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印制圣经的绿洲

印制圣经的绿洲

 印制圣经的绿洲

《警醒!》比利时撰稿员来稿

大约五百年前,一些早期的圣经全书在比利时的安特卫普印制发行。什么吸引人到那里印制圣经?印制圣经会遇上什么危险?且来看看16世纪初所发生的事,就自有分晓。

安特卫普位于斯海尔德河河口,离北海89公里。在16世纪一段称为“黄金时代”的日子,安特卫普繁荣昌盛,发展神速,成为当时欧洲最大的港口,人口打破十万大关,是西欧城市鲜有的人口密度。

安特卫普发展蓬勃,吸引了欧洲各地商人前来经商。由于这城兴旺发达、人才济济,间接令市政府采取较开明宽大的政策,容许人提倡新思想新思维。当时不少人觉得安特卫普是个安全的绿洲,可让他们印制书刊传播新思想。因此,16世纪的安特卫普,招徕了271个印刷商、出版商和书商。市政府官员自豪地说,安特卫普“荟萃了各种艺术、科学、民族和美德,是个安全的乐土”。

火刑

马丁·路德(1483-1546)曾在安特卫普印制书刊,传播新思想。他发动宗教改革,引入基督新教信仰。宗教改革运动展开 仅6个月后,马丁·路德的著作已在安特卫普的书店发售,天主教会自然很不高兴。1521年7月,有400本所谓异教书籍在安特卫普公开焚毁,教会当局大感欢快。两年后,两个安特卫普的奥古斯丁会修士,因为认同马丁·路德的主张而被绑在柱上活活烧死。

这些攻击并没有吓倒安特卫普的印刷商。正由于这些人勇敢无畏,平民百姓才能读到圣经。那么,他们是谁呢?

舍身就义

阿德理安·范贝尔根是印刷商兼书商。1522年,他因售卖马丁·路德的书而锒铛入狱。后来他获得赦免,旋即重操故业,开始印制马丁·路德翻译的新约圣经。这个版本在1523年发行,部分内容已译成荷兰语。继一年前出版的马丁·路德新约圣经德语版后,这是接着面世的另一个版本。

可是,范贝尔根在1542年再次被捕,因为当局在荷兰代尔夫特他的家中搜获大量“禁书”。起初,法官只是轻判他站在绞刑台上两小时,脖子上要挂着些“禁书”。很可惜,范贝尔根后来被判死刑,这个敢作敢为的印刷商就被刽子手用剑斩首了。

致命边注

雅各布·范列斯伟尔特是当时印制最多荷兰语圣经的人,共计18个荷兰语版本。1526年,他印行了荷兰语的圣经全书。这部译本比法语和英语的圣经全书分别早了4年和9年!他所出版的译本主要以马丁·路德尚未完成的德语圣经为依据。

1542年,范列斯伟尔特发行了他最后的一个荷兰语版本,这个版本印有木版画和新的边注。例如,马太福音4:3旁的木版画,把魔鬼描绘成一个满面胡子的僧侣,山羊脚,手拿玫瑰经。不过,惹怒天主教会的主要是书里的边注。其中一个边注写着“拯救惟独来自耶稣基督”。教士以此作为控告范列斯伟尔特的罪证,判他死刑。尽管范列斯伟尔特辩称他的译本获得教会许可发行,他仍于1545年在安特卫普被斩首。

 先赞成,后禁制

与此同时,法国著名的天主教人文主义者勒菲弗尔·戴塔普尔忙于把圣经从拉丁语翻成法语,其间他也参照希腊语圣经文本。戴塔普尔渴望人人都读到圣经,他写道:“终有一天,人会以正确的道理传扬基督,不再搀杂人为传统。可是,这个日子还没有来到。”1523年,他在巴黎出版了新约圣经的法语译本。由于这部译本翻成当地语言,著名学府巴黎大学的神学家拒绝承认这部译本。面对这样的攻击,戴塔普尔只好离开巴黎,逃到法国东北部斯特拉斯堡去。

迫害的浪潮使人不敢在法国印制法语圣经。那么,戴塔普尔可以往哪里呢?安特卫普是再适当不过的地点了。戴塔普尔的1530年版译本由梅尔藤·德凯泽在安特卫普印制出版,这是第一部法语圣经全书。值得注意的是,比利时历史最悠久的天主教卢万大学和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查理五世,竟然准许德凯泽发行这部法语圣经!话虽如此,在1546年,戴塔普尔的译本还是被列为天主教徒的禁书之一。

