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迫害促成安提阿的杰出增长

迫害促成安提阿的杰出增长

 迫害促成安提阿的杰出增长

叙利亚的安提阿位于耶路撒冷以北大约550公里。司提反殉道之后,迫害的浪潮汹涌而来,耶稣的门徒纷纷逃离耶路撒冷,安提阿是他们其中一个避难的地方。(使徒行传11:19)接着在安提阿发生的事对基督教的整个历史进程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我们要清楚了解当时的情况,就得对安提阿有一点点认识才行。

在罗马帝国辖下的城市当中,论面积、繁荣和重要性,安提阿的地位仅次于罗马和亚历山大。这个叙利亚的都城雄踞地中海盆地的东北角。安提阿(现代土耳其的安塔基亚)屹立在可通航的奥龙特斯河上,这条河把安提阿和32公里外的塞琉西亚佩里亚港连接起来。安提阿居于罗马和底格里斯-幼发拉底河谷之间的贸易要冲。作为商业中心,安提阿跟整个罗马帝国通商,各种各色的人都在这里来来往往,带来了有关罗马各地宗教动向的消息。

希腊的宗教和哲学在安提阿大行其道。历史家格兰维尔·唐尼说:“在基督的日子,人们个别为自己的难题和抱负向宗教寻求解答,所以古老的宗教派系和哲学思想都倾向于自成一家。”(《叙利亚的安提阿历史》)许多人从犹太教的一神论、宗教仪式和伦理标准找到满意的答案。

安提阿城于公元前300年奠基;从那时以来,一直有一群数目庞大的犹太人在城中定居。据估计,他们的数目约为二万至六万人,占当时该城人口的一成。据历史家约瑟夫斯说,希腊塞琉西王朝的诸王鼓励犹太人在城内定居,授予他们十足的公民权。在塞琉西王朝统治的日子,《希伯来语圣经》的希腊语译本已经面世。这部译本引起了许多支持犹太弥赛亚憧憬的人的兴趣。结果有许多希腊人归信了犹太教。以上种种因素使安提阿成为一块产生基督徒的肥沃土地。

向外邦人作见证

迫害来到时,耶稣大部分跟从者都从耶路撒冷分散到其他地方,但他们只向犹太人传道。不过在安提阿,有些来自塞浦路斯和昔兰尼的门徒却向“说希腊语的人”谈论真理。(使徒行传11:20 自公元33年五旬节以来,基督徒已一直向说希腊语的犹太人和归信者传道,但在安提阿,情况却看来有点不同。这里的基督徒不是仅向犹太人传道,还向其他国族的人传道。当时外邦人哥尼流一家已经成为信徒。但上帝仍要通过一个异象,才能叫使徒彼得清楚看出,向外邦人传道是适当的。——使徒行传10:1-48

很久以来,安提阿一直有大批犹太侨民,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重大冲突。当时非犹太人有机会听到好消息,而且反应相当好。安提阿的确具备有利于宣扬好消息的条件,结果有为数不少的人“成为信徒”。(使徒行传11:21)许多归信犹太教的人本来是崇拜异教神祇的,他们成为基督徒之后,自然较懂得怎样向其他仍旧崇拜异教神祇的人作见证。

耶路撒冷的会众听到安提阿的进展情况,于是派巴拿巴到安提阿看看情形怎样。会众的这个决定不但明智,而且也是仁爱之举。像其他开始向非犹太人传道的门徒一样,巴拿巴也是塞浦路斯人。他跟安提阿的外邦人相处会感到自在,他们也会把他当作自己人看待。 *巴拿巴能够体恤他们的情况。因此,“他到了那里,看见上帝的分外恩慈,就很欢喜,开始鼓励所有人要衷心决意留在主里”,结果“加添了一大群归主的人”。——使徒行传11:22-24

历史家唐尼说:“早期传道工作在安提阿特别成功,原因可能包括,海外传道员无须害怕受犹太狂热分子迫害,像他们在耶路撒冷所经历的一样。此外,安提阿是叙利亚首都,受一个军事统帅所管理。这里的治安较佳,所以,像耶路撒冷所爆发的暴民逞凶事件,较少可能在这里发生。在耶路撒冷,看来甚至犹地亚的施政官也对犹太狂热分子束手无策(至少当时的情形是这样)。”

巴拿巴身处这样有利的环境,加上有这么多工作要做,他很可能看出自己需要别人的帮助,于是想起自己的朋友扫罗。为什么他会想起扫罗(即保罗)呢?看来因为保罗虽然不是十二使徒之一,却奉派作众国族的使徒。(使徒行传9:15,27;罗马书1:5;启示录21:14)因此,保罗很适合成为巴拿巴的传道伙伴,在安提阿这个外邦城市宣扬好消息。(加拉太书1:16)于是巴拿巴前往大数找着扫罗,把他带到安提阿。——使徒行传11:25,26;请看第26-27页附栏。

蒙上帝指引称为基督徒

巴拿巴和扫罗用了整整一年时间,“教导了一大群人。门徒蒙上帝指引称为基督徒,最先是在安提阿”。看来不大可能是犹太人最先把耶稣的跟从者称为基督徒(希腊语)或弥赛亚派(希伯来语)的,因为他们根本拒绝承认耶稣是弥赛亚(基督),自然不会把他的跟从者称为基督徒而默认耶稣是基督。有些人认为,基督徒这个名称是异教居民由于鄙视或取笑耶稣的门徒,而给他们起的。然而圣经却清楚表示,基督徒是上帝赐给耶稣门徒的名称。——使徒行传11:26

