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信心经受考验,却非孤立无援

信心经受考验,却非孤立无援

 信心经受考验,却非孤立无援

维姬是个漂亮的小女孩,健康活泼,十分惹人喜爱。1993年春天,维姬呱呱坠地,真叫我们喜不自胜。我们一家三口住在瑞典南部的一个小镇,日子过得和和美美。

维姬出生不过18个月,我们的世界就发生了巨变,仿佛天塌地陷似的。维姬近来一直身体不好,我们带她去医院看病。当时的情景,我们永远忘不了。医生告诉我们,女儿害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也就是由白细胞引起的小儿癌症。

小女儿怎么会患上这样的恶疾,我们真的百思不解,久久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刚刚开始认识周围的世界,现在却要面对死亡的威胁。医生试图安慰我们,说化学疗法和输血相互配合,对治疗女儿的病相当见效。听到医生的建议,我们的心情格外沉重。

信心受考验

我们深爱女儿,自然想她得到最好的医疗护理。但无论如何,我们绝不能给她输血。我们对上帝的话语圣经坚信不疑。圣经说得很清楚,基督徒必须“禁戒血”。(使徒行传15:28,29)我们也知道输血有很大风险。许多人因为输血,不是感染了疾病,就是丧掉生命。唯一可以采用的就是免输血的优质疗法。我们为信仰而打的仗就这样开始了。

 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向耶和华见证人瑞典分社办事处的医院资讯服务部 *求助。医院资讯服务部马上发传真给欧洲各地的医院,探询哪家医院、哪个医生愿意采用免输血的化学疗法。基督徒弟兄踊跃帮忙,对我们关心体贴,使我们的勇气大为增强。在这场为信仰而打的仗上,我们绝不是孤军作战的。

几小时后,愿意同我们合作的医院和医生都找到了。这家医院位于德国萨尔州洪堡城。我们安排好在翌日乘飞机去洪堡,让医生尽快替维姬检查身体。我们抵达洪堡的时候,在场迎接我们的有当地耶和华见证人会众的弟兄,还有几个亲戚。洪堡一个医院联络委员会的代表向我们表示热烈的欢迎。他陪我们一起往医院去,又尽一切可能给我们所需的帮助。我们才到这里,人地生疏,有属灵的弟兄从旁协助,我们感到很安慰。

在医院里,我们跟格拉夫医生洽谈过后,心里舒坦多了。他很通情达理,还向我们保证,他会竭尽所能用免输血疗法医治维姬。格拉夫医生表示,即使维姬的血红蛋白计数下降到每分升只有5克,他也愿意继续采用免输血疗法。他又说,我们及早延医诊断维姬的病情,迅速把她送进医院,使维姬的存活机会大增。格拉夫医生坦言,这是他首次采用免输血的化学疗法,去医治像维姬那样的病例。格拉夫医生勇敢果断,决心帮助我们克服难关,我们实在感激不尽,对他钦佩万分。

经济困难

现在要面对的问题是,我们怎么能支付维姬的医药费?院方告诉我们,两年的医药费约为十五万德国马克,简直把我们吓呆了。我们手里积蓄不多,哪里够支付这笔医药费呢?无奈情况紧急,维姬必须马上接受治疗。如今我们处身在德国,不能从瑞典的公众医疗保险受惠。我们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医疗专家乐于用免输血疗法医治病重的小女儿,只可惜我们出不起医药费。

值得庆幸的是,院方愿意通融。只要我们先付两万马克定金,签字保证支付余数,维姬就可以马上接受治疗。我们的存款很有限,幸亏亲友解囊相助,我们终于凑足了两万马克。其余的医药费又怎么样?

这时候,一个我们还不认识的属灵弟兄愿意慷慨解囊。他的善举再次提醒我们,在这场为信仰而打的仗上,我们绝不是孤立无援的。后来我们能够另作安排,不用接受他的捐款。

医学专长发挥作用

医生开始进行化疗。一周又一周过去了。化疗期间,目睹小女儿痛苦万状,我们心都碎了。日夜看守在她身旁,把我们累得真够受的。话虽如此,每逢有征象显示女儿的病情好转,我们都感到欣慰不已。化疗持续了八个月。维姬的血红蛋白计数,一度骤降到每分升只有6克。格拉夫医生信守承诺,始终没有给女儿输血。

从那时到现在,已有六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最后一次脊髓液检查显示,维姬已摆脱了白血病。她现在开开心心地过日子,没半点不适的迹象。维姬居然能够完全康复过来, 简直就像奇迹一样。我们知道,害这种白血病的儿童,尽管接受了化疗和输血,许多还是活不下去。

在这场为信仰而打的仗上,全靠亲戚、基督徒弟兄姊妹和医疗专家的帮助,我们才能得胜。医院资讯服务部不遗余力,为我们提供24小时的支援。格拉夫医生和他的同事发挥专长,把维姬的病医好了。对于这一切恩惠,我们心里充满着感激之情。

信心大为增强

我们尤其要感谢耶和华上帝。他对我们爱护备至,又通过他的话语圣经,使我们得着源源不绝的力量。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发觉到,这次艰苦的人生经历确实使我们得益不浅,信心也大为增强。

我们衷心渴望继续同耶和华上帝保持亲密的关系,教导女儿认识按耶和华的要求而生活的价值。不错,我们要尽力把自己所享的属灵福分传给女儿,好让她能够在将临的地上乐园里享永生。——读者投稿。

[脚注]

^ 7段 医院资讯服务部督导世界各地的医院联络委员会。这些委员会是由自愿提供服务的基督徒组成的。他们受过专门训练,学会鼓励医生跟患病的耶和华见证人相互合作。现有一千四百多个医院联络委员会分布在二百多个国家,向病人提供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