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克洛维的洗礼——法国天主教1500年历史的开端

克洛维的洗礼——法国天主教1500年历史的开端

 克洛维的洗礼——法国天主教1 500年历史的开端

1996年9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计划访问法国,在此之前,有人在教宗将会进去的一座教堂里发现一枚自制炸弹,上面附着这样一张字条:“以教宗的名义,轰!”这是人们反对教宗第五次出访法国的一个极端例子。尽管如此,那一年仍然有约20万人来到法国城市兰斯,跟教宗一起参加了法兰克国王克洛维皈依天主教1500周年的纪念活动。这个国王是什么人?他的洗礼为什么称为法兰西的洗礼?为什么他洗礼的纪念活动会引起这么强烈的争议?

日渐衰微的帝国

克洛维出生于公元466年,是法兰克萨利部族国王希尔德里克一世之子。公元358年,这个日耳曼人的部族被罗马人征服,此后他们获准在现今的比利时境内居住,条件是戍守边界,并向罗马军队输送士兵。由于这些法兰克人跟当地的高卢-罗马居民交往密切,他们渐渐为罗马人同化。希尔德里克一世成了罗马人的盟友,他积极抵抗西哥特人、撒克逊人等其他日耳曼部族入侵帝国,高卢-罗马居民因而对他感恩戴德。

罗马的高卢行省统管范围,北达莱茵河、南至比利牛斯山脉。然而,罗马将军埃提乌斯于公元454年去世以后,这里成为权力真空地带。公元476年,罗马末代皇帝罗慕路斯·奥古斯图卢斯下台,西罗马帝国灭亡,这个地区的政治局势就更加动荡。这时候的高卢,仿佛一个成熟的无花果,正等待境内的一个部族采摘。既然高卢“可堪采摘”,克洛维继承父亲王位之后,锐意扩展王国版图,就不足为奇了。公元486年,克洛维在苏瓦松城附近的一场战役中,击退了罗马在高卢的最后一位总督。从此,克洛维就占据了北部索姆河,中部卢瓦尔河及高卢西部一带的地区。

行将就任的国王

跟其他日耳曼部族不同,法兰克人依然信奉异教。然而,克洛维娶了勃艮第 公主克洛提尔达,却影响了他的一生。克洛提尔达是一名充满宗教热情的天主教徒,她竭尽所能,一心要使丈夫皈依她的宗教。根据公元6世纪图尔的格列高利所写的史书记载,公元496年,克洛维与阿勒曼尼部族交战,史称曲尔皮希战役。克洛维许下诺言,假使克洛提尔达的上帝助他得胜,他就放弃异教信仰。虽然克洛维的军队几乎战败,但是阿勒曼尼国王被杀,他的军队投降。在克洛维看来,克洛提尔达的上帝确已赐他胜利。根据传说,克洛维是在公元496年的12月25日由主教“圣”莱米吉乌斯在兰斯大教堂为他施洗的。可是,也有人认为他在公元498/499年受洗。

克洛维意图攫取东南方的勃艮第王国,但几次出兵都无功而回。另一方面,他对西哥特人的军事行动却赢得胜利。公元507年,他在普瓦捷附近的武耶挫败了西哥特人,从此控制了高卢西南大部分地区。为了确认克洛维的胜利,东罗马帝国皇帝阿纳斯塔修斯授予他荣誉领事称号。这样一来,克洛维拥有了高于西部诸王的地位,他的统治地位在高卢-罗马居民眼中也变成合法了。

克洛维将东部莱茵河流域的法兰克人纳入他的统治之下,随后定都巴黎。他在位的最后几年,为了巩固政权,编成了一部成文法典,称为《萨利法典》,又在奥尔良召集教会议会,规定了政教关系。克洛维约于公元511年11月27日去世。离世之前,他是高卢四分之三地区的唯一统治者。

《新不列颠百科全书》称克洛维皈依天主教一事为“西欧历史的决定性一刻”。为什么这个异教国王皈依天主教这么关系重大?这件事的重要意义在于,克洛维选择了天主教,而反对阿里乌主义。

阿里乌主义的争议

大约在公元320年,埃及亚历山大一位名为阿里乌的教士开始传播关于三位一体的激进言论。阿里乌否认“子”与“父”本质相同;他声称“子”不可能是“上帝”,也不可能 与“父”同等,因为“子”是有开始的。(歌罗西书1:15)至于圣灵,阿里乌认为那是一个个体,但地位不及“父”和“子”。这个主张得到很多人接纳,但在教会内部则激起了强烈的反对。公元325年,在尼西亚会议上,阿里乌遭到放逐,他的主张受到谴责。 *

可是,争议并未就此终止。这个教义上的纷争持续了60年左右,相继就任的皇帝各自采纳不同的立场。最后,在公元392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世把正统天主教立为罗马帝国国教,而三位一体恰恰就是正统天主教的教义。与此同时,在日耳曼族主教乌尔斐拉斯的带领下,哥特人皈依了阿里乌教派,其他日耳曼部族也很快接纳了这种形式的“基督教”。 *

到克洛维时代,高卢的天主教会已经陷入危机。信奉阿里乌主义的西哥特人一直试图压制天主教组织,不准他们找人取代已经去世的主教。教会也处于派系相争的混乱之中。在罗马,敌对派系的教士互相残杀。更甚的是,一些天主教作家声称,世界末日将于公元500年来临。这样,法兰克的征服者克洛维改信天主教,就被视为一个吉兆,预示着“圣徒的新千年”的来临。

然而,克洛维究竟怀有怎样的动机?尽管克洛维改变信仰不无宗教理由,但显然他也怀有政治目的。由于选择了天主教,他赢得了天主教徒占绝大多数的高卢-罗马居民的拥戴,以及势力雄厚的教士阶级的支持。相比政治对手来说,他占有了绝对优势。《新不列颠百科全书》指出,“他征服高卢,是要将这处地方的人,从令人憎恶的阿里乌主义的异端枷锁中解救出来”。

克洛维是个怎样的人?

