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教导儿女从心底里爱戴耶和华

教导儿女从心底里爱戴耶和华

 人物生平

教导儿女从心底里爱戴耶和华

沃纳·马岑口述

多年前,大儿子汉斯·沃纳送了我一本圣经,还在扉页上写道:“亲爱的爸爸:衷心感谢您的养育劬劳。愿耶和华的话语继续引导我们全家走生命之道。您的大儿子敬上。”天下做父母的都会明白,这番话叫我多么欣慰。当时我还不知道我们整家人将会面对什么考验呢。

1924年,我在德国汉堡20公里外的哈尔斯滕贝克出生,由母亲和外祖父抚养成人。我当过学徒,替人家修理工具。1942年,我被征召加入国防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奉派到前苏联的前线作战。战争的可怕简直无法言喻。当时我患了伤寒症,接受过治疗后又得返回前线与敌人交锋。1945年1月,我在波兰的罗兹受了重伤,被送进当地的陆军医院去,到大战结束时仍未出院。后来我被解往德国的新加默拘留营。在住院和拘留期间,我有较多时间思量人生问题。有些问题叫我深感困扰。我心里想:上帝究竟存在不存在?如果他真的存在,为什么他竟容许世间血雨腥风,生灵涂炭呢?

我从拘留营获释后不久,在1947年9月 与卡拉结为夫妇。我们在同一个镇长大,卡拉是天主教徒,我却没有任何信仰。主婚的教士建议我们至少每天晚上都一起念主祷文。我们遵嘱而行,对于祷文的意义却不甚了了。

我们婚后一年就生了汉斯·沃纳。大约在这个时候,我的同事威廉·阿伦斯介绍我认识耶和华见证人,还根据圣经指出,终有一天,世上再没有战争。(诗篇46:9)1950年秋,我受浸成为耶和华的仆人,矢志一生事奉上帝。一年后,爱妻也受了浸,叫我深感欣喜!

按照耶和华的指引教养儿女

我从圣经明白到,耶和华是婚姻的创始者。(创世记1:26-28;2:22-24)汉斯·沃纳出生后,卡尔-海因茨、迈克尔、嘉布莉埃勒、托马斯,也相继出生。我目睹每个孩子诞生的经过,这感动我更加决心做个好爸爸、好丈夫。每一个小宝宝的诞生都叫我和卡拉兴奋不已。

1953年,耶和华见证人在德国纽伦堡举行大会。这个大会对我们全家意义重大。星期五下午,有一个演讲题名为“在新世界社会养育儿女”。当时讲者说:“务要帮助儿女养成渴望事奉耶和华的心愿。这是我们所能给儿女的最宝贵产业。”我和卡拉对这番话永志难忘。惟愿凭着耶和华的支持,我们得以帮助儿女养成这样的心愿。但从何入手呢?

我们全家先养成天天一起祷告的习惯,好帮助孩子们明白祷告是重要的事。他们自小就知道,家人每逢用膳前都会向上帝祷告。甚至在婴儿时期,他们一看见奶瓶,就会低下头来,合上小手。有一回,我妻子的亲戚请我们参加婚礼,那些亲戚都不是耶和华见证人。婚礼结束后,新娘的父母请客人到家里用些茶点。我们五岁大的儿子卡尔-海因茨见客人还没祷告就想吃东西,觉得客人做得不对,于是说:“你们还没有祷告啊。”客人看看他,再看看我们,然后把视线转到主人身上。为免尴尬, 我提议让我代表大家祷告感谢上帝。主人欣然同意。

这件事使我不禁想起耶稣的话:“你叫婴孩和吃奶小儿的口发出了赞美的话。”(马太福音21:16)想必是因为我们经常与儿女一起衷心向上帝祷告,儿女才会把耶和华看做他们仁爱的天父。

履行耶和华交托的责任

父母必须教导儿女经常阅读和学习圣经,才能帮助儿女从心底里爱戴耶和华。因此,我们每周都举行家庭研读,时间通常在星期一晚上。最大的孩子跟排行最小的相差九岁,每个孩子的需要都不一样。为了配合他们各人的需要,我们讨论的资料也要有变化。

