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康复之路

康复之路

 康复之路

以往,人们总是避开情绪失控的人。结果,不少情绪病患者遭到社会遗弃。有些被解雇或找不到工作,有些连家人也疏远他们。患者遇到这么冷漠的对待,通常不敢向人求助,令问题进一步恶化。

近几十年,医学界潜心研究抑郁症和躁郁症,成绩斐然。今天,众所周知,情绪病已不再是不治之症,但患者要接受治疗仍然障碍重重,为什么呢?

辨明病征

情绪病不是靠血液测试或照X射线就能诊断出来的,必须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当事人的行为、思维和判断力,才能得出结果。一般来说,必须有好几个症状同时出现,才能确诊为情绪病。然而,困难的地方是,家人和朋友不晓得,原来当事人的言行举止已经是情绪病的症状,正如米克洛维茨博士说:“虽然别人都同意患者的行为古怪,他们却认为这可能是由其他因素促成的。”

此外,即使家人察觉患者的病情严重,但也难于说服患者接受治疗。也许患者是你自己,你也可能不想延医就诊。马克·戈尔德医学博士写道:“当你情绪低落时,你会相信自己的判断,认为自己真的一无是处。你会想,像我这样的人是没希望的了,何必去看医生呢?又或者你也希望看医生,但你想,患抑郁病毕竟是不光彩的,也是自己找来的麻烦。……又或者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反应正是抑郁的症状。”无论怎样,凡患了严重 抑郁的人,都应该尽早尽快求医。

诚然,人人都会有情绪低落的时候,不一定就是患了情绪病。但如果这种郁闷的心情挥之不去,并持续一段长时间,例如两个星期或更长,那又怎样呢?要是低落的情绪妨碍了你正常的生活,令你对工作、上学或社交活动都提不起劲,那又怎样呢?看来明智的做法是,找精神科医生诊断治疗。

如果情绪不稳是因为体内的化学物质失调,医生可能为你处方药物。有时候,医生可能提议患者接受心理治疗,给予病人指导怎样疏导情绪;有时候,药物治疗结合心理治疗,疗效也很理想。 *其实,最重要的是,患者主动向人求助。前文提过的躁郁症病人勒娜说:“很多事例表明,患者对自己的病又害怕,又感到羞耻。其实,真正要怕的是,你怀疑自己有问题,却又不去寻求你极需要的帮助。”

勒娜重提她的经历,说:“我几乎全年都卧病在床。后来,有一天,我感到自己有点力气,就决定去约见医生。”勒娜证实患了躁郁症,需要接受药物治疗。这个步骤成了她人生的转捩点。她说:“服药后,我的精神和情绪好转了。但我要不时提醒自己,如果我停止服药,所有旧患又会回来折磨我了。”

布兰登的情况也很类似,他自小患了抑郁症。他说:“我年少的时候,常常想到自杀,因为我觉得自己很没用。到了30岁之后,我终于去看医生。”布兰登跟勒娜一样,用药物来治疗情绪失调。此外,他也发现其他有效的方法。他说:“为了使自己完全康复,我悉心照顾自己的心理和生理健康。我让自己有适当的休息,也留意饮食习惯。我还勤于阅读圣经,使头脑和心灵都充满积极的思想。”

布兰登指出,抑郁症是一种身体疾病,而不是属灵的病。明白这点有助于病人踏上康复之路。布兰登忆述:“有一次,一个怀着好意的基督徒对我 说,加拉太书5:22,23说喜乐是圣灵的果实,因此,我必然做了什么妨碍圣灵的事,结果就患了抑郁症。这番话使我更自责自罪,更郁郁不乐。不过,自从我求诊之后,积压在心头的乌云就开始消散。我舒服得多了!回想起来,要是我能早点求医就好了。”

战胜抑郁

即使病人得了正确的诊断,并开始接受治疗,还是可能受到情绪波动所折腾。曾患了严重抑郁症的凯莉,十分感激专科医生给她的药物治疗,缓解了她的病情。不过,凯莉发觉,旁人的支持也十分重要。起初凯莉不大愿意向人求助,因为她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她说:“我学会不单要向人求助,还要接受别人的帮助。我终于放开怀抱,不再陷于抑郁的深渊里。”

凯莉是个耶和华见证人,经常到王国聚会所参加聚会,跟基督徒同工欢聚一堂。有时候,这个喜乐的场合也叫她受不了。她说:“聚会所内的灯光、晃来晃去的人影,还有阵阵的声响,都压得我透不过气来。罪咎感渐渐向我袭来,我越来越悲观郁闷,因为我认定自己得了情绪病,完全是因为属灵健康出了问题。”凯莉怎样熬过来呢?她说:“我认识到,抑郁症其实是一种疾病,是必须接受治疗的。我得了这病,并不表示我对上帝或同工的爱不够深,也不表示我属灵方面有问题。”

