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真的非信不可吗?

真的非信不可吗?

 真的非信不可吗?

一个十二岁的学生正设法明白代数的基本原理。他的老师用一个看来简单的方法教他们计算代数。

老师说:“假设x等于y,而x和y的值都是1。”

学生心想:“这个假设还不难明白。”

可是,老师作了4行看来合理的算式后,竟然得出一个惊人的答案:“所以,2等于1!”

学生都十分困惑,于是老师向他们提出挑战说:“你们证明这个计算不对好了。”

这个小学生的代数知识有限,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证明这个计算不对。算式的每一步都看来很正确。那么,他应该相信这个奇怪的答案吗?毕竟,他的老师比他更精通数学。当然,他绝不应该相信!他心里想:“我根本不需要证明这个答案是不对的,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答案十分荒谬。”(箴言14:15,18)他深知老师和同学都不会用两块钱换一块钱!

过了不久,这个学代数的学生终于找到算式的漏洞。这次经验给了他一个宝贵的教训。一个博学多才的人可能经过精心思考,提出一个看来无懈可击的主张。但听者无需因为当时无法证明这个主张不对,就贸然相信。上述的学生其实正跟从约翰一书4:1一个非常实用的圣经原则,那就是,你所听到的资讯即使似乎来自权威方面,也不要贸然全盘相信。

可是,这并不是说你要事事坚持己见。其实,有些知识能够纠正我们错误的观点。要是我们对这样的知识不屑一顾,那就不对了。但你也不应该由于一些声称有学问或权威的人向你施压,就“匆匆动摇,失去理智”。(帖撒罗尼迦后书2:2)当然,以上所说的老师只是想试验一下他的学生而已。不过,有时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有些人可能十分“狡猾”,“图谋错事”。——以弗所书4:14;提摩太后书2:14,23,24

专家总是对的吗?

不论专家的学识多么渊博,任何方面的专家都可能有不同的意见。他们的思想也不时改变。例如,甚至在生病原因这么基本的问题上,医学界人士至今仍然争辩不休。哈佛大学一位医学教授写道:“人生病究竟受遗传影响较大,还是受外在社会因素影响较大,在科学家当中引起了激烈争辩。”所谓的决定论者深信,我们感染不同的疾病,主要取决于我们的遗传基因。可是,另一些人却主张,人生病的主要原因是受环境和生活方式所影响。双方都敏于引用研究结果和统计数字去支持他们的见解,但争论依旧持续不止。

很多有名的思想家所提出的言论,一度 被人认为是无可置疑的。但他们的言论却一次又一次被人推翻。哲学家伯特兰·罗素把亚里士多德誉为“最具影响力的哲学家之一”。但罗素也指出,亚里士多德的许多学说都“完全错了”。他写道:“在现代,科学、逻辑或哲学方面差不多每项发展,都是冒着亚里士多德的门生反对而达成的。”——《西方哲学史》。

伪称‘知识’”

早期的基督徒很可能遇到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这些著名希腊哲学家的许多门生。当时受过教育的人都认为自己比一般基督徒更有智慧。在耶稣的门徒当中,“按肉体来说,有智慧的不多”。(哥林多前书1:26)事实上,当时一般哲学家都觉得基督教的信仰非常“愚蠢”或“荒唐”(《现代中文译本》)。——哥林多前书1:23

当时的知识分子提出不少娓娓动听的论调,摆出一副满有智慧的样子。如果你是早期的基督徒,你会对他们肃然起敬吗?(歌罗西书2:4)使徒保罗指出,我们绝没有理由认为他们高人一等。他提醒基督徒,在耶和华看来,当日那些“智慧人的智慧”和“有才智的人的才智”,都是愚蠢的。(哥林多前书1:19)保罗问道:“哲学家、抄经士、世上的雄辩家的智慧有什么了不起呢?”(哥林多前书1:20,《菲利普斯译本》)无论保罗时代的哲学家、抄经士和雄辩家知识有多广博,他们对人生种种问题都未能提供任何真正的答案。

