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星光导航

星光导航

 星光导航

《警醒!》夏威夷撰稿员来稿

早在哥伦布横渡大西洋之前多个世纪,波利尼西亚的航海者已经在太平洋遨游千里,乘着独木舟往来波利尼西亚大三角形水域的群岛。古波利尼西亚人怎能在这片广大的水域里发现这许许多多的群岛呢?他们可是乱碰乱撞地来到?一切只是意外吗?

没有磁罗盘,没有航海地图,也没有西方探险家的导航装置,古波利尼西亚人如果不是乱碰乱撞,又是靠什么来导航的呢?

问题的答案不仅叫我们认识到波利尼西亚人是领航天才,也叫我们更加惊叹宇宙万物秩序井然、结构奇妙。

两个早期的理论

不是所有科学家和学者都相信波利尼西亚人有领航本领,能够有计划地从这岛航行到那岛。挪威探险家索尔·海尔达尔就推论,波利尼西亚人原居南美洲,当时只是顺着风浪漂流,才得以到达太平洋岛屿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理论,海尔达尔和五个斯堪的纳维亚船员从秘鲁西岸出海。他们乘坐西印度轻木所造的木筏,向太平洋进发;等到海浪转向西流,就让木筏顺水漂去。经过101日,漂流了7000公里,海尔达尔和他的船员终于在土阿莫土群岛的拉罗亚环礁登陆。凭着这个创举,海尔达尔向人证明,波利尼西亚人是有可能从南美洲顺着海浪漂流而来的。然而,他的理论却未为学术界普遍接受。

新西兰历史家安德鲁·夏普就是其中一个不认同的人。在他的著作《波利尼西亚古航者》(1963)里,夏普引证大量考古学和语言学的发现,说明波利尼西亚人来自西方。这个比较传统的见解,是历史家和专家一向接纳的。然而,夏普却没有把波利尼西亚人视为杰出的航海家。

夏普虽然同意波利尼西亚人也许能够在短途上领航,但他以为他们绝不可能知道自己在500公里范围外的去向。至于他们所以能够抵达远方的岛屿,夏普以为纯属巧合。

实验航程

新西兰医学博士戴维·刘易斯认为,不论海尔达尔还是夏普,都贬低了古波利尼西亚人 在航海和领航方面的成就。他决心证明,古代的领航方法是可行的。1965年,刘易斯驾着现代双体艇,从塔希提岛出发;全程不靠罗盘导航,只靠观察日转星移的位置,以及留心海洋涌浪的方向,结果成功航行了3000公里,到达新西兰。他的成就使古代领航术受到注意,人们也对研究古代的航行路线发生兴趣。本·芬尼就是其中一个感兴趣的人。

芬尼是夏威夷大学的人类学教授。他用了许多年的时间,研究古波利尼西亚独木舟的设计和构造。他跟波利尼西亚航海学会里的一些同事合作,造了一艘长20米的双体独木舟,命名为“霍库莱号”,夏威夷语的意思是“欢欣之星”。“霍库莱号”用人造物料制成,没有采用传统物料,例如寇阿相思树的木材,但全艘独木舟的结构、外观以至性能,都是以古代独木舟为蓝本的。

1976年5月1日,“霍库莱号”下水,从夏威夷的毛伊岛出发,驶往塔希提岛。由于波利尼西亚的古领航术和星光导航方法早已失传,考察队要到夏威夷以外的地方物色领航专家。最后,密克罗尼西亚的资深航海家,马奥·皮洛克成了“霍库莱号”首航的领航员。他们共用了31天的时间,完成了这段万多公里的航程,到达塔希提岛。

这次旅程的成功,在波利尼西亚掀起了一股古文明热潮,重燃了人们对古领航术和造舟术的兴趣。在随后的岁月,类似的实验航程相继出现。在波利尼西亚的大三角形水域,考察队在群岛之间往来,岛屿计有夏威夷、新西兰、复活节岛(又称拉帕努伊岛)和库克群岛的拉罗汤加岛等。这些航程大都是由尼洛亚·汤普森领导的。汤普森师承皮洛克,是夏威夷土生的领航员。

古代领航术

没有导航工具,古波利尼西亚人究竟靠什么在海上纵横千里呢?波利尼西亚航海学会的丹尼斯·卡瓦哈拉达认为他们主要靠太阳导航。在白天,根据日出日落的准确位置,领航员就得以辨别方向。在晚上,他们则靠观察众星升降的位置来确定航向。

如果独木舟前行的方向刚好没有星光可从,领航员也可以根据其他方向的星光导航。除了星光之外,月亮和五颗可见的行星也可以作为辅助指标。

正午或密云的晚上,领航员都不能靠星光引路。这时他们会根据日出日落的位置,看风向,观涌浪。卡瓦哈拉达指出:“涌浪是在大风系或大风暴中产生的波浪,在风暴减弱之后继续从风区传播出去。”

跟风浪比较,涌浪是可靠得多的指标。因为风浪是由四面八方而来的风直接吹动水面而成的。此外,由于涌浪向直线传播,领航员可以根据水纹来调校航向,使独木舟不致偏离航道。借着观察独木舟在涌浪里摆动的模式,领航员也得知当时正是顺流还是逆流,从而也知道航向是否正确。

由此可见,古波利尼西亚人能够利用星体和其他自然现象导航,乘风破浪,纵横千里到达目的地。不过,要是大自然没有定律,星体移动没有准则,领航员也就没有指标可循。他们纵是怎样聪明绝顶,也是无计可施、束手无策的。

二千七百多年前,以赛亚先知赞叹宇宙 秩序井然之余,歌颂伟大的创造主耶和华上帝,说:“你们向天举目吧!这一切是谁创造的呢?是上帝创造的,他率领星辰如领大军,悉数号召,一一点名呼唤。他能力充沛,力量强大,所以连一颗星都不缺少。”(以赛亚书40:26;诗篇19:1

在圣灵启示下,诗篇执笔者也说,上帝“数算星辰的数目,一一点名呼召”。(诗篇147:4)古波利尼西亚人发现天体移动有定律,于是靠着星光导航,得以在浩瀚的太平洋多番探险。这不是证明,宇宙是来自一位智慧超卓、组织力极高的创造主吗?

[第23页的地图或图片]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斐济

波利尼西亚大三角形水域

夏威夷

萨摩亚

汤加

新西兰

库克群岛

塔希提岛

马克萨斯群岛

土阿莫土群岛

土布艾群岛

复活节岛

[图片]

双体独木舟“哈瓦莱号”,造于1993年,比同型号的“霍库莱号”采用更多传统物料

[鸣谢]

21页及23页的“哈瓦莱号”:© Monte Co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