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奥利金——他的学说对教会影响有多大?

奥利金——他的学说对教会影响有多大?

 奥利金——他的学说对教会影响有多大?

拉丁语《通俗译本》的译者哲罗姆,把公元3世纪的神学家奥利金誉为“继使徒之后,教会首屈一指的导师”。但不是人人都这么推崇奥利金的,有的认为他是鼓吹异端邪说的罪魁祸首。正如17世纪一位作家报道,奥利金的批评者断言:“他的学说大多是有害的谬见。他如毒蛇般向世人喷出致命的毒素。”奥利金死后大约三百年,教会宣告他是异端分子。

奥利金在教会中毁誉参半,有人赞赏他,有人仇视他。为什么呢?他的学说对教会所定的信条产生了什么影响?

为教会大发热心

公元185年前后,奥利金在埃及亚历山大出生。他受过良好教育,通晓希腊文学。可是,他的父亲莱昂尼德斯还嫌不够,要他用功学习圣经。奥利金17岁的时候,罗马皇帝颁布法令,禁止人改变宗教信仰,违者依法惩处。奥利金的父亲因改信基督教而锒铛入狱。年轻的奥利金有一股锐气,誓要跟父亲共患难,宁可把生命豁出去,也不低头。他的母亲为免儿子离家出事,把他的衣服藏起来。奥利金写信恳求父亲说:“千万不要为我们放弃信仰。”莱昂尼德斯站稳立场,英勇就义,身后萧条。幸好奥利金学识丰富,他教授希腊文学,挣钱养活母亲和六个弟弟。

罗马皇帝一心要制止基督教传播开去。法令的矛头不仅指向学生,也对准导师。基督教导师为了保全性命,无不逃离亚历山大。非基督徒只好向年轻的奥利金寻求圣经指引。奥利金相信天主的旨意是要他讲授教理,他欣然接受这个任务。奥利金有不少门生都以死殉教,有些还没完成神学教育就捐弃生命了。门生出庭受审也好,身陷囹圄也好,行将处决也好,奥利金总是冒着生命危险,公开给他们打气。公元4世纪的历史家优西比乌斯报道,门生被押往刑场的时候,奥利金“勇敢无畏地向他们送飞吻致意”。

 奥利金触犯众怒。不信基督的人,许多都责怪奥利金唆使他们的朋友改变信仰,要奥利金对朋友之死承担罪责。他多次遭到暴徒袭击,险些在虎口丧命。为了逃避追捕,他到处漂泊,可从没有停止过讲授教理。他无私无畏,全心全意教人,使亚历山大主教德米特里对他另眼相看。奥利金才18岁,德米特里就任命他为亚历山大教理学校校长。

奥利金崭露头角,成了著名的学者和作家,著作等身。有些人声称他写了六千本书,这样说未免夸张失实。他编纂的《六文本合参》举世闻名。这套50册的巨制是《希伯来语经卷》各种文本的合参。奥利金把《六文本合参》分六栏对照排列,包括:(1)希伯来语及阿拉米语文本;(2)希伯来语及阿拉米语文本的希腊语音译本;(3)阿奎拉希腊语译本;(4)西马库斯希腊语译本;(5)希腊语《七十子译本》,奥利金修订了这部译本,尽量使译文跟希伯来语文本相符;(6)迪奥多蒂翁希腊语译本。圣经学者约翰·霍特说:“《七十子译本》有多段经文不是引起误解,就是叫读者感到困惑。奥利金希望这套文本合参能启发希腊语读者的思考,让他们看出经文的含意。”

“越出经上所记的话”

公元3世纪,宗教一片混乱。这气候大大左右了奥利金对讲解圣经的看法。当时的基督教还是处于萌芽阶段,但已浸透了异端思想的毒素。教会传布的道理因地而异,各不相同。

奥利金接受了部分的异端主张,还说成是使徒所教导的。他觉得什么问题都可以自由探索。当时奥利金有不少门生都受哲学问题困扰。他们苦苦思索,还是找不到满意的答案。为了帮助年轻的门生理出个头绪来,奥利金钻研不同派系的哲学思想。他立意要解开门生的思想疙瘩。

奥利金试图使圣经和哲学并行不悖,侧重用寓意释经法。他认为经文寓意深刻,解释不能拘泥于字面意义。一位学者指出,奥利金“随意阐释经文,使不符合圣经的神学理论看似有圣经根据。他自称比别人格外热心讲解圣经,自以为对经文所作的阐释准确可靠”。

