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属灵亮光照耀中东

属灵亮光照耀中东

 人物生平

属灵亮光照耀中东

纳吉布·萨利姆自述

在公元1世纪,上帝话语的亮光从中东发出,直照到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到了20世纪,真理的亮光折回,再次照耀中东这片土地。至于事情的经过,就让我来说说吧。

1913年,我在北黎巴嫩的艾姆云镇出生。到这一年为止,世局还算相对平静。次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就爆发了。1918年大战结束时,号称“中东之珠”的黎巴嫩,已落得经济萧条、政局不稳。

1920年,黎巴嫩恢复了邮递服务,海外侨民的信件陆续寄到。我的舅舅阿卜杜拉和乔治·甘图斯,也写信回来给他们的父亲,我的外祖父哈比卜,告诉他关于上帝王国的事。(马太福音24:14)外祖父把信的内容说给镇上其他人听,却被人讥笑。镇上还流传着这么一个谣言,说哈比卜的儿子鼓励父亲卖掉土地,然后买头驴子,到处传道。

亮光照耀的起头

次年,1921年,本来在美国纽约布洛克林居住的米歇尔·阿布德回到黎巴嫩的黎波里。那时,他已经是个圣经研究者(耶和华见证人当时的名称)。阿布德弟兄的亲友大多对圣经信息无动于衷,可是有两个颇有名望的人响应了圣经真理。他们就是教授易卜拉欣·阿提耶和牙医汉纳·沙马斯。 沙马斯医生甚至开放自己的家和医务所来举行基督徒聚会。

阿布德和沙马斯两位弟兄后来到我居住的艾姆云探访,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子。他们的探访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自那时起,我就跟阿布德弟兄一起做传道,而此后40年间,我俩也经常结伴传道,直至阿布德弟兄在1963年去世为止。

1922至1925年,真理的亮光照遍北黎巴嫩的许多村庄。约有20至30人常常聚集在私人家中讨论圣经,我们在艾姆云的家也是其中一个聚会地点。由于教士叫孩子在附近敲打锡罐,大叫大嚷,骚扰我们,所以有时候我们得在松树林里举行聚会。

我还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很重视每次的基督徒聚会,并且热心参与传道,所以得了“提摩太”这个外号。校长命令我不可再参加他所说的“那些聚会”,我拒绝了,于是被逐出校门。

在圣经所载的地区传道

我在1933年受浸,并且很快就投身先驱工作(耶和华见证人所指的全时传道工作)。虽然当时黎巴嫩只有很少见证人,我们仍然把好消息传遍了北黎巴嫩的大部分村庄。我们还在贝鲁特市和市郊,以及往南黎巴嫩的沿路一带传道。在我早期当先驱的日子,我们都是徒步去传道的,顶多只是骑头驴子,就像耶稣基督和他公元1世纪的跟从者一样。

1936年,侨居美国多年的黎巴嫩裔见证人优素福·拉哈勒重访故土。他带了一些音响器材和两台留声机回来。我们把器材装在一辆1931年造的福特汽车上,然后走遍黎巴嫩和叙利亚境内各处,把王国信息带到偏远的地方。扩音机播出的声响,方圆10公里内的人,都可以听见。有些人走上房顶,就为了听听他们所说的来自天上的声音,而那些在田间工作的人,也暂且搁下活儿,前来细听。

1937年冬季,我跟优素福·拉哈勒到了叙利亚的阿勒颇。这时,我俩的结伴传道旅程已接近尾声。在他返回美国之前,我们还到了巴勒斯坦的海法、耶路撒冷和一些乡村探访。其间,我们探访了易卜拉欣·谢哈德。他是我以前写信结识的。易卜拉欣的圣经知识不断增加,当我们探访他时,他已经可以跟我们一起逐户传道了。——使徒行传20:20

此行我也很高兴可以见到哈利勒·科布罗西教授。他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并一直跟耶和华见证人通信,讨论圣经。他怎样得到见证人在黎巴嫩的地址?事情是这样的。有一次,海法一间杂货店的店主从耶和华见证人的出版物上,撕下一张纸来包裹哈利勒买的货品,那张纸上恰好有我们 的地址。这次探访十分愉快。哈利勒在1939年来到的黎波里受浸。

1937年,彼得罗斯·拉加科斯和他的妻子到了的黎波里来。随后几年,我们三人几乎走遍了黎巴嫩和叙利亚,上门探访人,宣讲王国的信息。拉加科斯弟兄在1943年去世,在此之前,见证人已经把属灵的亮光,传遍黎巴嫩、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大部分的城市和村庄。有时候,我们一行30人在清晨3点钟出发,乘坐汽车或公车到一些偏僻的地区传道。

在40年代,易卜拉欣·阿提耶把《守望台》翻译成阿拉伯语,然后我会手抄四份,再寄给巴勒斯坦、叙利亚和埃及的见证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很多人大力反对我们的传道工作,但我们仍然继续接触中东所有喜爱圣经真理的人。我为不同的城市和邻近的村庄画了地图,然后我们尽可能到这些地方宣扬好消息。

1944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仍如火如荼之际,我跟伊芙琳结为夫妇。她就是我的先驱同伴阿布德弟兄的女儿。我们一共生了三个孩子,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