因此,基督徒学会避开使徒保罗所说的“伪称‘知识’的种种矛盾”。(提摩太前书6:20)保罗认为世人的知识是虚伪的,因为他们的知识欠缺了一个至为重要的因素,就是来自上帝的指引。既然没有这种指引,他们的理论就经不起考验了。(约伯记28:12;箴言1:7)坚要墨守这种知识的人除了缺乏上帝的指引之外,还受到大骗子撒但所蒙蔽;因此,他们永远也找不着真理。——哥林多前书2:6-8,14;3:18-20;哥林多后书4:4;11:14;启示录12:9

圣经——受灵示的指引

早期基督徒从没有怀疑,上帝在圣经里把自己的旨意和诫命显示出来。(提摩太后书3:16,17)这种信念保护他们,不致被人“用哲学和空虚骗人的话”,把他们当做掠物掳去;“这样的事所根据的是人的传统”。(歌罗西书2:8)今天的情形也一样。上帝灵示的话语跟莫衷一是的人为见解刚相反。上帝的话语给予我们信仰的稳固基础。(约翰福音17:17;帖撒罗尼迦前书2:13;彼得后书1:21)要是没有圣经,所倚靠的只是人的理论和哲学,我们就好像在沙上建筑房屋一样危险了。——马太福音7:24-27

有些人也许会说:“且慢,科学不是已证明圣经一样有错,所以并不比不断改变的人为主张可靠吗?”例如,伯特兰·罗素声称:“哥白尼、开普勒和伽利略主张地球并不是宇宙的中心,跟亚里士多德和圣经 的主张刚相反。”(强调字体本社所排。)此外,虽然证据显示地球已有亿万年的历史,但今天有些自称相信创造论的人,岂不是仍坚称圣经主张地球是在实际六天(每天24小时)内创造成的吗?

 其实,圣经并没有说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这只是教会领袖的主张,而这些领袖自己根本没有紧守上帝的话语。创世记的记载容许创造地球的过程长达亿万年之久。此外,每个创造日也并非仅限于24小时。(创世记1:1,5,8,13,19,23,31;2:3,4)我们对圣经作一番忠实的查考,就会看出圣经虽然不是一本科学教科书,但也绝不是“荒唐”之作。其实圣经的内容跟业已证实的科学是完全一致的。 *

凭“理智”行事

虽然耶稣的大部分门徒都是普通人,也许教育水平并不高,但他们都有一项恩赐可以运用。他们不论来自什么背景,都具有推理和思考的能力。使徒保罗鼓励他的基督徒同工要善用他们的“理智”,“就可以察验上帝那良善、蒙他悦纳而又完美的旨意”。——罗马书12:1,2

早期基督徒凭着上帝所赐的“理智”清楚看出,任何理论或主张,如果跟上帝的话语不一致,就对人毫无用处。在他们的日子,有些智士在实际上“压制真理”,对上帝存在的众多证据视若无睹。使徒保罗写道:“他们自命有智慧,到头来却显得愚蠢。”由于他们拒绝接受关于上帝和他旨意的真理,他们变成“头脑空虚,无法推理,没有悟性的心就昏暗了”。——罗马书1:18-22;耶利米书8:8,9

自称有智慧的人时常提出“没有上帝”、“圣经不可信”、“根本没有‘末世’”一类的谬论。在上帝眼中,这些想法跟“2等于1”同样荒谬。(哥林多前书3:19)有些人可能以权威人士自居,但只要他们的见解跟上帝和他的话语有所抵触,或者违反常理,我们就无需接纳。归根结柢来说,即使“人人都说谎”,明智的途径始终是,“愿上帝显为真实”而信赖他。——罗马书3:4

[脚注]

^ 20段 详情见《圣经——上帝的话语抑或人的话语?》和《有一位关心人的造物主吗?》,纽约守望台圣经书社出版。

[第31页的图片]

人的思想不时改变,圣经却向我们提供信仰的稳固基础

[鸣谢]

Left, Epicurus: Photograph taken by courtesy of the British Museum; upper middle, Plato: National Archaeological Museum, Athens, Greece; right, Socrates: Roma, Musei Capitol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