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敬虔生活,大有裨益

敬虔生活,大有裨益

 人物生平

敬虔生活,大有裨益

威廉·艾辛诺里亚自述

半夜,我被爸爸熟悉的呻吟声惊醒,见他抱着肚子,在地上翻滚。妈妈、姐姐和我围在他身旁。疼痛看来消退后,爸爸坐起来,叹息说:“这世上,只有耶和华见证人才有平安。”这话令我不解,倒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因为我从未听说过耶和华见证人。我很想知道爸爸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件事发生在1953年,当时我六岁。我家在尼日利亚中西部一个名叫埃沃萨的农村。爸爸有三个妻子,十三个孩子。我排行第二,但在男孩子中是最大的。我们住在祖父那个以茅草覆顶、有四个房间的泥屋里。同住的,还有祖母和三位叔伯的家庭。

少年时,我的生活很苦。爸爸身体不好,生活更为艰难。他多年受胃痛折磨,直至去世。为了医治爸爸的痼疾,我们用尽了我们这个非洲农家所能负担得起的花费。但无论是传统疗法还是草药疗法,这一切都无济于事。有多少夜晚,我们围在爸爸身边哭泣,眼睁睁地看着他 在地上痛苦翻滚,直至早晨鸡啼。为了治病,爸妈常常四处寻医问药,把我们兄弟姐妹留给祖母照顾。

我家以种植和出售番薯、木薯和可乐果为生。我们也开采一点天然橡胶,以帮补微薄的收入。我们的主食是番薯,三餐都吃,但偶尔也有点变化,吃吃烤大蕉。

我们很重视崇拜祖先。家人把食物放在系着贝壳的棍子前面,献给祖先。爸爸也崇拜偶像,以免受到邪灵和女巫的伤害。

我五岁时,我家暂时迁到11公里外的一个耕作营。在那里,爸爸染上了麦地那线虫病,在他原有的腹疾之上又添一层痛苦。他白天无法工作,夜里又饱受腹痛折磨。我则染上沙蚤病(潜蚤病),是斑疹伤寒的一种。因此,我们一家的生活全靠亲戚接济。为了不至于在贫困潦倒中死去,我们搬回埃沃萨村。我是家中的大儿子,爸爸不想我做个仅能糊口的农夫。他希望我接受良好的教育,以求改善生活和抚养弟妹。

接触不同宗教

回村后,我开始上学,接触到不同的教会。在20世纪50年代,殖民地的居民如果接受西方教育,就不可避免地要与宗主国的宗教打交道。由于我上的是天主教小学,这意味着我要做个天主教徒。

1966年,我19岁,到浸信会的朝圣中学念书。这学校在埃沃萨8公里远的埃沃希米镇。在这所学校,我的宗教教育改变了。我上的是基督新教学校,所以天主教神父不许我参与主日弥撒。

在这所浸信会学校里,我首次读到圣经。尽管我继续去天主教堂,但每个星期日的教堂礼拜结束后,我都自行阅读圣经。耶稣基督的教训很吸引我,使我心里产生了愿望,要过有意义的敬虔生活。我读圣经越多,就越厌恶宗教领袖的伪善,和许多教徒的不道德生活。我留意到那些自称为基督徒的人,他们的言行跟耶稣和门徒的相去甚远。

有几件事特别令我吃惊。有一次,我到宗教小卖部买一本玫瑰经,发现小卖部的门柱上挂着一个物神护身符。另一次,浸信会学校的校长竟然想侵犯我。后来,我听说他是个同性恋者,还淫辱过其他人。我细想这些事,不禁自问:“这些宗教信徒和领袖作恶多端,教会却不加追究,上帝会嘉许这样的宗教吗?”

 改变信仰

尽管我厌恶宗教的伪善,但仍然喜爱阅读圣经,并决心继续这样做。此时,我想起爸爸在15年前所说的话:“这世上,只有耶和华见证人才有平安。”但我有点疑虑,因为学校里的见证人青年受人嘲弄,有时还因为不参加早上礼拜而受罚。再者,他们某些教义看来也很奇怪。例如,我觉得很难相信只有14万4000人会去天上。(启示录14:3)我很想上天堂,不禁自忖这个数目是否已在我出生前满了。

耶和华见证人的行为和态度,明显与众不同。他们从不参与其他同学的不道德行为和暴力活动。我看出他们真的跟世俗分离,就像我在圣经里读到奉行正确宗教的人应该做的那样。——约翰福音17:14-16;雅各书1:27

我决定进一步了解这个问题。1969年9月,我得到一本《导至永生的真理》。10月,我跟一个先驱(耶和华见证人的全时传道员)学习圣经。第一次学习,我就深受启发,于是在一个周六晚上开始阅读《真理》书,第二天下午就把书读完了。我立即把读到的奇妙知识告诉同学。老师和同学都以为新的信仰使我疯了,但我清楚知道不是这回事。——使徒行传26:24

我传讲新信仰的消息,传到了父母的耳中。他们命我马上返家,好看看我究竟出了什么事。由于当时所有见证人都去了伊莱沙参加区域大会,无人可以指点 我。回家后,我受到妈妈和其他亲戚一连串的诘问、责备。我极力为自己学得的圣经知识辩护。——彼得前书3:15

