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得来不易的现代希腊语圣经译本

得来不易的现代希腊语圣经译本

 得来不易的现代希腊语圣经译本

有人说,希腊是“自由思想的摇篮”。但你可能没想到,在这个国家,用通俗语言翻译圣经的工作,竟是一场漫长而艰苦的斗争。是谁阻止别人出版一本易懂的希腊语圣经呢?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呢?

有些人认为,既然圣经里有不少部分原本是以希腊语写成的,说希腊语的人真是得天独厚了。但事实上,不论是《希伯来语经卷》的《七十子译本》,还是《希腊语经卷》,当中使用的希腊语都跟现代希腊语有很大分别。由于新词取代了旧词,语法和句子结构也改变了,所以在过去六个世纪里,大部分说希腊语的人都感觉到,圣经所用的希腊语十分令人费解,简直就是另一种语言。

一批现存的希腊语抄本显示,在公元3至16世纪期间,已经有人尝试把《七十子译本》翻成当时的希腊语了。公元3世纪,奈奥凯撒里亚主教格列高利(公元213~270年)以浅易的希腊语翻译《七十子译本》的传道书。到了11世纪,住在马其顿的犹太人托拜厄斯·埃列塞尔,把《七十子译本》的《摩西五经》部分内容翻为日用希腊语。马其顿的犹太人虽然会说希腊语,却只看得懂希伯来语,埃列塞尔为了帮助他们,就特地在译本中使用希伯来字符。1547年,以这种方法翻译的整部《摩西五经》在君士坦丁堡出版。

黑暗中的亮光

15世纪,奥斯曼人占领了拜占廷帝国的希腊语地区,那里的人民大多缺乏教育。在奥斯曼帝国统治下,正教会享尽种种特权,但他们属下的信徒,过着穷困的农奴生活,没有机会接受教育,教会却坐视不理。希腊作家托马斯·斯佩诺斯写道:“正教会最关心的,是防止信徒受伊斯兰教和天主教的思想污染,他们的宏观教育目标也跟这个理念一致。结果,人民的希腊语教育就得不到重视。”在这种黑暗的氛围下,有些喜爱圣经的人深深同情民众的苦况,希望帮助他们从圣经的诗篇得着安慰和舒解。在1543~1835年间,人们用希腊口语读到的诗篇译本,就有18种那么多。

1630年,卡莱波利斯一个希腊修士马克西莫斯·卡利波利斯把《希腊语经卷》首次全部译成现代希腊语,督导和赞助他的人,是君士坦丁堡牧首西里尔·卢卡里斯。后来, 卢卡里斯甚至着手改革正教会。可是,教会内有不少反对卢卡里斯的人,他们不愿意教会出现任何形式的改革,也不赞成用口语翻译圣经。 *最后,他们以叛国的罪名把卢卡里斯绞死。然而,在1638年,马克西莫斯的译本终于也能付印,并印行了约莫1500份。34年后,正教会在耶路撒冷举行宗教会议,就这部译本发表回应,宣称圣经“不是人人都可以读的,只有那些做过适当研究后,再探究深奥属灵事物的人,才可以阅读”。换言之,他们认为只有受过教育的教士才可以阅读圣经。

1703年,从莱斯沃斯岛来的希腊修士泽拉菲姆打算在伦敦出版马克西莫斯译本的修订本。英国朝廷本来答应资助,但后来出尔反尔,泽拉菲姆于是自掏腰包缴付印刷费。泽拉菲姆在序言里慷慨陈词,强调“每个虔诚的基督徒”都要阅读圣经,又直斥教会里位高权重的教士“不让信众明白圣经,妄图借此掩饰自己的败行”。一如所料,他的行动招来了迫害。教会内的对头在俄罗斯逮捕了他,把他放逐到西伯利亚,他在1735年死于当地。

在那个时期,说希腊语的人对圣经知识如饥似渴。关于这点,一个希腊教士就马克西莫斯一部较后期的修订译本说:“希腊人得到这个圣经译本和其他译本时,简直爱不释手,他们看过之后,内心的伤痛都缓和了,对上帝的信心更加坚强。”宗教领袖却坐立不安,恐怕民众明白圣经后,他们的种种错误主张和败行就会无所遁形。因此,在1823年和1836年,君士坦丁堡辖区的牧首两度颁令烧毁所有通俗希腊语圣经的译本。

一个勇敢的圣经译者

这边厢,教会猛烈反对翻译圣经;那边厢,平民百姓渴求圣经知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把圣经译成现代希腊语的关键人物登场了,这个勇敢的人就是内奥菲托斯·瓦姆范斯。他是个语言学家兼圣经学者,受人尊崇,希腊人甚至把他视为“民族师尊”。

瓦姆范斯深知,人民的圣经知识之所以这么贫乏,正教会难辞其咎。他深信,惟有把圣经翻为日常说的希腊语,才能唤醒人民的属灵意识。1831年,瓦姆范斯得到其他学者协助,开始把圣经翻成书面希腊语,整部译本于1850年出版。他知道希腊正教会不会支持他,于是跟英国国内外圣经协会合作出版和分发这个译本。正教会因此把他视为“基督新教徒”,不久更把他逐出教会。

