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上帝帮助我克服害羞

上帝帮助我克服害羞

 人物生平

上帝帮助我克服害羞

露思·乌尔里克自述

教士大放厥词,肆意诋毁守望台圣经书社首任社长查尔斯·罗素。我忍不住在他的门前痛哭起来。现在让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会上门探访别人。

1910年,我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一个农场上出生,家人都是虔诚的教徒。每天早上和晚饭之后,我们一家人都一起阅读圣经。家父是温赛德镇循道会礼拜堂主日学的负责人。这个镇离我们的农场约莫6公里。我们有一辆载客马车,马车的窗户装有帘子;所以不论晴雨,我们都能够在星期日早上上礼拜堂。

我大约八岁的时候,当时还是婴孩的弟弟患了小儿麻痹症,于是妈妈带他到艾奥瓦州的疗养院接受治疗。尽管妈妈悉心照料,弟弟还是活不下去。不过在这段日子,妈妈在艾奥瓦州碰到一位圣经研究者(当时耶和华见证人的名称)。她们讨论了许多次,妈妈还跟这个女士一起参加圣经研究者的聚会。

妈妈回家时,带了几卷守望台社出版的《圣经的研讨》回来。不久她就深信圣经研究者所传讲的是真理了;她看出灵魂不死、地狱永火一类的主张都是谬误的。——创世记2:7;传道书9:5,10;以西结书18:4

可是,爸爸非常不高兴,他极力反对妈妈参加圣经研究者的聚会。他坚要带着哥哥克拉伦斯和我上礼拜堂。可是,每逢爸爸不在家, 妈妈就把握机会教导我们学习圣经。由于这缘故,我们两个孩子都有充分机会把礼拜堂的道理和圣经研究者的主张好好比较一下。

克拉伦斯和我经常参加礼拜堂的主日学,有时他向主日学教师提出问题,但教师却不知道怎样回答。我们回家告诉妈妈,于是妈妈跟我们详细讨论这些问题。最后,我不再上礼拜堂了,转而跟妈妈参加圣经研究者的聚会。不久克拉伦斯也离开礼拜堂,跟我们一起参加聚会。

应付害羞

1922年9月,妈妈和我出席圣经研究者在俄亥俄州杉树角举行的一个令人难忘的大会。我仍清楚地记得当时有一幅巨大的横幅张开,守望台社社长约瑟夫·卢述福引用横幅上的话,呼吁在场的一万八千多名听众:“要宣扬君王和他的王国。”我深受感动,觉得当务之急是要向人谈论上帝王国的好消息。——马太福音6:9,10;24:14

1922年至1928年间举行的大会采纳了一连串的决议。后来圣经研究者把这些决议的内容印成传单,分发给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人。我长得高高瘦瘦,人人都叫我做“跑狗”,因为我常常跑来跑去,逐家逐户分发单张。我的确很喜欢这件工作。可是,要在别人门前亲自向人谈论这个王国的信息,又是另一回事了。

其实我是个非常害羞的人。每年妈妈都请一班亲友回家,我怕得整天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有一次,妈妈要我出去跟他们一起拍张全家福,可是我不肯。妈妈只好把我从房间拖出去,我大喊大叫也于事无补。

然而,最后我不得不下定决心,把圣经 书刊放进书袋。我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我实在做不到。”不过,我随即又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做。”我终于去了传道。之后,我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我终于鼓起勇气做了。最令我感到喜乐的,不是传道工作的过程,而是自己实际做了这件工作。大概在这个时候,我碰到刚才所说的那个教士,最后哭着离去。随着时间过去,我凭着耶和华的帮助,能够在人家门前跟住户谈话,我的喜乐也不断增加。后来我在1925年受浸,象征我把自己呈献给耶和华。

开始全时服务

十八岁那年,我用姨母遗下给我的钱买了一部汽车,开始做先驱(全时传道工作)。两年后(1930年),我和先驱同伴接获一项传道的任务。那时克拉伦斯也做了先驱。不久之后,他获邀到纽约布洛克林耶和华见证人的世界总部(伯特利)服务。

大约在这个时候,我们的父母仳离了。于是妈妈和我请人造了一个活动房屋车,两人一起做先驱。那时大萧条正影响到全美国,要继续做先驱谈何容易,但我们决心不放弃这种服务。我们用圣经书刊跟人交换鸡、鸡蛋、菜蔬、旧电池和废铝。我们把旧电池和废铝卖掉,用这些钱买汽油和支付其他开销。此外,我学会为汽车加润滑油和更换燃油,这样可以节省一点金钱。我们目睹耶和华实现他的应许,为我们打开出路,帮助我们克服了种种困难。——马太福音6:33

接受海外传道工作的任务

1946年,我获邀到纽约州的南兰星镇守望台基列圣经学校的第七届受训。至那时为止,妈妈已和我一起做了15年先驱,然而妈妈不想妨碍我接受海外传道工作的训练,所以她鼓励我接受到基列学校进修的机会。毕业之后,我跟来自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市的玛莎·赫斯成为同伴。我们跟另外两个人奉派到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市,在那里待了一年才被派到海外服务。

1947年,玛莎和我被派到夏威夷服务。由于入境没有困难,妈妈也搬到火奴鲁鲁来,住在我们附近。她的健康越来越差,因此,除了从事海外传道工作之外,我也要照料她。1956年,妈妈在夏威夷去世,享年77岁。我们抵达夏威夷的时候,当地只有130个耶和华见证人。但妈妈去世时,传道员的数目已超过一千人。这里已不需要海外传道员了。

当时玛莎和我接到守望台社来信,派我们到日本服务。我们最关心的问题是,我们这个年纪,是否仍然能够学会日语!当时我已经48岁,玛莎只不过比我年轻四岁。但我们把事情交在耶和华手里,然后欣然接受这个工作岗位。

