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爱滋病可会绝迹?解救从何而来?

爱滋病可会绝迹?解救从何而来?

 爱滋病可会绝迹?解救从何而来?

曾有好一段时间,不少非洲国家都否认爱滋病在本土流行,一般人也对爱滋病避而不谈。不过,近年来有关方面正努力帮助更多人认识爱滋病,并且鼓励人坦率地谈论爱滋病问题,而年轻人是他们主要的教育对象。可是,成绩未如理想。人们的生活方式和传统习俗根深蒂固,要移风易俗,谈何容易。

医学进展

随着医学界对爱滋病毒有更多认识,科学家研制出若干药物,从而延长了爱滋病患者的寿命。有一种疗法称为“抗逆转录病毒特效疗法”,使用至少三种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对抑制爱滋病很有成效。

虽然这些药物并不能把爱滋病治好,却有助于减低患者的死亡率。这个情形在发达国家特别显著。很多人呼吁有关方面把药物供应给发展中国家。然而,治疗爱滋病的 药物非常昂贵,发展中国家的人大多负担不来。

有鉴于此,人的生命跟经济利益孰轻孰重引起了争议。巴西爱滋病毒及爱滋病计划的主任保罗·特谢拉留意到这个窘境。他说:“这些药物关系到很多人的生命。我们总不能因为制药商牟取暴利,就任凭病人缺乏药物,不理他们的死活。”他补充:“人们绝不应该以商业利益挂帅,罔顾人命道德。”

有些国家决定不理会大制药商的专利权,自行低价制造或输入非专利药物。 *《南非医学杂志》就一项研究指出,“按照标准的美元价格计算,非专利药物的最低价格比专利药物低百分之82”。

 治疗上的障碍

各大制药商后来大大调低价格,把爱滋病药物供应给发展中国家,使更多病人受惠。然而,要使药物普及这些国家仍然障碍重重。障碍之一是价格问题。尽管药物价格已大幅下调,大多数病人仍然负担不来。

此外,要确保病人服用适当剂量的药物并不容易。不少药物都必须每天定时服用。如果病人没有按指示或没有定时服药,具抗药性的爱滋病毒链就会形成。鉴于非洲的粮食有限,清洁食水不足,医疗设施严重缺乏,因此要确保当地的爱滋病患者定时定量服药,并持续地这样做,实在非常困难。

病人在接受治疗期间也必须受到监察。具抗药性的爱滋病毒一旦形成,处方就必须加以更改。负责更改处方的医护人员必须经验丰富,测试处方的费用却相当昂贵。药物还会产生副作用。此外,具抗药性的爱滋病毒链正不断形成,使各种处方失效。

2001年6月,联合国大会就爱滋病问题举行特别会议,并建议成立全球卫生基金,以援助发展中国家。当局预算基金数额必须介于70至100亿之间。但至目前为止,各国承诺的总拨款跟目标金额仍然相去甚远。

科学家热切期待爱滋病疫苗能研制成功。现时他们已研制出几种疫苗,并在不同国家进行测试。即使科学家终于研制出有效的疫苗,可是一种疫苗从研制、测试,到证明安全而可以广泛地使用,其间也得花好几年时间。

巴西、泰国、乌干达等国家的爱滋病治疗计划已见成绩。巴西使用本地制造的药物,使爱滋病患者的死亡率下降了一半。博茨瓦纳国土不大,却比较富裕,当局尽力向国内所有爱滋病患者提供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并设法提供更多的医疗设施。

爱滋病绝迹在望

很多流行病诚然防不胜防,爱滋病却是可以预防的。人只要谨守基本的圣经原则,患上爱滋病的可能性就会大减。

圣经的道德标准十分清晰。未婚的人不应该跟别人苟合行淫。(哥林多前书6:18)已婚的人要忠于配偶,不可通奸。(希伯来书13:4)人听从圣经有关禁戒血的劝告,也能避免受病毒感染。(使徒行传15:28,29

上帝应许在不久的未来,世上不会再有任何疾病。人即使现在患了爱滋病,但只要努力实践上帝的教诲,也能从这个应许寻得喜乐和安慰。

圣经清楚表明,人类的种种苦难,包括疾病,最后都会绝迹。我们可以在圣经的启示录读到这个应许:“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发出,说:‘看哪!上帝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做他的子民。上帝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上帝要擦去他们的所有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哀恸、呼号、痛苦。从前的事已经过去了。’”(启示录21:3,4