比如说,孩子要是还没上学念书,教导就要从简。卡拉通常跟他们只讨论一节经文,或者用圣经书刊里的插图作为教导工具。我还记得年纪比较小的几个孩子清早就爬到我们的床上,吵醒我们,让我们看看《新世界》 *里他们最喜欢的图画。那些情景实在令人回味。

卡拉很耐心地教导孩子,帮助孩子看出为什么我们所有人都应当爱戴耶和华。这件事虽然听来容易,对我和卡拉来说却是费神费力的全时差事。尽管这样,我们也没有放弃过教导儿女,务求把圣经的真理灌输到孩子稚嫩的心灵里,免得不认识耶和华的人先影响他们。因此,孩子一学会坐在椅子上,我们就坚持要他们参加家庭研读。

我和卡拉明白,在崇拜的事上为儿女树立榜样非常重要。无论用膳也好,料理园子也好,出外散步也好,我们都留意巩固每个孩子与耶和华的关系。(申命记6:6,7)儿女还小的时候,我们就让他们拥有自己的圣经。每逢收到《守望台》《警醒!》,我就在每个家人的杂志上,写上他们各自的名字,好让孩子认得自己的杂志。后来我们也指定孩子要阅读《警醒!》某篇文章,在接着的星期日午饭后,让他们与家人谈谈读后感。

关注儿女

教养儿女要尽如人意,谈何容易。随着儿女逐渐成长,我们发现必须先探知儿女内心的想法,才能成功教导他们从心底里爱戴耶和华。换句话说,要倾听孩子的心事。有时孩子也会表示不满,我们于是跟孩子坐下来,大家好好谈一谈。我们还特别在家庭研读后拨出半小时,让每个孩子畅所欲言。

举个例说,最小的两个孩子托马斯和嘉布莉埃勒,觉得我和卡拉偏爱长子。有一回,他们说:“爸爸,我们觉得您和妈妈最疼汉斯,他喜欢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我们听了起初大感惊诧,及至客观地想一想,才不得不承认孩子们的话不无道理。于是我们格外努力对孩子一视同仁,避免厚此薄彼。

有时我在惩戒孩子方面也会过于轻率、有欠公允。这样的事一旦发生,做父母的也要学会向儿女道歉,并在祷告里恳求耶和华宽恕。儿女必须看出,爸爸不但愿意向耶和华道歉,也愿意向他们做孩子的道歉。 我们因而享有愉快的亲子关系和友谊。他们常对我们说:“你们是我们的最好朋友。”这句话叫我们甜在心头。

全家合力工作有助于团结,因此人人都要分担家务。汉斯·沃纳负责每星期到店子走一趟,为全家购买食粮和日用品。我们除了给他钱外,也给他一份清单,上面开列出需要买的东西。有一回,汉斯·沃纳既收不到分文,也收不到清单,于是找妈妈问个明白。卡拉告诉他家里暂时没钱购物。孩子们听了,随即彼此耳语,然后拿出各自的钱罐儿,把钱通通倒在桌子上,大声说:“妈妈,现在我们有钱买东西了!”孩子们学会在逆境下同舟共济,的确大大巩固家人的关系。

儿子们渐渐长大,开始对女孩感兴趣。托马斯曾经很喜欢一个16岁的见证人。我告诉他,如果他真的爱那个女孩,就得准备娶她为妻,挑起照顾妻儿的担子。托马斯终于明白,自己不过18岁,根本没有能力承担婚姻带来的责任。

全家在真道上向前迈进

孩子们年纪还小,就先后参加传道训练班了。我们留心聆听他们的演讲和讨论,看见孩子们衷心爱戴上帝,内心实在非常欣慰。分区监督或区域监督偶尔到我们家里做客,还把自己的生活体验告诉我们,又用圣经去勉励我们。这些弟兄和他们的妻子燃起了我们整家人对全时服务的热爱。

