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世闻点滴

世闻点滴

 世闻点滴

为企鹅添毛衣

世界各地的志愿人员缝制了过千件毛衣,送到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给谁穿呢?是给仙企鹅穿的,这种企鹅重约1公斤,生长在常有油污泄漏的地区。加拿大《国家邮报》解释说:“这些企鹅用喙来整理羽毛的时候,可能会把黏在羽毛上的有毒油污也吞下。志愿人员给这些满身油污的企鹅穿毛衣,在还没有清除油污[之前],它们不会把污物吞下。”此外,《邮报》说,毛衣也能保暖。塔斯马尼亚保护自然资源信托基金会发言人乔·卡斯尔指出,北半球的海鸟也穿毛衣,但是“给这些南半球小企鹅穿的,是新设计的款式”。

 “啜”的疑惑

啜好,还是不啜好,这就是啜的疑惑——起码让光顾汤面店的客人感到疑惑,汤面在日本是很受欢迎的美食。许多中年或老年日本人都觉得,在吃这些长面条的时候,如果能趁热连面带汤啜进口中,滋味好得多。他们也觉得大声啜没有什么大不了,反而更能表示东西很好吃。但是新一代日本人却对这种吃面礼仪有不同的看法。《日本时报》报道说:“年轻一代的日本人总是小心翼翼地,不让汤滴在真丝领带或者[名牌]服装上。他们在西式生活环境中长大,吃的是比较西化的食品,所以当他们听到身边有人啜面,可能觉得反感。”“啜”的疑惑现在已经成为日本代沟问题的一个环节,因为这个问题,有些比较年长的人上馆子吃面也变得不自在,生怕吃面的声音会破坏四周宁静的环境。一份日本大报从年长一辈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然后叹息:“到再没有人发出啜面的声音时,我们真的会感到很孤寂。”

酒能伤身

英国医学杂志《刺血针》报道说:“欧洲近年来因为受酒精影响而导致受伤、残疾和死亡的案例,在年轻一辈中有惊人的增加。”欧洲的酒精消耗量位列全球第一,酒精也每年夺去5万5000个欧洲青年人的性命。一个关于喝酒习惯的调查在英国、丹麦、芬兰、格陵兰和爱尔兰进行,三分之一受访学生承认在上一个月至少喝醉过三次。有一个调查以十五六岁青年人为对象,他们多达10万人,分布在30个欧洲国家。调查结果显示,青年人酒精消耗量上升得最剧烈的国家是立陶宛、波兰、斯洛文尼亚和斯洛伐克共和国。伦敦《独立报》报道英国皇家内科医学会发出警告,“传统的晚期肝硬变病人多数是40到60岁、纵情喝酒的男性”,但是今天20岁刚出头的女性也可能身患此疾。该医学会认为,“要数英国最昂贵的公众保健项目,酒精问题必定榜上有名”。

轻舟已过太平洋

不靠风帆,不靠马达,布里顿·吉姆·舍赫达尔乘坐一艘半遮盖式小艇,孤身一人划艇横越太平洋。利马《商报》报道,这个富冒险精神的航海家在2000年6月离开秘鲁海岸,带着一台手提式海水淡化器、一部收音机、四部卫星通讯装置,还有为以上装备发电的太阳电池板,用了9个月时间横渡了1万5000公里。到2001年3月,这名“狂人水手”终于踏上澳大利亚海岸。他在途中曾被鲨鱼袭击10次,也曾有过一次差点儿被油轮撞个正着,但每次都逢凶化吉。到了最后一天,他遇上旅途中的最后一道难关,大浪把船儿弄翻,他要游泳完成最后100米,才能投进苦苦等待的家人怀中。

关心胜良药

伦敦《泰晤士报》指出:“医生如果态度友善积极,加上对卧床病人的礼貌好一点,治疗的效果确实会比较好。”英国约克、埃克塞特、利兹的研究员分析了25个关于这个课题的研究,并提出以下结论:“医生尽量跟病人建立友好亲切的关系,告诉病人他们的病况很快会好转,这样做比说话冷漠、循例、模棱两可更能帮助病人。”在瑞典进行的研究显示,“医生如果能令病人相信自己的病情会好转,鼓励病人多发问;他要是能多花几分钟跟病人在一起,病人就会好得更快,觉得更满足”。

常常运动身体好

许多人习惯久坐办公室,害怕因此引致肥胖、冠心病等问题,于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剧烈运动一次。可是根据德国《南德意志报》报道,最近一次研究显示,对于加速新陈代谢而言,经常做温和的运动比起剧烈却不经常的运动,效果来得更好。荷兰研究员克拉斯·韦斯特泰普博士以30名志愿参与研究的人士为对象,研究他们每分钟的能量消耗,结果显示“用短暂冲刺的方式来弥补长期缺乏运动”,不及把运动融入日常生活,以增加自己的运动量。报告建议:“坐立要交替进行,再加上步行和骑自行车等温和的运动,越经常做越好。”

法国快车

在1867年坐火车从巴黎南部到马赛,要超过16小时的车程。在20世纪60年代,车程仍然需要七个半小时。不过到了2001年6月,由法国国家铁路局兴建,连接这两个城市的新高速铁路正式通车。新列车时速超过300公里,全程740公里只需3小时走完。位于里昂南部的一段铁路长达250公里,其间列车会跨过五百多条桥。此外,整个铁路也有一条气势磅礴,全长17公里的高架铁路,还有一段长近8公里的隧道。法国《世界报》说,有需要的话,“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每小时最多能对开20班列车”,换句话说,每3分钟就有一班。

孩子饱受压力

墨西哥城《宇宙报》指出:“早在多年前,童年已没有天天户外游戏、优哉游哉这回事了。”研究人员得到这样的结论:就是今天的10岁小孩要面对的压力,跟1950年的25岁成年人要面对的,实际上没有多大分别。压力主要是来自父母,他们为瞭望子成龙,而要孩子参加繁多的课程和活动。但是,额外的活动会“影响孩子的健康、休息,甚至身心的发展”。《宇宙报》建议父母检讨一下孩子的工作量,好让他们能有多一点时间留在家中。但这不是说,闲在家中什么事情也不做,或者让他们整个下午看电视、玩电脑,玩个不停。“让他们留在家中的目的,是给他们多点机会跟其他小孩一起玩耍,让他们跑跑跳跳、骑骑脚踏车、玩玩益智游戏,或者可以画画图画”。

海水变暖破坏生态

赫德岛位处澳大利亚西南4600公里,科学家最近到过这个岛上观察,发现岛上的动植物品种数量有急剧增加。根据《西澳大利亚人报》报道:“帝王企鹅、毛皮海豹和鸬鹚的数目都增加了,本来被冰河覆盖的地方现在草木青葱。”生物学家埃里克·韦勒说,在1957年,人们只知道岛上有三对雌雄帝王企鹅,“现在它们的数目已经超过2万5000头了”。韦勒指出,这带海面的温度在过去50年来,上升了摄氏四分三度。他说:“数字听起来微不足道,但是从我们亲眼所见,温度变化对四周生态环境的影响,实在不容忽视。”据韦勒推测,岛上的气候有朝一日会变得过度温暖,令某些动植物不能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