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死海书卷》为什么值得你留意?

《死海书卷》为什么值得你留意?

 《死海书卷》为什么值得你留意?

《死海书卷》被发现之前,世上最古老的《希伯来语经卷》手抄本大约在公元9至10世纪写成。既然《希伯来语经卷》是在这些抄本之前一千多年完成的,我们真的可以把《死海书卷》视为上帝话语的可靠记录吗?《死海书卷》国际编辑团的成员胡利奥·巴雷拉教授说:“[在库姆兰找到的]《以赛亚书卷》提出无可争议的证据,证明圣经文本虽然经过犹太抄经士一千多年的辗转传抄,所制成的抄本却极为准确可靠。”

巴雷拉所说的书卷含有整本以赛亚书。至目前为止,在库姆兰找到的二百多份圣经手抄本涵括《希伯来语经卷》的每一卷书(除了以斯帖记)。跟《以赛亚书卷》不同,大部分手抄本只有若干残篇,内容不及经书本身所载的十分之一。库姆兰最多的经书是诗篇(共36份)、申命记(共29份)和以赛亚书(共21份)。这几卷书都是《基督教希腊语经卷》最常引用的经书。

虽然这些书卷足以表明,圣经本身并没有经历任何重大的改变,它们却透露在第二所圣殿期间,犹太人所使用的《希伯来语经卷》有不同的版本,彼此之间有若干差异。《死海书卷》在拼法和用词方面并不是跟马所拉文本一模一样。有些书卷的措辞较接近《七十子译本》。以前,学者认为《七十子译本》里的差异,可能是译者的手民之误或甚至蓄意更改经文。现在这些书卷显示,许多差异其实是由于他们使用不同的希伯来语文本所促成的。这件事也帮助我们明白,早期基督徒引用《希伯来语经卷》时,为什么有时措辞跟马所拉文本不一样。——出埃及记1:5;使徒行传7:14

因此,这个圣经书卷和残篇的宝藏,对于研究《希伯来语经卷》的传抄提供极佳的帮助。《死海书卷》确定了《七十子译本》和《撒马利亚五经》在文本校勘方面的价值。每逢圣经译者考虑修正马所拉文本时,这些书卷给他们提供额外的参考资料。在若干事例上,马所拉文本删去了耶和华的名字,新世界圣经翻译委员会却决定把这个名字恢复过来。对《死海书卷》所作的研究证实这样做是正确的。

有些书卷描述库姆兰教派的各项规条和信仰。我们从这些书卷清楚看出,在耶稣的日子,犹太教不只限于一种形式。库姆兰教派 所谨守的传统,有些跟法利赛派和撒都该派所守的不同。这些差异很可能促使这个教派隐居旷野。以赛亚书40:3预告会有声音在旷野呼喊,要修直耶和华的路。库姆兰教派误以为这番话应验在他们身上。有若干书卷的残篇提及弥赛亚,书卷的作者认为他即将来临了。这件事特别值得注意,因为路加报道说,当时“民众正在期待”弥赛亚来临。——路加福音3:15

至若干程度,《死海书卷》帮助我们了解耶稣在地上传道时,犹太人过着怎样的生活。这些书卷也向研究古希伯来语和圣经文本的人提供可比较的资料。可是《死海书卷》中还有许多书卷仍需作更深入的分析和校勘,我们也许还会获得更多新的理解。因此,20世纪最重大的考古学发现,在21世纪继续使学者和研究圣经的人深感兴趣。

[第7页的图片鸣谢]]

Qumran excavations: Pictorial Archive (Near Eastern History)Est.; manuscript: Courtesy of Shrine of the Book, Israel Museum, Jerusa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