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格鲁吉亚的宗教迫害——还要持续多久?

格鲁吉亚的宗教迫害——还要持续多久?

 格鲁吉亚的宗教迫害——还要持续多久?

格鲁吉亚位于高加索雪山的山谷地带,一直伸延至气候温和的黑海海岸,是一片自然的美地。茂密的森林、湍急的溪流,还有青翠的山谷,都使这片横跨欧、亚边境的山谷地带生色不少。格鲁吉亚的首都第比利斯是个繁荣的城市,这里除了新式的大厦外,还保留着古旧的建筑物。然而,格鲁吉亚最可贵的资产莫过于国内的人民,他们素以家庭融洽和热情好客而为人所熟知。

很久以来,格鲁吉亚人曾多番遭受压迫。他们的国家先后被罗马人、波斯人、拜占廷人、阿拉伯人、土耳其人、蒙古人、俄国人和其他地区的人入侵。据估计,第比利斯曾经遭夷平达29次之多! *虽然如此,格鲁吉亚人仍然热爱生活,对艺术、音乐、舞蹈的喜好丝毫不减,而且依旧是个容忍度极高的民族。

可惜,近年来这番话已不再放于格鲁吉亚而皆准了。在过去两年,一小群格鲁吉亚人曾向数以百计的同胞发动袭击,破坏了国家的声誉。这些暴徒袭击无辜的男女孩童,甚至伤害一些年长和身体残障的人。暴徒手持镶满钉子的棍棒和铁棍毒打受害者,又扯破他们的头皮,使他们遍体鳞伤,满面伤痕。为什么这些无辜的格鲁吉亚人遭受如此 恶毒的对待呢?因为他们属于耶和华见证人的组织,这个基督徒团体在大部分暴徒还未出生以前,已经在格鲁吉亚存在很久了。

先毁谤后袭击

虽然格鲁吉亚政府保证人民可以享有宗教自由,但耶和华见证人的书刊曾多次被人充公。1999年4月,海关官员指出,所有书刊必须在格鲁吉亚正教会的牧首允许下,才可向外发放。次月,有人在格鲁吉亚的伊萨尼-萨姆戈里地区法院再次提及正教会。这一次,国会代表兼政治运动“格鲁吉亚万岁!”的领袖古拉姆·沙拉泽提出了一项诉讼,力求撤销耶和华见证人法人团体的资格。他指控见证人是一些背叛国家的危险分子。谁在背后支持沙拉泽的指控呢?附在诉讼文件中,有一份由全格鲁吉亚总主教秘书发出的函件。 *

1999年5月20日,格鲁吉亚采纳了《欧洲保护人权及基本自由公约》,并承诺会切实遵守公约所列的各项条例,其中包括第十条的规定。这条规定列明:“人人有权享有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人人有自由拥有自己的主张,以及不受公众权力所干涉,不分国界,接受和传播消息及思想的自由。”虽然国民应该享有这些权利,但反对者有没有因此而不再禁制耶和华见证人的书刊?没有!

1999年6月21日,全格鲁吉亚的总主教办公室,在一封写给海关总长的信中坚称,“必须禁制传播外国宗教的书刊”。此外,格鲁吉亚正教会发言人乔治·安德里亚泽宣称,耶和华见证人是一群危险人物,因此必须禁制他们的活动。许多人都留意到这些攻击,当中包括一些以往曾经有份焚烧见证人书刊的宗教狂热分子。他们相信,他们现时可以随意攻击见证人,而无须受到任何处分。1999年10月17日星期日,他们再次向见证人发动攻击。

暴徒行凶,却逍遥法外

在这个星期日,大约120名耶和华见证人在第比利斯聚集起来,举行宗教聚会,他们当中包括男女孩童。当时已被正教会免去教士一职的瓦西里·姆卡拉维什维利,连同他属下200名跟随者突然闯入见证人聚集的地方。 *他们把见证人重重包围,然后用木棍和铁十字架再三击打在场的见证人。四个袭击者抓住一名见证人的手和脖子,用力把他的头往下推,并开始剃去他的头发。暴徒因见证人连番受辱而扬扬得意。这些疯狂的暴徒散去后,有16名见证人需要入院接受治疗。其中一名男子有三根肋骨折断了。另一名年约 四十岁的见证人帕蒂,事后回想起当时的情况,说:“他们向我大声呼喊,其中一个用尽力气打我,打我的脸,又打我的眼睛。我尝试用手遮脸,结果双手满布鲜血。”事后,帕蒂的左眼看不见任何东西,至今仍未痊愈。

