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同胞兄弟,态度悬殊

同胞兄弟,态度悬殊

 同胞兄弟,态度悬殊

父母所作的决定,必然会影响儿女。今天的情况是这样,古代伊甸园的时候也没有不同。亚当、夏娃反叛上帝,结果全人类都深受其害。(创世记2:15,16;3:1-6;罗马书5:12)尽管如此,我们人人都可以跟造物主建立良好的关系,问题是我们有没有选择这样做。人类历史上第一对兄弟,该隐和亚伯的记载,正好说明这点。

圣经没有说过,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园后,上帝还继续跟他们说话。可是,对他们的儿子,耶和华却没有默不作声。毫无疑问,该隐和亚伯从父母那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能看到“基路伯天使驻守伊甸园的东边”,以及“一把旋转的火剑,守卫通往生命树的道路”。(创世记3:24)他们也目睹上帝所预告的劳碌苦楚成为事实。——创世记3:16,19

该隐和亚伯肯定知道耶和华对蛇所说的话:“我要使你和女人彼此为敌,又要使你的苗裔和女人的苗裔彼此为敌。女人的苗裔必打碎你的头,你必咬伤他的脚跟。”(创世记3:15)该隐和亚伯对耶和华的认识,理应帮助他们跟上帝培养良好的关系,蒙上帝嘉许。

该隐和亚伯沉思耶和华的应许,想想这位慈爱的恩主拥有多么美好的品质,就必然会受到感动,渴望蒙上帝悦纳。但他们培养这种愿望至什么程度呢?他们会回应这种属灵需要,不断进步,以至对上帝表现信心吗?——马太福音5:3

兄弟二人一同献祭

过了一段日子,该隐和亚伯拿祭物献给上帝。该隐献上地里的出产,亚伯献上头生的羊。(创世记4:3,4)既然亚当在130岁生下儿子塞特,那么该隐和亚伯献祭的时候,应该差不多一百岁了。——创世记4:25;5:3

该隐和亚伯献祭物给上帝,显示他俩都知道自己有罪,渴望得到上帝悦纳。他们应该也想过耶和华那关于蛇和苗裔的应许。但两人到底花了多少时间,作出多大努力,来培养跟耶和华的良好关系,好蒙他嘉许呢?圣经没有详细报道。然而,我们只要看看上帝对他们所献的祭物有什么反应,就可以探悉他们内心的想法了。

夏娃生下该隐时说:“我靠耶和华生了一个男子。”有学者指出,夏娃的话显示她认为该隐就是那将要毁灭蛇的“苗裔”。(创世记4:1)假如该隐也这么想,他就大错特错了。另一方面,亚伯的祭物反映他有信心,就如圣经所说:“亚伯有信心,把祭牲 献给上帝,比该隐所献的更好。”——希伯来书11:4

亚伯有属灵的洞察力,而该隐没有。除此之外,他俩的态度也有分别,所以“耶和华看中亚伯和他的祭物,却看不中该隐和他的祭物”。很可能该隐对献祭一事漫不经心,敷衍了事。上帝绝不接纳这种虚有其表的崇拜。该隐的心已经变得邪恶,耶和华也看出他怀有错误的动机。上帝不接受该隐的祭物,该隐对这件事的反应暴露了他邪恶的思想。他并没有纠正自己的态度和动机,反而“大大发怒,沉下脸来”。——创世记4:5

劝告与反应

上帝知道该隐的态度有问题,于是劝谕他:“你为什么发怒?为什么沉下脸来?你如果去行善,不就可以受显扬吗?可是你如果不去行善,罪就埋伏在门口,要伺机抓住你。你能制伏罪吗?”——创世记4:6,7

我们也从上帝的这个劝告受到提醒。罪的确时刻伺机吞噬我们。不过,既然上帝赋予我们自由意志,我们是可以择善而行的。耶和华劝该隐“行善”,但没有强迫他这样做。该隐选择自行其是。

