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一生一世都蒙耶和华扶持

一生一世都蒙耶和华扶持

 人物生平

一生一世都蒙耶和华扶持

福里斯特·李自述

警察刚刚没收了我们的留声机和圣经书刊。反对者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战作为借口,说服加拿大的新总督宣布耶和华见证人的活动是不合法的。事情发生在1940年7月4日。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都不会给吓倒。我们到储存书刊的地方取得更多书籍,继续传道。当时父亲说:“耶和华吩咐我们要传道,我们是不会那么轻易放弃的。”我把父亲这番话铭记在心。当时我只是个精力旺盛的十岁男童。可是,时至今日,父亲在传道工作上表现的毅力和热忱仍不断提醒我,我们的上帝耶和华必定会扶持忠于他的人。

后来,我们再次被警察截停。这次他们不仅没收书刊,连父亲也被关入牢里,剩下母亲一人要独力照顾四个儿女。当时是1940年9月,我们住在萨斯喀彻温省。不久之后,由于我的良心受过圣经薰陶,不容许我向国家象征物敬礼及唱违反我良心的歌,结果被学校开除。于是我利用函授课程继续学习。既然没有固定的上课时候,我能够用更多时间传道。

1948年,社方呼吁先驱(耶和华见证人的全时传道员)迁到加拿大的东岸服务。我立即作出响应,先后在新斯科舍省的哈利法克斯市,和爱德华王子岛的开普沃尔夫从事先驱工作。翌年,我获邀到多伦多耶和华见证人的分社服务两周。怎料这两周的服务延续下去, 最后我足足在分社服务了六年,使我得益不浅。后来我结识了莫娜,她跟我一样深爱耶和华。我们在1955年12月结为夫妇,婚后在安大略省的米尔顿市定居下来。不久,一群新会众在这个市镇成立。我们将家里的地下室用作王国聚会所。

渴望扩大服事职务

在随后几年间,我们的六个儿女陆续出生。第一个女儿名叫米丽娅姆,接着是夏美安、马克、安妮特、格兰特,最后是格伦。许多时,我下班回家,见到孩子坐在地上,团团围着炉火,静听莫娜朗读圣经,向他们解释圣经的故事,循循善诱地教导他们,帮助他们对耶和华养成衷诚的挚爱。多亏她的仁爱支持,孩子自幼已对圣经有相当认识。

父亲对传道工作的热心令我深受感动,永志难忘。(箴言22:6)1968年,社方呼吁耶和华见证人的家庭迁到中美洲和南美洲,好协助当地的传道工作。我们一家人都渴望响应这个呼吁。那时孩子的年龄从5至13岁不等,而西班牙语我们半句都不懂。我听从社方的指示,前往这些国家查察一下当地的生活情况。回家后,一家人一起祷告求耶和华指引,帮助我们选择到哪个国家定居。最后我们决定迁到尼加拉瓜去。

在尼加拉瓜服务

1970年10月,我们在新家乡定居。不到三个星期,我已在会众聚会里有分担任节目。那时我懂的西班牙语十分有限,几经辛苦,好不容易才讲到结论。结束演讲时,我邀请整群会众在星期六早上九时半到我们家里塞尔巴萨。我本该说塞尔贝西奥 才对,意思是参加传道工作,但我用错了词,实际上邀请所有人喝啤酒!学习新语言实在不容易!

起初我把传道介绍词写在手上,趁走向住户门前之际再三练习。我说:“除了分发这本书给你,我还很乐意跟你免费研读圣经。”有一个人接受了书籍,后来他告诉我,他根本听不懂我的话。为了找出我究竟说了什么,他来参加聚会。这人后来成为耶和华见证人。这件事清楚表明,使真理种子在谦卑人心里发芽生长的是上帝。连使徒保罗也承认这件事实!——哥林多前书3:7

 我们在首都马那瓜住了两年,之后社方邀请我们迁到尼加拉瓜的南部去。我们在那里跟里瓦斯的会众一起工作,也协助邻近地区几群对圣经感兴趣的人。一位忠心的年长见证人佩德罗·培尼亚,常常陪伴我去探访这些小组。有一个孤立小组在尼加拉瓜湖的火山岛上,那儿只有一个耶和华见证人家庭。