主教得书,廷德尔得钱

同一时期,英格兰教士威廉·廷德尔希望把圣经翻成英语,却遭伦敦主教滕斯托尔拒绝。廷德尔看出不能在本国翻译圣经,就逃到德意志去。1526年2月,他的第一部新约全书英译本终于顺利出版。一个月内,这部译本已经在英格兰市面出售了。

滕斯托尔主教决心不让平民百姓读到圣经,于是他把搜到的廷德尔译本全部烧掉。然而,这部译本继续在英格兰流通。主教于是通过一个商人帕金顿买下廷德尔译本的所有存货,不让它们流入英格兰。廷德尔接受商人提出的条件,并把款项用来资助圣经的修订和重印工作。当时一份编年史说:“交易做成了,主教得到所要的书,帕金顿得蒙衷心的谢意,廷德尔则获得所需的金钱。”不错,伦敦的主教无形中资助了廷德尔翻译圣经!

 百折不挠

尽管廷德尔的译本全被收购和焚毁,仍然有大量的廷德尔新约圣经流入英格兰。这怎么可能?原来在安特卫普,有两个勇敢无畏的印刷商汉斯和克里斯托弗·范鲁雷蒙,秘密地印制了廷德尔的几个新约圣经版本。虽然这些圣经有不少手民之误,但英格兰人十分愿意买下来阅读。

很不幸,汉斯在1528年被囚在伦敦,罪名是印制1500本廷德尔的新约圣经,并把500本带进英格兰境内。看来他最后死在狱中。1531年,汉斯的弟弟克里斯托弗也在英格兰下狱,罪名是售卖新约圣经。有人推测,他同样在狱中身亡。

当代杰作

由1529至1535年,廷德尔大部分时间都留在安特卫普,因为当地的局势有利于翻译圣经的工作。1530年,梅尔藤·德凯泽印行了廷德尔翻译的《摩西五经》,这是首部含有耶和华名字的英语圣经。

1535年5月,廷德尔在安特卫普被捕。廷德尔被囚期间,他的一个学生迈尔斯·科弗达尔替他完成了整部《希伯来语经卷》。1536年10月6日,廷德尔在比利时的维尔福德被绑在柱上勒死,后来尸体被焚毁。他临终时激昂地说:“主啊,求你打开英王的眼睛!”

流芳百世

廷德尔死后不久,英王亨利八世指令教堂使用一部法定的圣经译本。这部译本由安特卫普的一个印刷商马提亚·克罗姆发行,一般称为马太的圣经(以托马斯·马太命名),基本上就是廷德尔的译本。 *颇讽刺地,主教所用的圣经译本正是他们几年前焚毁的译本,也是廷德尔舍命力保的译本!

《英王钦定本》保留了大部分廷德尔译本的遣词造句,因此《英王钦定本》里不少脍炙人口的英语词组,其实都是由廷德尔首创,并在安特卫普付印的。据拉特教授说,廷德尔对英语的影响甚至远超过莎士比亚!

16世纪下半叶,安特卫普容纳异己的精神日渐消失,不再是印制圣经的绿洲了。这个改变主要是因为天主教会极力阻挠宗教改革,引发了连串的迫害。即使这样,安特卫普早期的圣经印刷商还是功不可没。他们勇敢无畏,视死如归,大大促成了圣经在普世流通,结果今天世上大部分的人都得以读到上帝的话语。

[脚注]

^ 28段 托马斯·马太极可能就是约翰·罗杰斯,他是廷德尔的朋友和同工。

[第19页的图片]

上图:人手排字;马丁·路德翻译圣经;古代的安特卫普城地图

[第20页的图片]

雅各布·范列斯伟尔特的书亭

[第21页的图片]

勒菲弗尔·戴塔普尔;他的1530年版圣经译本的扉页,在安特卫普付印

[第21页的图片]

在伦敦公开焚烧英语圣经

[第22页的图片]

威廉·廷德尔;他的译本其中一页;迈尔斯·科弗达尔

[第20页的图片鸣谢]

19页:排字工人:Printer’s Ornaments/by Carol Belanger Grafton/Dover Publications, Inc.; 马丁·路德:From the book Bildersaal deutscher Geschichte; 地图:By courtesy of Museum Plantin-Moretus/Stedelijk Prentenkabinet Antwerpen; 21页:人像:From the book Histoire de la Bible en France; 圣经一页:© Cliché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Paris; 焚烧圣经:From the book The Parallel Bible, The Holy Bible, 1885; 22页:廷德尔:From the book The Evolution of the English Bible; 科弗达尔:From the book Our English Bible: Its Translations and Transla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