前文提过的露西娅,也很感激医生给她的精心护理。她说:“对我来说,向专业的精神科医生求助的确非常重要,我学会怎样驾驭起伏不定的情绪。” 露西娅也强调适当休息的价值,她说:“睡眠充足有助于控制狂躁不安的情绪,要是我睡不够,我的情绪就很高亢。即使我不能入睡,也强迫自己躺下休息,不要起床。”

另一个事例是前文提过的希拉,她发现写日记很有帮助,能让自己尽诉心中情。她培养了写日记的习惯后,病情大有起色。然而,她仍然会遇上其他困难,“不知怎的,身体感到疲累时,消极的思想就会走进我的脑袋。但我学会把这些情绪排除脑后,或至少不致让情绪失控”。

圣经予人安慰

圣经是安慰的来源,令许多“心里多忧多虑”的人得着力量。(诗篇94:17-19,22)例如,雪儿觉得诗篇72:12,13特别振奋人心。在这段经文里,诗篇执笔者描述上帝任命的受膏君王耶稣基督所做的事:“求救的穷人,他要解救;凄苦无助的人,他要援助。他顾惜寒微贫穷的人,拯救贫穷人的性命。”罗马书8:38,39使徒保罗的话,也给雪儿很大的激励。“我深信,不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执政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有能力的,是高处,是深处,是任何别的受造物,都不能隔断上帝对我们的爱。”

伊莱恩患了躁郁症,她认为跟上帝的关系好比生命的锚。诗篇执笔者的话给她很大的安慰:“上帝啊,破碎伤痛的心,你必不轻看。”(诗篇51:17)伊莱恩说:“当我知道仁爱的天父耶和华了解我的苦况,我真的很安慰。在祷告里亲近上帝大大强化我,特别在焦躁不安、郁郁寡欢的时候。”

以上的事例表明,情绪失调的人困难重重,情况独特。即使这样,雪儿和伊莱恩发现,向上帝祷告并全心信赖他,再配合适当的治疗,大大改善了她们的生活。然而,家人和朋友可以怎样扶持患了躁郁症或抑郁症的病人呢?

[脚注]

^ 8段 《警醒!》并不推荐任何疗法。基督徒必须肯定,他们所接受的疗法并没有跟圣经的原则抵触。

[第10页的精选语句]

“自从我求诊之后,积压在心头的乌云就开始消散。我舒服得多了!”——布兰登

[第9页的附栏]

一个患者家属的经历

“露西娅未患病之前,是个见识独到的人。她对许多人的生活都起了鼓舞作用。今天,当我妻子情绪稳定时,许多探望过她的人,都被她的亲切热诚所感动。可是,大多数人都不知道露西娅的实况。她的情绪时常波动得很厉害,一时抑郁,一时躁狂。这都是躁郁症患者的症状。过去四年,妻子受尽这种疾病的折磨。

“躁郁症发作时,露西娅思潮汹涌,精力异常旺盛,往往夜半醒来,一点钟、两点钟、三点钟,醒后就无法入睡。她对生活琐事反应强烈,胡乱花钱。发病时,露西娅天不怕地不怕,认为自己在身体上、精神上或其他方面都不会受到伤害。所以她会做出一些危害生命的事来,而这种冲动情绪往往导致自杀的行为。躁狂过后,露西娅就会很抑郁,跟先前的躁狂程度相若。

“自露西娅患病以来,我们的生活经历了重大改变。虽然她一直接受治疗,我们知道,今天能办到的,跟以往办到的或将来能办的,是不一样的了。一切都视乎情况变化而定。不知不觉间,我适应了生活的转变,万没料到原来自己竟然可以应付得来。”——马里奥

[第11页的附栏或图片]

接受药物治疗

有些人认为,接受药物治疗是弱者的表现。但请从这个角度看看:要是一个糖尿病患者必须接受适当的治疗,也许要注射胰岛素,这表示病人是个弱者吗?绝不是!这种疗法其实是平衡体内的分泌,使患者可以保持一定程度的健康。

同样地,抑郁症和躁郁症患者也须要接受药物治疗。有些患者接受了心理辅导后,虽然对疾病的认识多了,但问题不是就此解决。如果抑郁情绪是由体内化学物质失调所致,那么光是接受辅导,患者不会不药而愈。史蒂文是个躁郁症患者,说:“医生向我解释,心理辅导好比教导人学习驾驶,任凭你花多少时间向他讲解,如果他的车子没有驾驶盘,没有制动器,他所学的全不管用。所以,光 靠心理辅导来帮助抑郁症患者,疗效不会显著。第一步很重要,就是先平衡脑部的化学物质。”

[第10页的图片]

圣经是安慰的来源,令许多思想消极的人得着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