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先追求王国,安稳而快乐

先追求王国,安稳而快乐

 人物生平

先追求王国,安稳而快乐

若塔·苏纳尔自述

早餐过后,我们听见电台广播:“政府宣布禁止耶和华见证人传道。”

当时是1950年,我们四个年华方盛的女子都是耶和华见证人,奉派到多米尼加共和国从事海外传道工作。我们抵达当地已经有一年了。

我虽然从小就上教堂,却没有立志到海外传道。父亲自第一次世界大战起已没有上教堂了。1933年,我决定加入圣公会,行坚信礼那天,主教读了一节经文,接着就谈起政治来。母亲深感不安,从此我们就再没有上教堂了。

生活改变

我父亲威廉·卡尔·亚当斯和母亲玛丽有五个孩子,三个男的分别是唐、乔尔和卡尔,妹妹乔伊年纪最小,我则最大。我13岁那一年,有一天下课后,我发现母亲在阅读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的一本小册子,题目是《上帝的王国——世人的希望》。母亲对我说:“这是真理。”

母亲把学到的圣经知识都教导我们。她以身作则,言传身教,使我们明白耶稣的忠告:“要不断先追求王国和他的正义”。(马太福音6:33

可是我并非总爱听母亲教导。有一次,我甚至对她说:“妈,别向我说教了,要不然,我就不再帮你抹碗碟。”但母亲一直坚持教我们圣经。她经常把我们带到克拉拉 ·瑞安的家去研讨圣经。当时我们住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的埃尔姆赫斯特,我们的家离克拉拉的家不远,可以走着去。

克拉拉是钢琴教师。每年带学生参加音乐会时,她都把握时机跟人谈论上帝王国和复活希望。我喜爱音乐,自七岁起就学会了拉小提琴,因此我有机会听克拉拉谈论圣经。

不久,我们开始跟母亲一起往西芝加哥参加聚会。路程相当遥远,要乘坐公共汽车和出租汽车前往。不过,这是我们早年先追求王国的一项训练。1938年,母亲受浸后三年,我跟她出席耶和华见证人在芝加哥举行的区域大会。当时有50个城市可以用电话连线收听大会节目,芝加哥是其中一个。大会节目的内容触动了我的心灵。

1938年,我中学毕业,对音乐仍然兴趣甚浓,父亲把我送进芝加哥音乐学院。其后的两年间,我一面修读音乐,一面在两个管弦乐团里当乐手,立志在音乐界一展所长。

赫伯特·布特勒是我的小提琴教师,从欧洲移居美国。 我送了一本小册子《难民》 *给他。他看了。在第二周下课后,他对我说:“若塔,你拉得不错,要是好好学下去,大有可能在电台的管弦乐团中找到工作,或当上音乐教师。不过——” 他若有所思地用手指轻触我送给他的小册子,继续说:“你看来已经‘心有所属’。何不干脆以此为你的终身事业呢?”

我认真思考他的话, 结果退了学。1940年7月,耶和华见证人在密歇根州的底特律 举行区域大会,我应母亲的邀请出席。我们在大会营地架设帐篷住宿。我带了小提琴,在大会的管弦乐团中表演。在大会营地上,我碰到不少先驱(全时传道员),他们个个笑逐颜开,令我艳羡。我决定受浸,并且申请做先驱。我祈求耶和华帮助我以全时传道工作为一生的事业。

我起初在家乡传道,后来转到芝加哥服务。1943年,我迁往肯塔基。那个夏天,区域大会举行之前不久,我接受邀请到基列学校参加第二届海外传道训练班。课程在1943年9月开始。

区域大会期间,我住在一个耶和华见证人家里,她把女儿的衣服全送了给我,因为她女儿当兵去了,临行前请她把衣服通通送给人。在我看来,这些供应正好实现了耶稣的话:“你们要不断先追求王国和他的正义,这一切别的东西也必赐给你们了。”(马太福音6:33)基列学校五个月的训练课程转眼过去了,我在1944年1月31日毕业,热切盼望开始海外传道的生活。

