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我战胜了产后抑郁症

我战胜了产后抑郁症

 我战胜了产后抑郁症

我还记得看着丈夫兴高采烈地逗玩新生的女儿,自己暗忖:没有我,他们会活得更快乐。我觉得自己是个负累,真想远走高飞,一去不返。当时还不知道自己已患了产后抑郁症。

婚后十年,活得非常幸福。我和贾森忙于养育长女莉亚娜,一家三口,乐也融融。后来,我再度怀孕,大家都兴奋不已。

不过,这次怀孕可真不易。产后的并发症使我差点儿丢了性命。事实上,快将临盆的时候,就开始觉得头脑昏昏沉沉。我和小女儿卡尔莉出院回家后,情况更 糟。我时常疲惫不堪,在小事上也拿不定主意。每天给贾森打电话许多次,只是问他该做什么家务,或只想听他说,我没说错话和做错事。

我很害怕跟人接触,甚至连老朋友也不想见。要是有人突然造访,我就躲在卧室,不敢应门。家总是乱七八糟的。我很容易心神恍惚,头脑纷乱。我本来很爱读书,但现在根本无法集中精神。我很难向上帝祷告,跟上帝的关系因而大受影响。我感情麻木,不再爱任何人;我胡思乱想,真怕自己会伤害小女儿。不用说,自尊心一落千丈。我快要发疯了。

在这段艰难的日子,贾森下班回家就会帮我收拾房子或做晚饭。可是,我不但没感谢他,反而生他的气。我觉得他帮我的忙,分明是说我不是个称职的妈妈。另一方面,如果他不帮一把,就会怪他不关心我。要不是贾森处事成熟,尽所能包容我,相信我们的婚姻早已触礁了。不如让贾森说说他的感受好了。

丈夫的心路历程

“起初贾内尔的改变令我愕住了。她一向性情活泼开朗,现在前后判若两人。不论我说什么,都认为是对她品头论足。帮她做家务,她也会生气。我真想告诉她,别闹情绪,振作一点罢。但深知这样做实在无济于事,只会令她难受。

“我们的关系很紧张。贾内尔似乎觉得人人都不喜欢她。我曾听说有些患了产后抑郁症的女子,都有相似的症状。我猜想贾内尔可能也患了同样的病。于是,搜集 了许多跟这病有关的资料,设法了解病情,结果证实自己猜想得不错。我也明白到,贾内尔之所以患了这病,并不是因为疏忽健康而咎由自取的。

“我不得不承认,要照顾有病的妻子和两个小女儿,使我心力交瘁。有两年的时间,我身兼多职,除了上班、做个好丈夫和好爸爸外,还要肩负会众长老的职责。但令我高兴的是,我能够调整上班时间,可以早点儿下班。在有聚会举行的晚上,我尤其需要早些回家,帮贾内尔做晚饭,帮小女儿穿衣服。这样,一家人就能够一起参加聚会。”

踏上康复之路

要是没有贾森的爱护和支持,相信我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康复。每次倾诉内心的恐惧时,他都不厌其烦地留心聆听。我学会不要压抑烦躁的情绪。有时我说话好像满腔怒气。但贾森不断向我保证,他对我的爱始终如一,愿意跟我甘苦与共。他总是帮助我抱乐观态度。事后,我向他道歉,因一时愤怒说了些不该说的话。他却宽慰我,只是有病在身,我才说出这些话来。回顾这段日子,现在我才明白他体贴的言谈给了我很大的安慰。

贾森陪伴我延医,终于找到了 一位慈祥和蔼的医生。这位医生耐心倾听我的病情。经过诊断后,证实我患了产后抑郁症。他提议我吃药,以减轻焦虑,鼓励我接受精神科医生的治疗,又建议我经常运动,说这是抗抑郁的良方,曾使许多人得益。

治疗期间,最大的路障就是自惭形秽的感觉。人们往往因为不了解某种病症,就很难体恤患者。举例说,一个人要是腿折了骨,别人很容易看得见,并会同情他。但产后抑郁的症状却是不一样。可是,家人好友却明白我的苦楚,他们感同身受,对我呵护备至。

家人好友助一臂之力

这段艰难的日子,我的情绪有时真让贾森吃不消,他也需要空间,好纾缓一下压力。我的妈妈很多时帮我们一把,我和贾森感激不已。妈妈开朗乐观,没抢着要做我的工作,反之不断给我打气,鼓励我尽力而为。

会众的弟兄姊妹也对我关怀备至。许多人写信给我,字里行间洋溢着真情。我字字珍惜!我很害怕跟人谈话,不论是通过电话还是面对面倾谈;我甚至很害怕在聚会开始前或结束后,跟弟兄姊妹交谈;因此他们的书信尤其给我很大的安慰。他们 了解我的难处,明白抑郁令我恐惧社交。他们的确关怀我们一家人。

非不治之症!

