961年,就是猛烈迫害的头十年,60名见证人因受虐待、营养不良、疾病和年老而在狱中丧生,其中有男的,也有女的。有12名见证人本来被判终身监禁,后来减为15年徒刑。

今天,前国家安全局总部在柏林的旧址长期设有展览,综述了东德的耶和华见证人40年间遭迫害的经历。展出的照片和个人事迹默默作证:耶和华见证人无惧迫害,忠贞不渝。

[第24,25页 的地图]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东德

鲁多尔施塔特

贝尔齐希

托尔高

开姆尼茨

茨维考

[第25页的图片]

茨维考的奥斯特藤堡

[鸣谢]

Fotosammlung des Stadtarchiv Zwickau, Deutschland

[第26页的图片]

我和妻子埃丽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