家人也全时传道

母亲在1942年做先驱,当时我妹妹和三个弟弟还在上学。母亲常常接弟弟妹妹放学,然后带他们去传道,还教他们做家务。为了白天能出去传道,母亲很晚才上床睡觉,因为要熨衣服和照料其他事。

1943年1月,弟弟唐也加入了先驱的行列,当时我正在肯塔基服务。父亲感到很失望,他本想所有儿女都能上大学,像他和母亲一样。唐做了先驱两年后,应邀到纽约布鲁克林的耶和华见证人总部服务。

1943年6月,乔尔也开始做先驱。当时他住在家里,曾经鼓励父亲出席区域大会,但不成功。在地区里,乔尔多次尝试也未能找到一个圣经学生。最后,父亲同意跟他学习圣经,并采用《真理必使你自由》做课本。对于乔尔的提问,父亲轻易地在课本里找到答案,可是父亲坚要乔尔提出圣经中的证据,于是乔尔对真理的体会更深了。

乔尔以神职人员身份申请免除军事服务,希望征兵委员会批准,像批准唐的申请一样。可是,由于乔尔看起来十分年轻,征兵委员会不认可他的神职人员身份,通知他要向征兵局报到。乔尔拒绝服役,征兵局就发出通缉令。结果,美国联邦调查局找着他,把他送进库克郡监狱,囚在那里三天。

父亲用房子做担保把乔尔保释出狱。后来也有其他年轻见证人经历类似的事,父亲都用房子做担保,把他们保释出狱。父亲对乔尔被囚感到愤愤不平,于是带同乔尔到华盛顿去提出上诉。征兵委员会终于认可乔尔的神职人员身份,案件就撤销了。我在海外服务的时候,父亲写信告诉 我这件事,还说:“我认为这次胜诉,功劳应该归于耶和华!”1946年8月底,乔尔也应邀到纽约布鲁克林总部服务。

卡尔每逢放暑假都做辅助先驱,一直延续了几年。1947年他中学一毕业,就加入正规先驱的行列。后来,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差,卡尔不得不助父亲一臂之力,替他照料生意。结果,卡尔耽搁了一段日子才能到别的地区传道。1947年底,卡尔加入美国的伯特利家庭,跟唐和乔尔一起在布鲁克林总部服务。

乔伊中学毕业之后也开始做先驱。1951年,她加入哥哥们的行列,到伯特利服务。她曾经在家务部和订阅部工作。1955年,她嫁了给一个伯特利家庭成员罗杰·摩根。七年之后,两人打算生儿育女,于是离开伯特利。他们养育的两名儿女也事奉耶和华。

儿女都加入全时服务后,母亲就积极鼓励父亲进步。父亲终于献身事奉耶和华,在1952年受了浸。其后的15年间,父亲虽然身体不好,却想尽种种方法传讲王国的真理,直到他去世为止。

父亲患病期间,母亲不得不暂时放下先驱工作,后来她再次投身全时服务,直到逝世。母亲没有汽车,也不会骑脚踏车。个子矮小的她却走遍全城,远至郊区,去教人学习圣经。

往海外传道

从基列学校毕业后,我们四个女子奉派到纽约市以北做先驱,我们留在那里一年,直至拿到古巴的签证。1945年,我们出发去古巴,开始过海外传道的生活。当地的人对好消息反应热烈,没多久就有很多人学习圣经。我们在古巴服务了几年,然后奉派到多米尼加共和国。有一天,我遇到一个妇人,她请我去见一个顾客。这个顾客来自法国,名叫苏珊·昂弗鲁瓦,很想明白圣经。

苏珊本身是犹太人。希特勒入侵法国时,她丈夫把苏珊和两个孩子送到国外去。苏珊很快就把学到的圣经知识告诉别人。她首先跟我起初遇到的妇人谈论,然后向来自法国的朋友布兰琦传讲。她们最后都受了浸。