多亏医生精心医护、家人关怀备至、朋友体谅安慰,现在我的健康已大为好转。我仍然经常运动,就算疲倦也不会停止,因为运动的确对我的康复大有帮助。我欣然接受别人的鼓励。每当情绪低落,就会聆听圣经录音带和耶和华见证人发行的《王国旋律》,美妙的音乐滋润我的心灵。这些良助不但使我灵性重新振作,还帮我思想积极乐观。最近,我能够再次在聚会里发表学生演讲。

经过两年半的苦斗,终于我能再次爱丈夫、女儿和其他人,也能抒发自己的感情。一家人共同熬过一段艰难的岁月,这个经历使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融洽,是从未有过的。我特别感激贾森,我陷入抑郁的谷底时,他总是包容我;我需要安慰时,他一直与我共度难关,我体会到他多么深爱我。最重要的是,现在我俩跟耶和华有更亲密的关系,靠着耶和华所赐的力量,我们能够面对困境。

抑郁的感觉仍然不时悄然袭上心头,但仗着家人和医生的帮助,又加上会众和圣灵的支持,我看见漆黑地道尽头的光,越照越明。不错,产后抑郁症并非不治之症。我们可以战胜这个病魔。——贾内尔·马歇尔自述

[第20页的附栏或图片]

产后抑郁症的成因

除了激素的变化外,还有其他因素可能导致产后抑郁症:

1.不愉快的童年经历、跟父母关系疏离影响了病人对当妈妈的看法,使她们有自己的一套见解。

2.社会对妈妈有不合理的期望。

3.家族有抑郁症的病史。

4.琴瑟不调,又得不到亲人和亲戚的支持。

5.自觉一无是处。

6.夜以继日地照顾婴儿,不胜负荷,给压得透不过气来。

产后抑郁症的成因很多,上面只列举其中几个而已。至今,人还未完全了解病症的成因。

[第21页的附栏]

非一般的产后沮丧

我们不该把产后抑郁症和常见的产后沮丧混为一谈。罗拉·米勒医生说:“大约有一半的妇女产后情绪不稳定,喜怒无常,经常无故哭泣。通常分娩后的三至五天,病人的情绪波动得最厉害,之后就逐渐好转,数星期后,病状完全消失。”研究人员认为,妇女产后激素改变导致情绪波动。

跟短暂的产后沮丧不同,产后抑郁症令妇女长期情绪低落。病人可能在刚分娩后就发病,又或在数星期或多个月后才出现病状。刚做妈妈的要是患上这病,精神会时而亢奋,时而低落,甚至萌生自杀念头。此外,她脾气暴躁、郁郁不快;不爱自己的新生婴儿,认为自己不能做个称职的妈妈。这种感觉萦绕心头,挥之不去。米勒医生说:“一些被诊断患上产后抑郁症的妈妈,知道理应很爱自己的骨肉,无奈却感情麻木。她们态度冷漠、心情烦躁,又厌恶自己的宝宝。有些还有伤害孩子的念头,甚或想把他们杀死。”

许久以前,人已认识产后抑郁症。早在公元前4世纪,希腊医师希波克拉底观察到,妇女生产后,情绪会急剧改变。《巴西医学与生物学研究杂志》的报告指出:“产后抑郁症不容忽视,世界各地有百分之10至15的妇女正受到这病折磨。”可是,“在大多数的病例中,病人因为得不到正确的诊断而无法获得适当的治疗”,实在令人惋惜。

产后精神病虽不常见,却是种严重的精神失调。病人可能产生幻觉,听到声音,神志不清;不过,偶尔也有几天或几小时回复正常。至今,人还未明白产后精神病的成因。米勒医生指出:“病人的基因有缺陷、加上产后激素变化,看来是这病的主要成因。”医术精湛的医生可给患产后精神病的人不少帮助。

[第22页的附栏或图片]

自强不息康复有望 *

1.要是经常精神沮丧,就要延医就诊。越早医治,就越早康复。要找一名既体谅病人又熟悉病情的医生,给你治疗。不要因患了产后抑郁症而羞耻,也不要因接受药物治疗而难堪。

2.经常运动。一些研究指出,经常运动能有效地治疗抑郁症。

3.跟你丈夫、密友谈谈你的感受。不要孤立自己或压抑情绪。

4.无须把居室打扫得一尘不染。要简化生活,分清轻重缓急。

5.祈求上帝赐予勇气,帮助你保持忍耐。要是你很难向上帝祷告,就要请其他人跟你一起这样做。不要自责或自觉一无是处,怀有这样的思想只会令你迟迟不能恢复健康。

[脚注]

^ 39段 《警醒!》并不推荐任何特定疗法。文章提出的建议不是适合任何情况,有些建议可能对病人不奏效。

[第23页的附栏]

丈夫助一臂之力

1.丈夫要明白,妻子患上产后抑郁症并非咎由自取。要是病情持续,未有改善,就要给妻子找个既体谅病人又熟悉抑郁症的医生,好让她接受治疗。

2.妻子向你说话时,要耐心聆听,体谅她的苦情。即使妻子态度消极,也不要为此生气,要鼓励她积极乐观,安慰她病情终归会好转过来。妻子向你提及她的难题时,不要以为你要帮她一一解决。她很可能只想得到你的安慰,而不是想你替她解决问题。(帖撒罗尼迦前书5:14)还有一点是,患上产后抑郁症的人都会思想紊乱、没有条理。

3.减少不必要的活动,争取时间照顾妻子,这有助她迅速康复。

4.丈夫身心健康、灵性良好才可以支持妻子,所以要忙里偷闲,让自己松弛一下。

5.跟朋友倾谈大有帮助。要是对方是个灵性成熟的男子,妻子也曾患有产后抑郁症,他可以给你不少鼓励。

[第23页的图片]

马歇尔举家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