与海外传道员并肩工作

大战结束后不久,基列学校的第一届毕业生来到黎巴嫩作海外传道员。在他们的协助下,黎巴嫩的第一个会众成立了,我被委任为会众的组务仆人。1947年,内森·诺尔和他的秘书米尔顿·韩素尔探访黎巴嫩的弟兄,并给予他们很大的鼓励。没多久,有更多海外传道员抵达,在组织传道工作和主持会众聚会方面,他们都帮了我们一大把。

有一次,我们到了叙利亚一个僻远的地区传道,但受到当地一个主教阻挠。在1948年前,教士常常把我们称为“共产主义者”, 但现在那个主教却指控我们分发他说的“鼓吹犹太教的书刊”。于是我们被逮捕,并遭盘问两个小时,期间我们作了优良的见证。

审理这宗案件的法官最后宣布:“大胡子[指那个主教]控告你们,虽然可恶,但由于他让我有机会遇见你们,听到你们倡导的道理,所以我也得向他致谢。”然后,法官就为我们所遭到的不便表示歉意。

十年后,在坐公车到贝鲁特期间,我跟邻座一位农业工程师谈到我们的信仰。听了几分钟后,工程师说一位叙利亚朋友也跟他说过类似的话。那个朋友是谁呢?原来就是十年前审讯过我们的那位法官!

在50年代,我探访过伊拉克的见证人,并和他们一起做逐户传道。我也多次到约旦和西岸去。1951年,我跟三个见证人前往伯利恒,并在那儿出席了主的晚餐。在同一天早上,参加这个聚会的人都坐公车到约旦河去,其中有22人在那里受浸,象征他们献身给耶和华。在那一带,每当有人反对我们,我们就会对那些人说:“我们想告诉你们,你们的一个同胞会作王统治全球!你们干什么还要不高兴呢?你们倒该欢喜才对!”

困难重重,却仍然传道

中东人大多心地良善,谦卑好客,而且很多都喜欢聆听上帝王国的信息。圣经应许说:“上帝要亲自与[他的子民]同在。上帝要擦去他们的所有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哀恸、呼号、痛苦。”知道这个应许 快要实现,当然令人感到无比振奋。——启示录21:3,4

我发现那些反对我们的人,大多对我们的工作和信息不甚了解。可见基督教各教会的教士真的编了很多谎言去诬蔑我们!因此,自从黎巴嫩在1975年爆发内战以来,见证人得面对重重的困难。

我曾经跟一个家庭讨论圣经。这个家庭本来常常上教堂,并热心参与教会活动,但因为后来学习圣经,而且有良好进步,所以教士很不高兴。一天晚上,一个当地的宗教组织煽动成员到这个家庭的商店去捣乱,并焚毁了至少值1万美元的商品。同一天晚上,他们又来绑架我。我找到机会跟他们的首领讲理,说如果他们是真基督徒,就不会做野蛮的事。听罢,他就叫车停下来,然后命令我离开。

另一次,我给四个民兵绑架。他们的首领多番恐吓我,又说要把我击毙。但他忽然改变主意,释放了我。现在,这四个民兵中,有两个因为谋杀和抢劫而在坐牢,另外两个则已被处决。

其他作见证的机会

我有很多机会搭飞机往返不同国家。有一次,我乘坐贝鲁特到美国的航机,在我邻座的是前黎巴嫩外交部长查尔斯·马利克。他很留心地听我说话,每当我把圣经经文读给他听,他都会向我道谢。后来他告诉我,他以往在的黎波里念书时,老师教导他要尊重圣经,而这位老师就是易卜拉欣·阿提耶!易卜拉欣是从我岳父那儿听到真理的。

另一次,我的邻座是巴勒斯坦派往联合国的代表。我抓紧机会,把王国的好消息告诉他。他介绍我认识他弟弟一家,他们住在纽约,后来我也常常探访他们。我有一个亲戚在纽约联合国大楼工作。一天,我到他的办公室探望他,并跟他谈了三个钟头,期间还能向他作见证,谈及上帝的王国。

今天我已经88岁了,还有能力经常照料会众的事务。我和妻子伊芙琳仍然一起事奉耶和华。我们的女儿跟一位周游监督结了婚,他现在是贝鲁特一个会众的长老,他们的女儿也是见证人。我们最小的儿子,他的妻子,以及他俩的女儿也同样在真理中。至于我们的大儿子,他认识了基督徒的信仰,我希望他最终也会成为基督徒。

1933年,我受委任成为中东第一个先驱,并在此后的68年里,一直以这个身份事奉耶和华。我认为这是最好不过的人生事业。我决心要继续留在上帝的属灵亮光中。

[第23页的图片]

纳吉布,摄于1935年

[第24页的图片]

我们的播音车,1940年摄于黎巴嫩山区

[第25页的图片]

以上照片由左上方起,顺时针方向:纳吉布、伊芙琳和女儿、阿布德、纳吉布的大儿子,摄于1952年

以下照片前排:沙马斯、诺尔、阿布德和韩素尔,1952年摄于纳吉布在的黎波里的家中

[第26页的图片]

纳吉布和妻子伊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