电视报道了这次残忍的袭击事件后,总统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在次日发表公开声明,他说:“我强烈谴责这些野蛮的行为,并认为执法机关应该提出刑事检控。”由于在录像带的片段中,暴徒领袖和其他袭击者的容貌清晰可见,因此起诉他们绝非难事。然而,在两年后,没有一个袭击者被定罪。

无须受罚,明目张胆

政府及宗教机关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镇压暴动,无疑令袭击者觉得别人定会宽容他们的行为!由于暴徒无须受罚,因此他们变得更加明目张胆,到处闹事。他们在见证人的家中、街上,以至他们聚集举行崇拜的地方,四处抢掠,又对见证人拳打脚踢。在1999年10月至2001年8月期间,有稽可考的袭击事件逾80次,受害的见证人达1000多名。虽然如此,在2001年2月9日,第比利斯的市检查官却向记者透露,就瓦西里·姆卡拉维什维利所展开的调查“仍在进行中”。可惜,撰写这篇文章时,格鲁吉亚当局仍然容许暴徒继续肆虐,四处袭击见证人。——见“暴徒继续肆虐”一栏。

 警察在事件中担任什么角色?从新闻报道和录像带片段中看到,警察不但袖手旁观,容许暴徒发动袭击,他们甚至知法犯法,有份伤害见证人!举个例说,在2000年9月8日,700名见证人在祖格迪迪市和平地举行大会之际,一群挥棍的警员突然闯入大会场地,大肆破坏。一些目击事件发生的人记述,这些戴上面罩的警员毒打在场的50多名见证人,“留下了破坏的痕迹”。场地负责人回想起当日,警员在孩童的头上发射反坦克炮空弹,这些小孩子吓得惊惶失色,他形容“情境的确令人心碎”。警员在大会场地内大肆破坏,又把场地设施烧毁。然而,直至今天,他们仍然没有受到任何处分。

这宗袭击事件的手法实在肮脏不堪(见“警察知法犯法”一栏),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于2001年5月7日明确地表示,对于“格鲁吉亚执法人员持续使用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以及未能就每项有关使用酷刑的指控展开即时、公平和全面的调查”,表示深切的关注。 *然而,在耶和华见证人向警方提出的400多宗投诉中,尽管行凶者的身份已获确认,但仍没有一个歹徒被定罪!有鉴于此,格鲁吉亚国会推选的公职律师 (或申诉专员)评论说:“那些专责维护人权的人员反倒违反人权。对这些人来说,人权只不过是一张白纸罢了。”

最高法院的决定引起混乱

暴徒和警察所发动的非法袭击事件仍未解决之际,格鲁吉亚最高法院近日却就耶和华见证人的权利一事作出裁决,令事情更加混乱,可说是雪上加霜。

让我们先看看一些背景资料。政治运动领袖古拉姆·沙拉泽提出诉讼,试图撤销耶和华见证人法人团体的资格。他的诉讼于2000年2月29日被驳回。不过,沙拉泽其后上诉得直。耶和华见证人于是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2001年2月22日,最高法院决定运用一些技术性的法律条文来驳回见证人的上诉。最高法院解释说,宪法规定,根据一条 详细说明宗教团体注册事宜,但尚未存在的法例所订,宗教团体必须按照法例注册。法院裁定,由于该条法例并不存在,因此耶和华见证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注册。可是,大约15个宗教团体,却可在格鲁吉亚合法注册。

格鲁吉亚司法部长米海尔·萨卡什维利对最高法院的裁决作出回应。他在电视访问中表示:“从法律的观点来看,这个决定非常含糊。我认为这次绝不是最高法院在历史上成功的一页。”格鲁吉亚国会法律委员会的临时主席祖拉布·阿杰伊什维利,向凯斯顿通讯社透露,他“非常关注”这次裁决,因为“这必定会助长格鲁吉亚正教会激进主义分子的气焰,让他们继续压迫宗教的少数团体”。可悲的是,阿杰伊什维利的忧虑竟成事实。法院作出裁决后数天,暴力事件卷土重来。在2001年,耶和华见证人分别在2月27日、3月5日、3月6日、3月27日、4月1日、4月7日、4月29日、4月30日、5月7日、5月20日、6月8日、6月17日、7月11日、8月12日、9月28日和9月30日,受到暴徒、警察和正教会教士袭击。类似的暴力事件还持续下去。

