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圣经含有隐藏的密码吗?

圣经含有隐藏的密码吗?

 圣经含有隐藏的密码吗?

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1995年被人刺杀。两年后,一名记者声称靠电脑之助,发现希伯来语圣经原文中,隐藏着这件事的预言。这名记者迈可·卓思宁写道,在刺杀发生前一年有多,他已警告过总理,总理却不信他的话。

有不少书刊和文章相继出版,声称这些隐藏的密码是上帝灵示人写下圣经的明证。那么,圣经真的含有这种密码吗?隐藏的密码该是我们相信圣经受上帝灵示的主要理由吗?

新的念头?

认为圣经经文隐藏密码,并不是个新念头。这其实就是传统犹太神秘主义教派喀巴拉派的中心思想。喀巴拉派的导师们认为,圣经经文字面的意思其实并不是经文的真义。他们相信,上帝运用《希伯来语圣经》的个别字母作为符号,人只要参透个中玄机,就可得到进一步的启示。在他们看来,每个希伯来语字母在圣经中的位置,都是上帝特定的安排。

据圣经密码研究者杰弗里·萨蒂诺弗说,这些犹太神秘主义教派的信徒相信,创世记中叙述创造经过的希伯来语字母,具有不可思议的神秘力量。他写道:“总而言之,创世记不仅是一段记叙文,而且还是上帝创造万物的工具,是上帝心中蓝图的具体表现。”

13世纪西班牙萨拉戈萨的喀巴拉派拉比巴克亚·本·阿舍曾写下一些隐藏的信息,是他阅读创世记的某些片段时,每隔42个字母跳读而察出的。跃过某个特定字母序列而阅读圣经,希望凭此找出隐藏的信息,就是现代圣经密码理论的基础。

 电脑“破解”密码

在电脑时代以前,要用这种方法审阅圣经,人能做得到的实在很有限。不过,《统计学》杂志在1994年8月刊登了一篇文章,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伊利雅胡·芮普斯教授和他的研究伙伴发表了一份令人吃惊的报告。他们解释,只要把创世记里希伯来语字母之间的字间距离全部移除,再相隔等距字母序列跳读,就可发现34个著名的拉比的名字暗藏在经文中,还可在姓名附近找到关于他们的其他资料,例如出生或死亡的日期。 *经过反复测试之后,研究人员发表他们的结论,认为创世记中这些经过编码的信息,从统计学来说绝不可能是巧合出现的。他们认为,圣经是上帝灵示的证据,原来在几千年前就以密码形式隐藏在创世记中了。

记者卓思宁决定根据这种方法,自行在《希伯来语圣经》的头五卷书中寻找隐藏的资料。据卓思宁说,他在圣经中找到了伊扎克·拉宾的名字,跳跃序列是4772个字母。他把经文每4772个字母排成一行,就可看到拉宾的名字(纵读);而跟这名字相交的一行(申命记4:42,横读),卓思宁则翻译为“刺客将行刺”。

申命记4:42实际谈及误杀者的问题。因此许多人都批评卓思宁采用的方法太主观,认为他这种毫无科学根据的方法,可以用来在任何文章中找到类似的信息。可是卓思宁却不为所动,反而提出这个挑战:“如果批评我的人能在《白鲸记》里找到总理被人暗杀的密码,我就服了。”

灵示的明证?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电脑科学系的布伦丹·马凯教授决定接受挑战,用电脑在英语版的《白鲸记》中作了广泛的搜寻。 *马凯教授使用卓思宁所描述的方法,声称找到了暗杀甘地、马丁·路德·金、约翰·甘乃迪、林肯和其他人的“预言”。据马凯教授说,他发现《白鲸记》也“预告”伊扎克·拉宾会被人暗杀。

马凯教授和他的同工也研究创世记的希伯来语经文,并对芮普斯和他同工所得的研究成果表示怀疑。他们指出,研究的结果不是取决于密码所含的信息,而是取决于研究人员所采用的方法和对事情的看法。换句话说,资料透露出什么信息,其实要看研究人员怎么解释而定。不少学者仍为此争论不休。

