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在新西兰追寻海豚的踪影

在新西兰追寻海豚的踪影

 在新西兰追寻海豚的踪影

《警醒!》新西兰撰稿员来稿

 “没有什么原因,这家伙就是喜欢人类。”希腊古典作家普卢塔克这样评论。普卢塔克所指的是什么呢?不是别的,正是海豚,一种属于鲸类的哺乳类动物。

《世界图书百科全书》指出:“很多科学家相信,海豚跟黑猩猩和狗一样,是极聪明的动物。”不过,正如普卢塔克所说,海豚亲近人类,不是要得到食物。看来,海豚真的喜欢与人作伴。《深海的奥秘》这本书说:“海豚不一定需要人类,但它们天性好奇,喜欢观看我们,觉得我们的动作古怪有趣,就像我们觉得它们滑稽可爱一样。”海豚共有32种,分布于全球海域,栖息在新西兰水域的有4种,分别是真海豚、瓶鼻海豚、暗色斑纹海豚和全球最小的贺克氏海豚。 *

新西兰的岛屿湾景色宜人,很多海豚喜欢在这一带水域出没。我们在拉塞尔市登上一艘小船,慕名前往这个海豚栖息的地方。向导告诉我们,除了瓶鼻海豚和真海豚之外,我们也可能看见杀人鲸和领航鲸,这两种鲸鱼跟海豚有亲缘关系。向导提议,想找到海豚的踪迹,就要着眼于它们的背鳍,或者留意它们从呼吸孔喷出来的水柱。她还说:“但有时是它们先发现我们呢!”

与海豚共游

我们不久就发现一群瓶鼻海豚。它们在波涛里畅游,只有背鳍露出水面,黝黑的身躯,足有4米长。它们在水里嬉戏,借船行驶掀起的波浪乘势前进。船停了后,我和向导小心翼翼地潜入深邃碧绿的海水里。海豚没有躲避,反倒和我们一起戏水。

我们前后左右都是海豚的背鳍,叫人目不暇接。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注视着这些巨大灰色的身影在水里游动,心里啧啧称奇之余,又感到有点望而生畏。忽然,一条海豚从海洋的深处出现,向着我游过来,把我打量一番,接着又微微侧身,展示它那雪白的肚腹。虽然海豚没有靠近我们,它们的声纳哨子声却是清晰可听。我试图模仿它们的声音,它们却好像不为所动, 片刻间就消失了,但一会儿又再出现,继续在我们周围绕圈而游。

捕食和嬉戏

我们返回船上,尾随着海豚,把船开到一个内湾。在那里我们看见许许多多的海豚,破水而出又砰然落入海里,此起彼落,弄得水花四溅。原来它们正在捕食。海豚的主要食物是乌贼、鱼以及虾蟹之类的甲壳类生物。母海豚像是在教小海豚捕食,方法是母海豚用声波把一条小鱼震昏,小海豚接着用尾巴拍打小鱼。看样子,小海豚还要更努力学习呢!

海豚许多时都群集嬉戏。一条海豚神气地游过我们,背鳍上缠绕着海草。向导解释,海草是海豚心爱的玩意。海豚喜欢把海草缠在鳍上,或是顶在嘴巴上,这就够它们嬉戏大半天。一条海豚玩够了,另一条就衔起海草来继续把玩。

声音图象”

海豚的回声定位系统,又称声纳系统,能让它们清楚“看见”水底下的情况。这系统利用的声频,与超声波扫描的相似。海豚会发出一些咔哒声,然后靠着收回来的“图象”,就可以辨明食物的位置,以及吸引它们兴趣的东西或人的所在。海豚与同类联络时,会发出一种高调子的哨声,音频比人类的声音高十倍,传送速度也比人类快四倍半。看来海豚不是使用语言,而是通过建构“声音图象”来沟通的。

关于海豚,我们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有一天我们也许可以完全了解它们,知道它们怎样思考,明白它们怎样看我们。海豚着实叫我们惊叹不已,喜爱之心油然而生。最后,我们与海豚告别,让它们在这人迹罕至的海湾继续戏水,让那轻烟朦胧的峭壁和洁白迷人的沙滩与它们作伴。这次的旅程叫我们对海豚另眼相看,也对造物主增添了不少崇敬之情。——启示录4:11

[脚注]

^ 4段 沙漏斑纹矮海豚和南方露脊鲸豚也在新西兰水域出现。

 [第18,19页 的附栏或图片]

养育幼豚

海豚不属于鱼类,它们是哺乳类动物,所以母海豚会用乳汁哺育幼儿。哺乳期长达三年。其间母海豚会向幼海豚传授求生技能。例如,母亲会教导幼儿怎样运用回声定位系统,又称声纳系统,也会教导幼儿怎样在每句“句子”结束时,发出一种独特的“信号”。此外,幼海豚还要学习捕食、交配和与同伴相处之道。

海豚胎儿在母腹时,身体摺叠成半。出生时,尾部最先离开母体。初生的海豚身体上有明显的垂直皱纹。这些皱纹是胎儿在母腹摺叠时所造成的。幼海豚一面吃奶,一面紧靠在母亲身旁游泳。由于流体动力作用,幼海豚可以这样做。

[鸣谢]

© Jeffrey L. Rotman/CORBIS

[第19页的地图]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新西兰

岛屿湾

[第17页的图片]

瓶鼻海豚

[鸣谢]

© Jeff Rotman

[第17页的图片]

贺克氏海豚

[鸣谢]

Photo by Zoe Battersby

[第18页的图片]

暗色斑纹矮海豚

[鸣谢]

Mark Jones

[第18页的图片]

真海豚

[鸣谢]

© R.E.Barber/Visuals Unlimited