我们很喜欢参加大会。大会是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帮助儿女养成渴望事奉上帝的心愿。我们出发往大会场地之前,都会别上大会的胸章,那个时刻尤其叫儿女兴奋。汉斯·沃纳10岁就受浸,令我们十分感动。有些人觉得他这么年幼就献身给耶和华,未免太早。可是汉斯·沃纳50岁时告诉我,他有幸事奉耶和华四十年,是他的福分。

我们向儿女表明,与耶和华养成亲密的关系非常重要。可是,我们从没有催促他们献身给耶和华。随着其余的儿女在真道上不断进步,献身受浸,我们也深感快慰。

把重担卸给耶和华

1971年,汉斯·沃纳在守望台基列圣经学校毕业,成为第51届毕业生,奉派到西班牙从事海外传道的工作,我们内心的欣喜实在难以言喻。后来,其他孩子也相继 参与全时传道工作,服务了一段时间。我们做父母的,实在大喜过望。大约就在这个时候,汉斯·沃纳送了一本圣经给我,这件事本文的起头也提过了。我们全家都十分喜乐,似乎事事尽如人意。

后来,我们发觉必须更加仰赖耶和华。为什么呢?因为孩子长大后,当中有的遇上某些难题,为他们的信心带来严峻的考验。爱女嘉布莉埃勒也有过痛苦的经历。她在1976年与洛塔尔结婚,但婚后不久,洛塔尔就病倒了,身体还越来越虚弱。嘉布莉埃勒悉心照料丈夫,直至他不幸去世为止。眼见一个健康的家人病逝,我们深深体会到,我们多么需要耶和华的扶持。——以赛亚书33:2

有幸在耶和华的组织里献出绵力

1955年,我被委任做组务仆人(现称主持监督),我却感到力不胜任。由于职务繁重,有时我清早4点就要起床,着手照料会众的事务。妻子和儿女给我很大的支持。如果晚上我还需要处理会众的事,他们就不会打扰我。

不过,我们全家也会尽量拨时间共享天伦之乐。有时我的雇主会把车子借给我,让我驾车带家人出外游玩。我们曾在树林里研读《守望台》,对孩子们来说,这是一段愉快的时光。我们也很喜欢远足,家人在林间边走边唱,我就用口琴伴奏。

1978年,我被委任做代理分区监督,负责探访各群会众。可是,我着实感到力有不逮,于是祷告说:“耶和华啊,我实在感到无法负起这个重任,但如果你想我试试,我会尽力而为。”两年后,也就是当我54岁的时候,我把自己的小买卖交给幺儿托马斯料理。

儿女既已长大成人,我和卡拉也就有较多机会为耶和华服务。同年,我被委任做分区监督,奉派探访汉堡某区域和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所有会众。由于我们有养育儿女的经验,因此特别了解那些做父母和做儿女的。不少弟兄还把我和卡拉分别昵称做“分区爸爸”和“分区妈妈”呢。

卡拉陪伴我从事了十年的分区探访工作后,怎料要接受手术。同年,医生也诊出我患了脑肿瘤。由于这缘故,我不得不停止分区探访的工作,接受脑科手术。三年后,我再次成为代理分区监督。现时我和卡拉已70多岁,无法继续执行探访会众的职务。耶和华帮助我们看出,我既已不再有能力担任某个工作,就不用硬撑下去。

回顾过去,我和卡拉实在很感激耶和华的帮助,使我们能够谆谆教导儿女从心底里热爱真理。(箴言22:6)多年以来,耶和华一直引导我们、训练我们,让我们能履行各种责任。虽然我们已年华老去、体弱力衰,但对耶和华的爱一如往昔、历久常新。——罗马书12:10,11

[脚注]

^ 15段 耶和华见证人出版,现已绝版。

[第26页的图片]

全家漫步于汉堡易北河畔,1965年摄

[第28页的图片]

摄于1998年柏林国际大会,图为我的一些家人

[第29页的图片]

我和妻子卡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