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在耶和华的道上奋力向前,给我们力量和喜乐

在耶和华的道上奋力向前,给我们力量和喜乐

 人物生平

在耶和华的道上奋力向前,给我们力量和喜乐

路易吉·瓦伦蒂诺自述

耶和华劝勉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以赛亚书30:21)自从我在60年前受浸以来,听从这个劝告一直是我一生的目标。父母的优良榜样有助我在年轻时候已立下这个目标。1921年,父母从意大利移民到美国俄亥俄州,在克利夫兰市定居下来,他们抚养三名子女——就是哥哥迈克、妹妹莉迪娅和我。

父母曾经探查过不同的宗教,由于大感失望,最后干脆放弃了。1932年的一天,爸爸收听电台的意大利语节目,刚好是耶和华见证人进行播放。他很欣赏节目的内容,于是写信给社方,索取更多资料。耶和华见证人纽约市布洛克林总部的一个意大利裔见证人上门探访我们。他整夜跟爸妈讨论圣经,直到黎明。爸妈终于深信自己已找到了纯真的宗教。

爸爸妈妈开始参加基督徒的聚会,并且开放自己的家接待周游监督。虽然我只是个小孩子,但这些监督却让我跟他们一起传道;这令我开始认真考虑全时为耶和华服务。凯里·巴伯曾在我们家中作客,他现在是耶和华见证人治理机构的成员。不久之后,我在1941年2月受了浸,当时我14岁。1944年,我在克利夫兰开始从事先驱工作。迈克和莉迪娅也采取立场 拥护真理。迈克一生事奉耶和华,至死不渝。莉迪娅跟丈夫从事周游探访的工作有28年之久。现今他们是特别全时传道员。

遭受监禁,但更决心奋力向前

由于我的良心受过圣经薰陶,我决心行事要跟以赛亚书2:4一致,把刀打成犁头,结果我在1945年初被关在俄亥俄州的联邦监狱里。起初监狱当局仅容许见证人囚犯拥有少量他们自己出版的书刊。可是,邻近的会众仗义襄助。有时,他们把一些书刊扔在监狱附近的田里。第二天,当囚犯前往工作地点时,就找着这些书刊,偷偷带进监狱里。我入狱时,监狱当局已放宽限制,让我们有更多书刊。自那时以来,我学会更珍惜耶和华所提供的灵粮。直至今日,每逢收到新的《守望台》和《儆醒!》杂志,我总会想起昔日所学到的宝贵教训!

过了些时候,我们获准在监狱里举行聚会,但只有见证人才可以出席。尽管如此,有些监狱职员和囚犯却暗中参加我们的聚会,其中有几个甚至接受了真理。(使徒行传16:30-34)麦克米伦弟兄不时到监狱探望我们,给我们莫大的安慰。他常常安慰我们,在狱中所过的日子绝不是白费的,因为这可以训练我们准备接受未来的工作委派。这位亲爱的年长弟兄使我的心大受感动,叫我更加决心要行走耶和华的道。

寻得伴侣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我们从监狱获释,得以恢复自由。于是我再次投入全时的先驱传道工作。可是父亲在1947年去世。为了维持家计,我不得不投身世俗工作。我学会做推拿治疗,成了按摩师。当时我绝没有料到,30年之后,我和妻子经历逆境,我所学会的技能得以大派用场。但言归正传,让我首先告诉你关于我妻子的一些事情吧。

1949年一天下午,我正在王国聚会所里,突然电话响起来。我拿起听筒,听到一把悠扬悦耳的声音说:“我的名字叫克莉斯蒂娜·吉丘尔。我是个耶和华见证人,刚刚搬到克利夫兰来找工作。我想跟当地的会众取得联络。”我们的王国聚会所其实离她居住的地方很远,但她的声音使我着了迷,于是我告诉她可以怎样找着我们的聚会所,并且鼓励她在星期日前来参加聚会——因为我会作公众演讲。星期日到了,我是最先抵达聚会所的人。我耐心等候,却见不到什么陌生的面孔。发表演讲的时候,我不时望向门口,但见不到有人进来。第二天我打电话给她。她解释缺席的原因,原来她不熟悉当地的公共汽车路线。于是我自告奋勇,约她见面,好向她详细解释一番。

