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事奉耶和华而一生富足

事奉耶和华而一生富足

 人物生平

事奉耶和华而一生富足

拉塞尔·库尔逊自述

我在1907年9月22日出生。七年之后,划时代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就爆发了。不久,世界进入了一个不寻常的时期。我家却在最重要的事上富足。你听过我家的往事,就一定会同意这点。

祖母库尔逊从小已寻求圣经真理。她的家乡是充满诗情画意的瑞士施皮茨。祖母小时候已拜访过当地形形色色的教堂了。1887年,祖母婚后几年,她整家人随移民潮来到美国彼岸。

祖母一家在俄亥俄州扎根落户。1900年,祖母终于找到了多年来梦寐以求的宝库。她读了查尔斯·泰兹·罗素用德语编写的《时间近了》之后,立即看出所读到的蕴含着圣经真理。祖母虽然只略懂英语,却订阅了英语版的《守望台》。这样,她一来学到真理,二来又学到英语。祖父可就不同了,他兴味索然,对属灵的事概不过问。

祖母育有11个孩子,其中两个儿子,约翰和阿道夫,把母亲寻得的属灵财富视为至宝。1904年,我父亲约翰在圣经研究者(现今称为耶和华见证人)于密苏里圣路易斯举行的大会里受了浸。由于圣经研究者大多家境并不富裕,所以他们把大会的日期安排在圣路易斯的世界博览会期间举行, 好让他们购得优惠火车票。1907年,叔叔阿道夫在纽约州尼亚加拉瀑布城举行的大会里受了浸。我父亲和叔叔热心传道,他们后来还成为全时的传道员(即现今的先驱)。

我在1907年出生,在属灵的意义上,生来就家道富足。(箴言10:22)1908年,当我还在孩提时代,我父母已带我出席在普特因贝举行的“迈向胜利”大会了。大会的主席是约瑟夫·卢述福,他是一个周游传道员。仅在几个星期之前,他到访俄亥俄州的多尔顿,在我们家做客,向当地的圣经研究者发表演讲。

以上事情的经过,有些我已淡忘了。但1911年在马里兰芒廷莱克帕克举行的大会,我历历在目。在这个大会里,我和妹妹埃斯特结识了查尔斯·泰兹·罗素。他负责督导圣经研究者全球的见证活动。

1914年6月28日,萨拉热窝的斐迪南大公夫妇遭人暗杀,世界即时投入大战中。当时,我们一家刚好出席在俄亥俄州哥伦布举行的大会,气氛却一片祥和。自那些早期的日子以来,我有幸出席过耶和华的子民举行的多次大会。有些大会规模较小,出席人数不过一百人左右;有些规模很大,在全球一些最大的运动场举行。

家在要津

在1908到1918年间,我们开放在多尔顿的家让小群圣经研究者聚会。多尔顿是介于宾雪法尼亚州匹兹堡和俄亥俄州克利夫兰之间的。我们的家接待过许多周游传道员,成了他们的落脚点。他们把马和马车绑在我们家的谷仓后面,接着跟在场的人分享振奋人心的经验,以及宝贵的圣经真理。当年情景,萦回脑际,叫人多么鼓舞!

 我父亲虽然在学校任教,心却放在规模最大的圣经教育工作上。他既教导家人认识耶和华,又每个晚上跟我们一块儿祷告。我父亲为了向更多人传道,在1919年春季以175美元把马和马车卖掉,然后买了一辆1914年型号的福特汽车。1919年和1922年,我们一家就乘坐这辆汽车到俄亥俄州的杉树角,出席圣经研究者举行的两个意义重大的大会。

我和我父母,连同埃斯特、弟弟约翰,一家老小全都参与传道工作。我还清楚记得七岁那年,首次有人向我提出圣经问题。那个男子问:“小孩,什么叫做哈米吉多顿?”我父亲稍为帮助一下,我就已经可以把圣经的答案告诉他了。

全时服务

1931年,我们整家人出席在俄亥俄州哥伦布举行的大会。在大会里,我们很高兴采纳了耶和华见证人这个新名字。约翰兴致勃勃,决定要和我一起做先驱。 *结果,我和约翰,包括我父母、埃斯特,都做了先驱。我们整家人能够团结起来,宣扬王国的好消息,这件事使我们如获至宝!我们对于耶和华所赐的这个福分,感激不尽。眼下我们感到心满意足,而前头还有无穷的福乐等着我们呢。

