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全球一体化——希望与担忧

全球一体化——希望与担忧

 全球一体化——希望与担忧

“全球一体化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经济大事。……它给世界各地几十亿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金融专栏作家马丁·沃尔夫

“作为地球的居民,我们同属一个大家庭。新的时代带来了新的挑战,也带来了新的世界问题,譬如环境灾难、资源枯竭、血腥冲突,以及贫困。”——格鲁吉亚总统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

1999年12月,世界贸易组织在美国西雅图举行的一轮会议,因群众骚乱闹事而中断。为恢复秩序,警察动用了催泪气体、橡皮子弹和胡椒喷雾,后来又拘捕了数百名示威者。

究竟是什么触发了所谓的“西雅图之战”?是对就业保障、环境、社会不平的一连串不满。其实,简而言之,示威者惧怕的是全球一体化,惧怕一体化对人和地球可能造成的影响。

他们的恐惧没有得到缓解。自1999年以来,反对全球一体化的示威规模日益扩大,对抗不断升温。如今世界首脑们尽量选择偏远地区碰头,以防示威者扰乱会议进程。

当然,不是人人都把全球一体化视为洪水猛兽。一些人指斥全球一体化是各种世界弊病之根源;另一些人则将其视为解决世界大多数问题的灵丹妙药,为此欢呼喝彩。没错,大多数人对于全球一体化只有个模糊的概念,认为这场旷日持久的辩论与己无关。不过,无论你持有何种观点,全球一体化确已对你造成影响,很可能,这种影响还会更加深远。

究竟什么是全球一体化?

“全球一体化”是个词语,用以描述世界各民族、国家之间日益加深的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过去十年间,这个过程急剧加速,很大程度上这要归结于科技的巨大进步。(见第5页附栏)在这段时间里,冷战时期的对立集团瓦解,贸易障碍扫清,世界主要金融市场合为一体,旅游越来越轻松,越来越便宜。

这种日行千里的世界一体化进程,在经济、政治、文化、环境等各个方面均卓有成效。可惜,它也造成了一些不良后果。联合国出版的《1999年人类发展报告》对此做出了这样的阐述:“环球各地,人们的生活 比以往更加深入、更加密切、更加直接地联系在一起。这种联系开发出很多潜在机会,使得善行恶事都如虎添翼。”正如许多人类成就一样,全球一体化既有其积极的一面,也有其消极的一面。

希望世界越发繁荣昌盛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亚·森声称,全球一体化“极大地丰富了世界科学与文化,在经济领域里也使许多人得到裨益”。同样,《1999年人类发展报告》指出,全球一体化“开发出巨大的潜力,人类有望在21世纪内消除贫困”。这种乐观态度,源于全球一体化惠及之处,在于能创造奇迹般的繁荣景象。今天,世界平均家庭收入比50年前增长了3倍。 *

一些分析家看到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另一个优势。他们认为,这会使得国家政府更不情愿卷入战争。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他的著作《凌志车与橄榄树》一书中认定,全球一体化“增加了战争的成本,使其超过历史上任何较早时期,这就促使国家决策者放弃战争”。

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增加也使得促进全球团结成为可能。一些人权组织利用互联网资源,有效地推广了他们的事业。举例来说,1997年限制使用地雷国际条约的签署,部分归功于通过电子邮件,动员了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支援团体。这种通过基层解决问题的方法使“政府与民众并肩合作,共同解除全球人权危机”,被誉为“国际外交的新手段”。

尽管有这些正面例子,很多人仍然忧心忡忡,担心全球一体化造成的不良后果,会大大超过它所带来的裨益。

担忧世界越发四分五裂

人们对于全球一体化的最大担忧,莫过于它加剧了贫富之间的差距。毫无疑问,世界财富增长了,但是集中掌握这些财富的个人和国家却越来越少。目前世界上最富有的200人拥有的财富净值,超过世界人口百分之40(约24亿人)的总收入。富裕国家的人民收入持续增长,过去10年中,有80个赤贫国家的平均收入却呈下降 趋势。

另一个普遍的担忧与环境有关。全球经济一体化由市场驱动力促成,而市场驱动力着重的是利润,绝非对地球的保护。关于人类陷入的窘境,印度尼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会长阿古斯·普尔诺莫这样说:“我们正在与经济发展竞赛。……我很担心,也许十年以后人人都会来关注环境问题,而 到那时,需要人类保护的地区却已所剩无几了。”

人们也为工作担忧。全球性的企业合并以及剧烈的竞争,迫使企业追求精简高效的运作,人们的工作和收入因而岌岌可危。对于努力增加利润的企业来说,按照市场需求变化招聘或解雇工人是合情合理的,此举却严重扰乱了人们的生活。

金融市场的全球一体化构成另一个不稳定因素。国际投资商可能将巨额资金投入发展中国家,当经济恶化时却又遽然撤资。这种大规模的撤资,可能使一个又一个国家陷入经济危机。1998年的东亚金融危机就使1300万人失去了工作。在印度尼西亚,那些保住饭碗的工人,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实际收入削减了一半。

可以理解,全球一体化唤起了希望,也引发了担忧。你有理由惧怕全球一体化吗?你是不是可以期望,全球一体化使你的生活更加富足?全球一体化会不会叫我们对未来更为乐观?下篇文章会解答这些疑问。

[脚注]

^ 12段 然而,平均数,尤其是世界范围的平均数,很容易误导人们的判断。过去50年间,一些家庭的收入确实成倍上翻,但在很多地区,家庭收入却没有一分一毫的增加。

[第3页的精选语句]

世界上最富有的200人拥有的财富净值,超过世界人口百分之40的总收入

 [第5页的附栏或图片]

全球一体化背后的科学技术

在过去20年中,科技给通讯带来了一场革命。在连通全球各个角落的人和资讯方面,都比以往来得更快、更便宜、更便捷。

电视目前,世界上大多数人都能看到电视,即使电视机不是他们自己的财产。1995年,世界上每1000人当中就有235台电视,这个数字比1980年几乎翻了一番。一台小型的卫星电视接收器,就能使生活在穷乡僻壤的居民看到世界各地的节目。政治经济学教授弗朗西斯·福山指出:“今天,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与全球媒体完全隔绝。”

互联网每周有大约30万个新用户登录互联网。1999年人们估计,到2001年会有7亿人上网。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评论说:“结果呢,很多人有机会对其他人的生活、产品、思想有所了解,人数之多,史无前例。”

电话纤维光学电缆和卫星系统大大削减了电话费用。由纽约到伦敦的一通3分钟电话,从1930年的245美元下降到1999年的35美分。无线网络系统使移动电话与电脑一样普及开来。据估计,到2002年底,使用移动电话的人数将有10亿,其中许多用户能够通过手中电话接通互联网。

微晶片上述信息载体的发展日新月异,全都有赖于微晶片。过去30年中,微晶片的计算能力每18个月翻上一番。从未有过这么多的信息储存在这么小的空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