我获悉她的父母从捷克斯洛伐克移居美国,读了《死者在哪里?》的小册之后就开始跟圣经研究者交往。他们在1935年受浸。1938年,克莉斯蒂娜的父亲被委任做美国宾雪法尼亚州克莱默市耶和华见证人会众的组务仆人(现在称为主持监督)。1947年,克莉斯蒂娜在16岁时受了浸。我很快就爱上了这个既美丽又灵性坚强的姊妹。1950年6月24日,我们结为夫妇。自那时以来,克莉斯蒂娜一直是我的忠贞伴侣。她总是乐于把王国事务置于生活上的首位。这个贤淑能干的同伴愿意跟我结为夫妇,我实在对耶和华感激不尽。——箴言31:10

意料不到的事

1951年11月1日,我俩开始从事先驱工作。两年后,在俄亥俄州托莱多市举行的大会上,胡戈·里默尔弟兄和艾伯特·史劳德弟兄向一群有志从事海外传道服务的先驱发表演讲。我们也在场聆听。他们鼓励我们先回去克利夫兰,继续从事先驱工作。怎知翌月,我们就 获邀到守望台第23届基列圣经学校受训,该届训练班将会在1954年2月开课。我们实在大感意外!

那时基列学校位于纽约州的南兰星镇。我们驾车向着目的地进发时,克莉斯蒂娜在路上十分焦虑不安。她不断告诉我,“开慢些儿吧!”我说,“克莉斯蒂娜,我要是再减低车速的话,车子就得停下来了”。可是,我们抵达基列学校的校园之后,很快就感到自在多了。内森·诺尔弟兄在场迎接新学生,并且带我们到四处参观。他解释要怎样节省用水和节约能源,同时特别强调我们照料王国事务,该培养节俭的美德。我们把他的劝告牢记在心。时至今日,我们仍然按之而生活。

飞往里约热内卢

不久之后,我们从基列学校毕业。1954年12月10日,我们告别寒冷的纽约市,登上飞机。想到快要启程飞往新委派的地区——阳光灿烂的巴西里约热内卢,心情难免十分兴奋。一对海外传道员夫妇,彼得·卡尔贝洛和妻子比莉,也跟我们同行。飞机的航程本来只需24小时,沿途在波多黎各、委内瑞拉和巴西北部的贝伦停留。可是,由于引擎发生故障,我们过了36个小时才见到里约热内卢。壮丽的景色实在令人叹为观止!城市灯光闪闪发亮,像晶莹闪耀的钻石,散布在漆黑的丝绒地毯上一样。银色的月光倒影在瓜纳巴拉湾的水面上,波光粼粼。

伯特利家庭的几个成员在机场等候我们抵达。他们热情地欢迎我们,之后驾车送我们返回分社。大约凌晨3点钟,我们才入睡。几小时之后,钟声唤醒了我们,我们作为海外传道员的第一天开始了。

早期学得的教训

我们很快学得了一个重要教训。有一次,我们在一个见证人家庭里过了一个愉快的晚上,正打算步行返回分社时,主人家却劝阻我们说:“外面正下着雨,你们现在不能走。”他坚持要我们留下,在他们家里过夜。我拒绝接受他的提议,笑着说,“美国也有下雨的时候的”,于是向他们告别,就离开了。

由于里约热内卢群山环抱,雨水很快积聚成洪流涌入市内,常常造成水灾。我们涉水行走,不用多久已水深及膝。分社附近的街道有如汹涌的河流,水深及胸膛。我们几经艰辛,终于抵达伯特利,却浑身湿透了。翌日,克莉斯蒂娜觉得浑身不妥,原来她染上了伤寒。她痊愈后,有一段颇长时期,身体仍十分虚弱。不用说,我们这些新海外传道员本该乐于听从当地见证人的劝告才对。

