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你认识沙番和他的家族吗?

你认识沙番和他的家族吗?

 你认识沙番和他的家族吗?

你阅读圣经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沙番和他家族的其他显贵人物呢?他们是谁?曾经做过什么事?为我们树立了什么榜样?

约在公元前642年,约西亚复兴正确崇拜。圣经在报道这件史实时,提到“米书兰的孙子,亚萨利的儿子”沙番。(列王纪下22:3)在随后的36年,直到耶路撒冷在公元前607年遭毁灭,沙番的四个儿子亚希甘、以拉萨、基玛利雅、雅撒尼亚,以及他的两个孙子米该雅和基大利陆续在圣经记载里出现。(见图表)《犹太百科全书》(英语)说:“[在犹大国,]沙番家族是朝中显要,从约西亚在位到犹太人被掳期间担任御用抄经士之职。”探讨圣经中有关沙番和他家族的记载,就能明白他们怎样支持先知耶利米,怎样拥护崇拜耶和华的正确宗教。

沙番拥护正确的宗教

公元前642年,约西亚王年约25岁,沙番是王的书记和抄经士。(耶利米书36:10)书记和抄经士有什么职责呢?《犹太百科全书》说,御用抄经士和书记是王的贴身顾问,负责管理财政,也善于外交,精通国际事务、法律和贸易条约。身为王的书记,沙番在国内官高位显。

在此之前十年,年轻的约西亚已“开始寻求他祖先大卫的上帝”。沙番显然比约西亚年长很多,因此能够在属灵方面提供良好的指引,并在约西亚初次复兴正确崇拜期间助他一臂之力。 *历代志下34:1-8

犹太人修葺圣殿,找到上帝的“律法书”。沙番“就在王面前念那卷书”。约西亚听了十分震惊,打发几个信任的人去见女先知户勒大,就律法书求问耶和华。这个代表团当中有沙番和他儿子亚希甘,显示王对他们相当信任。(列王纪下22:8-14;历代志下34:14-22

圣经只这一次提到沙番做过的事,其他经文只说他是某人的父亲或祖父而已。沙番的子孙则跟先知耶利米关系密切。

亚希甘和基大利

正如以上所说,我们初次认识沙番的儿子亚希甘,是王打发他去见女先知户勒大的时候。一本参考著作说:“虽然《希伯来语 经卷》没有提到亚希甘的头衔,但他显然身居高位。”

大约15年后,耶利米的生命受到威胁。当时,耶利米向民众发出警告,说耶和华决定毁灭耶路撒冷。“祭司、先知、民众就抓住他说:‘你一定要死。’”结果怎样?圣经说:“沙番的儿子亚希甘也伸手保护耶利米,免得他落在民众手里,被人处死。”(耶利米书26:1-24)我们从中得知什么?《综合圣经辞典》(英语)说:“这件事表明亚希甘位高权重,并像沙番家族的其他成员一样赏识耶利米。”

又过了大约20年,公元前607年,巴比伦人摧毁耶路撒冷,把大部分的犹太人掳去。沙番的孙子,亚希甘的儿子基大利被立为施政官,管理犹大遗民。基大利会像沙番家族的其他成员一样照顾耶利米吗?圣经说:“耶利米就到米斯巴去见亚希甘的儿子基大利,跟他一起住在境内”。不出几个月,基大利被杀,剩余的犹太人带耶利米一起到埃及去。(耶利米书40:5-7;41:1,2;43:4-7

基玛利雅和米该雅

耶利米书36章记述了一桩事件,沙番的儿子基玛利雅和孙子米该雅是其中的关键人物。当时大约是公元前624年,约雅敬王在位第五年。耶利米的书记巴录在圣殿内,“在抄经士沙番的儿子基玛利雅的膳堂里”,宣读书上耶利米的话。“沙番的孙子,基玛利雅的儿子米该雅,听见书上耶和华的一切话”。(耶利米书36:9-11

米该雅告诉父亲和众首领书上的话,于是他们也想听听。听后他们有什么反应呢?“他们听见这一切话,就惧怕起来,面面相觑,对巴录说:‘我们一定要把这一切话禀告王。’”但他们禀告王之前,劝巴录说:“你和耶利米要去躲藏起来,不要让人知道你们藏身的地方。”(耶利米书36:12-19

不出所料,王不接受书上的话,还把 书卷一片一片烧掉。有些首领,包括沙番的儿子基玛利雅,“恳求王不要烧毁书卷,王却不听”。(耶利米书36:21-25)《耶利米书——考古学上的良助》(英语)说:“基玛利雅在约雅敬王的朝中大大扶助耶利米。”

