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威武不能屈

威武不能屈

 威武不能屈

1911年,芬妮达·杰斯出生于丹麦,后来随父母移民到德国北部的胡苏姆居住。若干年后,她在马格德堡找到一份工作,并于1930年受浸成为“圣经研究者”,这是耶和华见证人当时的称谓。1933年,希特勒上台掌权。对芬妮达来说,这开始了她在两个极权政府下的23年迫害。

1933年3月,德国政府举行大选。新加默集中营纪念馆位于汉堡附近,馆长德特勒夫·加尔贝博士说:“纳粹党强迫选民支持他们的总理和元首希特勒。”耶和华见证人遵从耶稣的训示,保持政治中立,“不属于世界”,因此没有参与投票。结果怎样?耶和华见证人的活动被禁止。(约翰福音17:16

芬妮达仍暗中进行基督徒的活动,以至协助印刷《守望台》杂志。她说:“我们把一些杂志偷偷带进集中营,送给我们的信徒同工。”1940年,芬妮达被捕,受到盖世太保(秘密警察)的审讯,随后被单独拘禁了几个月。她是怎样熬过来的呢?芬妮达说:“我从祷告寻得安慰。我一早起来就祷告,每天祷告好几次。祷告使我力量大增,我就不太忧虑了。”(腓立比书4:6,7

芬妮达一度获释,但在1944年又被盖世太保拘捕。这一次,她被判处七年徒刑,关在瓦尔德海姆监狱里。她说:“警卫叫我和一些女犯打扫盥洗室。我常常和一个捷克女犯在一起,可以跟她详谈耶和华和我的信仰。借着这些谈话,我得以保持坚强的信心。”

短暂获释

1945年5月,苏联军队解放了瓦尔德海姆监狱,芬妮达重获自由。她回到马格德堡,重投传道活动。但好景不常,耶和华见证人再次受到歧视,这一次是苏联占领区的政府。汉纳-阿伦特极权统治研究所的研究员格拉尔德·哈克写道:“在德国国土上,有少数团体连续受到两大独裁政权的迫害,耶和华见证人是其中之一。”

他们为何又受到歧视呢?还是那个老问题:基督徒的中立立场。1948年,东德 进行公民投票,要求每个公民都得参加。正如哈克所说,“耶和华见证人之所以遭受迫害,根本原因是他们没有参与公民投票”。1950年8月,东德禁止耶和华见证人的活动,几百人被捕,芬妮达是其中之一。

芬妮达再次被带上法庭,判处了六年徒刑。她说:“这一次,跟我一起的还有其他信徒同工,这给我很大帮助。”芬妮达于1956年获释,迁往西德居住。现在,年迈90高龄的芬妮达住在胡苏姆,忠心事奉耶和华上帝。

芬妮达在两大独裁统治下,忍受了23年的迫害。她说:“纳粹党想摧毁我的身体,共产党则想击垮我的精神。我从哪里得到力量呢?一是:行动自由时,作良好的圣经研读;二是:拘禁起来时,作恒切的祷告;三是:只要可能的话,就与信徒同工交往;四是:把握每个时机,向人谈论我的信仰。”

匈牙利的法西斯主义

另外,在匈牙利,耶和华见证人也要长期忍受歧视。他们有些人不只受到两个极权政府的迫害,而是三个。亚当·西涅格尔就有这样的遭遇。1922年,亚当出生于匈牙利的保克什,父母是基督新教徒。1937年,圣经研究者探访西涅格尔一家,亚当立刻对他们的信息感到兴趣。他从所学的圣经知识看出,他教会的道理并非来自圣经。于是,亚当脱离了基督新教,跟圣经研究者一起传道。

在匈牙利,法西斯主义的势力越来越大。有好几次,警察留意到亚当挨家逐户传道,于是把他带走问话。耶和华见证人所受的压力越来越大。1939年,他们的活动被取缔。1942年,亚当被捕入狱,受到严刑拷打。他才19岁,是怎么能够忍受折磨和长期监禁呢?他说:“被捕以前,我仔细研读圣经,对耶和华的旨意有了清楚的认识。”亚当从监狱获释之后,立刻受浸成为耶和华见证人。1942年8月一个漆黑的夜晚,亚当在他家附近的一条河受浸。

匈牙利的监狱,塞尔维亚的苦工营

二战期间,匈牙利加入德国阵营,对抗苏联。1942年秋,当局征召亚当入伍。亚当回忆说:“我向政府表明,我从圣经知道,我不能当兵。我解释了我的中立立场。”他被判入狱十一年。可是,他在匈牙利的时间却不长。

1943年,约有160个耶和华见证人被押上驳船,沿多瑙河到塞尔维亚去。亚当也在其中。到了塞尔维亚,这些囚犯被交在希特勒的第三帝国政权手里。他们被关押在博尔的苦工营,被迫挖掘铜矿。大约一年之后,他们被带回匈牙利去。1945年春,亚当从苏联军队手上获释。

战后的匈牙利

可是,自由并不长久。40年代末,匈牙利的政府限制耶和华见证人的活动,就像战前法西斯政府所做的一样。1952年,29岁的亚当已结了婚,并有两个孩子。由于不肯当兵,他又再次被捕和控罪。亚当在法庭上说:“这不是我第一次拒绝入伍。 战争期间,我曾蹲过监狱,还给送到塞尔维亚去,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我的良心不容许我做军人。我是耶和华的见证人,在政治上是中立的。”亚当被判处八年监禁,后来减刑到四年。

亚当所受的歧视要到70年代中才终止,这时距离圣经研究者探访他父母的家已有35年。这些岁月,他曾被六个法庭判处了23年刑期,至少住过十个监狱和苦工营。他先后受过三个政权的迫害:战前的匈牙利政府,塞尔维亚的德国纳粹政府,以及冷战时期的匈牙利政府。

现在,亚当住在家乡保克什,忠心地事奉上帝。他是不是拥有什么非凡的能力,能够在威势武力胁迫下不屈服呢?并非如此。他说:

“圣经研读、祷告、与信徒同工交往,都是至关重要的。但我还要强调另外两点。首先,耶和华是力量之源。与耶和华的密切关系是我的生命线。第二,我紧记罗马书12章的劝告:‘不要自己伸冤。’所以我从不怀恨在心。有好几次,我可以报复那些迫害过我的人,但我从来没有这样做。我们不该用耶和华赐给我们的力量,去以恶报恶。”

一切迫害成为过去

现在,芬妮达和亚当终能自由地敬拜耶和华。那么,关于宗教迫害,他们的经历告诉我们什么呢?那就是:这样的迫害是不会成功的,至少对真基督徒来说是这样。迫害耶和华见证人,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并且做成很大的痛苦,但到头来还是徒劳无功。今天,在两大独裁政权一度当道的欧洲,耶和华见证人如雨后春笋,欣欣向荣。

耶和华见证人对迫害有什么反应呢?正如芬妮达和亚当的事例说明,他们听从了圣经的劝告:“不要被恶所胜,总要以善胜恶。”(罗马书12:21)善真的能够胜恶吗?能够,只要这善出自对上帝的坚强信心。欧洲这些耶和华见证人不怕迫害,是圣灵的胜利,显示了向善的力量。这种力量源自圣灵在谦卑的基督徒身上所产生的信心。(加拉太书5:22,23)当今世界暴力横行,大家不妨深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第5页的图片]

芬妮达·杰斯(现在夫姓蒂勒)被捕的时候和今天

[第7页的图片]

亚当·西涅格尔被监禁的时候和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