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世闻点滴

世闻点滴

 世闻点滴

“数绵羊”不管用

《新科学家》周刊报道,全球每十个人就有一个长期失眠。科学家估计,单在美国,人们因失眠而请病假或发生意外所引致的经济损失,每年高达350亿美元。辗转难眠,有何对策?牛津大学研究员把长期失眠的病人分为三组。第一组病人要在脑海里想着一些美丽悦人的景色,例如瀑布或他们喜欢的度假胜地;第二组病人要数绵羊;第三组病人用什么方法都可以。结果发现第二、三组病人入睡的时间比平常还要长些。但第一组病人却比平时早20分钟就睡着了。研究小组成员阿莉森·哈维说,“数绵羊”并不管用,因为“这个方法太单调,不能驱除烦恼”。

 森林收集云雾水分

澳大利亚科学家保罗·雷德尔博士和戴维·麦詹尼特博士说,生长在900米以上的热带雨林,从云雾吸取的水分,“实际上比录得的降雨量多百分之40”。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所指出,“云雾经常飘过森林,水分在树上凝结,然后沿着树枝树干慢慢往地面流”,这样,森林的河流便增添了巨量的水。不过,“要是雨林被砍伐,渗进土壤的水分就会大大减少”。

消耗不均

《2001世界人口状况》报告,世上五分之一的人口,正在消耗全球百分之86的用品和服务。这份由联合国人口基金拟备的报告说,工业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存在着“消耗鸿沟”。报告指出,“一个在工业国家出生的儿童,毕生所耗用的资源和造成的污染,比生长在发展中国家的30至50个儿童还要多。目前,排放到大气的二氧化碳中,超过一半是由全球五分之一的人口所产生,他们全都住在工业国家里。世上最贫穷的五分之一人口,只是产生百分之3的二氧化碳”。此外,在富裕国家里,维持个人生活所需的土地和海洋面积,比发展中国家的大四倍。

甲虫有妙计

研究员最近获知,非洲西南部纳米布沙漠的甲虫(Stenocara) 如何找到水喝。沙漠每年降雨量平均只有一厘米左右,为了维持生命,甲虫就得借助从大西洋吹到内陆的浓雾,以取得食水。甲虫有何妙计?《自然历史》说,“甲虫背部长满小小的凸块”,在显微镜下,“就像一处千山万壑的地方”,山峰用来集水,深谷却可排水。杂志继续说,“甲虫迎着风,提起尾部,用凸块来收集雾水”。由于背部好像封了蜡似的,一旦水够重了,就滑下来,流到甲虫的嘴里。

及早察觉厌食症

伦敦《泰晤士报》指出,“父母留意儿女的饮食习惯,就可尽早察觉他们有没有患上厌食症或暴食症”。饮食失调协会发表了一份指引,帮助父母和监护人及早察觉儿童的饮食问题。饮食失调的早期症状包括:硬要把食物切成碎屑,或者有时要等上五分钟才吃下一口。有些饮食失调的儿童,还设法隐瞒自己的难题,例如穿着非常宽松的衣服,以便收藏没吃完的食物。有些也不愿看到自己容光焕发、体重标准的相片。饮食失调协会的指引建议,要是父母发觉孩子有这些症状,切勿置之不理,务要正视问题。

体温计含有毒物质

《国家地理杂志》报道,“一支体温计所含的水银,足以污染11英亩的湖泊。每年在美国,破碎了的体温计漏出大约17公吨水银,全都流进污水里”。鱼类吃了水银,而吃鱼的人就把可以导致神经受损的金属吞进肚子里。很多城市已禁用水银体温计。在波士顿,有些店铺容许人把含水银的体温计拿回来,换取电子体温计或其他安全的体温计。

运动适可而止

法国《快报》周刊报道,“每周三次做半小时至一小时的耐力运动,例如慢跑、骑自行车、游泳,对身体大有益处”。不过,若要避免患上严重的身体毛病,就紧记不要运动过量,否则可能导致关节磨损、软骨压伤、椎间盘突出、骨折、高血压、消化不良、早期骨质疏松、心脏病等问题。《快报》也指出:“在法国,每年有1500个运动员,虽然身强力壮,却由于运动而猝死。”斯特凡拿·卡斯夸是巴黎皮蒂耶-尔佩特里埃医院的运动医学专科医生。对那些只在周末才做运动,结果要进医院的人,他的建议是:要经常运动,但不要超过心血管的负荷量,该维持在最高负荷量的百分之75左右。

块菇、树林与长鼻袋鼠

悉尼《公报》周刊报道,澳大利亚有些桉树森林生长茂盛,或多或少跟长鼻袋鼠有关。长鼻袋鼠非常稀有,属有袋目动物,外貌跟鼠相似,聚居于维多利亚州吉普斯兰树林。长鼻袋鼠日常所吃的食物中,至少九成是长在泥土下的块菇(黑菌)。长出块菇的真菌跟四周的树木相互依存。真菌围着树根生长,纤细的菌根好像一个网络在土里蔓延,帮助树根吸收水分和养料。另一方面,树木透过光合作用,产生糖分供应给真菌。长鼻袋鼠又怎样呢?它们吃掉气味浓烈的块菇后,排便时就会把消化不了的真菌孢子散布在森林的土地上。这样,块菇、树林及长鼻袋鼠都能茁壮生长了。

海洋噪音

伦敦《独立报》报道,“海洋的噪音问题愈来愈严重,对鲸鱼、海豚和其他海洋哺乳动物造成很大滋扰,情况令人担忧”。研究员发现,在巴哈马群岛海岸搁浅的六条鲸鱼和一只海豚,全都死于严重脑出血,相信是跟附近军舰的声纳仪器有关。相对于人类来说,海洋哺乳动物对声音十分敏感。商船、近海工程、汽艇、水上摩托车所产生的声音,也会影响这些哺乳动物。报道解释,“鲸鱼和海豚潜入水中时,肺部的空气就会推进体腔,受困的气泡可以把声波扩大25倍。因此,即使声量很低,也能损坏海洋哺乳动物的身体组织,而且还会波及广泛海域的动物,情况比预料的严重得多”。研究员道格·诺瓦切克说,海洋噪音“影响动物之间的沟通,以致鲸鱼和海豚跟同类联络时,要大大提高声量。海洋噪音也会妨碍动物聚集和交配,要是失去听觉,它们就失去方向感,不能决定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