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世闻点滴

世闻点滴

 世闻点滴

电子废物

加拿大《国民邮报》报道,2002年,该国抛弃了约15万5000吨电子废物。加拿大一份环境报告指出,国民丢弃了“约200万部电视机、110万部录像机和34万8000部激光唱机。大部分影音器材只用了数年,却因过时而被淘汰”。电子器材“被淘汰非因机件损坏需要维修,而是由于产品功能未能满足用户的要求”。大部分被抛弃的电子废物有潜在的危险。《国民邮报》说,以一部电视机为例,“它可能含2千克的铅”。另一方面,有些器材的显示板含水银,这些有毒物质使掩埋垃圾的地区受污染。加拿大环保机构警告,以目前抛弃电子废物的速度计算,到了2010年,电子废物的数量就会增加一倍。

 年轻人嗜赌成癖

多伦多《国民邮报》刊载麦基尔大学青少年赌博国际研究中心的报道,指出“在加拿大,年龄介于12岁至17岁的少年当中,超过百分之50以赌博作为消闲玩意,百分之10到15极有可能因赌博而引致严重难题,百分之4到6已成为病态赌徒”。这些赌徒在儿时收到乐透彩票做礼物,又或曾在网上参与联线赌博,所以很早就迷上了这种不良的嗜好。研究员说,这导致更多少年染上赌瘾,比率高于染上烟瘾或毒瘾。加拿大的中学将开办防止少年赌博课程,教育工作者希望此举能有效地遏止难题恶化。

蚂蚁与抗生素

《迈阿密先驱报》报道:“科学家发现,有些蚂蚁种植蘑菇来喂养雏蚁,也懂得用抗生素来做‘杀虫剂’,保护后代。”这种蚂蚁称为切叶蚁。像农夫一样,切叶蚁能够移植、修剪和整理蘑菇。蚂蚁所用的抗生素是由附在身体表面的细菌所产生的,这种细菌能保护蘑菇免受一种高传染性的霉菌所侵害。特德·舒尔茨是华盛顿国立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昆虫专家,他指出为了克制抗药性细菌,人要不时制造新的抗生素,但切叶蚁长久以来却只需用一种抗生素。舒尔茨说,找出蚂蚁使用抗生素的秘诀,“可能关系到人类的存亡”。

新病蔓延全球

英国《卫报》报道:国际糖尿病联会的会长乔治·阿尔贝蒂教授警告,人类将要面对一场全球性灾病,严重的程度是历史少见的。由于糖尿病患者激增,人们才察觉这个病正在蔓延。该联会的统计数字显示,全球超过3亿人有葡萄糖耐量受损症状,这通常会导致糖尿病。以往,糖尿病二型多数是老年人的难题;现今,该病也在英国的年轻人当中蔓延。由于青年人爱吃零食和缺乏运动,变得过胖,容易罹患这个病。阿尔贝蒂教授慨叹说:“只要人注意饮食,作息有序,这种疾病是可以预防的。”《卫报》指出,发展中国家跟随“富裕国家的不健康饮食习惯和生活模式”,这些地区糖尿病患者的数目也许很快就会激增。

预防感染肝炎

波兰《政治》周刊报道,“大多数人感染肝炎,是由于医疗人员忽略个人卫生”。1997年波兰国立卫生协会录得992宗丙型肝炎病症,可是5年后,数字却上升至1892宗。《政治》周刊指出,目前仍缺乏有效和认可的丙型肝炎疫苗,情况令人忧虑。安杰伊·格拉迪丝教授是政府顾问,专责研究传染病,她说:“波兰有50万到60万人感染了丙型肝炎,这个数字一点也没有夸张。”波兹南医学大学传染病临床研究中心的亚采克·尤什恰克表示:“大多数肝炎患者都是在医生或牙医诊症时感染的。”《政治》周刊总结:“跟医生接触时,要肯定他们双手已经消毒。”

冰川下考古

德国《明镜》周刊报道,许多史前的残余遗迹由于冰川融化而得以重见天日,很多历史学家十分关注这件事。1999年,加拿大落基山脉的冰川融化,考古专家发现了一个在550年前死去的印第安男子尸体。不过,大部分古物都是在阿尔卑斯山脉找到的。另外,1949年,一个失踪男子的尸体被寻回。人们还以为他抛弃了女朋友和私生子而远走他方。原来他掉进了冰川的裂口,他被发现时,订婚戒指还在袋里。哈拉尔德·施塔德勒是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的冰川考古学系主管,他说历史学家最想找到的,是迦太基人的领袖汉尼巴尔的遗物。汉尼巴尔赫赫有名,曾带着37头大象横越阿尔卑斯山脉。施塔德勒说:“只要能找到大象的一根骸骨,就会牵动人们的情绪。”

男性抑郁

南非约翰内斯堡《星报》报道,“关于抑郁,最令人遗憾的错误观念是:真正的男子汉不会像女性容易出现情绪失调”。专家说,“在男子身上较难找着抑郁症状,因为男子较少向医疗专家求诊,也较少向专家谈及自己的问题。要他们向人透露自己的情绪出了问题,真的谈何容易!”因此,医生较易了解女性抑郁患者的情况。《美国医学协会杂志》解释:“抑郁的症状在女性身上比较明显,但在男性身上却是另一回事。”男子抑郁时有什么症状呢?疲倦、暴躁、容易动怒、工作差劲,以及避开朋友和自己喜欢的人。南非的《读者文摘》说,“忧伤不一定使人患上抑郁病,尤其对男性而言”。

天主教教士熟悉圣经吗?

安德烈亚·丰塔纳是个教士,也是意大利都灵教区主教办公室的主管,专责平信徒培训和要理问答的工作。他提出了这个问题:“教士对圣经究竟有多熟悉?”丰塔纳在意大利一份天主教报刊《国家晚报》里表示,他想到这个问题,是因为“一个平信徒走来问[他],教区里有没有开办教导人圣经知识的课程”。在那个平信徒所属的教区,“从来没有人用圣经讲道”。丰塔纳说,“事实上,甚少教士在神学院毕业后仍会继续阅读圣经,这实在叫人遗憾。……大部分信徒都只在星期日上教堂听道,这是他们唯一可以读到和听到圣经讲解的场合”。该平信徒表示,“自从跟耶和华见证人接触之后,所学到的圣经知识比以前增加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