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西徐亚人没落之谜

西徐亚人没落之谜

 西徐亚人没落之谜

骑兵队策马疾驰,掀起漫天尘沙,带着满满的战利品回来。这个古民族过着游牧生活,从公元前700年至前300年左右,称霸欧亚大陆的大草原。他们在历史上留下一页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圣经也提过这民族。他们就是西徐亚人。

东欧的喀尔巴阡山脉和俄罗斯东南部之间有个大草原。多个世纪期间,有些民族在这片草原上游走放牧,野马也在这里徜徉。公元前8世纪,中国的周宣王攻伐西戎,迫使其他民族西迁。当时,高加索和黑海以北一带,受到辛梅里安人的统治。西徐亚人的西迁,导致他们跟辛梅里安人发生冲突,并且把这个民族赶走。

西徐亚人洗劫亚述的首都尼尼微,夺去大批财物。后来,他们与亚述联手攻击米底亚、巴比伦和其他的民族。他们的侵略行动远达埃及的北部。伯珊是以色列东北的城镇,后来又叫西徐波尼斯,显示西徐亚人曾经统治过那里一个时期。——撒母耳记上31:11,12

最后,西徐亚人终于定居下来。他们定居的大草原,范围覆盖今天的罗马尼亚、摩尔多瓦、乌克兰和俄罗斯南部。当日,许多农夫在相当于现今的乌克兰和俄罗斯南部种植谷物。西徐亚人充当他们和希腊人的掮客,因而富裕起来。西徐亚人用谷物、蜂蜜、毛皮、牛畜,换取希腊人的葡萄酒、纺织品、武器和工艺品。他们从这些买卖中积聚了不少财富。

 令人闻风丧胆的骑兵

这些草原战士十分重视马匹,有如沙漠的人依赖骆驼一样。西徐亚人骑术精湛,是最早使用马鞍和马镫的民族之一。他们不但吃马肉、喝马奶,甚至焚烧马匹为祭。西徐亚的战士死后,他的战马也要陪葬。战马给戴上马具和马饰,葬礼十分隆重。

历史家希罗多德说,西徐亚人有很残忍的风俗,例如用俘虏的头骨作为饮具。他们势如破竹,使用铁剑、战斧、矛枪和钩箭等武器,把敌人杀个片甲不留。

预备来世的生活

西徐亚人信奉巫术、萨满教、母神和拜火。(申命记18:10-12)坟墓被视为死者的居所。他们把奴隶和牲畜献为祭物,供死去的主人差使。家仆和财宝会跟随首领到“另一个世界”去。在一个王陵里,五个男仆的尸体躺在地上,脚掌向着主人,好让他们站起来后再服侍主人。

统治者的葬礼十分奢华。举哀期间,西徐亚人还会自割身体,以致流血,并且剪发剃头。希罗多德说:“他们割掉部分耳朵,剃去头发,乱割手臂,划破前额和鼻子,用箭刺穿左手。”就在那个时期,上帝给以色列人的律法却完全不同,律法说:“不可为死人自割身体。”——利未记19:28

西徐亚人留下了许多坟墩。坟墩内放有许多装饰品,透露了西徐亚人当日的生活。1715年,俄国沙皇彼得大帝开始收集这些装饰品。今天,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博物馆里,参观者仍可以看到这些闪闪生辉的物品。其中的“动物艺术品”包括马、鹰、隼、猫、豹、麋、鹿和狮身鸟首兽(神话里的怪物,有鸟的头和狮子的身体,狮身有时还有翅膀)。

西徐亚人与圣经

圣经只一次提到西徐亚人。我们在歌罗西书3:11读到:“人有这种品格,就不在乎是希腊人还是犹太人,是受割礼的还是没有受割礼的,是外国人还是西徐亚人,是奴隶还是自由人。基督就是一切,也在一切之内。”基督的使徒保罗写这段话的时候,所用的希腊语词“西徐亚人”,意思不是特指某个民族,而是泛指最不文明的人。保罗强调,在耶和华的圣灵(动力)帮助下,甚至这样的人也能改变过来,穿上敬虔的品格。——歌罗西书3:9,10

有些考古学家认为,耶利米书51:27的亚实基拿,就是亚述的亚实古扎——西徐亚人 的别称。楔形文字的泥板记载,公元前7世纪,这个民族跟马纳人结盟,反叛亚述。在耶利米做先知之前,西徐亚人曾在往返埃及途中经过犹大,却没有蹂躏犹大地。耶利米宣告犹大会受到北方来的攻击,因此,许多听过这个信息的人也许质疑耶利米的话是否真实。——耶利米书1:13-15

耶利米书50:42说:“他们拿着弓和标枪,凶残成性,毫无慈悲,像大海呼啸澎湃,策马奔驰。巴比伦城啊,他们像战士一同列阵,要攻打你。”有些圣经学者认为这里暗示西徐亚人。但这些经文其实是指米底亚人和波斯人,他们在公元前539年征服了巴比伦。

此外,有人认为以西结书38和39章谈及的“玛歌革地”是指西徐亚民族。其实,“玛歌革地”所象征的,是撒但和他的使者自天上的战争失利以来,局限在地球附近的活动范围。——启示录12:7-17

先知那鸿预言尼尼微会被倾覆,西徐亚人有分应验这个预言。(那鸿书1:1,14)公元前632年,迦勒底人、西徐亚人和米底亚人洗劫尼尼微,导致亚述帝国的覆亡。

没落之谜

今天,西徐亚人已消失了。为什么呢?一位有名的乌克兰考古学家说:“我们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些学者认为,西徐亚人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渐渐失去战斗能力。最后,在公元前2-前1世纪,西徐亚人被来自亚洲的游牧民族,萨尔马希亚人,所消灭。

其他学者则认为,西徐亚人的内部斗争,是导致他们没落的原因。还有人说,在高加索的奥塞梯人当中,有些就是西徐亚人的后人。无论如何,这个像谜一样的古民族在历史上留下了一页:“西徐亚人”成为凶残成性的同义词。

[第24页的地图]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 古代城市

• 现代城市

多瑙河

西徐亚迁移路线

• 基辅

第聂伯河

德涅斯特河

黑海

奥塞梯

高加索山脉

里海

亚述← 进侵路线

□ 尼尼微

底格里斯河

米底亚← 进侵路线

美索不达米亚

巴比伦王国← 进侵路线

□ 巴比伦

幼发拉底河

波斯帝国

□ 书珊

波斯湾

巴勒斯坦

• 伯珊(西徐波尼斯)

埃及← 进侵路线

尼罗河

地中海

希腊

[第25页的图片]

西徐亚人是个好战的民族

[鸣谢]

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 St. Petersburg

[第26页的图片]

西徐亚人跟希腊人交易,换取他们的工艺品,因而富裕起来

[鸣谢]

Courtesy of the Ukraine Historic Treasures Museum, Kie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