 在《基督教希腊语圣经》,与这个新名字连用的希腊语动词(一般译作“称为”),时常与一些超自然的、与神谕有关或属上帝的东西相提并论。因此,学者把这个词语译作“颁布神谕”,“上帝提示”,“颁布上帝的命令或谕旨,从天上施教”。既然耶稣的跟从者是“蒙上帝指引”称为基督徒的,很可能耶和华指引扫罗和巴拿巴授予他们这个名字。

这个新名字受人沿用至今。耶稣的门徒与犹太教壁垒分明,现在他们不致再被人误会是犹太教的一个派别了。到公元58年左右,罗马官员已清楚知道基督徒是什么人。(使徒行传26:28)据历史家塔西佗说,到公元64年,基督徒这个名称在罗马群众当中已广为人知。

耶和华任用手下的忠仆

传扬好消息的工作在安提阿有很大进展。凭着耶和华的祝福,加上耶稣的门徒决心继续传道,安提阿成为了公元1世纪基督教的重要据点。上帝运用安提阿的会众作为把好消息传到偏远地区的起点。例如,使徒保罗每次展开海外传道旅程,都是从安提阿出发的。

在现代,我们在反对下表现热心和决心,同样有利于传播纯真的基督教,让更多人有机会听到好消息而作出响应。 *因此,如果你因为拥护纯真崇拜而遭受反对,要记住,耶和华容许这些事发生,必然有适当的理由。像在公元1世纪的情形一样,今天人必须有机会听见上帝王国的信息,然后才能采取立场支持这个王国。你继续忠心事奉耶和华,也许能够帮助某个人对真理获得确切的知识。

[脚注]

^ 9段 在晴天,从安提阿西南的凯西斯山可以看见塞浦路斯岛。

^ 18段 请看《守望台》1999年8月1日刊第9页;《儆醒!》1999年4月22日刊第21-22页;《1999耶和华见证人年鉴》,第250-252页

[第26,27页 的附栏或图片]

扫罗的“沉默时期”

扫罗在大约公元45年前往安提阿之前,使徒行传最后一次提及他是在耶路撒冷的犹太人阴谋杀害扫罗不遂,信徒同工打发他往大数去的时候。(使徒行传9:28-30;11:25)但那是九年前(约公元36年)发生的事。在这几年间,圣经记载没有提及扫罗。他在这段“沉默时期”究竟做了些什么事呢?

扫罗从耶路撒冷前往叙利亚和西利西亚地区。犹地亚的会众听到:“这个人从前迫害我们,一度摧残这个信仰,现在反而宣扬这个信仰的好消息呢。”(加拉太书1:21-23)这个报告所指的,也许是他和巴拿巴在安提阿的传道活动;但甚至在此之前,扫罗也绝非无所事事。到公元49年,叙利亚和西利西亚已建立了若干群会众,其中一群在安提阿。有些人认为,其他的会众很可能是扫罗在圣经没有提及他的那段沉默时期努力传道所建立的。——使徒行传11:26;15:23,41

有些学者相信,扫罗一生中有不少重大事件都在这段时期发生。若不是在这段日子,我们就很难确定他由于作“基督的服事者”而经历的许多艰苦,究竟在他从事海外传道工作的哪段时间发生了。(哥林多后书11:23-27)例如,扫罗在什么时候遭犹太人殴打五次,每次三十九下?他在哪里被人用杖打了三次?他在哪里下狱“更多”?他在罗马被囚是后来才发生的。我们从记载读到,有一次 他在腓立比被殴打和监禁。但其他被人 殴打和监禁的场合又在哪里呢?(使徒行传16:22,23)一位作家认为,在这段时期扫罗“在犹太人聚居各处的会堂为基督作见证,结果招致宗教领袖和民政官员的迫害”。

扫罗说他经历了四次船难,但圣经详细记述的只有一次,而这次船难发生在他写信给哥林多人,列出自己所经历的种种艰辛之后。(使徒行传27:27-44)因此其他三次船难很可能发生在我们不知道的旅程中。很可能,其中一次或全部三次船难都发生在这段“沉默时期”里。

哥林多后书12:2-5描述另一件看来也是在这段时期发生的事。扫罗说:“我认识一个跟基督团结的人,十四年前——他……被提到第三重天。……被提到乐园里,听见一些说不出来的话,是人不许说的。”看来扫罗在谈及自己。既然他的这封信大约是在公元55年写的,14年前就是公元41年,正好在所谓的“沉默时期”期间。

这个异象无疑使扫罗获得异乎寻常的洞察力。这是特为装备他成为“众国族的使徒”而提供的吗?(罗马书11:13)这件事对他日后的想法,他所写的信和所说的话有所影响吗?从扫罗成为基督徒到他被召到安提阿服务的几年时间,是让他有机会受到训练,进至成熟而能够肩负未来的责任吗?无论这些问题的答案是什么,我们都可以肯定,巴拿巴请扫罗前往安提阿推动传道工作时,热心的扫罗必定已具备充分资格去履行这个任务了。——使徒行传11:19-26

[第25页的地图]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叙利亚

奥龙特斯

安提阿

塞琉西亚

塞浦路斯

地中海

耶路撒冷

[鸣谢]

Mountain High Maps® Copyright © 1997 Digital Wisdom, Inc.

[第24页的图片]

上: 现代的安提阿

中: 塞琉西亚南面的景色

下: 塞琉西亚港口的堤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