海外传道和周游探访

我们初到外地传道就遭到挫折,但雨过天青,我们怀着满腔热忱开始向人传道。我们用葡萄牙语把介绍词读出来给人听。至于我们学习葡萄牙语的进展程度,看来大家不相上下。有时住户指着我,对克莉斯蒂娜说:“我听得懂你的话,却不知他想说什么。”另一个住户却告诉我:“我明白你说的,却听不懂她的。”即使如此,在最初几个星期我们得到100多个《守望台》订阅,教我们高兴不已。事实上,在巴西的第一年,我们有幸见到几个圣经学生 受浸,而深深体验到这个海外传道委派地区的确出产丰富。

50年代中期,巴西很缺乏具备资格的弟兄,所以许多会众都经常没有环务监督探访。由于这缘故,尽管我正在学习葡萄牙语,也未曾尝试用葡萄牙语讲过公众演讲,社方仍在1956年派我到圣保罗州从事环务工作。

我们探访的第一个会众,已有两年没有环务监督探访了,所以大家对公众演讲都抱着很大期望。我从葡萄牙语的《守望台》杂志把资料剪下来,贴在白纸上,打算把资料读出来。星期日到了,王国聚会所里座无虚席,挤满了人。有些甚至坐在讲台上。人人都怀着热切的期望,等候这件盛事开始。于是我开始发表演讲,或者我该说,我开始读出我的演讲。我不时抬起头来望望听众,见到所有人,包括小孩子在内,都静静坐着,留心聆听,我感到十分诧异。他们睁大眼睛,注视着我。我暗自在想:“瓦伦蒂诺,你的葡萄牙语进步得真不错啊!看啊!他们多么聚精会神,留心聆听。”多年后,我有机会再次探访这个会众,一个曾出席我第一个公众演讲的弟兄告诉我说:“还记得你所作的公众演讲吗?当时我们根本听不懂你说什么。”我不得不承认,我自己也不很清楚究竟说了些什么。

从事环务工作的第一年,许多时都重读撒迦利亚书4:6的经文。“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这句话提醒我,王国工作得以迅速扩展,全靠上帝的圣灵发挥作用。虽然我们能力有限,王国的工作依然继续扩展。

有困难也有福分

从事环务工作期间,我们走遍巴西全国各地,随身携带的行李包括一部打字机、几箱书刊、大大小小的皮箱和公文包。多亏克莉斯蒂娜有先见之明,预先把行李的数目数点清楚,即使我们匆促下公共汽车,赶着搭乘另一辆车,也不致遗下一件行李。我们许多时搭乘公共汽车,经过崎岖不平的泥路,要15小时才能抵达目的地。我们不时有惊心动魄的经历。有时,两辆公共汽车迎面而来,同时驶过一道窄桥,两者相当接近,差点儿就彼此碰撞。我们也要坐火车和乘船,甚至骑马,才能抵达目的地。

1961年,我们开始做区务工作,不再探访每群会众,而是探访每个环。每星期有几个晚上,我们到不同的地方放映耶和华组织所制作的影片。可是,当地的教士故意跟我们为难,设法阻止我们放映这些影片。许多时我们必须行事机智果敢,用巧计胜过他们。有一次,一个会堂的业主受到教士威吓,取消了跟我们签订的合同。经过几日的寻找,我们终于找到一个适合的地方,但我们却没有告诉其他人,反而继续邀请人到原来的地点观看社方的影片。那天晚上,在节目开始之前,克莉斯蒂娜去到我们起初租用的会堂,悄悄告诉渴望观看影片的人怎样到新的地点去。结果总共有150人观赏题名为《新世界社会的活动》的影片。

在孤立地区做周游探访的工作殊不容易,有时叫人费力劳心。可是,当地的弟兄十分赏识我们的探访。他们虽然相当贫穷,却十分慷慨好客,乐于接待我们在他们简陋的住所留宿。我们很感谢耶和华让我们有幸认识他们。能够跟他们做朋友实在是莫大的福分。(箴言19:17;哈该书2:7)可惜,在巴西服务了21年之后,我们的海外传道生涯不得不告一段落。我们真是伤心极了!