1934年2月,我开始在纽约布洛克林耶和华见证人的世界总部(称为伯特利)服务。几个星期之后,约翰也来到这里服务。我和约翰住在同一个房间,直到1953年他跟洁茜结婚为止。

我和约翰加入伯特利服务之后,我们的父母也在国内不同的地区做先驱。埃斯特和丈夫乔治·里德随同他们直到1963年;那年,我们的爸妈相继走完地上的历程而离世。埃斯特和丈夫养儿育女,我有不少亲爱的子子侄侄。

在伯特利同劳共事

约翰献出自己的专门技术在伯特利服务。他和其他的伯特利同工携手合作,大家协力制造手提留声机,供数以千计的耶和华见证人传道时使用。另外,约翰也负责设计并制造一些机器,可以包装杂志,加贴标签,方便弟兄把杂志寄给订阅的人。

我刚来伯特利的时候,负责装订书籍。那时候在工厂里服务的年轻弟兄,有些到今天还在伯特利坚贞不渝地服务。他们当中有凯里·巴伯和罗伯特·哈茨菲尔德。除了他们之外,我念念不忘的还有一些已经死去的同工,包括:内森·诺尔、卡尔·克赖恩、莱曼·史荣高、克劳斯·延森、格兰特·苏特、乔治·甘加斯、奥伦·希巴德、约翰·薜奥拉斯巴达、罗伯特·佩恩、查尔斯·费克尔、宾奴·柏锡刻和约翰·佩里。他们年复一年地紧守工作岗位,从不怨天尤人,也不望扶摇直上、平步青云。他们有不少人是受膏基督徒。随着上帝的组织不断扩展,他们要肩负更多的职责。他们有些还在耶和华见证人的中央长老团里任职。

我跟这些怀有自我牺牲精神的弟兄共事,学到了一个重要的教训:从事世俗工作的人劳劳碌碌,换来的酬报是金钱;但在伯特利服务,得到的却是丰厚的属灵福分, 只有以属灵的事为念的人才会赏识。——哥林多前书2:6-16

1923年,内森·诺尔加入伯特利家庭的时候只是个少年。到了20世纪30年代,他已经是工厂的主管了。他每天路过工厂,都会跟个别的工人寒暄几句。新来的同工都很赏识他对我们所表现的个人关注。1936年,我们收到从德国运来的一台新的印刷机,年轻的弟兄费神费力也未能把机器装配妥当。为了助弟兄一臂之力,诺尔穿上工作服跟他们一起工作。他们花了个多月的时间,终能使机器正常运转。

诺尔弟兄工作勤恳,我们大多跟不上他,但是他也懂得怎样松弛身心。1942年1月,诺尔弟兄接任新职,督导耶和华见证人全球的传道活动。虽然双手没闲着,他却不时拨时间跟伯特利家庭的成员,以及基列学校的海外传道员,在纽约南兰星的校舍里玩棒球。

1950年4月,伯特利家庭搬进一幢楼高十层的新建宿舍大楼,大楼坐落在纽约布洛克林哥伦比亚山道124号。新的食堂能容纳我们所有人一起进膳。在兴建大楼的三年间,早晨崇拜的安排被迫取消了,现在可以重新开始,这是个多么快乐的时刻!诺尔弟兄安排我跟他同坐在主席桌上,好让我助他想起新成员的名字。我在这个座位上参加早晨崇拜已有五十个年头了。2000年8月4日,这个食堂关闭了。我被调派到以前高台旅馆其中一个翻新了的食堂去。

在20世纪50年代,我有一段时间在工厂操作长条活字铸造机,负责把铅条嵌成一页一页,供印板之用。虽然我对这件工作兴趣不大,但是管理机器的威廉·彼得森对我很友善,令我拥有一段开心的日子。1960年,伯特利需要一些义务工作人员去涂饰位于哥伦比亚山道107号新盖成的宿舍,我自告奋勇帮忙,为日益壮大的伯特利家庭预备新设施。

哥伦比亚山道107号宿舍的涂饰工程竣工之后不久,我接获一份美差,被派到伯特利的接待处工作,这真叫我喜出望外。我在接待处服务的40年同样是我在伯特利生活的难忘岁月。不管我欢迎的是参观者还是新的伯特利成员,我一想到他们都是我们大家同心协力扩展王国的成果,就不禁大为振奋。

