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探索动物“传情达意”的奥妙

探索动物“传情达意”的奥妙

 探索动物“传情达意”的奥妙

《警醒!》肯尼亚撰稿员来稿

毫无疑问,人类最得天独厚之处,其中之一莫过于能互相沟通。凭着说话或手势,我们能传递重要的信息。事实上,由于每个人都有说话的自由,人与人之间就难免会有冲突,这样的事遍及世界每个角落。因此,有人认为沟通的能力只是人独有的恩赐。

然而,研究显示,动物沟通的方式错综复杂,有时甚至令研究员也感到困惑。不错,它们“说话”不靠言语,却能够以动作表达,例如,摆摆尾、拍拍翼或把耳朵竖起来。其他以声音传意的方式有吠、吼、嚎叫或鸟鸣。有些动物的“语言”显浅易明;有些却需要详细的科学分析,才能明白。

逃避猛兽

七月中的仲夏时分,在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的外围,成千上万的斑纹角马,往北走向肯尼亚的马萨伊马拉禁猎区,寻找嫩绿的草原。在这每年一度的大迁徙中,斑纹角马隆隆的踢蹄声响彻四方,令广大的平原也震动起来。然而,斑纹角马途经之处却危机四伏,因为它们的迁徙路线会经过狮子、猎豹、土狼和斑豹这类猛兽的地头。不但如此,斑纹角马还会冒险横越满布鳄鱼的马拉河。它们究竟如何避开这些猛兽的袭击呢?

斑纹角马为了扰乱猛兽的追捕,它会疾跑一段短距离,然后突然转身面向敌人,接着不断把头摇摆,由一边拧往另一边;它会上下舞动双腿,做出一些古怪动作,就像上演一幕滑稽剧。甚至是强悍的猛兽,面对这样的场面也不得不停下来,惊奇地观看斑纹角马这古里古怪的舞姿。假如猛兽继续走近,斑纹角马就会把这幕剧再演一次,令来犯者感到困惑;当表演完毕时,来犯者或许已忘记追捕猎物。斑纹角马 的笨拙舞步,使它成为草原上“赫赫有名”的小丑。

黑斑羚是斑纹角马的近亲,它们虽然体型较小,却以巨大的跨跃闻名。对很多人来说,它们的跳跃步姿是优美与速度的象征。当黑斑羚被猛兽追猎时,它会以跨步跳跃这看家本领逃逸,令追猎的经常扑个空。黑斑羚每步的跨度可达9米,这给猎者一个清楚的信息:“若跟得上就只管来吧!”对这不愿就擒的黑斑羚,甚少猛兽真的会追上去,一般都是眼睁睁地目送它离去。

吃饭了!

要成为出色的猎者,就必须学会捕猎的技巧,因此,幼兽必须敏于学习父母如何捕杀猎物。在非洲的一个动物保护区,研究员观察到一只叫萨巴的猎豹,正在教导它的幼豹生存之道。萨巴花了一小时潜近一只正在吃草的托氏羚羊,然后突然大步扑出,把这只可怜的羚羊擒住。可是,萨巴没有立时把羚羊杀死。过了一会儿,萨巴把那只头昏眼花的羚羊放在它的幼豹面前,幼豹惊讶之余又有点犹豫,不敢扑向羚羊。它们现在知道母豹为何要给它们一只活的猎物,皆因它们必须学会宰杀猎物。每当羚羊尝试逃跑时,幼豹就会兴奋地把羚羊按下,羚羊渐渐筋疲力竭,最后终于放弃了。萨巴离远观看,并对幼豹的做法示意嘉许。

有些野兽在寻找食物的时候,会拉高嗓门,发出嘈杂刺耳的声音。当一群斑鬣狗尾随猎物时,它们会发出呼噜声、喷鼻息声和“哈哈傻笑”声。一旦猎物到手,斑鬣狗会发出那无人不晓,却令人心寒的“笑声”,邀请其他同伴来分享猎物。可是,斑鬣狗并非每次都亲自猎杀动物来找吃。它们会强抢“别人”的猎物,是动物界芸芸强盗中最讨厌的一群!它们用尽方法去缠扰那些捕得猎物的猛兽,令猛兽不胜其烦,最后只好把猎物让给它们。真的可能吗?不错,它们甚至曾把正在大快朵颐的狮子“吓跑”。它们究竟怎样做呢?就是靠着死缠不休,一味赖皮。假如狮子对斑鬣狗的缠扰不加理会,斑鬣狗就更加兴高采烈,得寸进尺。最后, 狮子和斑鬣狗正面冲突,但结果却是狮子把猎物“拱手让人”,无奈地离去。

蜜蜂寻找食物的过程很令人费解。对蜜蜂作了一番深入的科学研究,发现它们是以飞行舞步来通知在蜂巢的同伴,关于食物的位置、种类和质量。蜜蜂还会把花蜜和花粉的样本,带回给巢内的同伴。打一个阿拉伯数目8字的飞行,不单表达了食物所在的方向,也传达了食物所在的距离。啊,小心!一只蜜蜂在你身边盘旋,说不定它是在收集一些重要资料,你身上的香水可能令它误以为是花蜜的气味,结果可能让它的同伴扑过空!