在迫害的新浪潮中,最高法院罕有地公开澄清他们的决定。法院表示:“公众误解了最高法院撤销耶和华见证人联会注册一事,实在令人遗憾。……虽然法院裁定被告不能根据私人条例成为法人团体,但他们的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并没有直接或间接地受到剥夺或限制。不论是公开还是私下,他们有自由个别或共同地改变信仰。……法院的决定并没有限制被告接受、传播他们的思想和消息。和平举行集会的权利也没有受到禁制。”

 数以万计格鲁吉亚人对迫害作出回响

尽管最高法院所发表的声明对暴徒影响不大,但数以万计的格鲁吉亚人民却强烈谴责这些持续不断的残暴行为,这的确令人鼓舞。在2001年1月8日,耶和华见证人拟定了请愿书,要求有关当局保护见证人免受暴徒袭击,并希望把所有袭击格鲁吉亚人民的暴徒绳之以法。在两星期内,见证人搜集了来自格鲁吉亚各地13万3375名市民的签名。试想想,在格鲁吉亚的见证人只有1万5000人,签名的人当中很可能大多数是格鲁吉亚正教会的成员。然而,请愿行动于2001年1月22日突然终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该日,在格鲁吉亚公职律师纳娜·杰夫达里阿尼的办公室内,举行了一个记者招待会,正式公布这项请愿行动。在记者会举行期间,瓦西里·姆卡拉维什维利和其余10人突然闯入办公室,试图抢走14叠已签署的请愿书。高加索和平与民主协会的代表力图保护这些请愿书,结果被暴徒毒打。当时,姆卡拉维什维利破口大骂,他的跟随者则强行从办事人员手中抢去其中12叠请愿书,然后迅速地把请愿书带走。一个目击事件发生的外交官形容说:“这真是难以置信!”幸好,见证人在2月6日拿回请愿书,并在2001年2月13日将请愿书呈交格鲁吉亚总统。

“发动暴力袭击的人……会被起诉”

格鲁吉亚以至全球的耶和华见证人,都期望总统会就这次请愿行动作出回应。事实上,总统谢瓦尔德纳泽以往曾多次谴责暴徒向见证人发动攻击。举例来说,在1999年10月18日,总统将暴徒向耶和华见证人发动的袭击形容为“不可容忍”的“集体迫害”。2000年10月20日,总统谢瓦尔德纳泽写信给耶和华见证人的中央长老团,信中指出:“我们会尽力遏止所有暴力行为。”他补充说:“我向你们保证,格鲁吉亚政府会坚决维护人权和良心自由。”除此之外,在2000年11月2日,总统谢瓦尔德纳泽在写给欧洲安全和合作委员会的信中指出:“格鲁吉亚人民和政府都非常关注这个[关于格鲁吉亚少数宗教团体的]问题。”他向该委员会保证:“任何制造滋扰和发动暴力袭击的人,必定会被起诉,行凶者必须负上法律责任。”

在欧洲和其他国家,关注事件的人都期望总统谢瓦尔德纳泽的承诺,可以尽快兑现。另一方面,格鲁吉亚的耶和华见证人不顾猛烈的迫害,仍然继续勇敢无畏地为耶和华服务,全球各地的见证人都深受激励,锲而不舍地为他们代祷。——诗篇109:3,4;箴言15:29

[脚注]

^ 3段 关于格鲁吉亚的其他资料,请参阅《警醒!》1998年1月22日刊,“格鲁吉亚——古风犹存”一文。

^ 6段 但在2001年,当地的海关部门已不再充公耶和华见证人的出版物了。

^ 10段 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瓦西里·姆卡拉维什维利就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会籍一事,猛烈抨击格鲁吉亚正教会,结果被逐出教会。(格鲁吉亚正教会自那时以来不再是世界基督教协进会的会员。)这时,姆卡拉维什维利加入了都主教基普里安辖下的希腊古历算家会。