面对危机,耶和华给予指引

1975年,克莉斯蒂娜接受手术治疗。之后我们再次投入周游探访工作。可是克莉斯蒂娜的健康却继续恶化。我们不得不返回美国,让 她接受医药护理。1976年4月,我们抵达加利福尼亚州的长滩,住在母亲家里。我们在外地生活了20多年,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处理当前的情况才好。为了维持生计,我开始替人做推拿治疗,收入刚好应付生活的开支。加利福尼亚州的政府准许克莉斯蒂娜住在医院里,然而她的病况却日趋严重,因为医院的医生拒绝为她提供免输血的治疗。我们走投无路,只好恳切祈求耶和华给我们指引。

一天下午,我在传道期间见到一家医务所。不知为什么,我一时冲动,决定进去看看。尽管医生快要下班,他仍然让我进入办公室,向他说明来意。我们倾谈了足足两小时,然后他说:“我很赏识你和妻子在外地所做的传道工作。我愿意免费为你妻子提供免输血的治疗。”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话。

这位仁慈的医生原来是位颇有声望的专科医生。他把克莉斯蒂娜转到他工作的医院里。在这位良医的悉心照顾下,克莉斯蒂娜的健康很快就大为好转。我们陷入困境时,耶和华为我们打开一条出路,我们对他实在感激不尽!

新工作

克莉斯蒂娜康复之后,我们投入先驱工作。我们很高兴有幸在长滩帮助几个人成为耶和华的敬拜者。1982年,我们获邀在美国从事环务工作。我们每天都感谢耶和华,让我们再次有机会从事我们所热爱的服事职务——周游探访工作。我们首先在加利福尼亚州,随后到新英格兰从事环务工作。新英格兰的环包括一些葡萄牙语的会众在内。后来我们也探访百慕大岛。

我们做了四年环务工作,日子过得很愉快。之后我们接获另一个工作。社方让我们拣选自己爱到的地区,从事特别先驱工作。虽然我们有点舍不得放弃周游探访的工作,我们却决心接受新的岗位,继续奋力向前。但我们该到哪里去呢?我周游探访各群会众的时候,留意到马萨诸塞州新贝德福德市的葡萄牙语会众有很大需要。于是我们启程往新贝德福德去。

我们到达之后,会众的弟兄姊妹为我们举行盛大的宴会,热烈欢迎我们,令我们深感为人所需、受人赏识!我们感动到禁不住流下泪来。一对有两个幼儿的年轻夫妇,仁慈地接待我们到他们家里暂住,直至我们找到自己的寓所为止。耶和华无疑大大祝福我们的特别先驱工作,甚至远超过我们的期望。自从1986年以来,我们在这个小镇里帮助了约莫40多人成为耶和华见证人。他们都是我们的属灵家人。此外,我也很高兴见到当地五个弟兄在灵性上渐渐成长,最后成为羊群的仁爱牧人。在新贝德福德从事特别先驱工作,就像在一个收获丰富的海外地区服务一样。

回顾以往的岁月,我们很高兴自己从年轻的日子已开始为耶和华服务,并且以真理为生活的重心。诚然,现在我们年事已高、身体虚弱,但在耶和华的道上奋力向前,仍然给我们莫大的力量和喜乐。

[第26页的图片]

刚刚抵达里约热内卢

[第28页的图片]

我们的属灵大家庭——马萨诸塞州新贝德福德市会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