苏珊问我:“怎样才能帮助孩子明白圣经 呢?”苏珊的儿子学医,女儿学芭蕾舞,想在纽约的无线电城音乐厅表演。苏珊替他们订了《守望台》和《警醒!》。结果,她的儿子、媳妇和媳妇的孪生姊妹都成为耶和华见证人。苏珊的丈夫路易为妻子担忧,因为当时多米尼加共和国政府已禁止耶和华见证人传道。他们一家后来移居美国,苏珊的丈夫最终也成为耶和华见证人。

虽受禁止,仍坚持不懈

1949年,我们抵达多米尼加共和国,没多久政府就禁止耶和华见证人传道。虽然这样,我们仍决心服从上帝而不是服从人。(使徒行传5:29)我们继续先追求上帝的王国,照着耶稣的吩咐,把王国的好消息广传开去。(马太福音24:14)我们传道的时候,学会“像蛇一样谨慎,像鸽子一样清白无邪”。(马太福音10:16)传道时,我的小提琴大派用场,因为我带着小提琴去教人学习圣经。我没有一个学生成为小提琴手,却有几个家庭成为耶和华的仆人!

政府禁止我们传道后,我和玛丽·阿尼奥尔、索菲娅·索维亚克、伊迪丝·摩根一行四人,从圣弗朗西斯科-德马科里斯的海外传道员之家,迁往耶和华见证人位于多米尼加首都圣多明各的分部。但每个月,我仍会返回圣弗朗西斯科-德马科里斯去教音乐。这样,我就有机会用小提琴盒把灵粮运给那里的弟兄,同时把他们的传道报告带回来。

住在圣弗朗西斯科-德马科里斯的弟兄,由于严守基督徒中立的缘故被囚在圣地亚哥。我奉派把钱甚至圣经带给他们,又替他们带消息给家人。在圣地亚哥监狱,狱警看见我腋下挟着的小提琴盒,就问:“这个有什么用?”我说:“我用这个来给他们解闷。”

我给他们拉了几首歌曲,其中一首是一个耶和华见证人在纳粹集中营里写的,今天已收录在耶和华见证人的诗歌集里,排列第29首。我演奏的目的是要让坐牢的弟兄学会唱这首歌。

我知道有不少弟兄被转解到政府首长特鲁希略的农场去。据说农场距离公共汽车路线不远。大约在正午时分,我下了公共汽车,向人问路。一家小商店的老板告诉我,翻过山头 就是我要去的地方了。他说, 如果我留下小提琴做抵押,他愿意借给我一匹马,并请一个男孩为我领路。

我们越过山岭,来到一条小河前,我们两人坐在马背上涉水而过。我们看见一群鹦鹉,又蓝又绿的羽毛在艳阳下闪闪发光,十分悦目。景象多么喜人!我不禁祷告起来:“耶和华啊,谢谢你创造了这么美丽的东西!”下午4时,我们终于到达农场。卫兵长很仁慈,容许我跟弟兄们交谈,也准我把带来的东西交给弟兄,包括一本小圣经。

回程的时候,天开始黑了,还下起雨来,我一路上祷告。我们返抵小商店时,全身已经湿透了。最后一班公共汽车早已开走,我只好请小商店的老板替我召一辆过路的货车。但跟货车上的两个男子一起乘车安全吗?他们当中一人问我:“你认识索菲娅吗?她教我妹妹圣经。”这必定是耶和华回应我的祷告!他们载着我安全返抵圣多明各。

1953年,我跟多米尼加共和国的传道员一起参加耶和华见证人的国际大会,这个大会在纽约的杨基运动场举行。我们一家人包括父亲都出席了。大会报道多米尼加共和国的传道工作,接着我和海外传道同伴玛丽·阿尼奥尔示范工作受禁止时怎样传道。