瓦姆范斯用《英王钦定本》做蓝本翻译,译文跟这个蓝本很接近。由于那时候人们对圣经经文的理解很有限,语言学知识也 不多,瓦姆范斯译本因此也承袭了《英王钦定本》的翻译偏差。尽管这样,瓦姆范斯的译本毕竟是此后多年间,人民可以用希腊语读到的最近代圣经译本。值得一提的是,译本里有四个地方出现了上帝的名字。(创世记22:14;出埃及记6:3;17:15;士师记6:24

人们对这部易于理解的圣经译本和其他类似的译本有什么反应呢?人们争相购买!有一次,英国国内外圣经协会的派书者坐船来到一个希腊小岛附近,不久“他就被许多小艇重重围住,艇上坐满了儿童,都是来要圣经的,结果他不得不叫船长开船离去”,否则带来的圣经定会一下子卖光。可是,敌视这部译本的人已准备反扑了。

正教会的教士叫人民不要买这本圣经。在雅典,教士把市内的圣经充公。1833年,克里特正教会的主教,把在修道院里找到的“新约圣经”付之一炬。一个教士暗暗藏起了一本,附近村子里的村民也藏起了一些,直到那个主教离开了克里特岛后,他们才敢把圣经拿出来。

几年后,在科孚岛,希腊正教会的圣会议把瓦姆范斯译本列为禁书。除了禁售外,现存的瓦姆范斯译本都被销毁。在希俄斯岛、锡罗斯岛和米科诺斯岛,充满敌意的教士也烧掉许多圣经。翻译圣经的工作后来还受到进一步遏制。

一个喜爱圣经的王后

19世纪70年代,希腊奥尔加王后看出一般平民的圣经知识十分贫乏。她相信如果人民拥有圣经知识,就能从中得到舒解和安慰,于是设法为人民提供一本比瓦姆范斯译本更浅显易明的译本。

雅典大主教兼圣会议的主席普罗科皮奥斯对王后的这次行动,私下表示赞同,但当王后向圣会议申请批文时,竟然遭到拒绝。王后没有放弃,在1899年再次提出申请,可是仍然被拒。于是她决定自费印行小量的新圣经译本。1900年,这个译本得以面世。

 顽固的反对派

1901年,雅典一份主要报章《卫城报》刊登了翻成通俗希腊语的马太福音。译本是一个叫亚历山大·帕利斯的翻译员翻译的,他在英国利物浦工作,看来他和同僚希望借着翻译圣经“教育希腊同胞”,“复兴祖国”。

正教会的神学学生和教授说帕利斯的译本亵渎了圣经,“侮辱了国家最珍贵的宗教圣物”。君士坦丁堡牧首若阿基姆三世签发了一份文件,大力贬低这部译本。后来,有关这个译本的争论更跟政治沾上边,被人用来借题发挥,攻讦敌对的政治阵营。

一些有影响力的雅典报章开始抨击帕利斯译本,把支持这个译本的人指斥为“无神论者”“叛国贼”和企图扰乱希腊社会秩序的“外国奸细”。1901年11月5至8日,在希腊正教会的极端保守派煽动下,学生在雅典发起暴动。他们袭击《卫城报》的办公室,游行至王宫门外抗议,又占据雅典大学,要求政府下台。暴动达到高潮时,有八个人在跟军队冲突时被杀。次日,国王要求大主教普罗科皮奥斯辞职,两天后,政府内阁全体下台。

一个月后,学生再度示威,公开烧掉一部帕利斯译本。他们发表了一份决议,反对发行帕利斯译本,并要求将来要是有任何人试图发行这个译本,就要受到严惩。这份决议,成了日后遏制其他现代希腊语圣经译本的根据。这真是个黑暗的时期!

耶和华的话永远长存

1924年,政府废除了禁止使用现代希腊语圣经译本的法令。此后,希腊正教会再也不能阻止人接触圣经了。与此同时,耶和华见证人在希腊及其他国家带头推动圣经教育工作。自1905年起,他们就开始使用帕利斯译本帮助数以千计说希腊语的人认识圣经的真理。

多年来,许多学者和教授为了翻译现代希腊语圣经而劳心劳力,实在值得称赞。今天,圣经的全书或部分有大约三十个希腊语译本,是一般说希腊语的人能够看得懂的。1997年发行的《圣经新世界译本》是这些译本中的表表者。这个译本由耶和华见证人出版,浅白易懂而忠于原文,环球1600万说希腊语的人都能从中得益。

有心人几经努力,终于得到一部现代希腊语圣经。这清楚说明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尽管心怀恶意的人多番阻挠,“耶和华的话却永远长存”。(彼得前书1:25

[脚注]

^ 7段 有关西里尔·卢卡里斯的其他资料,请参阅《守望台》2000年2月15日刊26-29页

[第27页的图片]

1630年,在西里尔·卢卡里斯督导下,《基督教希腊语经卷》首次被翻成现代希腊语

[鸣谢]

Bib. Publ. Univ. de Genève

[第28页的图片]

翻成希腊口语的诗篇:(1) 1828年,伊拉里翁译;(2) 1832年,瓦姆范斯译;(3) 1643年,尤利奥努什译。翻成希腊口语的“旧约”:(4) 1840年,瓦姆范斯译

奥尔加王后

[鸣谢]

圣经:National Library of Greece; 奥尔加王后:Culver Pictures

[第26页的图片鸣谢]

纸莎草纸:Reproduced by kind permission of The Trustees of the Chester Beatty Library, Dublin

[第29页的图片鸣谢]

纸莎草纸:Reproduced by kind permission of The Trustees of the Chester Beatty Library, Dub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