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属灵事业上的里程碑——《圣经新世界译本》汉语版面世

属灵事业上的里程碑——《圣经新世界译本》汉语版面世

 属灵事业上的里程碑——《圣经新世界译本》汉语版面世

在2001年8月3日,上帝的仆人在属灵事业上奠下一个里程碑:《圣经新世界译本》全书汉语版宣告面世。

在敬畏上帝的华人使用已久的圣经译本中,现在增添了《新世界译本》。为什么要出版新的圣经译本呢?《新世界译本》的译者是谁?你为什么能够确信《新世界译本》准确可靠?

为什么有许多圣经译本

近年来,有许多新的圣经译本面世。有的语言是首次有圣经译本,有的语言却早已有圣经译本了。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出版新的译本呢?久保荣与沃尔特·施佩希特二人合著的《为什么有许多圣经译本?》说:“没有任何圣经译本可以算做最终的译本。圣经译本必须与时并进。有越多的圣经考证和语言改变,就越需要新的译本。”

20世纪,学者对圣经原文的希伯来语、阿拉米语、希腊语有更清晰的理解。许多圣经抄本也陆续被人发现。这些抄本比以往圣经译者所用的更古老,也更准确。因此,今天上帝的话语可以比以往任何时候译得更加准确!

《大西洋月刊》表示,出版圣经有时候还牵涉到商业因素。文章说:“出版圣经是宗大生意,利润相当丰厚。”有时为了 增加销量,有些出版商不惜牺牲译文的准确性。例如,有一个新译本,出版商大刀阔斧,把他们认为太“沉闷”的部分一概删去。又有一个译本,译者任意窜改圣经的用语,把看来使读者反感的字眼改掉,比如说,把上帝由“父亲”改称为“父母”,好吸引女性读者。

删去上帝的名字

也许最众说纷纭的,要数上帝的专有名字耶和华了(有些学者把上帝的名字翻做“雅威”)。在古代的圣经抄本里,上帝的名字写成了四个希伯来语的辅音字母,拉丁字母写做YHWH或JHVH。这个独有的名字单在所谓的“旧约”里就出现了大约七千次。(出埃及记3:15;诗篇83:18)由此可见,造物主很希望崇拜他的人认识他的名,也希望他们使用 他的名!

可惜的是,两千多年前,犹太人因为迷信和忌讳,竟然不再把上帝的名字读出声音。这种迷信的观念,甚至影响了后来的基督教。(参看使徒行传20:29,30;提摩太前书4:1。)结果圣经译者渐渐形成了一种传统,用“主”“上主”一类的头衔来取代上帝的名字。今天,有不少圣经译本把上帝的名字完全删去。有些译本索性连“名”这个词也一并删掉。例如在约翰福音17:6,耶稣说:“我已经……显明你的名。”《现代中文译本》却把这节经文翻做,“我已经把你显明”。

为什么学者忌讳使用上帝的名字呢?请听听《圣经翻译实务论文集》(英语,1992年,43卷4号)的一些评论。这本杂志由统筹世界各地大量圣经翻译工作的联合圣经公会出版。其中一篇文章说:“ YHWH 确实是个专有名称,原则上把这个专名音译出来,是最符合翻译宗旨的。可是文章补充说:“有时候,我们却不能不顾及现实情况。”

这里所谓的“现实情况”,言之成理吗?照这本杂志记述,有些学者说:“如果我们使用雅威 一类的神名,就可能使[非基督徒]产生错误的印象……以为‘雅威’是个外来的神,或是个素来不认识的神,跟他们本身所认识的神不同。”可是,圣经清楚教导我们,耶和华上帝确实 跟非基督徒所崇拜的神截然不同!——以赛亚书43:10-12;44:8,9

有些学者声称,他们把上帝的名字换做“主”“上主”等头衔,只是跟随传统的做法。可是,耶稣谴责人跟随羞辱上帝的传统。(马太福音15:6)况且用头衔来代替名字,是毫无圣经根据的。耶稣基督有好几个头衔,例如“上帝的话语”“万王之王”。(启示录19:11-16)难道耶稣的名字也该被这些头衔取而代之吗?

刚才提到的杂志还有一篇文章说:“‘耶和华’这个名字,照道理是不应该使用的。”照什么道理呢?“学者一般认为‘雅威’才是原来正确的读音。”可是,圣经里许多著名的人物,例如耶利米、以赛亚、耶稣,他们的名字其实跟希伯来语原来的读音,都或多或少有出入(伊梅亚,耶沙亚胡,耶霍舒阿)。所以,把上帝的名字翻 做许多人熟悉的“耶和华”,其实是合情合理的做法。反对使用上帝名字的人根本说不过去。人拒绝使用上帝的名字,看来只是基于感情因素和一己之见,而不是有什么充分的学术根据。

但这里所涉及的,不只是学术上的问题。举个例,印度联合圣经公会的一个顾问指出,把上帝的名字从圣经译本中删去,产生了不良后果。他承认说:“对印度教徒来说,光知道上帝的头衔没意思。他们想认识上帝的专有名字。除非他们认识上帝的名字,不然就很难对他有亲切感。”所有寻求上帝的人何尝不是有同样的感觉!人要认识上帝,就一定要认识上帝的名字。这样,人才能了解他不只是一种力量,而是有鲜明个性、能够亲近的神。(出埃及记34:6,7)圣经说:“凡呼求耶和华之名的人,都必得救。”(罗马书10:13)崇拜上帝的人使用上帝的名字,是理所当然的!