后来,叔叔见无法证明耶和华见证人是假导师,就转而采用另一个方法。他恳求我说:“别忘了你去学校是为受教育的。要是你不理学业而去传道,你就不可能毕业。所以,何不等到完成学业后才加入这个新宗教呢?”当时这话听来也挺有道理,所以我就停了跟见证人学习圣经。

1970年12月,我一毕业,就径直到王国聚会所去,从那时起就一直参加耶和华见证人的聚会。1971年8月30日,我以水浸礼象征献身给上帝。这不仅使我的父母,也使全村的人都大为不安。他们说我令他们大失所望,因为我是埃沃萨一带第一个领到政府奖学金的人,很多人对我期望很高,希望我能用自己所受的教育造福村民。

改信的结果

我的家人和村里的父老派了一些代表来,劝我放弃信仰。他们软硬兼施,劝咒并举。他们说:“要是你不离开这个宗教,就没有前途了。你会找不到工作,没有能力盖自己的房子,也无法成家立室。”

但他们的悲观预测落空了。毕业十个月后,我找到一份教书工作。1972年10月,我跟蕙罗妮亚结为夫妇。后来,我受到政府培训,担任农业发展代理人。我买了第一辆汽车,并开始盖自己的房子。1973年11月5日,我们的第一个女儿维多莉出生。以后的几年,我们又生了莉迪娅、威尔弗雷德和琼恩。1986年,最小的孩子迈卡出生了。他们都是我们的宝贝,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诗篇127:3

回顾以往,村民对我的诅咒都变成了祝福。这是我给大女儿起名叫维多莉(胜利之意)的原因。最近,村里的人给我写信说:“请你回来协助我们发展这条村,因为上帝显然赐福 给你。”

以敬虔之道教养儿女

我和妻子知道,我们不可能既负起教养儿女的神圣责任,又同时追求物质财富。因此,我们学会以简朴的生活为足。我们宁愿这样生活,不用面对其他生活所引起的问题。

在我们这儿,几家人同住一个房子,共用浴室、厨房等设施是很普遍的。我替政府办事,无论调到哪个城镇工作,我们一家都能租到有独立设施的住房。诚然,这些住房的租金比较昂贵,但孩子就可尽量避免受到不良影响。感谢耶和华,多年来,我们能够在对属灵健康有利的环境中,把孩子抚养成人。

我的妻子专责在家里陪伴、照料孩子。我下班后,我们尽量整家人一起做事。无论什么事,我们都共同去做,包括家庭圣经研读、为会众聚会做准备、出席聚会、参与传道,以及参加社交活动。

我们尽力听从申命记6:6,7的忠告, 经文敦促父母把握任何机会教导儿女。这样,孩子们总是在基督徒群体里,而不去会众以外寻找友伴。他们从我们的榜样学会留意自己的交往,因为我和蕙罗妮亚从不花太多时间跟不同信仰的人来往。——箴言13:20;哥林多前书15:33

当然,孩子们受到的优良影响,不只限于我们的引导和教诲。热心的基督徒常是我家的座上客,包括奉派探访会众的同工。这些成熟的基督徒与我们相处时,孩子们就有机会看见和学习他们的自我牺牲精神。这使我们的教导更有说服力,孩子们也能把圣经真理深印在心里。

敬虔生活的裨益

今天,我家有六个人都参与全时服务。我于1973年开始先驱工作。多年来,由于经济缘故,我有时不得不暂停全时服务。我也有殊荣担任王国职务训练班的导师;这个训练班是为培训耶和华见证人的基督徒监督而设立的。现在,我有幸在医院联络委员会服务,同时也是乌洪莫拉的城市监督。

见到大女儿维多莉和二女儿莉迪娅嫁给基督徒长老,令我很高兴。如今,她们都跟夫婿在尼日利亚的伊吉杜马分部服务。大儿子威尔弗雷德是个助理仆人,小儿子迈卡不时做辅助先驱。琼恩则于1997年中学毕业后开始做正规先驱。

我认为生活上最有意义的事,就是帮助人敬拜耶和华。我也帮助了一些亲戚事奉上帝。爸爸曾作过努力,但可惜由于多妻的缘故,他没有继续进步。我从小就很怜爱别人,看见人家受苦,就觉得自己的难题不要紧了。我想,别人见我是真心实意帮助他们,就比较乐意跟我交谈。

在我所帮助的人当中,有一个卧床不起的年轻人。他曾是电力公司的员工,因为工作中一次严重的电击事故而导致胸部以下瘫痪。他开始学习圣经,并逐渐接受所学的知识。1995年10月14日,他在我家附近的一条小溪受浸,那是他15年来第一次离开病榻。他说那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今天,他已是会众的助理仆人。

耶和华的子民精诚团结、忠心事奉上帝。过去30年来,我跟他们并肩工作,从没有遗憾。我在他们当中,见到真正的爱心。就算耶和华不把永生的希望赐给他的忠仆,我仍然乐意过敬虔的生活。(提摩太前书6:6;希伯来书11:6)这就是我的人生方向,使我和我家得享满足和快乐。

[第25页的图片]

全家福,1990年

[第26页的图片]

我一家和两个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