^ 15段 《联合国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的123个签署国中,格鲁吉亚是其中之一。换言之,格鲁吉亚政府已承诺会“严禁任何形式的酷刑”。

[第24页的精选语句]

“任何制造滋扰和发动暴力袭击的人,必定会被起诉,行凶者必须负上法律责任。”——格鲁吉亚总统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2000年11月2日

[第24页的精选语句]

“我们希望这些事件[以暴力手段对待宗教少数团体]会获得解决,好让格鲁吉亚的所有宗教团体,在表达宗教信仰方面,享有不受限制的自由。”——格鲁吉亚驻美国首都华盛顿大使馆高级参赞达维德·苏姆巴泽,2001年7月3日

[第20页的附栏或图片]

暴徒继续肆虐

由于袭击耶和华见证人的暴徒没有被格鲁吉亚当局定罪,见证人所遭受的迫害日趋猛烈。

例如,2001年1月22日,在第比利斯的斯瓦内蒂苏巴尼区,前正教会教士瓦西里·姆卡拉维什维利及其他暴徒公然闯入见证人的一个聚会所,当时有70名见证人正聚集起来研读圣经。暴徒向见证人拳打脚踢,又用木制和铁制的十字架袭击在场的见证人。暴徒用一个大型的木十字架猛力击打一名见证人的头部,由于用力过度,十字架的交叉部位也裂开了。有些见证人被拖入黑房,然后被数名暴徒毒打。年长的见证人被迫受刑,遭站在两旁的暴徒用拳头和十字架击打。两个暴徒追着一个14岁的男孩,向这个手无寸铁的小孩拳打脚踢。一个30岁的暴徒追着一个12岁男孩,把一本大型的格鲁吉亚语圣经猛力扔向男孩的头部。这时候,一名见证人走出门外向警察求助,结果却被逮捕。暴徒捶打他的头部,打得他满口鲜血,并且开始呕吐。最后,这些残忍的暴徒散去了,却没有一个受到应得的惩罚。

此外,在2001年4月30日,姆卡拉维什维利的跟随者闯入同一群见证人举行聚会的地方。暴徒把见证人拖出室外,用镶满钉子的棍棒击打他们。棍棒上的钉子撕破了见证人塔马兹的右手臂、左手、左脚和左边面颊。结果,塔马兹头上那个长而深的伤口需要缝上五针。暴徒也彻底搜索举行聚会的地点,击碎其中的家具、机电设备和所有窗子。后来,他们更燃起一个大火堆,焚烧见证人的书刊。2001年6月7日,人权观察组织正式要求格鲁吉亚内务部长卡哈·塔尔加马泽,以及格鲁吉亚总检察长贾·梅帕里什维利提供相关的资料,解释他们起诉有份参与近日多次袭击事件的暴徒时,采用了什么步骤。直至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袭击者被起诉。

[第21页的附栏]

警察知法犯法

2000年9月16日,警察在马尔内乌利市设立多个路障,阻止19辆运送见证人的巴士进入举行大会的场地。在其中一个路障,袭击者用石头猛力扔向运送见证人的巴士,击中一个乘客的头部。数名见证人被拖出车外,遭人毒打,而其他乘客则被抢劫一空。与此同时,警察让姆卡拉维什维利的跟随者自由越过路障,前去破坏大会场地。暴徒焚烧了吨半重的宗教书刊,在场的警察也有份毒打见证人。

高加索通讯社报道,内务部会着手调查这次袭击事件,也会采取“适当的措施”。调查员已经掌握足够的证据起诉袭击者,而且格鲁吉亚宪法第25条也保证,所有人民有权举行公众集会。然而,没有一个袭击者被起诉。这次事件发生后五个月,凯斯顿通讯社报道,政治运动“格鲁吉亚万岁!”的领袖古拉姆·沙拉泽的律师承认,沙拉泽左右马尔内乌利和祖格迪迪的有关当局,意图阻止耶和华见证人举行两个大会。

[第21页的附栏]

格鲁吉亚的宪法保护人民

1995年8月24日的格鲁吉亚宪法保证人民享有宗教自由,并且保护他们免受残忍的袭击,宪法的内容节录如下:

第17条——(1)不可侵犯他人的名誉和尊严。(2)禁止酷刑、不人道、残忍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第19条——(1)人人都享有言论、思想、良心、宗教和信仰自由。(2)严禁因思想、信仰或宗教而迫害他人。

第24条——(1)人人有权也有自由接受及散播消息,同时有权以口头、书信或其他任何方式表达意见。

第25条——(1)除武装部队成员、警察和护卫人员外,人人有权在没有事先认可的情况下,在室内或室外举行非武装的公众集会。

[第22页的附栏]

举世瞩目

对于格鲁吉亚政府未能遏止耶和华见证人所受的迫害,其他国家有什么看法呢?