尽管这家人相当贫寒,他们却作出很大努力去款待我们,表明他们十分重视我们的探访。我们在傍晚抵达时,他们已为我们预备好晚餐。我们逗留了整整一周,许多热爱圣经的人也乐意把食物跟我们分享。令我们喜出望外的是,星期日出席公众圣经演讲的人数竟高达101人。

有一次,我特别感觉到耶和华的力量扶持我。当时我们正预备去探访一群喜爱圣经真理的人,他们住在跟哥斯达黎加接壤的山区里。到出发那天,佩德罗到我家里来接我,但我患了疟疾,卧病在床。我说:“佩德罗,我去不成了。”他伸手摸摸我的前额,说:“你正在发高烧,但你一定要来!弟兄们正等着你呢。”他接着作了一个非常衷心的祷告,令我感动不已。

于是我告诉他说:“去喝点果汁吧,我大约只要10分钟就会准备好了。”我们到达目的地,有两个见证人家庭住在那里,他们对我们照顾得十分周到。次日,尽管我还在发热,四肢无力,我们仍然跟他们一起传道。目睹有一百多人出席星期日的聚会,实在叫人雀跃鼓舞!

再次搬家

1975年,我们的第七个孩子沃恩出生。翌年,我们为了经济的理由不得不返回加拿大。离开尼加拉瓜殊不容易,我们感到依依不舍,因为这几年间,我们深深感觉到耶和华的力量一直扶持我们。我们离开的时候,会众的地区里已有500多人参加聚会。

在较早时候,社方委派我和长女米丽娅姆在尼加拉瓜作特别先驱,当时她问我说:“爸爸,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返回加拿大,你会让我留下来吗?”我完全没有离开尼加拉瓜的打算,所以我回答说:“你当然可以留下来啦!”因此,我们离开尼加拉瓜之后,米丽娅姆留下来继续从事全时传道工作。后来,她跟安德鲁·里德结为夫妇。1984年,他们应邀到纽约布洛克林第77届基列学校(耶和华见证人成立的海外传道员训练学校)受训。尼加拉瓜许多优秀的海外传道员,把在外地服务的愿望灌输给米丽娅姆,她终于能够如愿以偿,和丈夫一起在多米尼加共和国服务。

与此同时,我记得父亲说过,“我们是不会那么轻易放弃的”。我心里仍然充满到外地服务的热望。1981年,我们储了一笔钱,于是再次迁到中美洲。这次我们在哥斯达黎加定居。在那里服务的时候,社方邀请我们参与兴建新分社的工程。可是,到1985年,儿子格兰特需要接受医药治疗,于是我们迁回加拿大。格伦却留在哥斯达黎加,继续协助兴建分社的工程。安妮特和夏美安也留下来从事特别先驱工作。我们几个人告别了哥斯达黎加, 但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不会再回来了。

面对逆境

1993年9月17日,这天阳光灿烂,晴空万里。长子马克和我在房顶上铺木瓦。我们按照习惯,一边工作,一边畅谈属灵的事。不知怎样,我骤然失去平衡,从房顶跌了下来。到我恢复知觉,只见到一片令人目眩的亮光和身穿白色衣服的人。原来我在医院的急诊室里。

鉴于圣经的主张,我最初的反应是:“不要输血,不要输血!”(使徒行传15:28,29)我随即听到夏美安回答说:“爸爸,你放心吧,我们都在这里。”听见她的声音令我大为安心。我后来获悉,医生见到我的医疗指示卡,所以我们对血的立场并没有引起什么争议。我的颈骨断了,全身瘫痪,连呼吸也有困难。

我既然无法动弹,自然更需要耶和华的扶持。医生为我施行气管切开术,把呼吸器插管插入气道。由于空气不流过声带,我不能说话。别人要看我的嘴唇怎么动,才能明白我究竟想说什么。