圣经继续报道事情的发展:“该隐对弟弟亚伯说:‘我们到郊野去吧。’到了郊野,该隐就袭击弟弟亚伯,把他杀了。”(创世记4:8)该隐成了一个既反叛,又冷血的凶手。耶和华问他:“你弟弟亚伯在哪里呢?”他麻木不仁,没有丝毫悔意,还无礼地反驳上帝:“我不知道。难道我是弟弟的监护人吗?”(创世记4:9)他竟然推卸责任,当着上帝的面撒谎,可见他已经丧尽天良了。

于是耶和华咒诅该隐,不许他再住在伊甸园附近。看来耶和华对地的咒诅,在该隐身上更加明显,不论他种什么,地都不会有所出产。该隐从此就要在地上漂泊流亡。该隐埋怨惩罚太重,也担心别人会 因亚伯而找他报仇,但他始终没有显出悔意。耶和华为该隐立了个“凭据”,免得人遇见他就杀他。这个“凭据”可能是一道严肃的法令,当时的人都知道这道法令而加以遵守。——创世记4:10-15

然后,“该隐从耶和华面前退去,住在伊甸东边的‘流亡之地’”。(创世记4:16)他从自己的姊妹、侄女或外甥女中挑了一个做妻子,又建了一座城,用长子以诺的名字给城起名。该隐的后代拉麦也跟他一样穷凶极恶。到了挪亚的日子,洪水来到,该隐的后代全被毁灭,他的家系也随之终止。——创世记4:17-24

给我们的教训

我们可以从这个记载学得教训。使徒约翰劝勉基督徒要彼此相爱,而“不要像该隐,他是源于恶者的,杀了自己的弟弟”。该隐“所做的事邪恶,他弟弟所做的事正义”。约翰又说:“凡恨弟兄的,都是杀人的。你们知道,凡杀人的,都没有永生留在他里面。”我们对待基督徒同工的方式,可以影响我们跟上帝的关系,也左右我们的前途。我们恨信徒同工,就不能蒙上帝嘉许了。——约翰一书3:11-15;4:20

该隐和亚伯受到同样的抚育,但该隐对上帝缺乏信心,甚至表现魔鬼的精神。魔鬼“从最初就是杀人凶手,……也是谎话之父”。(约翰福音8:44)该隐的事例显示:我们人人都可以作出选择;蓄意犯罪的人会跟上帝疏远;耶和华会定不肯悔改的人为有罪。

至于亚伯,他却对上帝表现信心。“亚伯有信心,把祭牲献给上帝,比该隐所献的更好,就因信心得了见证。上帝指着亚伯的礼物作证,称他为义人。”虽然圣经没有记录亚伯说过的话,但由于他有坚强的信心,堪作典范,所以仿佛“仍旧说话”。——希伯来书11:4

许多敬拜上帝的人,都紧守忠义,亚伯是他们当中的第一个。他的血从地里向耶和华“呼喊”,耶和华绝不会忘记这笔血债。(创世记4:10;路加福音11:48-51)如果我们像亚伯一样表现信心,就同样可以跟耶和华享有可贵而持久的关系。

[第22页的附栏]

农夫与牧人

起初,上帝吩咐亚当耕田种地,照料动物。(创世记1:28;2:15;3:23)他的长子该隐成了农夫,次子亚伯当了牧羊人。(创世记4:2)既然洪水以前,人类只吃蔬菜水果,那么饲养绵羊来干什么呢?——创世记1:29;9:3,4

绵羊需要人类照顾,才能健康成长。亚伯的工作表明,人类从起初就饲养这些家畜。圣经没有说当时的人喝不喝动物的奶,但吃素的人也可以使用羊毛。绵羊死后,羊皮也很有用。例如,耶和华曾“用兽皮做衣服”给亚当夏娃穿。——创世记3:21

无论如何,看来该隐和亚伯起初是分工合作,一起提供家人衣食所需的。

[第23页的图片]

该隐“所做的事邪恶,他弟弟所做的事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