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有耶和华作为上帝,这样的人才算有福

有耶和华作为上帝,这样的人才算有福

 人物生平

有耶和华作为上帝,这样的人才算有福

汤姆·迪杜尔自述

公共礼堂已经租下来了,预计会有大约300人出席在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波丘派恩普来恩镇举行的大会。可是,星期三开始下雪,到了星期五暴风雪漫天飞舞,能见度几乎是零,温度也下降到摄氏零下40度。那天的大会有28人出席,包括孩子在内。这是我担任分区监督以来的第一个大会,当时我才25岁,挺战战兢兢的。我讲述大会的经过之前,让我先说说如何享有这个殊荣成为分区监督吧。

我在八个兄弟中排行第七。大哥叫比尔,二哥梅特罗,之后是约翰、弗雷德、迈克和亚历克斯,我在1925年出生,弟弟沃利年纪最小。我们住的地方,离马尼托巴省乌克兰镇不远。我父母迈克尔和安娜·迪杜尔在那里有一个小农场。爸爸在铁路局工作,他是一名铁路检修员,住在沿铁路的工棚里。那种地方不宜养儿育女,所以我们留在农场生活。爸爸大部分时间不在家,妈妈就要担起养育我们的责任。她会定期离开农场去看望爸爸,一走就是一个星期或者更长的时间,不过,她知道当时我们已经学会了做简单的饭菜和料理家务。我们是希腊天主教会的信徒,所以妈妈早期给我们 进行的家庭教育,也包括背诵祷告和参与宗教活动。

认识真理

从少年时代起,我就渴望了解圣经。我们有一位邻居是耶和华见证人。他经常探访我们家,并读出圣经中的部分经文,讲述有关上帝的王国、哈米吉多顿和新世界的美好前景。虽然妈妈对他所说的话一点也不感兴趣,信息却深深吸引了迈克和亚历克斯。事实上,他们所学到的知识感动他们以宗教为理由拒绝军事服务,当时,第二次世界大战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结果迈克被判处短期监禁,而亚历克斯则被遣送到安大略的苦工营。后来弗雷德和沃利也接受了真理,可是我最大的三个哥哥没有接受。有好几年的时间,母亲一直反对真理,后来却采取立场事奉耶和华,令我们所有人惊讶不已。母亲在83岁高龄受了浸,逝世时96岁。爸爸在去世之前也拥护真理。

我17岁那年到温尼伯找工作,并联络能帮助我学习圣经的人。当时,耶和华见证人的工作受到禁止,聚会却能照常举行。我参加的第一次聚会是在私人家里举行的。由于我从小受到希腊天主教信仰的教育,起初我对听见的道理感到奇怪。但渐渐地,我开始明白教士平信徒的观念并非源自圣经,也明白上帝不赞成教士为战争祈求胜利的理由。(以赛亚书2:4;马太福音23:8-10;罗马书12:17,18)看来生活在地上乐园里,比到一个遥远的地方享永生实际而又合理得多。

我确信这是真理之后,就毅然献身给耶和华,并于1942年在温伯尼受了浸。到1943年,加拿大政府撤销了对耶和华见证人的禁令,这给传道工作注入了新动力。圣经真理在我心中产生了更深远的影响。我有幸成为在会众服务的仆人,有机会在公众聚会作演讲,又被派往还没有分配给任何会众的地区工作。这其间,参加在美国各地举行的大会使我在属灵方面进步神速。

扩大服务

1950年,我加入先驱的行列。同年12月,我应邀成为分区监督。我有幸在多伦多附近接受查利·赫普沃斯弟兄的正规训练,他不仅是一位非常忠贞的弟兄,而且在照料分区工作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更令我兴奋的是,在受训的最后一周,我和哥哥亚历克斯一同工作。他早已在温伯尼开始了探访分区的工作。

