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亚历山大六世——罗马人不能忘记的教宗

亚历山大六世——罗马人不能忘记的教宗

 亚历山大六世——罗马人不能忘记的教宗

“在天主教徒看来,教宗亚历山大六世劣迹昭彰,难以形容。”(《中世纪末的教宗史话》,德语)“他的私生活简直一塌糊涂、乏善可陈。……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个教宗使教会蒙羞。当时的人虽然惯见横行霸道的事,但看见博尔吉亚家族的所作所为,仍不禁为之瞠目结舌。甚至四百多年之后,这个家族所掀起的风波,仍久久未能平复。”(《教会与文艺复兴(1449-1517)》,法语)

深受重视的罗马天主教会史籍,为什么竟狠狠地批判这个教宗和他的家族呢?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事要受到这般严厉的责难呢?在2002年10月至2003年2月期间,罗马举行了一个展览会,主题是“博尔吉亚家族的权术”。这个展览会让人有机会反思教宗的权力有多大,尤其是教宗亚历山大六世(罗德里戈·博尔吉亚,1492-1503)怎样使用权术。

乘势崛起

罗德里戈·博尔吉亚生于1431年,是阿拉贡王国(今西班牙境内)哈蒂瓦一个显赫家族的成员。他叔父阿方索·德博尔吉亚是巴伦西亚的主教。罗德里戈自小在叔父督导下求学;凭着叔父的帮助,在少年阶段已获授神职,领受圣俸。在18岁那一年,他在叔父的荫庇下前往意大利学习法律。他叔父阿方索当时已晋升为枢机主教。后来阿方索成了教宗加里斯都三世,并委任罗德里戈和另一个侄儿做枢机主教,另一个侄儿佩雷·路易·博尔吉亚则做了多个城市的总督。不久,罗德里戈被委任为教会的副会长,在任期间曾服务过几任教宗,得以大大敛财。他家财丰厚,  又大权在握,所以生活极尽奢华。

罗德里戈机灵聪敏、能言善辩,乐于赞助艺术事业,  又懂得耍手段去达到目的。他生活放荡, 情妇不计其数;有四名私生子女 出于跟他姘居的情妇,还有更多私生子女出于跟他有染的其他女人。他“风流成性”、“放荡不羁”,为此受到教宗庇护二世训斥。虽然这样,罗德里戈却一仍旧贯,毫不悔改。

教宗英诺森八世在1492年去世,教会所有枢机主教就聚集起来推举继任人。罗德里戈·博尔吉亚向来说话不饶人,而且出手阔绰,在推选教宗的秘密会议中威迫利诱、游说贿买,教宗之位自然是他囊中之物。结果他得到了足够选票当选,封号亚历山大六世。罗德里戈怎样使各枢机主教投他一票呢?通过赐予教会职位、官邸、堡垒、城镇、修道院、主教辖区连同厚俸。难怪一名教会历史家称他的任期为“罗马教会的丑闻时期”。

跟世俗君主不遑多让

教宗亚历山大六世成了教会的领袖,就运用自己的宗教权力,在西班牙和葡萄牙之间作出仲裁,为两国在美洲新大陆划分地区。在世俗权力方面,他取得了意大利中部的教宗辖区。在文艺复兴时期,他俨如君主统治这个教宗辖区。跟历任的教宗一样,教宗亚历山大六世的统治以徇私舞弊、偏护亲属著称,而且他所涉及的谋杀事件,不限一宗。

在这个动乱时期,各国为了争夺意大利的土地互相交战。教宗亚历山大六世非但没有袖手旁观,还耍政治手腕,跟多国结盟断盟以扩张势力,使子女平步青云,而最重要的,是要把博尔吉亚家族提升到显赫地位。他的儿子胡安,成了西班牙的甘迪亚公爵,又娶了卡斯蒂利亚国王的堂妹。另一个儿子约弗雷则娶了那不勒斯国王的孙女。

教宗亚历山大六世为了巩固自己与法兰西的关系,不惜取消13岁女儿卢克雷齐娅与阿拉贡贵族的婚约,使她改嫁米兰公爵的亲属。当这个婚约不再有政治价值时,教宗亚历山大六世又借故毁约,并使卢克雷齐娅下嫁劲敌阿拉贡的阿方索。卢克雷齐娅的兄长塞萨尔·博尔吉亚为人冷酷无情、野心勃勃,当时刚巧跟法王路易十二结了盟。卢克雷齐娅下嫁阿拉贡的阿方索,顿时令他们的关系变得尴尬。有什么解决办法呢?一个资料来源说:卢克雷齐娅的倒霉夫婿阿方索“在圣彼得大教堂的台阶遭四人行刺受伤,未及复原就被塞萨尔的手下勒毙了”。教宗亚历山大六世为了拉拢新的政治盟友,第三度为卢克雷齐娅安排婚姻,把她嫁给势力强大的弗雷拉公爵之子,当时卢克雷齐娅已是21岁了。

塞萨尔的一生被描述为“充满血腥的荒唐记录”。塞萨尔为人诡计多端、野心勃勃,腐化堕落的程度实在世间少见。他虽然在17岁 已获父亲任命做枢机主教,却是做战士比做神职人员更胜任。他辞去枢机主教职位,娶了法王的女儿,因而得了瓦伦蒂诺斯公爵的领地。后来他凭着法军的支持,一面征讨围攻,一面阴谋暗杀,控制了意大利北部的地区。