人即使无法负担昂贵的医疗费用,也能享有这个令人安慰的希望。启示录21章的应许跟以赛亚书33:24所预言的完全一致:“居民必不说:‘我有病。’”到时,世上所有人都会谨守上帝的律法,并且享有完美的健康。这样,致命的爱滋病连同其他一切的灾病,都会完全绝迹,永远消逝。

[脚注]

^ 7段 非专利药物是按照专利药物仿制而成的。在紧急情形下,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国可以合法仿制专利药物。

 [第9,10页 的附栏或图片]

上帝的王国才是我的真正解救

我今年23岁,住在非洲南部。回想我被证实染上爱滋病那天,情景记忆犹新。

我和妈妈在诊室,医生告诉我们这个坏消息。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我思绪昏乱,难以置信。我在想,也许是化验所弄错了吧。我不知所措,欲哭无泪。医生开始跟妈妈商讨有关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和其他事情,但我受的打击实在太大,什么也没听进去。

我想,病毒很可能是从大学同学那里感染过来的。我渴望找个能了解我境况的人诉苦,无奈却想不起任何人来。我自惭形秽,挫败感萦绕心头。尽管家人百般安慰,我仍感到灰心绝望,惶恐不安。我跟一般青年人没两样,满脑子都是梦想,再过两年我就大学毕业,得着理学士学位了,但现在一切已成泡影。

我开始吃医生开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并接受有关爱滋病的辅导,但情绪依然低落。我是五旬节教会的信徒,但得病以来,教会里的人从没有来探望我,连一次也没有。我很想知道,死后到底会往哪里去。我向上帝祷告,求他让我在死去之前找到真基督教。

1999年8月初某个早上,两个耶和华见证人登门造访。那天,我的身体很不舒服,但仍能坐在客厅里。她们自我介绍后,说乐意教人学习圣经。上帝终于垂听了我的祷告!我多么安慰。可是,当时身体实在虚弱,能阅读或集中精神的时间都不长。

虽然如此,我还是跟她们说想学习圣经,她们也跟我约定了时间再度来访。可惜,由于我抑郁成病,她们来访之前,我已给送进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三星期后,我出了院。幸而那两个耶和华见证人没有忘记我,在我住院期间,她们曾回来找我。我还记得,其中一个常常向我问好,看我的情况怎样。我的病情稍稍好转,接近年底时开始学习圣经。但病情反复,时好时坏,要专心学习殊不容易。幸好,教我学习圣经的见证人既有耐性,也善解人意。

当我深入研读圣经,认识耶和华和他的品格,便被他的特质深深打动,也明白到认识他和盼望永生的真正意义。有生以来,我首次明白为什么世间充满苦难。我也从圣经认识上帝的王国,又知道这王国快要取代地上所有政府。这使我雀跃不已,并决心在生活方面彻底改变过来。

上帝的王国才是我的真正解救。知道耶和华上帝仍然爱护我、关心我,叫我多么安慰。以往,我以为上帝讨厌我,使我身患恶疾。但知道耶和华怀着爱心,安排耶稣基督牺牲生命,为我们的罪献上赎价,我就确知上帝真的关心我们,正如彼得前书5:7说:“你们要把一切忧虑卸给上帝,因为他关心你们。”

为了跟耶和华建立深挚的友谊,我天天研读圣经,努力参加基督徒聚会。要这样做,有时实在不容易。但我向耶和华祷告,诉说我的忧思烦恼,并求他赐力量给我、安慰我。此外,会众的弟兄姊妹也经常予我安慰和扶持,叫我感到喜乐。

我经常跟会众里的弟兄姊妹一起传道,希望借此能在属灵方面帮助别人,尤其是那些处境和我相若的人。我在2001年12月受浸,成为耶和华见证人。

[图片]

认识上帝的王国带给我莫大的喜乐

[第8页的图片]

博茨瓦纳的爱滋病顾问组

[第10页的图片]

在地上的乐园里,人人都享有完美的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