正如文章起头所描述的那样,我负责的第一次分区大会,我直到现在仍然记忆犹新,终生难忘。我当时自然很担心大会的效果。我们的区域监督杰克·内森弟兄不断使大家保持忙碌,工作愉快。我们向与会者概述大会的节目,并轮流讲述经历,示范挨家逐户的介绍词、做续访的话题、主持圣经研究的方法,又唱王国歌曲。还有丰富的美食供我们享用,几乎每两个小时就喝咖啡、吃糕点。有的睡在长椅上,有的睡在讲台上,而另外的人则睡在地板上。到了星期日, 暴风雪小了一点,有96人出席当天的公众演讲。这次举行大会的经验使我学会了怎样应付困难。

我的下一个委派是到北艾伯塔、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育空地区去。育空地区是能见子夜太阳的极昼地带。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道森克里克,到育空的怀特霍斯(距离1477公里),要行走崎岖不平的阿拉斯加公路,而沿途作见证就更需要忍耐和谨慎。雪崩、滑坡、超低的能见度都是个很大的考验。

看见真理传扬到这个遥远的北方地区,我实在诧异。有一次,我和沃尔特·莱科维奇沿着阿拉斯加公路来到育空地区的边界附近,在离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洛尔村不远处,看见一所简陋的小屋。我们知道小屋里有人居住,因为我们留意到小窗户透出一线灯光。当时大概是晚上九时。我们敲了一下门,一个男人的声音叫我们进屋,于是我们推门进去。简直不可思议,太令人吃惊了!我们看见一个老人平躺在一张小床铺上,正在阅读《守望台》杂志。事实上,他手上的杂志比我们带去的更新。他告诉我们,他是通过航空邮件订阅杂志的。那时,我们离开会众已经超过八天了,还没有得到最新的杂志。这个男子自我介绍叫弗雷德·伯格,他订阅杂志已经好几年了,有耶和华见证人上门探访他还是破题儿第一遭。弗雷德·伯格留我们在他家过夜,我们把握机会向他传讲真理,并安排了其他耶和华见证人定期到那个地区探访他。

我有几年的时间在三个小的分区服务。这些地区从东面的艾伯塔省大草原城到西面的阿拉斯加科迪亚克,距离超过3500公里。

我意识到甚至在偏远的地区,像在其他地方一样,耶和华的分外恩典都能叫人受益。上帝的圣灵能感动那些秉性适宜得永生的 人的头脑和内心,其中就有这样一个秉性谦和的人,名叫亨利·莱皮纳,他住在育空的道森市,现称道森。亨利所住的地区很偏僻。过去六十多年来,他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金矿区。可是,耶和华的灵推动这位从未参加过聚会的84岁老人,到1600公里外的安克雷奇去参加分区大会。大会的节目深深打动了他,基督徒的交谊也令他兴奋不已。回到道森市之后,他继续紧守真理,直到去世。认识亨利的人大都感到惊讶,是什么推动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长途跋涉去参加大会呢?这个好奇心促使几个老人接受了真理。这样一来,亨利就间接为真理做了美好的见证。

领受分外恩典

1955年,我应邀参加第26届守望台基列圣经学校。这个课程强化了我的信心,使我更加亲近耶和华。毕业之后,我奉派到加拿大继续做探访分区的工作。

我在安大略省服务了大约一年,之后,再次奉派到美丽的北方去。我还能清晰地想象出阿拉斯加的湖光山色:公路绕着波光鳞鳞的湖水、层峦叠嶂的群山而上,山顶覆盖着皑皑白雪。在夏季,山谷和草地像铺了一张万紫千红的野花地毯,令人叹为观止。空气新鲜,水流清澈。熊、狼、驼鹿、驯鹿和其他的野生动物自由自在地漫步大自然,无人惊吓。

然而,在阿拉斯加服务一点不容易,要应付的不仅有善变的天气,还有辽阔的地区。我负责照料的分区,从东到西有3200公里大小,当时做分区监督没有汽车配备。幸好,当地的弟兄们自愿开车载我从一群会众到另一群会众去。尽管如此,有时我还是不得不搭乘过路的货运卡车或游览车。

在阿拉斯加公路上发生了这么一段小插曲。这段路是从阿拉斯加的托克交汇处到公路1202英里路段,即斯科蒂克里克地区的。这段公路的两端都设有海关,相距大约160公里。我通过托克交汇处的美国海关后,乘车走了大概50公里的路程。之后,就再没有车辆经过了。我徒步走了大约十个小时,超过40公里的路途。事后我才知道,原来我通过海关之后不久,在离海关不远处发生雪崩,结果沿着这段公路的所有交通都被迫中断了。到了午夜,温度下降到摄氏零下23度。当时,我离最近的栖身之处还要走80公里的路程,我实在累得急需找个容身之所。