为了得到法军的支持,好实现塞萨尔的目标,教宗亚历山大六世不惜屈就,容许法王路易十二离婚,另娶布列塔尼的安娜而把她的领土并入法兰西版图。一本参考著作说:“教宗亚历山大六世牺牲了教会的威信和原则,使自己的家族得着种种世俗的利益。”

教廷荒淫无度

博尔吉亚家族的荒淫无度使自己四面树敌,惹来批评。基本来说,教宗亚历山大六世对批评他的人置之不理,但其中一人他不得不理会,这人就是吉罗拉莫·萨伏那洛拉。萨伏那洛拉是多明我会修士、佛罗伦萨的政治领袖。他为人性格刚烈,勇于发言。他谴责教廷的恶行,对教宗的私生活和政治权术大事抨击,要求罢免教宗和进行宗教改革。萨伏那洛拉大声疾呼:“你们这些教会领袖……晚上亲近情妇,早上主持圣餐。”他后来说:“[这些领袖]露出娼妓的面孔,败坏教会的名声。我告诉你,他们不是真正跟从基督。”

为了使萨伏那洛拉闭口不言,教宗亚历山大六世企图赠以枢机主教之职,只是萨伏那洛拉不肯就范。萨伏那洛拉处处针对教宗,所言所行最终为他招来杀身之祸。他被逐出教会,遭人逮捕,苦刑迫供,然后被判处绞刑和火刑。

重大问题

以上的历史事件引起了一些重大问题。一个教宗怎么可能有这般腐败的思想和行为呢?历史家对他们有什么评价?历史家确有不同看法。

不少历史家认为,必须从教宗亚历山大六世的时代背景去看事情:他的政治和宗教活动旨在维护和平,一方面使各国势均力敌,另一方面跟支持教宗制度的盟国保持友好关系,把教会势力范围内的各国联合起来对抗土耳其。

他的行为又如何?一位学者说:“任何一个时期,教会都有假信徒和坏教士,实在不足为奇,基督自己也曾预告这事。基督把教会比作田地,田里有麦子,也有毒麦;又比作鱼网,网中有好鱼,也有坏鱼。就是基督自己的使徒当中,也有一个犹达斯(犹大)。” *

该学者继续说:“一枚宝石的镶嵌就是坏了,也无损宝石的价值;同样,教士犯了 罪也不会贬损他所教的道理。……金子始终是金子,不管分发金子的手是干净的还是不洁的,也无关系。”一个天主教历史家也辩称,对于教宗亚历山大六世,虔诚天主教徒应该参照耶稣门徒对待抄经士和法利赛派的做法。耶稣曾经吩咐门徒:凡他们吩咐的,都要实行,却不要仿效他们的行为。(马太福音23:2,3)老实说,上述的论据真的叫你心悦诚服吗?

他们真正跟从基督吗?

耶稣提出一个简单的原则,可以辨识真正跟从基督的人:“你们凭着他们的果实,就可以认出他们来。人不会在荆棘上收葡萄,也不会在蒺藜上收无花果,对吗?照样,凡好树都结好果实,坏树都结坏果实;好树不能结坏果实,坏树也不能结好果实。因此,你们凭着他们的果实,就可以认出他们来。”(马太福音7:16-18,20

过去几百年间,一般宗教领袖有没有符合圣经的标准呢?今天的宗教领袖有没有效法门徒的榜样,确切地跟从耶稣所定的模式呢?我们且考虑政治和生活这两方面。

耶稣没有做世上任何国家的王。他生活简朴,连“枕头的地方”也没有。耶稣的王国“不属于世界”,他避免卷入当日的政治事务中。正如耶稣“不属于世界”,门徒也该效法他“不属于世界”。(马太福音8:20;约翰福音6:15;17:16;18:36

可是,几百年来,宗教团体不是常常跟政治领袖携手合作,争权夺利,使平民百姓受尽痛苦磨难吗?许多教士不是生活奢华,他们理应救助的平民大众却极其贫困吗?

耶稣的同母异父弟雅各说:“你们这些通奸的人,难道不知道跟世俗友好,就是跟上帝敌对吗?所以,谁想跟世俗做朋友,谁就沦为上帝的仇敌。”(雅各书4:4)跟世俗友好怎么就是“上帝的仇敌”呢?因为约翰一书5:19说:“全世界都受那恶者控制。”

论到教宗亚历山大六世,他日子的一位历史家评论说:“他生活放荡、不知廉耻,为人不忠不信、背弃信仰。他贪求无厌、野心勃勃、残忍无度,一心要使自己的子女富贵显达。”当然,博尔吉亚并非唯一行事腐败的教宗。

圣经怎样论述这类放荡行为呢?使徒保罗说:“你们不知道不义的人不能承受上帝的王国吗?不要受迷惑了。无论是淫乱的……通奸的……贪心的……都不能承受上帝的王国。”(哥林多前书6:9,10

据称,最近在罗马举办的博尔吉亚家族展览会,目的是:“尝试从历史的角度去了解这些大人物……不平反,不谴责”。这就是说,要让参观的人自下结论。你得出什么结论呢?

[脚注]

^ 20段 关于比喻的正确解释,请看《守望台》1995年2月1日刊5-6页1992年6月15日刊17-22页

[第26页的图片]

教宗亚历山大六世罗德里戈·博尔吉亚

[第27页的图片]

卢克雷齐娅·博尔吉亚是她父亲取得极权的棋子

[第28页的图片]

塞萨尔·博尔吉亚野心勃勃、腐化堕落

[第29页的图片]

吉罗拉莫·萨伏那洛拉不肯闭口不言,结果被判处绞刑和火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