医疗费用与日俱增。妻子和大多数儿女都从事全时服务,我暗自忖度,他们是否需要停止全时服务,才能应付沉重的经济负担。幸好马克找到工作,三个月内所挣的钱,就足以支付大部分的医药费。于是,大家都能够继续从事全时服务,只有我和妻子除外。

病房的墙上贴满了数百张来自六个国家的慰问卡和信,耶和华的确扶持我。我在加护病房逗留了五个半月,其间,会众给我家人不少帮助,许多时为他们煮食。每天下午都有个基督徒长老陪伴我,朗读圣经和圣经书刊给我听,也讲述一些富于鼓励的经验。此外,还有两个家人和我一起预备每个聚会的资料,使我不致错过任何重要的灵粮。

我还在医院留医的时候,弟兄作了安排,让我有机会欣赏特别大会日的节目。医院派了个注册护士和呼吸器技术员整天陪着我。能够再次和弟兄姊妹共聚一堂令我喜出望外! 目睹几百个弟兄姊妹排队轮流问候我,此情此景我实在永志难忘。

保持灵性健壮

意外发生之后大约一年,我终于可以回家休养,可是,我仍然需要有护士全时照顾。一辆有特别装备的车子接载我参加聚会,而我亦很少错过聚会。可是坦白说,我必须有很大决心才能经常出席。自从回家以来,我从没有错过任何区务大会。

1997年2月,我终于能够再次说话,但说话的能力却颇有限。我跟护士谈及圣经的希望,有些也乐于聆听。一个护士把整本《耶和华见证人——上帝王国的宣扬者》和其他书刊朗读给我听。我用一根棒子来操作电脑,使我能够通过书信向人作见证。用棒子按键盘无疑十分单调沉闷,但能够再次参与传道工作却令我感到欣慰。

许多时,神经痛使我痛彻心脾。但是,只要我能够跟别人分享圣经真理,或听见人朗读圣经和圣经书刊,痛楚看来就减轻一点。多亏妻子的支持和陪伴,我偶尔能够做些街上见证工作;如果我需要有人帮忙,妻子就将我的话向人解释清楚。我曾几次参与辅助先驱服务。我很高兴能够在会众里做长老。每逢弟兄在聚会所跟我倾谈或上门探望我,我就抓紧机会给他们帮助和鼓励。

我不得不承认,我很容易感到抑郁。每逢情绪低落的时候,我就立即祷告,求耶和华赐喜乐给我。我昼夜祷告,求耶和华继续扶持我。别人的来信或探访总是令我精神一振。阅读《守望台》和《儆醒!》杂志则帮助我把思想集中在富于造就的事上。不同的护士把这些刊物朗读给我听。自从意外发生以来,我聆听全本圣经的录音带前后共有七次。耶和华的确通过各种方式继续扶持我。——诗篇41:3

环境的改变让我有许多时间沉思,细想我们的伟大导师耶和华怎样教育我们,装备我们承受永生。他把有关他旨意的确切知识、深具意义的服事职务、幸福家庭生活的秘诀,和应付逆境所需的辨识力,全都授予我们。凭着耶和华的祝福,我娶得一个既忠心又贤淑的妻子。我的儿女一直忠贞不二地支持我,并且全都有分参与全时服务,实在教我高兴不已。事实上,2000年3月11日,长子马克和他的妻子阿莉森从基列学校第108届毕业之后,被派到尼加拉瓜去。我和妻子有机会参加他们的毕业典礼。我可以真心说,逆境即使改变了我的一生,却没有改变我的心。——诗篇127:3,4

耶和华赐给我智慧,让我能够把承受得来的属灵产业传授给下一代,我对此感激不尽。父亲说过:“耶和华吩咐我们要传道,我们是不会那么轻易放弃的。”目睹儿女怀着同样的态度事奉造物主,使我感到万分欣慰,重新得力。不错,我和我一家的确一生一世都蒙耶和华扶持。

[第24页的图片]

跟爸爸、哥哥和姊姊摄于作先驱时所住的活动房屋车。我在右边

[第26页的图片]

跟爱妻莫娜合摄

[第26页的图片]

一家人的近照

[第27页的图片]

我依旧写信作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