我们参加了1958年在纽约杨基运动场和马球场举行的国际大会之后,随即乘船前往日本。我们抵达横滨港时碰到台风,唐·哈斯利特和妻子梅宝尔、劳埃德·巴雷和妻子 梅尔巴,以及其他海外传道员都来迎接我们。当时日本只有1124个耶和华见证人。

我们立即开始学习日语,并参与逐户传道工作。我们用英语字母把日语介绍词音译出来,向住户读出。住户会回答一句话(“Yoroshii desu”“Kekko desu”)。人家告诉我们,这句话的意思是“不错”“很好”。可是我们很难分辨住户到底是否感兴趣,因为他们拒绝别人的时候也说同一句话。这句话表示接受还是拒绝,主要取决于说话的人当时的音调和面部表情。我们过了一段时间才晓得怎样分辨这句话的真意。

令我欣慰的经历

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学习日语之际,一天,我在三菱公司宿舍遇到一个二十岁的女子。她开始学习圣经,知识不断增加,后来在1966年受了浸。一年后,她开始做先驱,不久就获派成为特别先驱,直至现在。看见她从年轻的日子就把时间和精力用在全时传道工作之上,实在给我莫大的鼓励。

对那些生活在不信奉基督教的社区里的人来说,采取立场拥护圣经真理尤其困难。可是,许多人都克服了这些困难,包括若干跟我学习圣经的人在内。他们毅然把传统日本家庭所设置的昂贵佛教祭坛和神道教神龛扔掉。有时亲属把他们的举动视为对先人不敬,所以这些新近感兴趣的人要表现很大勇气才能这样做。他们的勇敢行动使人想 起,早期的基督徒怎样把许多与伪宗教有关的物品烧掉。——使徒行传19:18-20

我记得有一个圣经学生是家庭主妇,她打算整家人迁出东京,搬进一个完全没有异教崇拜物品的新居。她把意愿告诉丈夫,丈夫表示愿意跟她合作。她欢天喜地把这件事告诉我,可是后来想起,自己已装进箱子的物品中,包括一个很昂贵的大理石花瓶。人家曾告诉她,这个花瓶能为阖家带来快乐。她怀疑花瓶可能跟伪宗教有关,于是用锤子把它击碎扔掉。

看见这个女子和其他人甘心乐意扔去与伪宗教有关的贵重物品,然后勇敢地事奉耶和华而开始新的生活,对我来说的确是报酬丰富、心满意足的经历。我有幸在日本做了四十多年海外传道工作,我经常为这个殊荣感谢耶和华。

现代“奇迹”

回顾过去七十多年的全时服务,在我看来,有些事简直好像是现代奇迹一般,这些事令我大感惊讶。我在年轻的日子十分害羞,绝没有想到自己竟会用一生的时间,主动向人谈论一个大多数人都没有兴趣知道的王国。然而我不但能够这样做,还看见数以百计,数以千计的人也这样做,而且做得十分出色。1958年我刚抵达日本时,这里只有一千多个耶和华见证人,现在耶和华见证人的数目已增至超过二十二万!

玛莎和我最初抵达日本时,被派到东京的日本分社办事处居住。1963年,另一所六层的新分社设施在原址建成,自那时以来, 我们一直住在那里。1963年11月,社方为这座新建筑物举行呈献礼。分社监督劳埃德·巴雷弟兄发表呈献礼的演讲,当时共有163人出席呈献礼,包括我们在内。那时日本已有3000个耶和华见证人。

我很高兴能够目睹日本的宣扬王国工作迅速增长,到1972年,传道员的数目达到1万4000多人。那年沼津市新分社的扩建工程落成。但到1982年,日本的王国宣扬者数目已超过6万8000人。于是,社方在离东京约80公里的海老名市兴建一座更大的分社。

与此同时,弟兄把位于东京市中心的前分社办事处翻新了。后来这座建筑物成为海外传道员之家,供二十多个在日本服务了四五十年或更长时间的海外传道员居住。我和结伴已久的玛莎·赫斯也住在这里。社方派一个医生(他的妻子是护士)跟我们住在一起,仁爱地照料我们的健康问题。最近,社方加派另一个护士来照顾我们。白天更有些基督徒姊妹来协助护理工作。海老名伯特利之家也派两个成员为我们预备饭菜及做清洁的工作。耶和华对我们真的关怀备至。——诗篇34:8,10

三十六年前,社方呈献了现在我们这班在日本工作多年的海外传道员所住的房子。去年11月是我的海外传道生涯另一个特别的日子。1999年11月13日,我跟其他4486人一起,其中包括几百个来自37个国家、事奉上帝多年的见证人,一同出席海老名的守望台圣经书社日本分社扩建设施的呈献礼。目前,日本分社约莫有650个成员。

自我带着羞怯开始逐家逐户向人散播圣经信息以来,至今差不多有八十年了,耶和华一直给我所需的力量。他帮助我克服了害羞。我坚信耶和华能够运用任何信赖他的人;甚至像我这样极度害羞的人,他也能够任用。我把一生用来向陌生人谈论我们的上帝耶和华,我的一生过得多么充实、多么有意义!

[第21页的图片]

跟妈妈和克拉伦斯合摄,克拉伦斯从伯特利来探望我们

[第23页的图片]

在纽约州南兰星镇的基列学校附近,几个同学在草地上研读

[第23页的图片]

左起:我、玛莎·赫斯和妈妈在夏威夷

[第24页的图片]

右:东京海外传道员之家的成员

[第24页的图片]

下:与跟我结伴多年的玛莎·赫斯合摄

[第25页的图片]

我们在海老名市加建的分社设施于去年11月举行呈献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