我一瘸一拐地往前走,看见路旁不远处有一辆被弃置的车辆,部分车身已遭大雪覆盖起来。我想,如果我能进去躺在座椅睡一觉,就能度过那个寒夜。我清除了车身上的 一些积雪,总算可以把车门打开,可是一看的,这辆车子原来只剩下一个外壳。幸亏,沿着公路走下去,我在不远的地方找到一间空着的小屋。好不容易进了屋子,点着了火,我终于可以休息了几个小时。第二天早上,我还搭了便车到一个投宿的地方,弄了点食物,并且包扎了受伤的手指。

上帝促成增长

我第一次探访费尔班克斯就受到极大的鼓励。我们的传道工作十分成功,那个星期天大约有五十人出席公众演讲。我们在韦尔诺和洛兰·戴维斯居住的海外传道员之家聚会。听众从厨房、卧室和走廊里伸出头来聆听演讲。这事使我们看出,费尔班克斯需要一个王国聚会所,使当地的传道工作能稳定地进行。在耶和华的帮助下,我们购买了一座相当大的建筑物,这以前是个舞厅,并将其改装成为一个更合我们使用的会堂,有供水管道、浴室和供暖系统。仅一年时间,一所设备齐全的王国聚会所就在费尔班克斯落成了。增建了厨房之后,1958年的区域大会就在这个聚会所举行,有330人出席。

1960年夏季,我乘车长途跋涉来到纽约市耶和华见证人的世界总部,参加一个为所有美国和加拿大的分区及区域监督主办的课程。当我在那儿的时候,内森·诺尔弟兄和其他负责的弟兄们跟我见面,商量关于在阿拉斯加成立分部办事处的可行性。几个月之后,我们听说从1961年9月1日起,阿拉斯加就会有自己的分部办事处。安德鲁·瓦格纳弟兄奉派照料分部的事务。他和他的妻子薇拉在布鲁克林已经服务了20年,对于探访分区的工作也有丰富的经验。在阿拉斯加设立分部办事处受到大家热烈支持,因为这减少了分区监督探访会众的工作量。这样一来,分区监督就可以把更多注意力放到会众和偏远地区的需要方面。

1962年夏季是北方的一段喜乐时期。阿拉斯加分部办事处举行呈献仪式,阿拉斯加朱诺也举行了一个区域大会。新的王国聚会所相继在朱诺、怀特霍斯和育空落成,另外还有几个小组在偏远的地区成立。

回到加拿大

多年来,我一直和加拿大的玛格丽塔·彼得拉什通信,当时人们总是叫她做雷塔。雷塔在1947年开始先驱工作,1955年毕业于基列学校,并一直在加拿大东部做先驱。我向雷塔求婚,她接受了我的请求。1963年2月我们在怀特霍斯结婚。那一年的秋天,我奉派到加拿大的西部探访分区。接下来的25年,我们一直在那里服务。

由于健康缘故,1988年我们奉派到马尼托巴省的温尼伯做特别先驱。我们的工作也包括照料一个大会堂,照料了差不多五年。我们仍尽量参与使人成为基督门徒的喜乐工作。探访分区的时候,我们建立了许多圣经研究,并交给弟兄主持。现在,由于耶和华的分外恩典,我们能够看着他们进步,献身受浸,的确叫我们大得喜乐。

我确信为耶和华服务是最佳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充满意义,令人心满意足,而且每天都能加深我们对耶和华的爱,这才是带给人真正快乐的生活。无论我们接获什么委派,无论我们去到怎样的地区,我们都和诗篇执笔者有同感:“有耶和华作为上帝,这样的人才算有福!”(诗篇144:15

[第24,25页 的图片]

探访分区

[第25页的图片]

在道森市探访亨利·莱皮纳,我在左边

[第26页的图片]

安克雷奇的第一个王国聚会所

[第26页的图片]

1998年,我和雷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