热心的圣经研究者

由于伯特利的弟兄姊妹孜孜不倦研读圣经,整个家庭都享有属灵的繁荣。我初到伯特利的时候,我问校对员埃玛·哈密尔顿她读了圣经多少遍,她说:“我起码读过35遍了。之后,我就没有数下去。”另一位跟埃玛差不多同时期在伯特利服务的忠贞基督徒,安东·凯尼伯说:“要把圣经放在垂手可得的地方。”

罗素弟兄在1916年去世,他照管组织的职责由约瑟夫·卢述福接替。卢述福是一位律师,能言善辩,曾以律师身份代表见证人在美国最高法院进行诉讼。1942年,卢述福逝世,诺尔弟兄接任。诺尔弟兄竭力改善公开演说的技巧。由于我和他是隔壁,我常常听见他把演讲反复练习。他练得这么勤,终于成为一个出色的讲者。

 1942年2月,诺尔弟兄参与编制课程,协助伯特利所有的弟兄提高教导和演讲的素质。课程集中于圣经研讨和公开演说。训练方法是这样的,各个弟兄要以圣经人物为主题,准备一个简短的演讲。我的第一个演讲是论述摩西的。1943年,类似的训练班也开始在见证人的会众中举行,直到今天。跟以往一样,伯特利仍注重学习圣经,以及培养教导的艺术。

1943年2月,培训海外传道员的基列学校正式开设。基列学校第111届毕业典礼还刚刚举行完毕呢!学校开办了逾58年之后,已经培训了超过七千名海外传道员,在世界各地传道。值得注意的是,当学校在1943年成立时,全球只有十万左右耶和华见证人,但现在已有六百多万传道员传讲上帝王国的好消息!

赏识属灵的家业

基列成立之前,我们三个来自伯特利的弟兄负责探访美国的不同会众。我们每次探访,都会小住一天、几天或一个星期,尽力在属灵上强化会众。在那些日子,我们称为“弟兄的仆人”,后来改称为环务仆人和环务监督(现称分区监督)。基列学校开办之后不久,我应邀回校任教。我是第2届到第5届的导师,也是第14届的代课导师。我很喜欢跟学生重温掌故,谈谈见证人的早期事迹(有许多还是我的亲身体验),这使我更珍惜自己所得的丰厚属灵家业。

 多年来,我有幸出席耶和华子民举行的国际大会,享有无穷乐趣。1963年,“永远好消息”大会在环球举行,我跟五百多名代表随着大会的代表团环游世界。我也有幸出席其他深具历史意义的大会,比如:1989年在波兰华沙举行的大会,1990年在德国柏林举行的大会,1993年在俄罗斯莫斯科举行的大会。我每次出席大会,都遇到一些在纳粹、共产,或在两个政权下饱受了几十年迫害的弟兄姊妹,他们的经历使我大受强化!

事奉耶和华的确使我一生富足!丰厚的属灵福分源源而来。跟物质资财可不一样,人越努力与别人分享属灵财宝,他的属灵财宝就越发增加。我偶尔听见有人说,但愿他们不是在见证人家庭里长大就好了!他们要是先尝尽世物,就也许会更赏识圣经真理。

这些年轻人的话总使我有点不安,因为他们仿佛说,从小就受到教导认识上帝的知识并不是好事。但是,每当我想到那些长大以后才认识真理的人,他们要戒除许多的恶习和错误的思想才可以成为基督徒,就十分感激我父母按照上帝的正义标准抚养我们三兄妹成人。约翰忠心耿耿,为耶和华服务直到他在1980年7月去世。埃斯特到今天还在忠心地事奉上帝。

回顾往事,我能够跟忠贞的弟兄姊妹共享交谊,实在耐人回味。我在伯特利服务一晃就是67年了,其间有许许多多难忘的经历。我虽然从没结婚,在属灵上却儿孙满堂。日后还有更多新的弟兄姊妹加入我们环球的属灵大家庭,他们每一个对于我都是宝贵的;我一想到这些,心里就乐得像开了花。箴言10:22说:“耶和华所赐的福使人富足。”这句话说得一点不错啊!

[脚注]

^ 16段 实际上,我决定做先驱时还没有受浸,我是在1932年3月8日才受浸的。

[第20页的图片]

从左到右:我父亲、我弟弟约翰(坐在父亲膝上)、埃斯特、我和我母亲

[第23页的图片]

1945年我在基列学校任教

右上图:基列学校的导师爱德华多·凯勒、弗德烈克·法兰兹、我和艾伯特·史劳德

[第24页的图片]

回顾过去,事奉耶和华的确使我一生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