沟通无间

在寂静的夜晚,很少动物的叫声像狮吼那样叫人惊心动魄。狮子的吼叫声可能有几种意思。雄狮沉实而雄浑的叫声可能是向外界宣示,这是它的地盘,谁敢来犯后果自负!另一方面,狮子在日常生活上,也会以吼声跟其他同伴联络,但所用的声调通常会较为柔和,不那么吓人。有人曾听见一只狮子在一个晚上每15分钟就发出吼声,直至它的同伴在远方发出吼声回应,它们继续以这方式“谈”了15分钟,直至会面,吼声才停止。

这样的联系不单可巩固族群内彼此的关系, 还可在天气恶劣时大派用场。母鸡会以几种啼声来向小鸡表达不同的意思。其中最易识别的,是黄昏时长而低沉的啼叫声,表示母鸡要回家休息了。分散在各处的小鸡听到这啼唤声,就会回到母鸡的翅膀下,安舒地度过漫漫长夜。——马太福音23:37

如何“谈情”

路旁悦耳的鸟声,曾令你暂时抛开俗务,驻足细听吗?有谁不会受它们非凡的歌艺吸引呢?然而,它们的歌不是为人而唱的,给人娱乐只是因利乘便罢了。歌声其实含有重要的信息,鸟儿不时借歌声向外界宣布自己的“领土”范围。另一方面,求偶也是鸟儿歌唱的另一个主要目的。据《现代知识宝库》(英语)所说,鸟儿一旦觅偶成功,“它们的叫声就会减少百分之90”。

可是,有时单单一首好歌不能就此“赢得美人归”。有些“新娘”要先见过“聘礼”才肯下嫁。因此,雄鸟得在“谈情”之前,先显一显自己筑巢的本领,以此为“聘礼”。另一些鸟类的求偶方式,是雄鸟会喂食物给雌鸟,以此证明自己能养家活口。

动物的沟通方式,虽然错综复杂,却是生活所需,而且也有助减少冲突和促进和平。我们就动物如何传情达意所作的进一步研究,尚未完全解开“动物语言”之谜。但这件事已让我们清楚看出,创造主耶和华实在值得衷心赞美,因这套“语言”是他设计的。

[第18,19页 的附栏或图片]

大象的“无声语言”

一个炎热的下午,在肯尼亚安博塞利国家公园的边陲,一群数目很多的大象看来悠然自得,不让外界的事物叫它们分心。空气弥漫着它们喧闹的“谈话”声,有喷鼻息声,有隆隆低沉的呼号声,也有尖锐刺耳的吼叫声。它们有些“话”是以人耳听不到的低频发出,但在数公里外的同伴却清楚可闻。

动物行为学家对大象彼此间复杂的感情交流,仍然感到困惑。乔伊斯·普尔花了超过20年的时间,研究非洲象群以什么方法进行沟通。她认为很少动物跟大象那样,流露出这么丰富的情感。她对这些以长獠牙闻名的大块头有这样的看法,“当有小象出生时,家庭或族群内的成员会互相恭贺。大象这种不寻常的行为十分罕见,……不难想象它们内心有着强烈的情感,可以用欢欣、亲爱、友情、满足、欢乐、愉快、安舒和尊严来形容”。

当大象久别重逢时,它们会互相问候,但由于情绪激动,很快就会喧嚷起来。它们会举头相拥,把耳朵卷起和不住拍打。有时,大象甚至把鼻子伸入同伴的口中,这样的问候看来给大象一种深深的喜悦,它们仿佛在说:“嗨!真高兴我们又聚首一堂了!”它们这种亲密的关系对它们的生存有很大帮助。

大象看来也有幽默感。普尔观察到大象有时嘴角微扬,她认为这是大象在微笑,而摇头摆脑就表示很开心。普尔曾给大象玩一个游戏,大象有15分钟之久玩个痛快。两年后,一些曾参与游戏的大象,仿佛认得普尔曾跟它们一起玩过似的,向普尔发出“会心微笑”。大象不单以群体游戏作为娱乐,也以模仿别的声音自娱。普尔曾听到一种和一般大象不同的叫声,经分析后,她认为这是大象模仿附近经过的货车的声音,显然大象是以模仿这声音为乐。它们好像会利用任何机会来寻开心。

据说,当大象有家庭成员去世,它们看来会为此而举哀。普尔曾观察一头母象守着一头夭折的小象三天,她形容母象把耳朵和头垂下,嘴角向下微弯,“表情”看来就像一个“心灵破碎、意志消沉”的人。

那些为了象牙而猎杀大象的人,从没想过那些亲眼目睹母象被杀的小象,“心灵所受的创伤”。这些“孤儿”在动物收容所,要花数天时间去克服内心的悲伤。该收容所的一个管理人报告,曾听到那些“孤儿”在早上“悲鸣呼号”。观察发现,小象丧亲之后数年,仍会午夜梦回,想起亲人被杀的情景。普尔认为,小象会记得它的伤痛是由人促成的。我们盼望终有一天,人和动物能和平共处,不再彼此伤害。——以赛亚书11:6-9

[第16,17页 的图片]

鲱鸟正在彼此问好

[第17页的图片]

斑纹角马以古怪的舞步扰乱敌人

[第17页的图片]

斑鬣狗那声名狼藉的“丑陋笑脸”

[鸣谢]

© Joe McDonald

[第18页的图片]

蜜蜂的飞行“舞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