一部尊重上帝的译本

因此,1950年《希腊语经卷新世界译本》英语版面世,可说是个里程碑。随后10年,一般人称为“旧约”的《希伯来语经卷》分为几册出版。到1961年,《圣经新世界译本》英语版合成一册面世。值得注意,《新世界译本》把“旧约”里出现约七千次的上帝的名字,一律翻做“耶和华”。尤其显著的是,在所谓“新约”的《希腊语经卷》中出现上帝名字的地方,包括237次全写和4次缩写,《新世界译本》全都恢复过来,翻做“耶和华”。

恢复上帝的名字不单是尊重上帝的做法,而且开拓了理解经义的新天地。比如许多译本把马太福音22:44翻做“主对我主说”,但到底谁对谁说?《新世界译本》把这节经文翻做“耶和华对我主说”,就正确引用诗篇110:1的经文了。读者能够看出耶和华上帝和他的爱子是有分别的。

译者是谁?

《圣经新世界译本》由耶和华见证人的法人团体守望台圣经书社出版。过去百多年来,守望台社在世界各地刊印、传播圣经。新世界圣经翻译委员会完成了这个译本,就交给守望台社出版。可是委员会的成员绝不想因此扬名。他们请求守望台社即使在他们去世以后,也不要公开他们的名字。——参看哥林多前书10:31

这个译本为什么称为《新世界译本》?译本以“新世界”命名,是因为委员会坚信彼得后书3:13的应许,指望新世界快要来临。委员会写道,“在旧世界快要过去的关键时刻”,圣经译本必须使“上帝话语的纯洁真理”发扬光大,这是非常重要的事。——参看1950年英语版前言。

意义准确的译本

因此,《新世界译本》最着重的是意义准确。英语版译者根据当时最完善的圣经文本 *,直接把经文由希伯来语、阿拉米语、 希腊语翻译过来。他们也格外小心,尽量仿照原文的表达方式,但选词用字处处让现代读者容易明白意思。

无怪不少学者赞赏《新世界译本》的译文意义准确。1989年,以色列的希伯来语学者本杰明·凯达尔说:“我研究希伯来语圣经和不同译本所用的语言的时候,常常参考英语版《新世界译本》。我不时发现,译者用心良苦,尽力让读者能准确明白经义。”

出版其他语言版本

耶和华见证人把《圣经新世界译本》转译成其他语言版本,是很适当的事。今天《圣经新世界译本》全书和《希腊语经卷》共有39种语言版本。为了尽快把《圣经新世界译本》译成多种语言版本,总部特地编写了一套圣经翻译系统,利用电脑科技,辅助圣经译者研究圣经所用的词语。总部办事处也在美国纽约帕特森成立翻译服务部,协助译者。耶和华见证人治理机构通过写作委员会,督导各地的圣经翻译工作。究竟翻译的过程是怎样的呢?

首先,有几位献了身的基督徒受委任组成翻译小组。经验表明,译者合力工作比个人独力工作,往往能有较周全和较完善的译文。(参看箴言11:14。)一般来说,每个圣经译者都在翻译基督教书刊方面有若干经验。然后他们会接受全面训练,熟悉翻译圣经的原则,同时学习使用专为翻译圣经而编写的电脑程式。

圣经译者翻译的时候,要留意四个原则:(1)意思要准确;(2)用语要一贯;(3)只要符合汉语习惯,就采用原文的表达方式;(4)要让一般人容易明白。怎样做到这几点呢?就拿刚面世的圣经来说吧。译者先推敲英语《新世界译本》里各个重要的圣经词语,在汉语里该怎样表达。译者可以用电脑程式查看意思相关和相近的圣经词语。电脑也会把英语所根据的希腊语或希伯来语词显示出来。这样,译者就能看出同一个希腊语或希伯来语词,在其他经节的英语译法。这一切能帮助译者推敲,选出合适的汉语译法。全组人都同意这些词语的译法后,就利用电脑的帮助,开始逐章逐节,采用选定的译词翻译圣经正文了。

可是,翻译不是把词语生搬硬套就行的。译者还得费神,衡量选定的译词在经文里是否正确传达经义。他们也要细心斟酌,反复琢磨,确保译文语法正确,晓畅明白。我们从译文能看出译者所付出的心血。《圣经新世界译本》汉语版把上帝的话语忠实地传达出来,既容易阅读,又容易明白。

我们热切请你细心阅读《圣经新世界译本》。你可以向本刊的出版社或你本地的耶和华见证人索取一本。你可以放心,《圣经新世界译本》汉语版忠实地传达了上帝的话。相信你不久就会看出,《圣经新世界译本》汉语版面世,确实是属灵事业上的里程碑。

[脚注]

^ 23段 《希腊语经卷》以韦斯科特和霍特二人合编的《新约希腊语原文文本》为底本。《希伯来语经卷》以基特尔的《希伯来语圣经文本》为底本。

 [第27页的附栏]

《新世界译本》便于查考和阅读

字体清晰

经文分段:经文以几节组成一个段落,而不是一节经文一个段落,这样编排有助于理解圣经执笔者的思路。

书眉标题:书页上端一般印有书眉标题,让读者迅速找到经文。

参考经文:正文每页都有参考经文,帮助读者旁及其他有关的经文。

词语索引:书末附上“圣经词语索引”,按汉语拼音序列出精选的圣经词语,以及该词语的出处和节录的上下文。

附录:“圣经词语索引”之后载有几篇短文,解释一些涉及圣经教义的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