在1996年纪念活动的序幕中,兰斯大主教热拉尔·德富瓦说克洛维“皈依天主教,是思虑周详和判断正确的表现”。然而,法国历史学家欧内斯特·拉维斯评论说:“克洛维皈依天主教,丝毫没有令他的品格变 得更佳;福音书的和平仁爱教益,并没有打动他的心灵。”另一历史学家宣称:“克洛维从前信奉奥丁(古代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一个神灵),后来归向基督,但他依然故我,毫无改善。”跟君士坦丁“皈依”基督教之后的作为类似,克洛维着手有计划、有步骤地除灭所有威胁他的对手,以此巩固他的权位,就连关系较疏的亲属也被他赶尽杀绝。

克洛维死后,有关他的神话开始流传,他被改头换面,从一个穷兵黩武的暴君变成一个德高望重的圣徒。人们认为,大约一个世纪后,图尔的格列高利在他的写作中,刻意把克洛维跟第一个接受“基督教”的罗马皇帝君士坦丁等同起来。不仅如此,格列高利记叙克洛维受洗时年届30,看来是要确立克洛维与基督之间的相似之处。——路加福音3:23

到了公元9世纪,兰斯主教辛克马尔接续发展这个神话。当时各大教堂争相招揽朝圣信徒,在这样的时势下,辛克马尔主教为他的前辈“圣”莱米吉乌斯撰写传记,显然是志在为他的教堂扬名,同时充实教堂的府库。在他的记载中,他描述在克洛维受洗时,一只鸽子带来一小瓶膏油,然后把膏油倒在他的头上。显而易见,他是在指向耶稣受洗时,上帝的灵降在他身上的情景。(马太福音3:16)这样,辛克马尔在克洛维、兰斯和君主制度之间建立了一种联系,目的是要使人相信,克洛维确是由主膏立的。 *

争议不休

法国前总统夏尔·戴高乐曾经说过:“在我看来,法国的历史始于克洛维;法兰克部族拥立克洛维做国王,法国的国家名称也是由法兰克部族而来的。”但并非人人都认同这个观点。克洛维受洗1500周年纪念活动激起了极大的争议。由于法国自1905年起实行政教分离,因此很多人批评政府参与他们认为是属于宗教性质的活动。兰斯市政会宣布在教宗访问期间,讲台的费用会由兰斯市支付,一个社团就以违反宪法做理由,使法庭推翻这个决定。还有一些人认为,教会正试图强迫法国人接纳它的道德标准,臣服于教宗对世俗事务所操的权柄。令到事情更复杂的是,极右国民阵线组织和天主教原教旨主义组织都挪用克洛维的名字,作为他们组织的象征。

另一些人则从历史角度批评这个纪念活动。他们说,既然高卢-罗马居民早已笃信天主教,克洛维的洗礼就说不上使法国皈依天主教了。他们也否认法国立国的日子,就在克洛维接受洗礼的时候。他们认为, 公元843年查理曼的王国分裂,查理二世(不是克洛维)成为法国第一任国王,才是法国历史的开始。

1500年的天主教

天主教作为“教会的大女儿”经过1500多年之后,今天情况怎样?法国的天主教徒数目,到1938年仍是全球之冠,但现时已居于菲律宾和美国之后,排名第六。尽管法国有4500万天主教徒,但定期望弥撒的只有600万。最近在法国天主教徒中做的一项调查表明,有百分之65的教徒“对教会的性道德教训毫不理会”,对其中百分之5的天主教徒来说,耶稣“根本不具任何意义”。正是这种显著恶化的情况,令教宗在1980年访问法国时有此一问:“法兰西,还记得你在受洗时立下的誓言吗?”

[脚注]

^ 12段 参阅《守望台》1985年2月1日刊,第24页

^ 13段 参阅《守望台》1994年5月15日刊,第8-9页

^ 19段 路易这个名字源自克洛维,法国有19个国王都名叫路易(包括路易十七和路易-菲利普)。

[第27页的地图]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撒克逊人

莱茵河

索姆河

苏瓦松

兰斯

巴黎

高卢

卢瓦尔河

武耶

普瓦捷

比利牛斯山脉

西哥特人

罗马

[第26页的图片]

一部14世纪手稿记载的克洛维受洗情景

[鸣谢]

© Cliché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Paris

[第28页的图片]

法国兰斯大教堂外部克洛维受洗塑像(中间的那一个)

[第29页的图片]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访问法国纪念克洛维受洗一事引起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