以拉萨和雅撒尼亚

公元前617年,巴比伦占领犹大国,把成千上万的犹太人掳去,包括“首领、大能的勇士,连同所有工匠和筑垒工人”,还有先知以西结。巴比伦人立玛探雅做附庸王,给他易名西底家。(列王纪下24:12-17)后来,西底家派遣代表团往巴比伦,当中有沙番的儿子以拉萨。耶利米写下耶和华给被掳犹太人的重要信息,托以拉萨把信送去。(耶利米书29:1-3

圣经表明,沙番和他其中三个儿子、两个孙子善用他们的权力拥护正确宗教,并支持忠心的先知耶利米。沙番的儿子雅撒尼亚又怎样呢?他跟沙番家族的其他成员不同,竟然参与偶像崇拜。公元前612年左右,以西结被掳到巴比伦第六年,在异象里看见70个人在耶路撒冷的圣殿中向偶像献香,雅撒尼亚也身在其中。他是以西结唯一指名提及的人,看来他在这批人当中地位显要。(以西结书8:1,9-12)雅撒尼亚的事例表明,即使在敬神的家庭长大,也不能确保人会忠心耿耿地崇拜耶和华。人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哥林多后书5:10

沙番的家系

当沙番和他家族在耶路撒冷显赫一时之际,犹大国流行在签署文件时使用印章。印章用宝石、金属、象牙或玻璃造成。一般来说,犹太人会把自己和父亲的名字,偶尔连同头衔刻在印章上。

在近代出土的泥板中,有几百块上面有希伯来语印章的压痕。研究希伯来 金石学的学者纳曼·亚维格教授说:“印章铭刻是唯一提到圣经人物的希伯来语铭刻。”考古学家有没有发现沙番和他家族成员的印章铭刻呢?的确有,本刊19和21页图片所示的印章,正刻有沙番和他儿子基玛利雅的名字。

学者也说,沙番家族的另外四位成员,就是沙番的父亲亚萨利、沙番的儿子亚希甘和基玛利雅、沙番的孙子基大利,可能各有印章。其中一个印章的铭刻显示,基大利是“家族的首领”。铭刻中虽然没有他父亲亚希甘的名字,但一般认为印章的确属于沙番的孙子基大利,印章铭刻上的头衔表明他在国内官高位显。

可以学习的榜样

沙番和他家族善用显赫的地位拥护正确的宗教,并支持忠心的耶利米,树立了多么优良的榜样。我们也可以运用自己的财物和优势去支持耶和华的组织,扶助信徒。

经常阅读圣经,仔细钻研,熟识沙番家族和耶和华手下其他的古代见证人,确能使我们得益不浅、信心倍增。在“一大群见证人”当中,沙番和他家族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希伯来书12:1

[脚注]

^ 6段 沙番必然比约西亚年长很多,因为约西亚25岁时,沙番的儿子亚希甘已成年。(列王纪下22:1-3,11-14

[第22页的附栏]

举足轻重的女先知户勒大

约西亚王一听见在圣殿里发现的“律法书”上的话,就吩咐沙番和四名大臣,就书卷上的话去“求问耶和华”。(列王纪下22:8-20)代表团往哪里求问呢?当时住在犹大的有耶利米,可能还有那鸿和西番雅,他们都是先知,并有分写成圣经。可是,代表团却往女先知户勒大那里去。

《考古学传记——耶路撒冷》(英语)说:“引人入胜的是,这段记载全不在意性别的问题。一个男性代表团带着律法书去见一个女子,向她求证书卷的真伪,竟没有人觉得这事有丝毫不妥。这个女子指出书卷确实是上帝的话语,也没有人怀疑她是否有权作出判断。学者评估古代以色列妇女的地位时,往往忽略了这段记载。”不过也要记得,信息其实来自耶和华。

[第21页的图解或图片]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沙番的家系

米书兰

亚萨利

沙番

↓ ↓ ↓ ↓

亚希甘以拉萨基玛利雅基玛利雅

↓ ↓

基大利米该雅

[第20页的图片]

基玛利雅和其他人恳求约雅敬不要烧毁耶利米的书卷

[第22页的图片]

异象显示,雅撒尼亚虽然是沙番家族的成员,却参与偶像崇拜

[第19页的图片鸣谢]

Courtesy 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

[第21页的图片鸣谢]

Courtesy 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