探访会众的喜乐

那个夏天,我遇见鲁道夫·苏纳尔。第二年,我成为他的妻子。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不久,鲁道夫的家人在宾雪法尼亚州的阿勒格尼成为耶和华见证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鲁道夫由于严守基督徒中立的缘故坐牢,出狱后加入纽约布鲁克林的伯特利服务。我们婚后不久,鲁道夫奉派探访各分区的会众。随后的18年间,我一直陪着他探访会众。

我们探访过宾雪法尼亚州、西弗吉尼亚州、新罕布什尔州、马萨诸塞州和其他分区的会众。我们住在基督徒弟兄家里,能够熟识弟兄,跟他们一起事奉耶和华的确是很大的福分。弟兄们慷慨好客,常常热诚地接待我们。乔尔娶了我的海外传道同伴玛丽·阿尼奥尔。有三年的时间,他们奉派探访宾雪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各分区的会众。1958年,乔尔再次应邀加入伯特利服务,这一次有玛丽·阿尼奥尔相伴。

 卡尔在伯特利服务了大约七年后,奉派探访各分区的会众几个月,获得若干经验后受委任为基列学校的教师。1963年,他娶了芭芭拉。芭芭拉一直忠心耿耿地在伯特利服务,直到她在2002年10月去世。

在伯特利服务期间,唐不时奉派探访其他国家地区的分部和当地的海外传道员。亚洲、非洲、欧洲和南北美洲各处都有他的足迹。唐的忠贞妻子多洛蕾丝一直陪伴他。

环境转变

父亲长期患病,最后去世,临终前告诉我,很高兴看见儿女全都选择了事奉耶和华。原先他希望儿女通通上大学,但上大学能得的福分,远远比不上做上帝的仆人所享的幸福。父亲去世后,我帮母亲迁居,搬到妹妹乔伊的家附近。鲁道夫和我奉派到新英格兰的不同地区做先驱,好照顾他的母亲。当时婆婆需要我们的照顾。婆婆去世后, 母亲跟我们同住了13年。1987年1月18日,母亲完成她在地上的服务,在93岁的高龄离世。

每逢朋友称赞母亲把儿女养育成为耶和华见证人,她都会谦逊地说:“这不过是因为我恰巧碰到‘好土’而已。”(马太福音13:23)父母敬畏上帝,既热心又谦卑,树立好榜样,确实是我们做儿女的福气!

仍然先追求王国

我们继续先追求王国,并听从耶稣的忠告,向别人传讲圣经。(路加福音6:38;14:12-14)耶和华慷慨地供应我们的需要,使我们生活安稳、愉快幸福。

鲁道夫和我对音乐的兴趣不减当年。遇到爱好音乐的人到我们家里来,晚上大家会一起弹奏乐器,共度快乐时光。但音乐并非我的事业,只是为我增添生活情趣而已。我和丈夫最开心见到的是先驱工作的成果——有一些多年来协助过的人成为上帝的仆人。

我从事全时传道工作六十多年了,尽管现在身体不好,仍然生活安稳、愉快幸福。每天一觉醒来,我都禁不住感谢耶和华在许多年前垂听我的祷告,让我加入全时服务。我常常想:“我还能怎样先追求上帝的王国呢?”

[脚注]

^ 14段 由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现已绝版。

[第24页的图片]

我们一家在1948年合照(左至右):乔伊、唐、母亲、乔尔、卡尔、我和父亲

[第25页的图片]

母亲热心传道,树立好榜样

[第26页的图片]

五十多年后,卡尔、唐、乔尔、乔伊和我的近照

[第27页的图片]

从左至右:我、玛丽·阿尼奥尔、索菲娅·索维亚克和伊迪丝·摩根,奉派到多米尼加共和国从事海外传道工作

[第28页的图片]

1953年,我和玛丽(左)摄于杨基运动场

[第29页的图片]

鲁道夫探访会众期间,我们的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