美国和英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耶和华见证人的聚会受到滋扰,许多人惨遭残暴的虐待,前往参加聚会的人被阻截,还有其他在近日发生的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事件,都令美国和英国的大使馆感到震惊。……我们促请格鲁吉亚政府彻查这些事件,并应致力确保所有人的宗教权利都受到尊重。”

欧洲联盟格鲁吉亚议会合作委员会的代表团主席乌尔苏拉·施莱歇表示:“我谨代表欧洲议会代表团,对新闻工作者、人权运动分子,以及耶和华见证人近日所受到的连串暴力袭击,表示震惊。……我认为这些行为严重侵犯了基本人权。作为《欧洲保护人权及基本自由公约》其中一个签署国,格鲁吉亚政府理应承担义务,确保国民的人权受到尊重。”

欧洲安全和合作委员会的美国代表,就耶和华见证人受袭击一事写信给总统谢瓦尔德纳泽,信中指出:“近期的事件确实引起惊恐,令人担心格鲁吉亚的情况会日渐失控。当局要是继续置之不理,那些针对宗教少数团体的人就会变本加厉,肆无忌惮地发动袭击。我们希望总统贵为国家的首脑,能为全国的人民和官员树立好榜样,并清晰地向他们申明两个立场:第一,无论一个人对于其他宗教有什么看法,也断不能利用暴力的手段迫害信徒;第二,对于任何诉诸暴力的人,尤其是那些助长这类无耻行径或知法犯法的警察,定要依法惩处。”这封信由美国国会七名议员联署。

欧洲安全和合作委员会联合主席、美国众议员克里斯托弗·史密斯说:“为什么格鲁吉亚没有信守诺言,维护宗教自由和保障人权呢?……焚烧宗教书刊不但跟赫尔辛基协议的精神背道而驰,也令委员会有些成员联想起纳粹党统治时期,暴民焚烧书刊的事件。”

欧洲及中亚分部人权观察组织临时执行署长在信中指出:“鉴于格鲁吉亚政府过往一直未能检控袭击宗教少数团体的暴徒,因此人权观察组织非常担心暴力袭击会延续下去。我们促请总统立即下令,遏止这些袭击行动,并将暴徒绳之以法。”

的确,在格鲁吉亚发生的事举世瞩目。格鲁吉亚政府会否信守国际间的承诺呢?这与国家的声誉息息相关。

[第23页的附栏]

向欧洲法院上诉

2001年6月29日,耶和华见证人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诉讼,抗议格鲁吉亚的执法机关对他们的遭遇视若无睹。过了几天,即2001年7月2日,法院作出回应。法院官员回复表示,司法议会的主席认为这宗个案“必须优先处理”。

[第18页的地图]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俄罗斯

格鲁吉亚

黑海

土耳其

[第18页的图片]

2001年5月13日-由于房子被宗教狂热份子放火焚烧,沙莫尼扬安一家失去了家园

[第18页的图片]

2001年6月17日-乔治·巴希什维利在参加耶和华见证人的聚会时,被暴徒袭击

[第19页的图片]

2001年7月11日-达维德·萨拉里泽在参加耶和华见证人的聚会时,暴徒用棍棒袭击他的头部,又打伤他的背部和肋骨

[第23页的图片]

2000年6月28日-暴徒放火焚烧了耶和华见证人设于第比利斯的藏书库

[第23页的图片]

2000年8月16日-在格达尼-纳扎拉德维法庭上,瓦西里·姆卡拉维什维利的支持者,袭击一名加拿大籍见证人沃伦·休费尔特

[第24页的图片鸣谢]

AP Photo/Shakh Aivaz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