我们可以从奥利金写给门生的一封信中洞悉他的想法。奥利金指出,以色列人为耶和华的殿制造器皿,所用的金子其实来自埃及。他拿这个事例做比喻,支持用希腊哲学讲解基督教教义的做法。他说:“从埃及带走的东西,对以色列的儿女很管用。希伯来人有天主的指引,晓得把埃及人不珍惜的东西用来崇拜天主。”奥利金鼓励门生“从希腊哲学中选取合适的课题,作为研究基督教的入门课”。

这种随意阐释圣经的做法,把基督教教义和希腊哲学的界线搞混了。例如,在《论原理》里,奥利金形容耶稣是“独生子,是产生的,却没有起始”。他进一步说:“独生子的产生是超越时间、无始无终的。……他不是因为得到生命的气息才成为圣子,也不是圣父以分割及离异而产生的,而是借天主的本质产生出来。”

奥利金的理论并没有圣经根据,因为圣经说得很清楚,耶和华的独生儿子“在受造的万物中”是“头生子”,是“最先被上帝创造的”。(歌罗西书1:15;启示录3:14)宗教历史家 奥古斯都·尼安达指出,奥利金“深入研究柏拉图的哲学思想”,构想出以下的概念:“圣子的产生是超越时间、无始无终的。”奥利金违反了圣经的基本原则:“不可越出经上所记的话。”——哥林多前书4:6

教会谴责他是异端分子

奥利金当教理导师早期,声誉鹊起,惹起亚历山大主教德米特里的妒忌。他召开会议,撤去奥利金的教士职务。奥利金后来迁居巴勒斯坦,在那里继续当教士。他致力维护教会的信条,深受公众尊崇,声名远播,连东方教会也向他求助。为了抵制“异端”思想的侵蚀,教会请奥利金劝偏离正统信仰的主教回心转意。奥利金在公元254年去世,死后名誉扫地。为什么呢?

有名无实的基督教成了主流宗教后,对正统信仰所下的定义越来越狭窄。奥利金的哲学观点都是推想出来的,论据有时含糊不清,所以大部分都不为后世的神学家所接纳。奥利金的学说在教会里引起了激烈的争论。教会力图平息争端,使内部恢复团结,于是宣判奥利金为异端分子。

偏离正道的,其实远不止奥利金一人。圣经早已预告,一般教会都会偏离基督的纯真教训。公元1世纪末,耶稣的使徒死后,叛道势力趁势兴起。(帖撒罗尼迦后书2:6,7)有些基督徒声称自己才是“正统”的,他们的“正统”地位得到确认后,就指责其他基督徒是“异端分子”。但事情的真相是,一般教会已远远偏离了纯真的基督教信仰。

“伪称‘知识’”

尽管奥利金有很多理论都是推断出来的,他的作品却不能说完全乏善可陈。比方说,他编纂的《六文本合参》保留了上帝名字的四个希伯来字母。由此可以证实,早期的基督徒不但知道,而且也使用上帝的私有名字——耶和华。奥利金的作品虽有可取之处,公元5世纪一位名叫狄奥菲鲁斯的教长却提醒:“奥利金的作品犹如繁花盛放的一片绿茵。我看见美丽的鲜花,就会摘下来;带刺的,就会避开,像避开蜜蜂的螫刺一样。”

奥利金把圣经主张跟希腊哲学搀杂在一起,神学理论错谬丛生,对一般教会的信条产生了巨大影响。举例说,奥利金胡乱推断的理论,虽然大部分都为后世所撇弃,他的做法却遗祸非轻。他认为基督的“产生是超越时间、无始无终的”,这个不符合圣经的主张成了三位一体道理的基石。《最初三世纪的教会》评论:“[奥利金鼓吹的]哲学思想,深入人心,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除去的。”结果怎么样?“浅显易明的基督教信仰受到侵蚀,错谬源源不绝地渗进教会的主张。”

奥利金本该听从使徒保罗的劝勉,“避开亵渎神圣的虚妄言谈和伪称‘知识’的矛盾论调”,以免助长叛道势力。恰恰相反,奥利金的学说大多以伪称“知识”为根据,最后还是“偏离了信仰”。——提摩太前书6:20,21;歌罗西书2:8

[第31页的图片]

奥利金编纂的《六文本合参》表明,《希腊语经卷》记载了上帝的名字

[鸣谢]

Published by permission of the Syndics of Cambridge University Library, T-S 12.182

[第29页的图片鸣谢]

Culver Pic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