既然有人声称编码后的信息只是研究者故意放在《希伯文语圣经》的“标准文本”或“原文文本”中的,这就连带引起了另一个问题。芮普斯和他的研究同工说,他们所用的文本是“普遍受人接受的标准创世记经文”。卓思宁则写道:“现存的希伯来语原典圣经都是一个字母不易的。”不过这真的是实情吗?今天有不少《希伯来语圣经》的版本,是根据不同的古代手抄本制成的,并没有什么“标准”版本可言。虽然圣经本身的信息并没有改变,不同的手抄本却绝非一个字母不易的。

今天有很多圣经译本是根据《列宁格勒抄本》译成;这部抄本是完整的希伯来马所拉文本中最古老的,大约在公元1000年制成。但芮普斯和卓思宁却用了另一个版本的经文,就是《库兰抄本》。什洛莫·施滕贝格是犹太教正统派的拉比,也是哈佛大学的数学家。他声称把《列宁格勒抄本》“跟《库兰抄本》比较,单在申命记中就有41个字母是不同的”。《死海书卷》 含有在二千多年前抄录的圣经经文片断。这些书卷的文字拼法跟后来的马所拉文本时常有颇大出入。有些书卷加入了不少特定的字母以指示某些字该用什么母音去读,因为当时还没发明母音点符。其他书卷则使用较少的字母。曾有人把所有现存的圣经抄本作一比较,研究的结果显示,圣经的内容并没有改变。不过结论也清楚表明,词语的拼法和字母的数量,在不同的圣经抄本之间有些差别。

如果真的有隐藏密码存在,要加以研究,所用的经文版本就绝不能有任何改变。如果有什么信息隐藏在圣经中,即使改变一个字母,也会歪曲了整个序列和信息。上帝已经把他的信息保留在圣经里,但却没有让每个字母原封不动,仿佛千百年来连语言的拼法变易这等小事,也要劳他费心似的。这件事本身岂不足以显示,他并没有把什么隐秘信息埋藏在圣经里吗?——以赛亚书40:8;彼得前书1:24,25

我们需要隐藏的圣经密码吗?

使徒保罗清楚写道:“经书全部都是上帝所灵示的,对于教导、责备、修直事态、按正义施行管教,都是有益的,叫属上帝的人可以完全胜任,装备齐全,行各样良善的作为。”(提摩太后书3:16,17)圣经的信息清楚坦率,不难理解,容易实行,不过很多人却宁可视而不见。(申命记30:11-14)圣经把所含的预言公开陈述出来,使人有充分理由相信圣经是上帝所灵示的。 *圣经的预言既不像隐藏的密码那样要凭主观意见去理解,也绝非“出于私人解释”。——彼得后书1:19-21

使徒彼得说,我们“不是跟随巧诈捏造的荒诞故事,而是因为亲眼见过他的威严伟大”。(彼得后书1:16)圣经密码的观念来自犹太的神秘主义,利用“巧诈捏造”的手段,把圣经灵示经文的清晰主张加以掩盖和歪曲。《希伯来语圣经》毫不含糊地谴责这种基于神秘主义的做法。——申命记13:1-5;18:9-13

我们拥有圣经清晰的信息和指引,帮助我们认识上帝,实在值得我们庆幸!所谓隐藏的信息不过是出于私人的解释和借赖电脑辅助的凭空想象而已。直接从圣经认识上帝,无疑比妄自寻找隐藏的信息好得多。——马太福音7:24,25

[脚注]

^ 9段 在希伯来语中,数字可用字母代表,所以这些日期是由字母判定,而不是用数字。

^ 13段 希伯来语没有母音字母,母音要由读者按照上下文加插进去。人要是不理会上下文而加入了不同的母音,一个字的意思就会完全改变。英语的母音是固定的;要按照这种方法去寻找密码,难度更高,限制也更大。

^ 19段 有关圣经受上帝灵示的证据及其中的预言,请参看《一本造益万民的书》,纽约守望台圣经书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